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古代言情 > 旺夫九福晋 > 第八十三章 佛拉娜生产

  “本夫人不需要你这个管家带路,本夫人认得路”爱新觉罗玉珍不耐烦的说完后,想绕过张管家想要往前走去。
  张管家情急之下,直接伸出右手拦住爱新觉罗玉珍的去路。
  “今日府内乱哄哄的,若是冲撞了夫人,奴才可担当不起,”管家笑容恭敬满满,行动上却丝毫不让。
  纯敏杏仁眼微微一转,看那管家慌张不已的样子。
  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心中感觉不妙,想着佛拉娜危在旦夕。
  趁着管家不备,纯敏提着绣着蝴蝶淡蓝色裙子带着春桃朝着内宅飞奔而去。
  “格格,乌拉那拉格格,你不能乱跑啊!”张管家见纯敏机灵的跑开,回过身朝着纯敏逐渐远去的背影高声喊道。
  纯敏根本没有理会张管家的意思。
  熟门熟路的走到后宅佛拉娜所在的院内。
  “这是……”纯敏停下脚步看着她的好姐夫钮祜禄阿林阿身边伫立一个少妇,和3、4岁的男孩子。
  而且钮祜禄阿林阿还紧握的那少妇的手,面色有狰狞后怕悔恨等等。
  钮祜禄阿林阿回头见到纯敏,一脸震惊,急忙松开那少妇略带薄茧的手。
  “妹妹怎么来了?”钮祜禄阿林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显得无比亲切。
  “我听闻佛娜拉姐姐难产,所以过来探望一下,”纯敏走上前,接着上下打量着眼眶红润的少妇,“这是谁家的寡妇啊?”
  那少妇眼泪瞬间流淌下来,可怜兮兮的看着钮祜禄阿林阿。
  “不准你说我额涅!”小男孩挣脱开少妇的手,奔跑到纯敏面前,想要将其推倒在地,被春桃一把抱起来。
  “你走开,你个贱奴才放我下来,”小男孩连蹬再踹,接着扭头看向钮祜禄阿林阿:“阿玛,他们欺负我!我快帮我揍他。”
  “我怎么不知道姐夫有这么大的儿子?”纯敏笑眯眯的看着钮祜禄阿林阿一脸铁青色。
  钮祜禄阿林阿深吸一口气,他不敢得罪纯敏,乌拉那拉费扬古可是他上司之一。
  迁怒于那少妇,眼神警告的看了一眼对方,笑呵呵的说:“这是我认下来的义子,他生父战死在沙场,我这做兄弟的,自然的照顾好她家眷。”
  “照顾到接管你兄弟媳妇和孩子?”纯敏带着讥讽的眼神来来回回在两人之间游走。
  她与佛拉娜的感情尤其好,怎能由得钮祜禄阿林阿在这里胡说八道,隐瞒事实,那小男孩与他可是八分像。
  那小男孩还想说什么,却被那少妇捂住嘴,声音哽塞的说:“我与阿林阿是表姐弟的关系,表弟情绪一时激动,所以情急之下才冲动。”
  “哦~”纯敏点了点头,故意拉长音,眼神瞅着少妇,如同看到垃圾般。
  这时候爱新觉罗玉珍也大步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的管家脸上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管家暗自朝着钮祜禄阿林阿摇了摇头,表示他是真的拦不下彪悍的乌拉那拉夫人啊!
  钮祜禄阿林阿瞪大眼睛,似乎极为不满,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五格带着几个侍卫和太医走了进来。
  “太医请进去看看我侄女,”爱新觉罗玉珍理也没理钮祜禄阿林阿,和气的对着太医说道。
  那少妇一听忙着说:“这女子怎能见外男,还要不要名声了!”
  爱新觉罗玉珍看向少妇,纯敏语句飞快介绍完。
  “怎么钮祜禄老夫人怎么不在?怎么一个寡妇随意出现在孕妇面前,懂不懂规矩,难不成阿林阿你不懂,你额涅也不动吗?”爱新觉罗玉珍言语之间带上一抹质问。
  “佛拉娜突然发动,额涅在里面盯着,我这表姐今日刚到府中,就遇到这事,所以没来得及避让。”钮祜禄阿林阿解释道。
  爱新觉罗玉珍看了她一眼,领着太医,推门直入。
  可看到的画面,让她恨不得将房内所有人撕碎。
  佛拉娜孤零零的在床上感着。
  钮祜禄老夫人带着产婆在那边喝着茶看着。
  “好,好!真是好!”爱新觉罗玉珍气急而笑,双手鼓着掌。
  钮祜禄老夫人也没想她进来了,忙着说:“佛拉娜要不行了,我整和产婆研究怎么保孩子?”
  言下之意,就是要孩子,不要大人。
  “是吗?”爱新觉罗玉珍双眼喷着火。
  钮祜禄老夫人咽了一口口水,身体微微颤抖,内心咒骂道,都告诉人封锁消息,怎么这个恶神来了!
  “太医,麻烦您给我姐姐诊治一下,”纯敏看春桃将产床前遮住帘子,对着站在门外没有进来的老太医说道。
  太医这才走进来诊脉,此时五格请的产婆也到了。
  在两人双双努力下,佛拉娜睁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爱新觉罗玉珍,顿时哭出声:“姑姑!”
  声音带着无尽的凄惨和委屈。
  “好孩子不哭,你这宝宝还没生出来,生下来,咱们好好聊聊,姑姑给你撑腰!”
  爱新觉罗玉珍回过头看着钮祜禄老夫人一张慌张不已的脸。
  佛拉娜这才不再哭泣,专心生着孩子。
  过了几个时辰,佛拉娜生出一个6斤三两的男孩子,不等看一眼昏睡过去。
  爱新觉罗玉珍忙着让太医诊断一二,幸好平安无事,佛拉娜也仅仅是三年内不能在生。
  相对于刚才佛拉娜声都不出,下身都是血好太多了,简直就是佛祖保佑。
  钮祜禄阿林阿派人本来想要让奶娘把孩子带走,被乌拉那拉纯敏拒绝了。
  “我想佛拉娜姐姐醒来后,一定第一时间想要看孩子,姐夫一向标榜疼爱姐姐,应该不会拒绝吧?”
  纯敏一颦一笑带着说不出的韵味,可说出来的话,让钮祜禄阿林阿不爽快。
  待爱新觉罗玉珍忙完后,走了出来,直接坐在主位上问道:“说吧,怎么无缘无故早产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0390/
看过《旺夫九福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