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奇幻修真 > 平邪记 > 第一章 浮云山

  平邪记,第二卷《七星剑宗》始
  ————
  黄昏时分,古尘缘一行三人,赶到了七星剑宗。
  确切的说,是憨胖子在七星剑宗生活起居和修行的那座山。
  七星剑宗坐落在起云山脉的中间位置,而古尘缘现在所在的这座山,名叫浮云山。
  古尘缘眼前的,是一座稀松平常的瓦顶建筑,搭建在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
  “古师兄,怎么样,初来乍到,是不是不习惯?”李敞亮大大咧咧的问道。
  “李师兄,你比我大,又比我先入宗门,怎么总叫我师兄?”古尘缘有些生气了,“你要是再叫我师兄,我立马就回去,不待在这里了。”
  “好吧,好吧,坳不过你。就叫你尘缘吧,这样也亲切些。”李敞亮说着,几步快跑,冲向大门。
  “这还差不多。”古尘缘咕哝道。
  李敞亮掏出一根手指长,锈迹斑斑的铜钥匙,开了锁,推开门,当先走进屋里。
  柳依依翻下兽背,跟在古尘缘后面,往屋里走。
  李敞亮已经打开了几盏灯,映得屋里亮堂堂的。
  古尘缘抬眼四望,发现这个厅堂很简陋,一张四方桌子,四张条凳,还有几张木椅子、木凳子,锄头、镰刀等农具堆放在角落里,瓢盆什么的放在木架子上,所有的一切,都很破旧。
  古尘缘怎么感觉扑面而来的,更多的是农家气息,而少了修道气息。
  而且还是贫下中农那种。
  李敞亮似乎看出了古尘缘眼中的不解,道:“尘缘,我们住在山上,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吃的肉也都是自己去打猎,所以需要这些干农活的工具。”
  “憨胖子可是个干农活的好手,打猎更不用说,他更是下得一手好厨。”
  “等会让憨胖子做几个菜,给你接风洗尘,保证让你大饱口福。”
  古尘缘有些无语了,李敞亮一路上憨胖子长,憨胖子短的称呼自己的师尊,现在到了家里,竟然还是这么称呼。
  看来这应该不是李敞亮无礼,而是憨胖子太随和了,所以大家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换了一些严谨的、讲规矩的师尊,哪里容得李敞亮这样没上没下的乱叫?
  早就被打破头了!
  古尘缘倒是越来越期待了。
  这憨胖子,到底是怎样一个奇男子?
  “尘缘,快过来看。”
  古尘缘听到呼声,连忙转头,却看到柳依依正仰着头,认真的看着墙上的一幅画。
  古尘缘走前,跟柳依依一道,仔细的观看墙上的绘画。
  “画得可真好!”柳依依赞叹道,“尘缘你说,是我美,还是这画上的女子美?”
  “当然……”古尘缘原本想说‘当然是依依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才道:“当然是各有千秋!”
  柳依依听到古尘缘这么说,却有些不满,嘟着嘴,咕哝道:“当然是画上的姐姐比我美!你看她薄薄的唇儿,弯弯的眉毛,瓜子脸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古尘缘仔细的看着墙上的彩画,凭良心讲,画中的美人跟川奈美娜有得一比,可以说是倾城之色,但是比起柳依依来说,却还是略微有所不如。
  不过,古尘缘却有种预感,这画中的女子,只怕有些不为人知的秘辛。
  “尘缘、柳姑娘,你们猜猜看,这画是谁画的?”李敞亮突然问了一句。
  古尘缘转头看了李敞亮一眼,皱了皱眉,才道:“如果你不问,这画估计是买的,但是你问了……”
  古尘缘扭头,跟柳依依相视一笑。
  “我问了,又有什么不同?”这回轮到李敞亮着急了,“尘缘,都一家人了,你打什么机锋嘛!”
  “你问了,这画断然是憨胖子所作。”古尘缘很肯定的说道。
  李敞亮闻言,立即目瞪口呆,见鬼一样看着古尘缘。
  “不会吧,这都能猜到,这智商,简直逆天呀。”李敞亮的脸上挂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声音近乎尖叫,“天骄果然就是天骄,不是常人呀!”
  古尘缘的脸上却只有淡然,道:“敞亮,别夸我了,其实,柳姑娘也猜到了。”
  “那是因为,柳姑娘也是天之骄女,她可是寒冰神体呢。”李敞亮的语气中,充满了期待。
  “希望如此吧!”古尘缘也有些期待,又有些担忧。
  他担心柳依依万一中了钟成杰的乌鸦嘴所言,是寒冰废体的话,那就不能修道了。
  不过,柳依依童年时,曾经有江湖异人经过古家镇,对她的根骨大大的称奇,说是寒冰神体。
  那时,柳依依的寒病可还没发作过,那江湖异人却能言之凿凿的,说她是寒冰神体,只怕是有点眼力!
  “这画中的女子是谁?”古尘缘问道。
  柳依依也很感兴趣,睁着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期盼的看着李敞亮。
  “你们可别这么看着我,看着我也不会说。”李敞亮说道。
  “李兄,你卖的什么关子?”古尘缘被吊起了胃口。
  “这都怪你自己。”李敞亮一副很无辜的神情,“动不动就说要回去,要是什么都告诉你了,你觉得这里没趣,留不住你怎么办?”
  古尘缘听了李敞亮所说,感觉有些忍俊不禁。
  “我说回去,也只是开个玩笑,你这老憨,怎么当真了呢?”古尘缘又好气,又好笑。
  “哎!”李敞亮叹了一口气,道:“反正,现在不能告诉你!”
  古尘缘仔细的看着李敞亮,认真的道:“这画中的女子,不在人世了?”
  “天呀!不行,不行,我得走了。”李敞亮见鬼一样看着古尘缘,语气中带着惊惧,“再不走的话,什么都给你猜出来了。”
  “去哪里?”古尘缘问道。
  “憨胖子估计在山上的山洞里烧制颜料,我得去找他做饭。”李敞亮说着,急急忙忙的跑了门,“不然的话,晚上我们得吃土了!”
  古尘缘眼看李敞亮一下子就溜得没了影,心中大感无语。
  听这语气,李敞亮似乎一直把憨胖子这个师尊当作厨子,当作生活上的保姆,并且还理所当然的接受师尊的照料。
  还有,憨胖子在烧制颜料?
  一个修道人,要说炼丹,要说炼器,倒好理解。
  烧制颜料,这哪跟哪?
  古尘缘对即将要见面的这个憨胖子,越来越感兴趣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9204/
看过《平邪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