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972 嗓门大才无敌 上
苏辰这样想着,就看到前方地平线露出一片黑潮。
  
  先是大批骑兵,再是黑压压的方阵涌了过来。
  
  过了一会,就看到旌旗招展,一杆黄底红字【唐】字大旗,也表明来者身份。
  
  二十万唐军连绵数里,一眼望不到边缘。
  
  正静坐休息的吴军士卒一阵骚乱,在庞大压力下有了一丝波动。
  
  苏辰下令结阵迎敌。
  
  很快,在各位将领的呵斥下,所有军士动了起来,缓缓列队,布阵……
  
  “来得也太慢了,竟然让我们休息了半个时辰之久,如此刚刚好。”
  
  沉落雁浅笑说道。
  
  “李世民想趁火打劫,当然是想等到我们跟突厥骑兵两败俱伤的时候再行动手,可他没料到突厥会败得那么快,一时算稓了时辰。”
  
  苏辰好笑的摇摇头。
  
  他之所以要速战速决,尽全力一剑灭杀武尊毕玄和高丽傅采林,并亲手斩杀颉利可汗,击溃突厥兵,就是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波横推,争取时间。
  
  有没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区别很大。
  
  若是李世民天策军来袭的时候,吴军士卒仍在追杀突厥骑兵、四处散落,那问题可就大了。
  
  就算是勉强收拢军队,也很难保持体力、精力。
  
  战斗力能保存一半就很是不错。
  
  但如今自是不一样。
  
  充分的运动过,大胜的兴奋逐渐沉淀下来,体力精力也已恢复七八成。
  
  此时的吴军士卒,其战斗力,跟初出战之时相比,也弱不到哪去。
  
  “车营,列阵……”
  
  “陌刀,出战。”
  
  “骑兵随我来,全军迎敌……”
  
  长枪兵、刀盾手也列阵行进。
  
  “哗哗哗!”
  
  甲胃摩擦,众军行进的声浪渐渐响成一片。
  
  呼喝声中,士气越来越旺,一股战意熊熊燃烧。
  
  刀枪如林,杀气如潮,经过大胜之后的军队有了些百战精锐的模样。
  
  到了此时,双方军阵都能互相见到对方,什么动作也做不了,什么计谋也没用,只能迎面接敌,
  
  ……
  
  李世民高踞马上,远远见着的就是严阵以待的吴军军阵,正缓缓推进如大山般压了过来。
  
  他嘴里有些发苦,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一些。
  
  可此时却不能变了主意,总不能班师撤退,那只能演变成一场大溃败。
  
  唐军士卒骑兵都有些迟疑,军阵里响起一阵嗡嗡声。
  
  “跟想象中不一样啊。”
  
  许多人都知道这一次战斗乃是捡便宜,击其疲惫,如今看来,对方不但没有半点疲倦,反而斗志十足,精力旺盛,呼喝邀战之声,隔着几里地都能听得清楚。
  
  “这叫什么事?”
  
  李世民侧头望向身旁几位将领,再看看房玄龄和杜如晦,心里五味杂陈。
  
  先前的争论言犹在耳,好的不灵坏的灵,算计来去,终究还是免不了要实打实硬碰一场。
  
  “不过,我李家铁军扫平河北,威震中原,也是从未败过,就算硬碰硬,又怕得谁来?”
  
  眼见得双方军阵越来越近,李世民开口道:“诸位,谁能为孤冲破吴军阵脚?”
  
  “末将愿往……”
  
  尉迟敬德高声应答。
  
  这员铁塔般的悍领,似乎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满脸的跃跃欲试。
  
  在他眼里,三十万军跟三千人没多大区别,自信心强得一塌糊涂。
  
  “用骑兵冲一冲也好!”
  
  李世民嘴角含笑,以示嘉许,掩饰里的担忧。
  
  他不知道这个黑大汉到底是心里有着把握,还是一贯的莽撞大胆。
  
  对面的军队可不是窦建德、刘黑闼手下那些农民军,而是成建制的老兵精锐,在黄淮平原地区,双方交战许多次,己方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正沉吟间,就听得马蹄轰鸣,己方还未出阵,对方已经有了动作。
  
  一股骑兵黑压压的奔了出来,旗上绣着斗大的吴字,为首一将身着金甲,手持六棱雪花锤,在正午的阳光中,反射出灼目光芒。
  
  “列阵迎敌……”
  
  长枪兵,刀盾兵自发向前,列成严密方阵,弓箭手蓄势待发。
  
  战阵之中有了一些骚乱。
  
  “吴王!“
  
  “是无双剑亲自领军……”
  
  “他就不怕马失前蹄?”
  
  人的名,树的影,苏辰以皇帝之尊亲自出马,提升的士气,简直难以形容。
  
  而且,也让唐军士卒心里有了一些惊恐。
  
  毕竟,这些时日以来,无双剑的威名早就轰传天下。
  
  此时挟着大胜突厥之威,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他一马当先就来到李唐阵前,高声喝道:“李世民,还不投降吗?突厥四十万铁骑都被我打得烟消云散,你这区区万儿八千骑兵,二十万乌合之众,又怎敢上前寻死?”
  
  苏辰调动天地元气,喝骂之声响彻全军,震耳欲聋,把几十万军的声浪都压了下去。
  
  他一人立在阵前,跨下白马时不时昂首嘶鸣,扬蹄欲奔,简直不可一世。
  
  “李渊已经臣服大吴皇朝,被封为忠顺侯,大唐已成过往,如今天下底定百姓思安,你何必强自作反,如此行径岂非陷尔父于不义之地,如此不孝之子,尚有脸面领军做战吗?快快自缚阵前,孤饶你一命。”
  
  苏辰说得兴起,在阵前侃侃而谈……
  
  先是以力服人,说及突厥兵败的事……
  
  让李唐大军知道己方的武力,泄其斗志,当然,他们的斗志本来就没有多少就是了,想要打一个顺风仗,没想到碰到的是一个精完神足的大胜之师。
  
  再一个,就是以德服人。
  
  自古兴兵做战,当有大义相随。
  
  如今的吴朝军队就代表着朝庭大义,李世民一军孤悬,自家老子、兄弟、亲戚全都臣服于大吴,他一个为人子为人兄弟的在外将领居然拒不投降,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自古汉军一家人,有哪一个不是爹生娘养的,李世民你为了自己的私心,让众军士为你抛洒热血,无谓丧命,怎能忍心?还是趁早投降,我不杀你。”
  
  “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苏辰声音一落,身后三十万大军兵器触地,齐齐呼喝,声浪直遏行云。
  
  一方气势如虹,一方气沮神丧。
  
  双方胜负,此时不战就已分明。
  
  一番话说得李唐军士躁动不已,李世民面红耳赤,怒道:“大嗓门了不起吗?众将军,谁与我灭了此贼。”
  
  人家做皇帝的都敢一人前来挑战,站在一箭之外叫骂,他还不敢应战的话,这仗基本上不用打了。
  
  士气这东西很奇怪,兴奋起来了就会如同吃了大补药丸一般,悍不畏死,裹伤再战;若是士气低落,那就是望风而逃,不堪一击……
  
  李世民久经战阵,哪里不知道气可鼓不可泄的道理,此时看看情势不对,心想怎么也得扳回一城。
  
  无论如何,都得派人煞煞对方的威风。
  
  他心里后悔得想吐血,早知道是如此场面,还不如什么都不说,一来就挥军直上,乱战一场反倒更好一些。
  
  “我去取他性命……”
  
  这一次,尉迟敬德还未开口,一将打马出阵,手中亮银枪闪着寒光,十余个呼吸之间,就奔到了苏辰的面前,怒喝一声道:“贼子口出狂言,真是该死!”
  
  苏辰讶然,他本以为到了此时,自己名声传播天下,当不会有人敢上前迎敌单挑,没料到还真有不怕死的出来。
  
  “来将何人,报上名来。”
  
  他脚下轻轻用力,按住胯下白马的躁动。
  
  “你爷爷李孝恭是也……”
  
  这是员老将,一开口就是喝骂。
  
  苏辰眼光一寒,冷哼一声,白马如电向前,一锤挥出,“轰隆隆”如同雷霆下击。
  
  锤还未到,已是劲风如山,李孝恭正骂得痛快,声音就被憋回了肚子里。
  
  他匆忙横枪一拦,却哪里遮拦得住,被苏辰一锤连人带马打成了肉泥。
  
  那是真正的肉泥,软成一滩,都分不清人和马。
  
  ………………………………………………
  
  感谢tuair、从健、书友20170226214403791打赏500起点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7/
看过《都市之国术无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