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觅方英雄 > 第五章 遇险石蚌潭

  两人谈谈笑笑,很快又爬了一百来米路。
  眼前果然出现了一条显眼的岔路——一条分往右边的小路。
  “你方才说的那条路应该就是这条路。”孟雅珍气喘吁吁地说,眉头完全舒展。
  “对”方红说:“我们去石蚌潭边歇一会!”
  孟雅珍这才发现他两刚上来的路是在凸起的一条分山脉,现在右转则是转去斜凹的山沟。
  只见山沟浓荫着地,残叶厚积,藤条如网。叮咚叮咚的泉流越传越近。
  当一泓清澈见底的水潭出现在他们眼前时,只听得“噗通,噗通……”的声音凑然响起!大大小小的石蚌从残叶上纷纷跳进水中,原本清澈的池水变得浑浊起来!几片腐叶从水底浮出,还冒出一串串水泡。
  孟雅珍没碰过这种情况,吓得本能地抱住方红。方红顺势轻轻搂住她说:“莫怕,那是石蚌。”
  “石蚌?”孟雅珍从方红的胸前抬起头来,露出兴奋的眼神说:“是市场里卖100多块一斤的石蚌吗?”
  方红点点头。顺便在她冒出细汗的额头落一个温暖的吻。
  虽然是朝暮相处的老感情,但在不同的境遇做出平常的举动,便有不同的情调和感觉。方红现在是出于关爱和呵护,孟雅珍是来自被关爱和呵护的感觉,这感觉不掺杂欲望,只有幸福和甜蜜。所以她垂下眼帘,安静地接受方红温馨的礼物!
  竹涛依然咆哮,光线更加昏暗,方红轻轻推开柔情似水的孟雅珍,柔声说:“我要下水去捉石蚌啦!”
  孟雅珍从甜蜜中苏醒,眨巴着如烟如雾般迷蒙的眼睛说:“抓得着吗?”
  方红自信地点点头。孟雅珍就喜欢方红这自信满满的样子,虽然带着狂傲,却不失严谨,虽然严谨,却不失情趣!
  只见方红脱掉外裤和上衣,只穿短裤拿着铁棒摸进水潭,然后用铁棒在水里狠狠搅翻,顿时泥水相混,腐叶翻滚,腐臭味,泥浆味弥漫在潭边。
  孟雅珍忍不住捏了捏鼻子。
  一阵惊涛骇浪般翻滚后,方红停了下来。一分钟不到,就见大大小小的石蚌从浑浊不堪的水面探出头来,方红立即叫孟雅珍:“快从包里拿出网兜扔给我。”
  孟雅珍打开旅行包,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放在包底的一个蓝色网兜,连忙扔给方红,同时在边上高兴地东指西指:
  “你后面有一个,喔,你左边有一个,你右边又冒出两个啦.......”
  方红忙得不亦乐呼,在水里前移后挪,左转右转,手抓,网捞,折腾了一翻,最终搞定了将近二十只石蚌。
  孟雅珍异常欣喜,因为她知道石蚌汤味鲜美,营养丰富。当她从方红手中接过一兜石蚌时,高兴得像个小孩跳了起来!
  方红拿着铁棒上去另一泓清泉,洗手洗脚,然后从清泉左旁一条马牙石路上转回来。另一只手还捏着一样东西。他穿裤子的时候,将那东西装进裤兜,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孟雅珍的兴趣现在集中在石蚌兜,对方红这个小小的举动并不上心。
  当两人准备沿着马牙石的路上继续往上爬时,潭边一样东西吸引了方红:是一根青红透白的山药藤,长得非常茁壮,几乎与孟雅珍的手小指那么大,方红急忙走过去拨弄着。英俊的脸泛起了笑意。孟雅珍忙凑过来,好奇地指着粗嫩的山药藤问:“是什么东东?”
  方红说:“是深山药藤!”
  “啊!这就是深山药藤吗?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见!”孟雅珍惊喜地说。
  “是的!”方红吁了口气说:“雅珍,看来我们今天只能爬到这里咯!”
  “喔!”孟雅珍高兴地说:“你要把这山药挖出来?”
  “对!”方红把刚拎起的背包又放下来说:“如果有锄头是快了好多!但凭我这枪,要慢一点。”
  孟雅珍轻轻叹了口气说:“阿红,你还是去做你今天想做的事吧!你不要为了让我高兴耽误了!……”
  方红笑着说:“其实我也没什么事,你猜测罢了!如果真有事,我会带你来么?居然我带你来,就不会有什么事。”
  “你还骗我,之前你刚刚说,沿这条马牙石路上再走上去就会到达你要去的地点了!”孟雅珍说。
  方红还是笑着说,:“没错,因为那里有金镶玉竹,有马兰头和龙爪菜。”
  这似是而非,是非而是的话让孟雅珍捉摸不透,于是说:“那么我宁愿不挖这山药了!我要去看金镶玉竹,扯其他容易扯的野菜,必竟这深山药不好挖!”
  方红却说:“深山药营养价值高,而且汤白,味道好!像龙爪菜,马兰头和它简直无法相比。据专家研究,那龙爪菜有致癌的成分,不能吃多!再说这个山药你看它芽藤都那么粗,起码有好几斤重。”
  方红一边说一边拔出枪头,调头拧紧。扒开障碍物开始动手。
  孟雅珍知道方红说的是事实,再说她根本就不想爬上去了!只是以为方红有事,想将就他罢了!于是说:“没锄头,就怕挖不得吃!如果挖不得吃,也实在可惜!”
  方红一边动手一边说:“这山药生在陡坡,位置高,容易挖!要不了多长时间,如果这是在平地,凭这杆枪,的确吃不了它。弄不好干成苗子挖山药!”说到这里发觉失言了!忙准备找其他话题岔开。
  可是晚了!孟雅珍已经问开了:“苗子挖山药是怎么回事?”
  方红呵呵一笑说,想赖着不答应。
  “我在问你呢?”孟雅珍满腹狐疑盯着方红问。看那样子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方红一边掏泥巴一边讪讪地笑着说:“那是一种不靠谱的笑话而已!”
  既然是笑话,孟雅珍就更不会放过了!方红也等于承认此地无银三百两!于是笑道:“就是讲一个苗族女人去山上挖山药,洞越挖越大,越挖越深,后来不小心一头栽进洞里,屁股朝天倒立起来,据说苗族女人那时都不穿内裤,当时一个男人正好路过,就对她做出乘人之危的事。后来她好不容易爬出来,却只见一条狗在她旁边汪汪,她生气地骂那条狗:‘汪汪!不是你汪是哪个汪……”
  孟雅珍哈哈大笑说:“无聊,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别的事记不住,这样的事只要听一遍就永远不会忘记……”说到这里还蒙着嘴继续偷笑。
  方红也忍不住笑,可他这一笑很快僵住了!因为他昨天和孟雅珍随意开的玩笑眼前成了事实,这个时候,他隔着密密麻麻的藤网隐隐约约看见一头野猪正从远处的山上向他走来。
  方红这一惊非同小可,似乎脊背都沁出了冷汗,虽然他也曾经碰过野猪,可是那时他是放牛,他骑在牛背上,野猪不敢侵犯他。这个时候就不同了,如果他能躲开,孟雅珍绝对跑不脱。如果和这头野猪硬拼,不把它弄死,它照样伤害人。如果把它打死,自己就犯法,因为这座山,林业局已经严禁捕猎。方红的内心充满矛盾和担忧!手上的活顿时停住了!
  孟雅珍发觉方红的异常,提着石蚌凑近来,温柔地说:“累了吗?累就歇一下吧!反正还不晚!”
  方红紧握铁枪,努力强装镇静说:“这山药的确不好挖,我们赶紧下山吧!去村里借一把锄头我再上来挖。”
  说到这里也不管孟雅珍如何反应,急忙拎起背包,拉着孟雅珍走出石蚌潭,匆匆往返。
  孟雅珍有些莫名其妙,她明明看见方红挖得很有劲,泥巴簌簌而下,根本看不出存在难挖的现象。而方红一向做事有始有终,没碰到天大的事他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她正想开口问什么,却被方红面对面抱了起来,就像大人抱小孩那样,而且粗鲁地张嘴盖住她的嘴,并加快了脚步。
  孟雅珍内心一颤,暗想是不是方红刚才讲那笑话触动自己某种微妙的欲望导致一时心血来潮!突然做出这样粗鲁的举动呢!但与方红相处这么几年,她从来没发现方红那么粗俗,那么随便。不要说是用语言挑逗,用话来刺激,就算被一个他不在意的女人裸着身体来抱他,他也绝不轻易就范,难道在山里会激发他的野性?想挣脱呢又于心不忍,不挣脱呢又觉得别扭,万一让人看见偷拍……
  孟雅珍开始扭动身体企图挣脱,却不知什么原因用不上力,感觉方红的嘴唇炽热而带着一种迫切,鼻孔喘气也异常急快!她只好矛盾地闭上眼睛,等待着事情的进展……
  方红在部队不止一次参加救灾抢险,扛着一百多斤的木头飞奔,背着两百多斤的沙包在水上如履平地,左搂右抱救人于水火之中也豪不放慢脚步。现在背一个背包和抱一个孟雅珍下山他自然不会感到吃力,只是与孟雅珍这样嘴贴着嘴就视线受到阻碍,活动也受到一定的限制,不贴住又怕孟雅珍出声而惊动那头野猪,告诉她实情又担心她受惊!最糟糕的是现在孟雅珍居然启开牙齿申出舌尖……
  方红很快把孟雅珍抱到回转的岔路,回头望后面没发现野猪追来!稍微安心了些。
  方红回头之际,孟雅珍睁开了迷茫的双眼,但方红又很快张嘴将她的小嘴盖住。她以为方红看看四周无人就……不由脸上泛起红晕,呼吸也急促起来……
  与此同时,方红听到路下传来异样的响声!心里一紧:莫非是野猪已经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偏头定睛一看,却发现有三个人正低着头一步一挨地朝他俩走来。方红紧张的心放松下来。他移开嘴唇将孟雅珍轻轻方下,悄声说:“雅珍,有人来!”
  孟雅珍睁开双眼,定了定神,对着方红尴尬一笑,谁知这一笑却如同昙花一现,像突然被一阵寒风扫过,立即很快僵住,原本洋溢着羞涩笑意的眼神也露出无比惊恐之色。
  方红敏感地转头,就发现对面的石蚌潭上,一头凶目獠牙的野猪正从一层层藤网和一丛丛荆棘里钻出,肆无忌惮地向水潭下来。不过这个时候方红已经淡定了。他明白面对野猪:如果人多而不要刺激它,它是不会主动对人攻击的。方红对惊惶失色的孟雅珍说:“别怕,它离我们还远,现在有人上来了!他更不会向我们攻击!”说着轻轻推着孟雅珍下山!
  “原来你早就发现它了!”孟雅珍有些战栗地说,终于明白方红刚才的行为。
  “嗯!”方红一只手扶着孟雅珍的后腰。护在她后面。
  方红渐渐看清向他们走来的是两个年逾花甲的老叟和一个中年男人。两位老人都头系黑帕,身穿黑色布纽排扣的壮族土装,一个方脸,一个条脸,都眼框凹陷,面容稍瘦。那个中年人身穿一套迷彩服,生得五短三粗,圆眼圆脸,神态威严,如果他再生出虬髯的话,看过《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人一定以为他是张飞重生,李逵再世。
  两位老人各扛一把锄头,中年人手拿一把长柄柴刀,他们显然才刚刚发现方红两人。都同时停住了脚步。
  等到方红两人走到他们面前时,方脸老人就和蔼地对他俩说:“立莫咯里吗?额拿米亩蚤,痕嘛啦瞎吗,背累挠快……”
  孟雅珍莫名其妙地看着老人。方红从小学到初中都经常和壮族同学打交道,虽然壮话说得不通顺,但可以听懂。现在他听出老人是说: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这里有凶狠的野猪呀!以后可别瞎来这里啊!快回家去吧!于是方红礼貌地向老人笑着点点头。
  中年人望着孟雅珍一呆,好像不相信天下会有如此绝色美女!又立即恢复常态,他显然知道孟雅珍听不懂壮话,于是用汉话嗡声嗡气地说:“这地方现在已经列为州级重点林业保护区,在这里不可以打猎,不可以带火种,不可以砍任何一棵树!特别竹笋更是万万不可以扳!”他说到这里有些贪婪地盯着孟雅珍手上的石蚌兜,脸上蠕动着几丝横肉继续说:“像蛇和石蚌以后都不可以抓了!再说抓石蚌也很危险,那里经常有野猪出来找东西吃!”
  “眉呀!算你们今天应七(运气)好呀!没碰到野蚤(野猪)……”条脸老人用半生不熟的汉话对俩人笑着说。
  三人一边说一边给方红和孟雅珍让路。
  听到“野猪”二字,方红和孟雅珍不由往山上回望,却再也没看到野猪的影子。俩人暗自庆幸!
  走出竹林,仿佛走出阎王殿。
  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刺眼的阳光让俩人不敢睁大双眼,虽然只进去半天功夫,俩人却仿佛在竹林里呆了十天半月。
  方红从背包里拿出咖啡色太阳镜给孟雅珍带上,后面跟着俩位老年人和中年人。显然,这三人是针对他俩上山的,也许是担心他俩出事,也许是怕他俩挖竹笋,必竟春天是吃竹笋的季节。但不管三人欲意何往,对方红和孟雅珍来说也算是雪中送炭,急中救难了!
  钻进车里,俩人才感觉饥肠辘辘。
  “先在车上吃东西再回去吧?”方红看着显得疲惫的孟雅珍,有些心疼地说。
  “嗯!”孟雅珍温柔地答应。
  方红从背包拿出食品,两人长长吁了口气,开始吃东西。
  “今天好险哦!”孟雅珍吞进一口面包,心有余悸地说:“从小长到大,第一次碰到活生生的野猪,那獠牙——吓死人了!”
  “其实野猪,如果嗅不到人身上的特殊气味,不要用吼声和动作刺激它,它也不会随便伤人!”方红也喝下一口饮料说:“大多动物都是这样,本来它们都不想伤害人,只因怕人上害它,它们才先发制人,就像蛇,大底都是因为人先触碰它或者不小心踩着它,它才会反抗,才会咬人!当然,饥饿的狮子,老虎,豹子鳄鱼鲨鱼之类除外!”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6974/
看过《觅方英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