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吾道擎苍 > 第十九章踏雪寻梅

  转眼间,慕白在这宗门已三月有余,许是宗门地处甚高,早冬之时便下起了雪,至今日足有三十日。
  清晨时分,依着习惯慕白已早早醒来,窗外,一阵寒风呼啸,树枝上的雪悄然落下,传来飒飒之音。站在涯顶一眼望去,漫天飞舞的雪花已然覆盖了万物,如此景色早已经没了飞鸟的鸣叫声,或是在巢中取暖,或是迁徙到了温暖的南方。
  在山崖上打坐半个时辰后,慕白也匆匆回到屋中,外边刺骨的寒风一般人实在是受不了,况且只是凝气镜的他对这严寒并无多少抵抗力。
  正因这严寒天气,慕白不得不在屋里的地面上挖出一个坑来,生好一堆柴火后,坐在床上静静的打坐,至今日,慕白已然快要突破凝气六层的门槛了。
  直到天黑之时,地坑里的火星若隐若现,屋中温度也迅速降了下来,打坐中的慕白因这寒气袭来,缓缓睁开眼睛,又加上柴火后,才暖和了许多。
  望着腾空的火焰,慕白不禁一呆,想起以往这个时候应该在家中烤着火,和秦爷爷聊着医术。不禁自语道:“算算时间,今天已至年关,也不知道爷爷过的可好,三位师兄有没有在身边陪伴。”
  “噗!噗~~!”一阵寒风猛的袭来,吹的窗户纸噗噗作响,顺便也将慕白的心神拉回了现实。
  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年的概念不再是一种团聚的情怀,剩下的只有时间概念。
  一夜无话,慕白修行至天亮,此时已经是他第四次冲击凝气六层,灵石中所吸收来的的灵气随着经脉中的灵力一起运行,朝着第六条经脉冲击,灵力好似波涛,一浪未平一浪又起,一浪高过一浪。
  猛然一痛,之后灵气灌输到第六脉中,痛感顿消,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舒适之感,好似达到了升华一般,只觉得身上的气力又增强了几分。想到再突破一层便能去学那聚灵阵,慕白心中便是一喜。
  午后,待雪小了些,便径直走向功劳大殿,因为宗门细则上记载,修为达到凝气六层宗门依旧有奖励,同凝气三层所差不多,不过这一次可以多挑选两门功法学习。境界一到,慕白便再也忍耐不住,那三门法术他已经使的炉火纯青,若不学些新手段,对敌太过单一。
  岂不知,他这样的想法要被别人知道又会是做何感想,或许其他弟子修行速度快些,但要说悟性方面,比之慕白便差太多了,况且得了问道钟的赐予,他的灵魂之力又徒增七倍,对于事物的洞察力可以说是远超常人。
  “师兄,麻烦给我报备,我要领取凝气六层的藏书令。”慕白双眼直直的看着大殿中打坐的执事弟子,那执事弟子睁眼看向慕白淡淡说道:“姓名!”
  “慕白!”
  那执事弟子闻言,一脸诧异的向他看来:“你是新入门那个慕白??
  “师兄不记得了?咱们前两个月还见过一次,当时师兄还提醒我来着。”
  那执事弟子恍然道:“果然是你!”随即又深深的看了慕白一眼说道:“你可知,前次,你是这一批入门达到凝气一层最晚的一人,比他人晚了整整四天,而这次你却是宗门第七个突破到凝气六层的,真不知师弟你开始是藏拙呢!还是最近有啥大机遇了!”
  
  慕白哪能告诉他自己有宗主送的大把灵石,随后挠头道:“师兄说笑了,我能有什么机缘啊,只是一直在门中闭关,不曾外出。”
  “对了,还有一件事告诉你,达到凝气六层后,就必须接宗门任务,每年接取任务不限次数,只要达到一百宗门贡献即可,若是贡献达不到,执法殿便会找上你,依照宗门之法进行惩罚。”
  闻言慕白抱拳道:“谢师兄相告,慕白记下了。”
  领了藏书令,便匆匆赶往藏经阁,对于这一天,慕白可是期待了许久。
  只是令他不曾想到的是,入门这三个月来,他的修炼速度在同门之中,竟然一直不曾滞后,相对于其他人而言可以说是突飞猛进,而比他资质好些的人,大多数人都没达到凝气六层,这也让他意识到,修行资源是多么的重要,若非南宫师尊给他送来这么多灵石,或许今日他还在凝气三层混着呢。
  想到这里,慕白可谓是兴奋至极,他的资质那么差,他原本以为会一直落后于人,不曾想今日竟然也先人一步。
  交了藏书令,慕白便如同一条鱼扎入水中,肆意的畅游着。
  半个时辰后慕白选五行中剩下两种基础法术《金光盾》《青藤缚》,五行法术齐全后,便将眼光投向那武道功法,一番寻找后才找到三本“身法玄功”一本《游龙步》一本《凌云七步》一本《寻梅踏雪》,正因为修为不达到蕴神境,是无法御剑飞行的,顶多能够御剑杀敌,毕竟多了人的重量对于灵力的消耗是极大的,而且没有修炼出神识,对于灵力的掌控精准程度较低,御器飞行失误极大,若是控制不好,或是灵力耗尽,从高空坠落可是凶多吉少啊!
  正是这个原因,蕴神境下身法玄功还是极为重要的南宫师尊曾讲过,有的大能将身法改进,凌空踏步也是极有风采。
  《游龙步》旁边的内容简介写着:“运灵力于双腿,乘游龙之资,共分步法六种姿态,躲避步法两种,进攻步法四种,若练成,攻势有如游龙。”《凌云踏》内容介绍是:“散气于身,运灵气于脚下,可身轻体盈,步法共七种变化,身法大成之时,踏步如云,矫捷如猿猴。”
  看了两本后慕白又将目光投向那《寻梅踏雪》,这次简介没有前两本功法那么大气恢宏,只三句话,“宗门弟子偶得残卷九卷只余两卷功法,神魂之力不强者慎重选择,宗门三代祖师曾言其精妙玄奇!”
  前两本身法玄功各有千秋,至于这《踏雪寻梅》属实太过残缺,只存又两卷功法,不过三代宗主却言及精妙,这令慕白一时间难有决断。
  自身的先天神魂之力,曾被问道钟增强七倍,这《寻梅踏雪》值得一试,不过功法确实太过残缺,只是,若不选这《寻梅踏雪》,直觉又告诉他这本功法很重要。
  思虑片刻,慕白索性一咬牙,直接拿了这本《寻梅踏雪》,身法之后便是近身攻伐功法,以及御器功法,幸得当日南宫师尊曾提到过,若是靠这后拜的便宜师傅,怕是两眼一抹黑,至今小白一个。
  又是一番漫长的寻找之旅,直到第二日天明之际,才选好了功法,只怪这藏书阁第一层书册太多博杂,一本一本的翻看简介,也颇为费事,最终,慕白选择了一套近身攻伐的《七涛拳法》,一本《御法概要》。
  这其中,《七涛拳法》倒是值得一提,拳法不以变化见长,而专注力道暗劲,其打出的力道一拳高过一拳,劲力一次高过一次,好似波涛滚滚,拳法力道可叠加七次,威力甚大,若是同阶与人对打,可正面抗衡对手,攻击力方面不输一分。
  至于这《御法概要》嘛,慕白翻看众多御器法门,皆大同小异,并无太大差别,只是这《御法概要》讲解的更全面些,不像其它法门说的那般空泛,慕白便选了它。
  出了藏书阁已经日上三竿,本来漫天飞舞的飘雪也停歇了下来,余下的只有银装素裹,太阳的光芒斜着洒下来,照在白雪之上,显得这山门更加光亮“圣洁。”
  刚走了没几步,慕白便看见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奔走着,远远望去那身影魁梧无比,足足有八尺之高,就这身高而言,已经远超同龄人了。
  慕白随即喊道:“许义兄弟!稍等一下。”
  那奔跑的身影闻声一顿,蓦然转身,看到慕白到来,随即笑道:“原来是慕师兄啊,在宗门里可是好久没见到你了,要不是宗门每月发放月奉,我还以为你丢了呢,也从来不见你来演武场修炼切磋!”
  “一直闭关你倒也不嫌闷的慌!”
  “啊!”
  
  慕白闻言挠头笑着:“许兄弟也知道,我这资质差些若不把时间用在修行之上,此时怕已经被你们甩下很远了。”
  “慕师兄说笑了,只是不知道你叫我有何事啊!”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不知这器物殿的具体方位,正要找人询问,恰好在此处碰到许兄弟了,便来打个招呼。”
  听到慕白要去器物殿,许义惊异道:“慕师兄也到凝气六层了?”
  “哦?听许兄弟的意思,也到了凝气六层?”
  许义深深的看了慕白一眼,随后有大笑道:“哈哈哈!正好,咱二人可以一同前往器物殿,正好有个伴,也好相互照应着。”
  一路上二人有说有笑,慕白自从到了山门可未曾如此开心,也不曾和他人说过这么多话。这许义性情直爽且极重感情,倒也算是结交了一个朋友。
  “听那执事师兄说,我前面达到凝气六层的尚有六人,这林峰是其中一人,只是不知道,另外几个都是何人?”慕转头看着许义淡淡的问道。
  慕师兄你算是问对人了,兴许别还不知道,而我这几日一直在演武场和人切磋,恰好知晓几人的信息。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93764/
看过《吾道擎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