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 > 781 条件艰苦~为江v南和瘾疯子ck的万赏加更
看到了手术台上这样的情况,一贯冷静的秦观带着大大的棉口罩,面无表情的问着身边的护士:‘她是怎么了?’
  
  一旁忙着挂水的护士,用这个世界上最轻蔑的小眼神,看着底下还在哀嚎打滚的李兵兵:‘哎行了行了啊,这炮弹造成的擦伤,还没有指甲盖大呢。’
  
  然后尹力导演的大镜头,就立刻推进到了秦观的脸部大特写上边。
  
  只见这个只能露出一双十分漂亮的眼睛的脸部大特写,听完了护士的话,流露出了一种让人一见就忘不了的眼神。
  
  冷漠,见惯了生死,还有看不得如此娇嫩矫情的淡漠。
  
  于是这个冰冷而烦躁的医生,就用了他自觉的最正确的方法,来阻止这个制造噪音的女兵。
  
  ‘护士,护士轻点,哇哇哇啊啊’在李兵兵嚎的嘴巴中的小舌头都看的一清二楚的时候,秦观动了。
  
  他用带着医用橡胶手套的冰冷的手背‘啪!’给紧闭眼睛的李兵兵的脸颊,来了一巴掌。
  
  力量不大,但是哭声却戛然而止。
  
  惊呆了的李兵兵,用这个世界上最难以置信的眼神,转过头来,第一次注意到了这个马上要为她处理伤口的男医生。
  
  结果……‘啪!’……又是一下。
  
  ‘你你’
  
  在秦观冰冷气势的震慑下,小姑娘呆了,竟然忘记了自己胳膊上的那个小小的伤口所造成的伤痛,看着眼前的男人,痴了。
  
  拍到这里,大胶卷镜头缓缓的落下,在一众群众演员的配合之下,导演组的方向传来了一句满意的‘停’的声音。
  
  而迎接李兵兵和秦观的则是全体人员的哄堂大笑。
  
  丝毫没觉得自己下手重了的秦观,摘下了厚重的口罩,跟着大家一起调笑了起来:‘厉害了,李兵兵,你这下不用担心了,这个人物简直就是你的本色演出啊!’
  
  ‘哇哈哈哈哈!’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李兵兵则是做出了自己顽强的抵抗:‘哪里像我了?我有没有这么怂?’
  
  秦观将后边的台词十分顺利的说了出来:‘向胆小爱哭怕疼眼睛大头发短的假小子,敬礼!’紧跟着的就是一个标准的军礼,让一旁哄笑的人的声音更大了一些。
  
  没错,如果说徐若瑄的角色是温室中的最白的那一抹茉莉花的话,那李兵兵的角色就像是在野地中仍然能顽强的绽放的向日葵。
  
  因为此时的她还没有发现,她已经渐渐的将面前的这个男军医,当成了这辈子生命中唯一的太阳。
  
  尹力导演在一派欢快的氛围中,看了看头顶上这个足足有四五米高的防空袭的军事建筑,一丝月光已经从顶棚茅草的缝隙中漏了出来。
  
  ‘天色不早了啊,我们今天把男女主表白的第一场重要的戏给拍出来,咱们再休息啊!’
  
  ‘得嘞!’
  
  受到了招呼的男女主角迅速归位,在导演不喊开始的时候,绝对不出防空洞的大门。
  
  实在是夜晚的农村太过于寒冷,就算是他们穿着的是棉质的道具服装,依然抵挡不住寒流的侵袭。
  
  两个人在门边上的哈气,都是如同吞云吐雾一般的充满着白气,但是在导演的一声开始之后,这两个人就迅速的蹿了出去,来到了堆满了沙包的露天战壕之内。
  
  在那里,李兵兵用司令员的护士的便利条件,从领导那顺了不少的紧缺物资,为她春心萌动的男人,打一打牙祭。
  
  一个干巴巴的米饭锅巴,对于全是战地的饭食都是馒头大饼为主食的台湾人来说,是那么的可贵。
  
  更何况在两个人即将分离的这个夜晚,李兵兵同志还不知道从哪里带来了几个绿油油的小苹果。
  
  那种我们在街边水果摊上看都不会看的只卖一元一堆的小苹果,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冬季里,成为了两个年轻人的美食。
  
  一种黑色的镜头中,灰扑扑的人,灰扑扑的道具,灰扑扑的服装,只有那两个被咬的嘎吱脆的苹果,成为了这个镜头中唯一的一抹绿。
  
  而此时的李兵兵却没有任何女孩应有的矜持,她不停的用胳膊肘墩着秦观的肩膀。
  
  ‘到了新地方给我写信吧?这样我就知道你的地址了,然后我就能够给你回信了!’
  
  ‘算了吧’秦观像是对待兄弟一般的将李兵兵的胳膊杵了回去:‘我忙,你也忙,写信干嘛?’
  
  ‘我喜欢你!’
  
  理直气壮,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说的是那样的清脆而明亮。
  
  而此时的秦观却是沉默了下来,带着两个人都能够察觉到的失落,并没有给这个姑娘以任何的回应。
  
  此时的镜头随着李兵兵的笑容缓缓的落下,也为这个突兀的表白,画上了最终的句号!
  
  ‘停!’
  
  ‘唉呀妈呀,终于拍完了!’
  
  在听到了导演的CUT声之后,秦观赶紧起身跺起了脚上的棉鞋,在这个加长的长镜头的拍摄中,一直蹲在地上的腿脚被东北的刺骨的冷气,由下至上的吹了个结结实实。
  
  而在一旁散场的众人之间,王丽颖赶紧就将最厚的羽绒服往秦观的头上一盖,就将他往老乡的土炕上引去。
  
  没错,土炕,因为这个地界太过于偏僻,在村子中根本找不到任何旅馆相关的措施。
  
  这里又不是旅游胜地,所谓的农家院也并不存在。
  
  是导演组联系了当地的村委会,在村干部的帮助下,将众人安排在了几个院落比较宽敞的农家院中居住。
  
  现在是帮闲的时间,作为村里人,有了一众演员和团队的住宿的额外收入,今年又能过上一个肥年了。
  
  而由于在战壕中的群演再加上剧组相关的各路人马实在是太多,很自然的,演员们的生活条件和住宿条件就相对要艰苦一些。
  
  而直到现在,秦观才明白了什么叫做拍摄革命大戏的艰苦。
  
  因为他现在要睡的这个单间,还是村里闲置的厢屋改装的,里边什么都没有,连炕都是现烧的。
  
  因为准备不足,盖的被子倒是有,可是铺在土炕上的垫子,就不要指望太厚了。
  
  累了一天的秦观,也是个泼辣孩子,将外表的戏服一脱,合着里边哦衣服就滚在了烧热的炕上。(未完待续。)。
  
  a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1/
看过《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