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他们?”敖印见乌凡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自己带来的这么多家丁全部打晕,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乌凡看着脸上甩满了墨汁的敖印,觉得十分的滑稽,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一把将敖印手中的笔拿过来,说:“敖印兄弟,你看你脸上怎么占了这么多墨汁,我来给你写上缩头乌龟四个字,保准把那些墨点给盖住。”说罢左手抓住敖印的领口,右手就要落笔。
  
  敖印长期养尊处优,不思进取,修为很低,不过是仗着自己四太子的身份才能在龙宫上下飞扬跋扈。此时被乌凡抓在手中,吓得双腿乱蹬,却没有任何办法。
  
  而且敖印今天带来的还不是一般的墨,这是他为了羞辱乌凡,特意找来的紫胆墨鱼研制成的紫胆墨,这种墨水一旦画在皮肤上,就会深入肌理,即便每天洗刷,也要数月才能彻底消失。
  
  如果乌凡在自己的脸上写了缩头乌龟四个字,恐怕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敖印真的要做个足不出户的缩头乌龟了。
  
  想到这里,敖印哇哇乱叫,四肢乱动,活脱脱一个大王八。
  
  乌凡也不客气,直接下笔就写。
  
  忽然,乌凡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转头看去,一队人马出现在大道上。最前方的一人,骑着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身穿一袭黑色长衫,手持折扇,向自己的方向走来。
  
  敖印见了,急忙大喊“摩昂表哥救我!”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那黑衣人听了敖印的声音,催马前行,几步就来到乌凡跟前。他只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但由于敖印喊得太急,又带着哭腔,因此并没有听出说话人是谁。
  
  黑衣人走进一看,见两个人站在道路中央,一人抓着另一人,手中还擎着一杆笔,而另一人脸上沾了许多墨点,还被写了一个“缩”字。
  
  场面又尴尬又滑稽。
  
  黑衣人问道:“是谁?”
  
  敖印忙回答:“是我,我是敖印。”
  
  黑衣人皱了皱眉头,问:“敖印表弟么?你在干什么?”
  
  敖印听了这话,心里暗暗把那个黑衣人骂了几遍——我在干什么?是抓着我的这个乌龟精要干什么才对!你看不出来我在被他欺负吗?赶紧来救我啊,怎么还那么多废话!
  
  不过这个话敖印可不敢说出口。
  
  敖印还在腹诽,乌凡替他说:“敖四太子说要在脸上画一坨屎,可是他自己照着镜子左画右画都画不好,让我来帮忙。”说着,转过头去又要动笔。
  
  黑衣人听了乌凡的话,眉头皱的更深了,心想这是什么人,说话如此疯癫。不过听他说敖四太子,莫非是敖印?他见乌凡又要动笔,喊了一声:“住手!”用收拢的折扇向乌凡的方向一点,只见一道寒光从这山中激出,直奔乌凡的后背而去。
  
  乌凡经过这些日子的修炼,实力与修为都提升了不少,如今他对周围环境的洞察力已经达到了一种入微的境界,黑衣人一出手,乌凡便已知道。
  
  乌凡能够察觉到那道寒光的威力,左手放开敖印,单掌击出,砰的一声,将那寒光打散在半空中。
  
  与此同时,右手依然趁着这个功夫在敖印的脸上写下了一个“头”字。
  
  不过敖印也算机灵,趁着乌凡撒手的机会,赶紧跑到黑衣人的身旁,狼狈不堪。
  
  黑衣人见乌凡轻描淡写的一掌就化解了自己的招式,心中吃了一惊,但脸上仍然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他又看了看自己身旁这人,虽然脸上画了墨水,但仍然能够辨认出是敖印。
  
  “敖摩昂表哥,此人乃是一只散修的乌龟精,来我东海龙宫捣乱,已经打伤了我不少家丁,快将它擒下。”敖印见来了靠山,气急败坏的指着乌凡乱喊。
  
  乌凡听到敖摩昂的名字,忽然想起来此人是谁了。
  
  敖摩昂,乃是西海龙宫的大太子,在西游记中也曾经有过出场。在黑水河这一回中,小鼍龙在捉住唐僧后,邀请其舅舅西海龙王来吃唐僧肉,西海龙王得知后,就是派这位敖摩昂率兵捉拿鼍龙,敖摩昂将小鼍龙擒住后,解救了唐僧和猪八戒。后来,在孙悟空与四木禽星追赶玄英洞三个妖魔时,摩昂太子又率兵助阵,帮助悟空捉住了三个犀牛精。
  
  这可是个正面人物啊!
  
  可能是小时候的印象太深了吧,乌凡对于西游记中的出场的所有正面人物,都存有一种天然的好感。
  
  敖摩昂听了敖印的话之后,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面前的乌凡。从刚才乌凡展现出的实力上看,敖摩昂推断此人的修为应该不浅。
  
  于是拱手道:“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客气了,我叫乌凡。”乌凡也拱了拱手。
  
  二人如此客气,看的敖印目瞪口呆,他对敖摩昂喊:“表哥,他三番两次的戏弄我,你可得为我做主。”
  
  敖摩昂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了敖印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平平常常的一眼,乌凡却好像从敖摩昂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来,似乎是——厌恶。
  
  不过那种眼神稍纵即逝。敖摩昂看了看乌凡手中的笔,说道:“这位道友,我表弟脸上的字可是你写的?”这句话讲的客气无比,可乌凡听在耳中却隐隐有些别扭。
  
  “不错,就是我写的。不过现在还没有写完,一会儿我写完了你就知道我要写的是什么了。”乌凡大大咧咧的说。
  
  “你乃龟族之人。全天下的水族,都以龙族为尊,你为何要如此羞辱龙族太子?”以敖摩昂的身份,能够对乌凡如此客气的说话,在他自己看来已经是很给乌凡面子了。
  
  这敖摩昂素来喜欢结交有才能之人,刚刚见识到乌凡的实力后,便有了结交之意。
  
  敖摩昂这句话一说出口,乌凡就打心眼里透出一股不爽:怎么全天下的水族都得以你龙族为尊?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以实力说话,一个种族是否值得其他人尊敬,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乌凡对敖摩昂第一印象里的好感,一下子减掉了不少。
  
  “我想请问敖摩昂太子,为何要以你龙族为尊?”乌凡的这句话里已经明显含有挑衅的意味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1023/
看过《穿越西游之我是一只小乌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