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灰色临界 > 一一零、布局

  “若要因风起,白首为功名。这个‘任’字不好写啊。”来龙城参加会议的侯奎孤身一人站在窗前望着外边的夜景,心中有些举棋不定。
  陈功成走了,华海天表面上是受益者,实则却坐到了风口上。
  葛玉怀在天南深耕细作几十年,门生故吏遍布全省。之前陈功成与华海天互为犄角,联手打压,他只能蛰伏。如今局势大变,华海天能不能得到葛玉怀的支持,是他能不能甩掉“代理”两个字,真正迈出那一步的关键。
  这时候靠向华海天,是不是风险有些大?
  可还有别的选择吗?爷爷在世的时候,佟家亦步亦趋,如今后来居上,两家的默契已经不复存在。一山不容二虎,撕破脸是迟早的事。
  难道真要把宝押在那小子身上?
  从翠府酒店出来,任凯与单豆豆道别,刚开车走了几分钟,就接到冯三的电话。
  “你在哪?嗯,我去找你。”任凯没等他再开口,就挂了电话。
  光明区一处老旧小区的单元楼,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附近龙城钢厂的贫困职工,有的一家几口挤在一起,也有发达后离开的,便出租给附近的小摊小贩。
  二楼把边的一户,没有开灯,冯三静静的躺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听着四周的声音。楼板很薄,楼上在扫地,隔壁在剁菜板,楼下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暖气是最早时期的气暖,干燥的很。
  他喜欢黑暗,很久以前为了执行任务,他可以在黑暗里待整整一个月。老实说,他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与人打交道,让他感到非常疲惫。
  “也许,一切都会改变。”他安慰自己。
  “噔噔噔。”敲门声。
  他没有应声,悄然滑行至门口,透过门镜看了看。
  是任凯。
  他迅速开了门。
  任凯看到黑洞洞的屋内,没有感到意外,稍一犹豫,便闪身进去,门很快又关上。
  “三哥,不用开灯。”他隐约看到一个人影,估摸着是冯三,便开口说道。
  冯三呵呵一笑,往窗口走了走。
  窗外一墙之隔就是马路,路的对面有一排平房,早先是龙城有名的洗头一条街。如今早已破败不堪,留下的都是些年老色衰的外地女人没法回到家乡,在此操持皮肉,赚点糊口钱。光顾她们的只有民工,五十块钱一次。
  公安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法子,民工们一年到头离家在外,不让他们解决生理问题,是要出乱子的。
  菅长江刚上任的时候,列入规划,搞什么民俗一条街。喊得热火朝天,就是不见动静。如今他走了,这地方没有丝毫变化。甚至,女人还是那些女人。
  一楼正好被墙挡住,二楼以上却露在外边,天天看着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人站在门口大声调笑。
  冯三故意让墙外暧昧的灯光照着自己的脸,然后低低的干咳了一声。
  任凯进来后,慢慢的适应了黑暗,反倒觉得窗口光线太亮,脚下顿了顿,还是走了过去。
  路那边的洗头房灯光昏暗,隐隐绰绰的有人进进出出。像大雨来临前,搬家的蚂蚁。
  “我查了几天,也算运气好,居然有个道上的弟兄看到洪海燕在出事前与一个人见过面。市政府的副秘书长魏民文。”冯三望着外边的悄声说道。
  “嗯?查实了吗?”任凯有些意外,低声问道。
  “我提取了附近的监控,又比对了他的模样,应该是八九不离十。”冯三点头说道。
  任凯沉默着。
  楼下的男女到了关键时刻,不管不顾的喊了起来,声音高亢激昂,让寒夜平添几分春1情。
  任凯眯着眼睛看着洗头房的霓虹灯招牌,思忖良久,才问道,“这件事儿还有谁知道?”
  “提取监控的时候,郝平原打过招呼。虽然他什么都没问。不过,应该瞒不住他。”冯三低声说道。
  任凯又沉默了。
  楼下吵了起来,价钱谈不拢。女的想多要,男的想少给。不多时,听的稀里哗啦,打起来了。
  “这里安全吗?”任凯突然问道。
  “安全。”冯三点头说道。
  楼下哭声、求饶声,响成一片。过了一会儿,安静下来。
  “暂时不要动了。郝平原应该会联系我。先让他探探路。”任凯想了想,说道。
  “是。”冯三应道。
  “嗡嗡嗡。”任凯手机震动。
  郝平原。
  “任总,我是平原,冯三跟你说了吧。”郝平原低声说道。这个电话不能打太早,否则任凯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儿。也不能太晚,万一任凯已经安排下去,他再有想法也晚了。
  “平原,嗯,你说。”任凯说道。
  “你看,能不能把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郝平原道。
  “呵呵,好。不过,这里的水1很深,注意保护自己。”任凯笑着说完,就挂了电话。
  “三哥,洪海燕如果真杀了人,以牛洪宇的社会地位,她难逃一死。”任凯转身看着冯三模糊的脸,说道。
  “任总,这……”冯三有些慌了。
  “除非,人不是死在她手上。或者说,在她动手之前,人其实已经死了。只不过她不知道而已。”任凯说道。
  “哦,我明白了。”冯三点头说道。
  “董永峰和周嘉琪。你先把这两个人的底子摸一摸。等过段时间,自会有人找你。这事儿让骡子和将军去做。你有更重要的事儿去做。”任凯笑着说道。
  “是。”冯三并没有问,他习惯执行,而不是质疑。
  任凯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道,“公司成立后,还没什么大的进项。天南水产市场那边最近会有大动作。你明天去找景瑞,现在改名叫天南地产了,你去那里找柳嫣然。她自然就明白了。”
  “是,我带着麻四走一趟。”冯三有些迟疑。
  “呵呵,拆迁的活儿没什么油水,还容易惹一身骚。我们就不用碰了。”任凯听出他的意思,笑着说道。
  “是。”冯三彻底糊涂了。他们这些人除了打打杀杀,还能干什么?难道还能盖大楼。
  “嘿嘿。我们要盖大楼。”任凯淡淡的说道。
  “这……能行吗?”冯三第一次提出质疑,拿刀的手能盖楼?这个笑话有些冷。
  “合力创想近期会全资收购龙城第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切都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就等政府的批文。这个公司我想由你去掌舵。要有个思想准备。”任凯依旧淡淡的说道。
  “这……”一向神态自若的冯三脸红脖子粗,舌头都觉得短了不少,话也不会说了。
  “三老财死之前与我见过面。”任凯长叹一声,神色黯然的说道,“我问他值不值得。他没有回答。我知道,他也不想的,可又能怎么样?有些事情,一旦做出选择,就回不了头了。三哥,我不想你们有一天像他一样。”
  冯三动容了,也是从这一刻起,他终于明白,惊为天人的孔燕燕为什么不惜一切也要靠近眼前这个男人。如飞蛾之赴火,岂焚身之可吝。
  他想了想,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低声说道,“任总,你放心。合力创想一定会走的比景瑞还要远。”
  任凯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省委常委楼。
  于东来起身接过刘姨递来的牛奶,笑嘻嘻的道了谢。
  “唉,早知道你要离婚,就应该让筱莜等着嫁给你。总好过现在见都见不到,卫天元那个挨千刀的可把筱莜坑苦了。”刘姨说着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于东来实在不知道怎么接口,站在她身旁一脸的尴尬。
  马天泽叹了口气,少见的没有训斥老伴儿。只是劝道,“唉,瞎说什么呢。东来刚结婚,你怎么满嘴胡话。”
  刘姨听了,强笑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嘴,说道,“东来,瞧刘姨这张嘴,老糊涂了,你可千万别怪怨。”说完叹了口气,自顾自走开,嘴里还在念叨,“现在想来纪清河那小伙子也不错,当初怎么就魔怔了,非眼睁睁看着筱莜往火坑里跳……”
  于东来看着刘姨慢慢的走下楼去,皱着眉头,问马天泽,“部长,刘姨这是?”
  马天泽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摆了摆手,说道,“从前几天看了筱莜回来,就有些魔怔了。”
  于东来只得安慰道,“不要紧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老马摆了摆手,说道,“不说这些了。你坐。今天找你来,是想征求你的意见,还愿意回光明区吗?”
  于东来愣了愣,急忙说道,“我听部长的安排。”
  老马点点头,缓缓的说道,“部里有部里的好,可你毕竟还年轻,俯下身子,沉下心,多做一些实在的工作,对今后的发展有好处。这次部里有两名额,我推荐了你。从哪儿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于东来一阵感动,知道老头子怕是要下来了,临走还是帮了他一把。
  “是。我听您的。从哪儿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于东来点点头。
  “光明区的形象被皮远山和……,唉,搞臭了。你这次回去,首要任务是消除皮远山的不良影响,让光明区的广大人民群众从新认可并接受区委区政府。这项工作开始会很艰难。你要有思想准备。跟你搭班子的是高千部。注意搞好团结。基层的一把手与处里的一把手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水云阁的茶舍内。
  “于东来的书记?”高千部满脸苦笑,接着说道,“不是霍家俊吗?”
  俞连达轻轻抿了一口茶,摇头说道,“确实定的是霍家俊,报上去的也是霍家俊。可文件下来后,却变成了于东来。应该是有人说了话。”
  两人都知道,这个人是谁,却不再提起。
  “于东来也倒罢了。我担心的是任凯。”高千部眉间有些郁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9010/
看过《灰色临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