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古代言情 > 清穿之王爷请跪好 > 第420章 被人当枪使
    和悦不否认十三说的对。
  
      如果没有太后的懿旨,和悦早已在八福晋的安排下入了十阿哥府。
  
      纵然十阿哥对和悦有心,可那样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
  
      在古代这样的地方,不是谁都能做到长情,阿玛和十三这样的毕竟是少数。
  
      以和悦的骄傲,真的能够作为侧福晋在嫡福晋的手底下生活吗?
  
      她想她是不愿意的,否则也不会那样轻易就嫁给了十三。
  
      其中固然有太后的懿旨的缘故,可能够拥有正妻的名分也是和悦没有反抗的一个重要原因。
  
      也正因为选择了嫁给十三,和悦才能拥有现在这样幸福的生活。
  
      十三身为古人,对当初的事耿耿于怀完全正常。
  
      和悦撇了撇嘴,斜了他一眼“你哪里看出我心里有十阿哥了?”
  
      “难道不是吗?”十三一点也不相信和悦没有喜欢过十阿哥,眼神恨不得把她吃了。
  
      和悦翻了个白眼,懒得解释“爱怎么想怎么想!愚不可及!”话落,转过身,背对着他,似乎当真生气了。
  
      十三却从这话中听出些别的意思,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刻笑开了花。
  
      但是看着和悦背对着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心虚,小心翼翼搂了她“好了好了,是爷错了,不该胡思乱想,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和悦不理他,嘴角却轻勾了起来。
  
      翌日一早,十三穿戴整齐去上朝了。
  
      这是自一废太子后,十三第一次正式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几年和悦夫妻虽然人在江南,但在京城这些人眼中,十三一直是被幽居府中。
  
      如今不仅被放了出来,还得封贝勒,可见十三重获盛宠,未来不可限量。
  
      在外人眼中,这可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
  
      不论其他兄弟心里怎么想,面上都是要恭喜的。
  
      和悦派了请帖邀请众位福晋到府上吃茶赏花。
  
      所谓吃茶赏花,一来是庆祝十三夫妻重新出现在众人眼中,和众人聚一聚。
  
      二来也是趁此机会探一探各府的态度。
  
      要说他们如今的情况最重要的是低调,可再低调又如何?别人可不会因此就小瞧了你,不嫉恨你了。
  
      既然如此,何不张扬一点,大大方方地面对众人。
  
      而这些邀请的人中,都是各府的福晋,她们的态度也是代表着十三的众多兄弟的态度。
  
      毕竟如今形势不同,十三又经历了这番大起大落,当初那些交好或者生分的人不一定还会如从前一般。
  
      哪些人是敌,哪些人是友,哪些人可深交,哪些人是敌人,都要重新看个清楚。
  
      这对于将来自己这方的形势可是十分重要的。
  
      因为废太子和大阿哥被圈禁,前太子妃和大福晋都没来,从三福晋开始往后,无论是友好的还是对立的,所有府上的福晋都来了。
  
      宴会地点在西边的阁楼,靠着花园,因正是秋天,可以看到园子里盛开的大朵大朵的菊花和茶花,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都是许久不见的妯娌,还是有好些是真心恭贺和悦夫妻的,比如四福晋乌拉那拉氏,五福晋他塔喇氏,十二福晋富察毓秀。
  
      四嫂昨日已经见过了,毓秀看见和悦,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握住和悦的手,含笑感慨“你可算是回来了。”
  
      虽然只短短的一句话,彼此心里的激动和欣喜却都是情真意切的,能够清清楚楚感受到的。
  
      毓秀并不知和悦夫妻去了江南的事,一直以为他们是被关在府中,想来这些年她也担心坏了。
  
      想到这些年对她的隐瞒,和悦挺过意不去的,看来有时间得向毓秀坦白一下了。
  
      希望她不要生气才好。
  
      “你这些年可还好?十二阿哥待你可还好!”和悦最关心的是毓秀这些年的情况。
  
      其实和悦就算不问也看出来了,毓秀眼角眉梢无任何郁结之色,反而颇多幸福,可见这些年过的很好。
  
      “我哪里会不好了!去年我生了个女儿,你知道的,没了萍姑,两个孩子总算是平平安安地活了下来,太医也说了,孩子很健康。”说到这儿,毓秀又是欣慰又是感慨“没想到过去都是因为萍姑才害的爷的孩子一个个夭折,如今虽说一切都过去了,可到底是遗憾,爷如今对两个孩子都极为珍视,生怕再有了任何差错。”
  
      说着目光又落到和悦肚子上,抿着嘴笑“你这次的肚子尖尖的,看来又是个小阿哥,十三弟可真有福气。”
  
      和悦也笑。
  
      从初见起,和悦就看得出十二阿哥是个值得托付的好丈夫,没有其他兄弟身为皇子的矜贵和目下无尘,对毓秀这个嫡福晋除了尊重还有着对妻子的怜爱。
  
      更重要的是十二阿哥没有掺和进任何党争里。
  
      毓秀嫁给十二阿哥也是她的幸运,至少能够平平静静地过一生。
  
      四福晋知道了昨日的事,私下里向和悦道歉“昨日真是对不住弟妹了,年氏她年纪小,自进了府就颇得宠爱,难免娇惯了些,还希望弟妹不要介意。”
  
      这一番话还真是把过错都落在了年氏身上。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可四福晋话里话外对年氏的印象都极不好,一点也没有要维护自己府里小妾的形象的意思。
  
      说年氏娇惯,可不就是指的年氏恃宠而骄吗?
  
      从四嫂的话中也不难猜到四哥对年氏的确颇为宠爱,否则哪来的恃宠而骄?
  
      以前有李侧福晋,现在有年侧福晋,怪不得四嫂不高兴了。
  
      “四嫂放心,我不会计较的,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和悦可不愿附和着四嫂说四哥后院女人的是非。
  
      虽然年氏陷害了和悦,却也没做什么恶毒的事,又是四哥喜欢的女人,和悦哪里还会计较?
  
      大不了以后与年氏远着些就是了。
  
      一句误会,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四福晋深深看了和悦一眼,忽地笑了“弟妹果真是个心胸宽广的,年氏要是有你一半心胸,我也不会如此头疼了。”
  
      和悦在心里冷笑,拿她和年氏比?这可就有了几分把和悦与年氏混为一谈的意思了。
  
      一个是嫡福晋,一个是侧福晋,哪里有可比性?
  
      贬低和悦的意思太明显了。
  
      更何况,和悦的心胸可一点也不宽广,她不过是不愿被人当枪使罢了。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0613/
看过《清穿之王爷请跪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