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此生不负时光来 > 五十九 如难
    白容月已经消失得透彻,在茫茫人海里,再没人找的见,或者说,再没有凡夫俗子找的见,昔日简朴雅致热闹非凡的旧梦居,如今也弄的个门庭冷落。温羡不是没有去那日的石墙之外找寻所谓的密室,而是密室,连同那堵墙,都一并消失了去。
  
      传说神灵留下的东西,和神息是高度契合的,如若神灵离开那个地方久了,他所留下的带有他神息的东西,也会渐渐消失。
  
      换句话说,旧梦居的那个密室,根本就只是白容月的障眼法而已。
  
      这座机械且冷漠的城市并没有因为少了一个神的存在而有所改变,一推开窗,仍旧可见形形*的人,川流不息的车,和一直在喧闹的整个世界,就明晃晃地摆在每个人的眼前……
  
      向明乐如愿以偿地出来实习了,碰巧不是在孟祁澜的医院,可这就算是这样,也是她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穿上白大褂的那一刻,她也曾感叹过,若是她面前的人是孟祁澜……
  
      “向明乐,你在发什么呆?”面前这个有着和孟祁澜一样身材的冷冰冰的男人就是负责带她们实习的医生了。
  
      他手里的笔重重地敲了一下向明乐的头,尽量压低了不悦地声音,“带你来查房不是带你玩的,要发呆就收拾了东西回家发呆去。”
  
      “是……钟医生我会改正。”她咬着嘴唇,低着头避开其他实习生的眼光。
  
      “钟医生,外面有人找你……”
  
      “钟睦!”那个外面来的人没等通风报信的小护士说完,就自己闯进来了。
  
      “孟师兄!是孟师兄耶。”这里一大部分的实习女医生都是西陵大学的,而引起她们一阵骚动的就是那个传说中永远比钟睦温柔三分的孟祁澜。
  
      向明乐在看到孟祁澜的第一眼就慌乱地低下头去,也瞧不见孟祁澜在人群中也曾目光搜索过她,她抱着自己的病历本默默退到人群的最后去,将她们挤到前面来。
  
      钟睦顿时黑了脸,叫实习生们先干活,自己给孟祁澜使了个眼色,二人便神神秘秘地去了门外。
  
      “诶你们听说了吗,我们之中有人能来实习,本来名额是被刷了的,是因为孟师兄和我们的黑脸钟馗,然后他特地拜托了黑脸让她进来的。”一群女生在钟睦和孟祁澜出去后就开始了八卦,唯独向明乐插不上一句话,她和她们向来不熟。
  
      “是啊,真羡慕能让孟师兄亲自为她求情。”
  
      “诶陈娴,不会是你吧,你这么好看,一定是孟师兄的菜。”她们忽然把目光都聚集到了那个头发最长笑起来最好看的女生身上,向明乐怕挡了他们的视线,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那个叫陈娴的漂亮女生笑了笑,甜美极了,“你们可别瞎说了,我……我怎么会被孟师兄喜欢啊,师兄那么优秀。”
  
      “那就是黑脸钟馗喜欢你!”
  
      她们私下都这么叫钟睦,理由是他看起来总是凶巴巴的,就连妖魔鬼怪估计都怕他……
  
      “对啊,那个黑脸钟馗总是找你茬,肯定是引起你的注意。”
  
      她们这群人就是这样,每次钟睦一离开就开始叽叽喳喳个不停,还好向明乐早就习惯了,她不动声色地离他们远了些,没想到刚到门口就撞上了进门的钟睦。
  
      他似乎把她们在里面的对话全听到了,脸色比出去的时候还要黑了,猎鹰似的眼睛射出来的清冷和凌厉的光让屋里的那些女生顿时噤若寒蝉。
  
      “知道我为什么总找陈娴的茬吗?”他逮着那个刚才说话声最大的实习生,冷冰冰地质问。
  
      那个实习生都被吓破了胆,头摇的像泼浪鼓。
  
      他轻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因为她满身毛病,没有什么地方能做到让我满意,我也很意外为什么这种学生要浪费我的时间,也浪费宝贵的医疗资源,我都不知道她以后是打算救人还是杀人?”
  
      向明乐站在钟睦的身后看着他,目光中尽是惊愕,这可是钟睦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所有人都很震惊,更别提那个都快被骂哭了的陈娴了,本来这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是用来让男人怜惜的,可这个完全不懂怜香惜玉的钟睦依旧臭着脸。
  
      “行了,今天先就这样吧。”他的话比圣旨还管用。
  
      “向明乐,你先等一下。”
  
      钟睦在人还没走的时候就叫住了向明乐,她先是惊讶,很快就强装镇定地走到钟睦的面前,这样招致来的各色的目光着实令她觉得很困扰啊。
  
      “刚才孟祁澜说,让我晚上带你一起去一个饭局。”钟睦连讲私事都是这么一本正经。
  
      “钟医生,我不想去。”向明乐深吸了一口气,果断地拒绝了。
  
      钟睦冷笑了一下,脱下自己的白大褂,随手甩在椅子的靠背上,“你还真是硬气啊,怎么当初想方设法进来实习的时候没这么硬气啊?”
  
      他在讽刺她!
  
      “你是说……她们口中那个走后门的人……是我?”
  
      她方觉天旋地转,连脚都有些站不稳。
  
      “爱去不去。”钟睦没有给她答案,只是带着刚才那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表情,自己离开了。
  
      向明乐一直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类人,而现在,她分明就是了,还偏偏是因了那个最不想拖累的人。
  
      走出医院的大门那一刹那,她真的有想过,再也不要回来才好,可是想归想,这个狭小而透明的灰色球体却依然每天绝情地运行,她又能到去哪里躲避了这一切才好呢?
  
      “孟医生,这是照老样子给你点的咖啡。”路边那家灯最亮的咖啡店里,辛雨亲自为孟祁澜端来了咖啡,这可是别的客人享受不到的待遇。
  
      “谢谢。”孟祁澜礼貌地道了谢,看着辛雨坐了下来才开口,“向明乐始终不愿意见我,就算住在我家楼下,她也从来没给我开过门。”
  
      他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在倒苦水。
  
      辛雨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她只是意外怎么会在孟祁澜这种优秀的男人脸上看到这种完全被打败的神情。
  
      “她倒是常来我这,不过啊一句也没跟我提过你。”她闲不下来地用手整了整桌上摆的有些歪的小花瓶,“我还以为你们真的已经老死不相往来了呢。”
  
      任谁都会想不通透,没理由有人会把一个对她掏心掏肺的人拒于千里之外,更何况,这个掏心掏肺不求回报的人还是孟祁澜,换了任何女人,早早无法抗拒地投怀送抱了。
  
      “明乐,今天你怎么才来啊?”辛雨回来柜台做事的时候,才终于看到了姗姗来迟的向明乐,只是有些不凑巧,她遗憾地解释,“刚才孟医生可等了你足足一个钟头。”
  
      “他又来施舍我吗?”她面前的向明乐好像并不觉得可惜,只是如同一个傀儡一般,不会笑不会哭,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情绪。
  
      “明乐,你跟孟医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辛雨被这个样子的向明乐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绕过柜台出来看看向明乐。
  
      “能有什么误会,他一直都是这样,优越的以为所有人都需要他的帮助,以为自己是什么,救世主吗?他凭什么觉得我需要他的可怜?”她的情绪是忽然涌上来的,激动到声音越来越大,引得咖啡馆里的人纷纷望过来。
  
      可一切都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大家……不好意思啊……”辛雨都有些控制不来这个场面。
  
      向明乐内心深处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还是叫孟祁澜触及了,可她密集的自卑感从来不允许让任何人去撕开她的藏在伤疤下已经糜烂得血肉,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悉心包裹的不堪和懦弱,看到她背后那个沉重的包袱已经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了……所以就算遇到的人是最好的孟祁澜,她也依然连和他并肩的勇气都没有,因为现在的她,远远不是最好的她……
  
      “明乐!”向明乐跑出去的时候,辛雨无法脱身,她还有一店的客人,情急之下就只好打给了孟祁澜。
  
      向明乐一个人地穿过这城市的万家灯火,像一只孤零零的飞蛾趋着光线越走越远,她看到那些赶末班车的人蜂拥向公交站台,就好像是清仓大甩卖的廉价狂欢,而自己却麻木了,抬脚又落脚,显得漫无目的。
  
      “对不起!”她无意间撞到了什么人,连看一眼也来不及,就忙着低头道歉。
  
      那个人本来是走了的,又倒了回来,径直停在她的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晃荡?这么闲的话,那不如现在去医院里工作好了。”
  
      向明乐心头一颤,这个整天在耳边回响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猛然一抬头,真的是他。
  
      “愣什么?下午说你难道是我说重了?”钟睦这次令人意外的没有黑脸,只是面无表情,或者路灯太亮,她根本看不清。
  
      “没有。”她又怎么敢顶撞,毕竟是有求于人了。
  
      “那走啊。”可能是在医院听他的声音多了,向明乐不由自主地就会照着他的话去做。
  
      她真的就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向着和她刚才完全相反的方向,与一盏又一盏的路灯擦肩而过。
  
      钟睦是一个怎样的人,她说不上来,大概是一个和孟祁澜完全相反的人。
  
      在他们离去的黑暗树影里,刚跑着追过来的孟祁澜还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眼睁睁望着他们离开,也没有上前去和向明乐说一句话,明明那些想说的话已经在脑海里心里甚至嘴边已经都念了千万遍了……可当真的要脱口而出时候,他才想到退缩了吧,反正对她也不是爱,不是依恋,只是心甘情愿的救济,甚至只是可怜,她会躲,也是承受不住了这份单方面施加的厚重了吧。
  
      孟祁澜以为,他已经完美地解读了自己的内心,就像他们一样,走的连头也不回一下。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667/
看过《此生不负时光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