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奇幻修真 > 运朝之主 > 第84章强逼

  赵铭此时行走在那平坦大道上,倒也没有大意。
  实际上,赵铭也没有太过着急。
  虽然说,若是那些飞蝗真的将龙牙稻吃干净了,赵铭过来就只是做了无用功。
  但要知道,这一路上可还不知道要耗费多长时间呢。
  赵铭需要让自己先恢复过来,精神不济,这样下去,实在危险。
  而且赵铭的敌人,未必就只有异兽。
  赵铭不惮以最深的恶意,来揣测那些同族。
  其中未尝没有友好之辈,但心怀恶意者,一旦遇到,那就处境凶险了。
  赵铭布置下一座五行阵,这是赵铭念动成阵的结果。
  这五行阵中,五行相生相灭,攻防一体,若是真的遇到危险的话,可以为赵铭争取一些时间。
  赵铭盘膝坐在五行阵中央位置,默默运转帝御天龙诀。
  真元流淌周身,让赵铭渐渐恢复过来。
  如此等到第二天天明,赵铭彻底恢复了,才是开始赶路。
  这金庭洞天中,一样有四季轮转,日月循环,若非无法完全自给自足,这已经是相当于一个小世界了。
  洞天之中,自有法则,与外界有所区别。
  赵铭顺着飞蝗留下的道路,如此走了三天,才是逐渐追上飞蝗的大部队。
  走到这里,就不只是赵铭一个人了。
  赵铭可以看到很多人,都是跟在飞蝗后面。
  这倒不奇怪,飞蝗闹出的动静如此之大,这自然惹得人心震动。
  飞蝗铺天盖地,一眼望过去,很是恐怖。
  虽说飞蝗不食肉,但赵铭也不敢对飞蝗下手。
  毕竟飞蝗已成异兽,谁知道会不会惹毛了之后,就改变了胃口。
  在这之前,赵铭就是因为斩杀了一只血狼,之后一路逃生,极其艰难。
  此时赵铭自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但赵铭不做,其他人未必不会做。
  赵铭眸光闪烁,并未提醒他人。
  这倒不是赵铭要包藏祸心,故意冷眼旁观,实在是赵铭就算给出提醒,怕也效果不大,因为赵铭表现在外的,不过是炼气二重修为罢了。
  修为太过低下,给人的观感就是不一样。
  而且可能会招惹来他人敌意,这并非赵铭恶意揣测,只是理性分析罢了。
  本身赵铭只身一人过来,就处于弱势,未尝不会有人想要强迫赵铭出手对付飞蝗。
  这样来作为试探,赵铭此时最需要确保自己并不显眼才对。
  “是通州小霸王来了。”
  就在这时,有一道吃惊的声音传来。
  赵铭循声望去,却见是一胡须雪白的老者,这显然是假象,赵铭看得出来,那分明就是一中年男子,却是施展出了易容术。
  以赵铭的猜测,那易容之人故意说出这话来,未尝不是暗怀敌意。
  “轰!”
  一杆长枪,猛地一挑,星光倒转,化作无穷杀机,却是化作飞瀑一般,直接在地面上,砸出深坑来。
  “项行道,你这是何意?”有人惊怒道。
  “这可不是通州,你这小霸王,难道是横行霸道惯了?到了滁州居然还如此轻狂?”
  “轻狂?哈……那我轻狂给你看。”
  项行道长枪一过,化出森冷杀机,直接将那说话之人挑杀当场。
  这一举动,显然有几分杀鸡儆猴的意味,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感到畏惧。
  “项行道,跟这些人较劲,未免辱没了你的身份。”
  “端木舟,我所作所为,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评头论足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端木舟淡淡说了一声,对那被杀之人,端木舟同样不在意,此时更关心的还是项行道的目的。
  “这飞蝗被惊动,必定是有宝物出现,只可惜,眼下飞蝗阻路,我等却是无法深入,这些留在这里的废物,多少还有点用处,不如让他们前去探路如何?”
  项行道的话,让在场之人都是惊怒。
  “小霸王,你真以为吃定我等了?”
  “是谁在说话?藏头露尾之辈!”
  项行道有些不屑,暗地里说话之人,虽然不露声色,隐匿的功夫倒是一流,但很显然,其本身实力并不足以称道。
  “项行道,你就不怕引来众怒吗?”
  此地汇聚的众位修者,大多都是散修。
  但尽管如此,项行道如此行径,明显就是对众人不屑,这自是让众人都是怒火高炽。
  “弱者的怒火,有何用处?”
  项行道并不理会那暗中之人,而是对端木舟说道:“端木道友,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项行道到底不傻,虽是惹来众怒,却没道理自己一个人来承担。
  归根结底,那引来飞蝗的宝物,端木舟心中肯定也是在意的。
  端木舟迟疑少许,才是叹道:“宝物动人心,也罢,就依项道友所言。”
  项行道大笑,随后冲在场之人冷笑一声,道:“有谁反对呢?”
  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没有说话。
  赵铭自然心生怒意,但这人道分身的实力,也是有限,在那项行道身上,赵铭感觉到死亡的危机。
  若此处是本体,赵铭倒是有心掂量一下项行道的分量。
  但赵铭这人道分身,虽然借助风水阵法,有着筑基期的战力,但依旧显得薄弱了些。
  “你,去斩杀一只飞蝗试试。”
  项行道随手指了一人,那是位消瘦男子,此时被项行道指着,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起来。
  “还不快去。”项行道大喝一声,那消瘦男子脚下一踉跄,心中涌出一丝绝望,但面对项行道,却是绝无反抗之力的。
  单只飞蝗,其实力低微,自然不会是那消瘦男子的对手。
  那消瘦男子甩出一道火球符,直接化出一阵火光,火光激荡,将一只飞蝗卷起。
  随后那飞蝗整个就烧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一种烧焦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那一只飞蝗死去,但看起来并未引来其它飞蝗的报复。
  “这样来,这些飞蝗就不是什么大威胁了,只要前方开路就可以了。”
  赵铭隐约间感到有些不对,但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的。
  “继续杀。”
  项行道瞪了那消瘦男子一眼,那消瘦男子此时并不见多少紧张之色。
  既然斩杀那飞蝗,没有什么威胁,那消瘦男子自然安心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5986/
看过《运朝之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