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阳炎夜刃 > 第四十七章 大门
    刘老祖看着天临一脸好奇的表情,然后手一招,天临的血炎木剑,就再次的飞到了她的手中,只看到她仔细的摩挲着剑身,然后说道:“金乌之血,落而焚之,木去而神留,化为血炎之木。初见血光,乃塑其型;再见血光,则取人命,煌煌乎如九阳之威能!天下高人,穷尽所能,却不得分毫……”
  
      “难道这才是血炎木的本真?”
  
      老人说了一些晦涩难懂的话语,天临大概能听出讲的是血炎木的来历。
  
      “不错!此木诞生既有伏血鸟相伴,想必也是在你手中吧!”
  
      老人看着天临笑着说。
  
      “呃……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天临一脸无奈,然后接着问道。
  
      “等你活到我这般年岁,就明了了!”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
  
      天临心中暗自思忖:阳炎那小子只是说了这木剑的外形,但是来历可一点没说。既然老人说到了这里,自然有她的用意,莫非?
  
      “老祖和我说这些,不会只是给我讲故事吧!”
  
      老人挥手就给了天临一巴掌,吓的天临一缩头。那巴掌来势吓人,但是落在头上感觉却像是抚摸,就像是长辈在轻抚晚辈一般。
  
      “如果我没看错,这血炎木还是个剑胚,没有一点炼器的痕迹吧?”
  
      “还是你老人家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
  
      天临心想:我早就想给这把剑淬炼一番了,可是完全不懂啊!
  
      “我们就从它开始吧!”
  
      “好!”
  
      “天临小子,你听好了!炼气之法分为先天与后天,先天用神,后天用火!用神者,化万物为器,以气海温养,修为涨一分,其威能多一分!后天用火,以大地火脉,控而焚万物,化为器型,任修为再高,器已成,不能多一分威势……”
  
      天临仔细的聆听着,如饥似渴。这些都是心心念念之事,此刻有此机会,他不想漏掉一个字!
  
      老人看到天临的神态,微微的点了点头,貌似很满意。
  
      “先天与后天,看似差距不大,但是他们的差距却非常巨大!先天用神,在于化;后天凭火,在于焚,方法上就有区别。另外,淬炼的器威能差距更是天壤之辈,先天随所有者修为而提升,后天却止步于器成之时。”
  
      天临听到老人的话后,随口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但是目光却略显呆滞,好像还在思考什么。他根本想不到,这一番话给了刘昔月多大的震撼!
  
      刘老祖眼中精光大胜!天临的表情,果然印证她心中到猜想:这小子果真是个炼器胚子!我只是刚讲了炼器的开篇,他就能触类旁通!好!非常好!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刘昔月老祖是动了爱才之心,才不顾门派之别,将天临强行留下。那么,现在她是真的想将天临收为弟子,准备倾囊相授!
  
      “不错,不错!这段话,你还想到了什么?”
  
      老人和蔼的看着天临,然后进一步启发道。
  
      “还有嘛,就是不知道以后天之法炼器,再转为先天淬炼,这会出现什么结果。就是我在想,先天和后天,这两种方法是否可逆,是否可以同步进行!”
  
      “好!”
  
      老人忍不住大声叫好,竟然不自觉的在声音中夹杂了功力,将地脉中的岩浆都掀起了尺来高!
  
      这一下不要紧,吓得天临一哆嗦,不自觉的向老人靠了几步,很怕掉下去。脑袋嗡嗡作响,显然被老人震得不轻!
  
      “脑子灵活,果然是炼器之才!你这点不像上面那些家伙,修炼的脑子里都是肌肉,不懂的变通!”
  
      老人忍不住连连称赞,提到铸剑阁的弟子们,有些恨铁不成钢!
  
      “其实你的想法,我阁中前辈曾尝试过,但是却没有成功过。我也曾挑战过,但是仍旧是功亏于溃!”
  
      老人叹息一声说道。天临能想到的问题,刘老祖当然也能想到,更不用说那许多的俊杰之辈。
  
      “这样吗,那还真可惜!”
  
      虽然老人说了此种方法行不通,但是天临不死心,除非是让他尝试一番。
  
      “接下来,我给你说说,化与焚这两种手法。”
  
      老人示意天临跟着他,在于石台连接的岩壁上,竟然还有一处小小的洞穴,这让天临很惊讶。
  
      心中道:看来老人一直居住于此。
  
      石室中陈设简单。寝具皆全,都是以石头切割而成。地上两个蒲团,依次摆列,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刘老祖先一步盘坐在蒲团上,然后让天临坐在她的对面。天临知道,接下来将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正在等待他去探索。
  
      “先说化,化为先天之法。以神引动万物,通过神识,了解炼器材料的本真,进而改变其形态,多种材质相互融合渗透,最后融为一体。以心念塑形,以气海温养。”
  
      老人注视着天临,一字一顿的说道。之所以如此缓慢,也是用心良苦,因为天临初学炼器,很多字眼都需要他一点点的消化。但是,老人一次又说这么多,也是在考验他。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里,一方面害怕天临听不懂,另一方面,又想一股脑的让他全部学会。
  
      “老祖,神识不是修炼到一定程度才会有吗?另外,怎么用神识了解炼器材料?”
  
      天临的问题都正中要害,这也是刘老祖接下来要说的地方。
  
      “万物皆为灵,只是形态不同。你怎么敢肯定,物与物之间不能沟通?人虽为万物之灵长,但切不可以灵长自居!一般人都会认为,人无法与死物沟通,其实是自身认识不足而已。”
  
      老人看着天临,很期待他的反应。
  
      如醍醐灌顶一般,天临被老人的话震惊的呆住了。心中响起一片惊雷:生而为人,苟活于天地之中,何曾想过万物?能存活于天地,不正是因为万物的供养?
  
      来到石室中,摇光倍感无聊,就跳下了他的肩头,在一旁老实的趴着。此时,天临却将目光投向了那个小毛团。
  
      刘老祖对天临的反应很满意,然后接着说道:“这个小家伙,也是万物生灵的一种,你能和她沟通否?”
  
      天临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老者。
  
      “ 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4338/
看过《阳炎夜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