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八零甜妻萌宝宝 > 第279章 我走过最美的路,是你的套路~
    礼拜天一晃就过去了。
  
      徐随珠次日还要上班,因此四点光景,和大伙儿聚在一起,吃了顿丰盛的海鲜大餐,就跟着姑父的船回去了。
  
      走之前,抱着儿子柔声哄道:“麻麻要回去上班班,这几天太忙了,担心顾不上我们可爱的小兜兜,兜兜在这里和太爷、姑婆他们一起住几天好不好啊?爸爸留在这里陪你。大家都很想兜兜,还有龟龟、点点……”
  
      小包子搂着她脖子蹭了蹭,舍不得和她分开:“嘛——”
  
      撒起娇来,徐随珠大呼吃不消。
  
      “麻麻在呢,麻麻没几天就放假了,到时候就能陪兜兜玩了。你看,龟龟和点点都看着你呢,它们还不想这么快和你分开。你难道不想和它们痛快玩几天吗?”
  
      小脸蛋纠结了几秒,终于肯从她身上下来了。
  
      安抚住儿子接着叮嘱老子:“你的伤一定要上心,别漫不经心跟个孩子似的。”
  
      “嗯,知道了。”陆大佬见众人暧昧地笑着给自己两人清了场,心领神会,轻咳了一声,握住孩子妈的手,指腹摩挲了几下,“晚上一个人住我不放心,要不让楼旭媳妇来陪你?”
  
      小许虽然在一弄之隔的邻居家租了个房间,有事喊一声就能赶过来,但还是不太放心。
  
      徐随珠被他牵着往椰林大道走,回头看了眼小包子,见有她姑陪着,遂放下心,说道,“不用了吧。楼旭腿不方便,小陈要照顾他的。”
  
      顿了顿宽慰陆大佬:“你不用担心,以前我不都一个人住的?”
  
      这话跟没宽慰差不多。
  
      让他后悔没早点找到娘俩。
  
      握紧她的手不肯放,嘴角逸出一串叹息:“为什么把结婚日子选在十月底啊……”
  
      九月底不好吗?一样的秋风送爽。
  
      徐随珠好笑地睨他:“别忘了你现在还是个伤患。”
  
      也是!所以他要尽快把伤养好。
  
      两人手牵手,沿着落日余晖下的椰林大道慢步走着。
  
      背影看过去,唯美又浪漫。
  
      镜头拉近,只听陆大佬絮絮叮咛不断:“……晚上记得检查门栓、门锁,睡前记得关窗……三餐务必准时,尤其是早餐,别随便吃块糕点对付……”
  
      徐随珠想说她是成年人了啊喂!不是小学生、初中生。
  
      可看他叮嘱得这么认真,直接打断会不会显得不给面子?反正也没事,听他唠唠总比猝不及防被他套路赚个亲亲好吧?
  
      于是,两人一个柔声说、一个倾耳听。
  
      散步到后面,话题档次都提升了——从简单的叮咛到详尽的“遇到危险如何自保”之安全课。
  
      若非他受着伤,没准还想来个手把手教她遇到坏人时如何完美自救……
  
      说好的落日下浪漫而唯美的散步呢?
  
      就在这时,陆大佬竟然从裤兜里摸出了个相机。
  
      “听说落日下拍照,洗出来很美。我们试试?”
  
      “……”服了服了!
  
      “陆所长。”
  
      “嗯?”
  
      陆驰骁正捣鼓许久没用的相机,听她皮皮的喊,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她。
  
      徐随珠笑盈盈地偏头望着他:“你猜我走过最美的路是哪一条?”
  
      陆驰骁俊眉一挑,很快抛出答案:“椰林大道?”
  
      “不对。”
  
      不对?
  
      那他是猜不着了。
  
      在他看来,眼皮子底下这条被余晖染成金色的椰林大道是最美的路了。要不他也不会把傅小弟的相机抢过来,想和孩子妈来个爱的合影。
  
      徐随珠盈盈浅笑,望进他深情款款的眸底:“我走过最美的路,就是你的套路啊。”
  
      “……”
  
      落日下的合影,最终还是拍了。
  
      不过因为是新胶卷,得全部拍完才能拿去县城洗,否则太浪费。
  
      于是,徐随珠回镇上的几天,陆大佬除了躺硬板床,又给自己找到了一件有意义的事,那便是沉浸在给儿子拍特写的世界里:
  
      小家伙和海龟玩的镜头、在椰林大道上趔趄奔跑的镜头、摘到野花咧嘴畅笑的镜头……都一一被眼明手快的他收录了下来。
  
      直至胶卷所剩不多了,才想起还没和孩子妈来个全家福。当然,还有老爷子他们。
  
      老爷子众人:我们是经常被遗忘的龙套。
  
      可怜的陆驰凛陆大少:我是龙套中的龙套。
  
      陆驰骁无视他们的调侃,饭后和儿子在椰林大道散步时开始盼啊:“儿子你说,你妈怎么还不放假呢?”
  
      “驾!”
  
      “就说嘛!都九月最后一天了,没道理还不放假……”
  
      “驾驾驾!”
  
      陆大佬:“……”你小子当是在骑马呢!
  
      不过,脆生生的童音,和撩人的低音炮,虽是鸡同鸭讲,却出奇得合拍。
  
      ……
  
      徐随珠这几天是真忙。
  
      回到镇上第二天,先是邮了一大堆包裹。
  
      给未来公婆的、给旭日东升俩学生的,还给海城的小庄毅也寄了一份。
  
      马上中秋了,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听实验一小的校长给未来婆婆写信,说庄毅的适应能力相当强,虽然没上过幼儿园、学前班,起步比同龄孩子要晚一些,但追上来很快,这不才短短一个月,各门课成绩都稳居班级第一了。刚开学还瞧不起他的本地孩子,如今抢着和他做朋友……
  
      当时听未来婆婆转述时,徐随珠笑而不语。
  
      庄毅诶,那可是未来的股神!
  
      试问,能把股票玩得那么溜的,学习能力会差么?
  
      瞧着吧,这还只是一年级,理科类课程的难度系数约等于零。等到了高段——真正展示个人思维能力的时候,他会让大家更惊喜的。
  
      出于关心和奖励,徐随珠给庄毅寄去了两套纯棉的秋衣裤、一件天冷了穿校服里面的厚毛衣,另外就是学习用品和自制海味干。
  
      从邮局回来,徐随珠把剩下那批树苗从包裹格移到了外面。
  
      之前拿出来的那批苗木,已经让工人们种上山头了。等这批也种下,岛上杂乱无章的小山头就大变样了。
  
      然后趁她表哥去友谊饭店送货回来的便利,托他拉去渔场,再由姑父捎去福聚岛。
  
      要是陆大佬在这里,就不好操作了。只能趁他不在的时候干,囧了个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9768/
看过《八零甜妻萌宝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