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烽火系统 > 0896章 直捣黄龙 二更求月票
第一章我就是李云龙
  当李小龙睁开疲惫的眼睛时,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他用手拍了拍眩晕的脑袋,努力回想发生的一切。
  他依稀记得。
  昨天的这个时候,他还在繁华地带的CBD的商务写字楼里,枯燥地绘制着图纸。
  那纤细的线条在他的勾勒下,别有一番滋味。
  然后就是他下了班。
  洗了个澡。
  看了部小电影。
  喝了瓶啤酒。
  不知不觉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就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其实在李小龙赶上班族这趟马车之前,他是一名特种兵,擒拿格斗,样样精通,只不过来自父母的压力他不得不提前退伍。
  “儿子呀!你啥时间给我找个儿媳妇”
  “儿子,你看人家的小孩真可爱”
  “儿子,我同事又一位荣升奶奶的行列”
  电话里的唠叨仿佛李小龙已经习惯,可自己又是家中唯一的独子,如果真遇到个意外,让年迈的父母该怎么活。
  去年的春节,李小龙请了三天假当走进家门的那一刻,父母早早都在门口远远的翘首企盼着等待着。
  见到母亲的那一颗,母亲情不自禁的眼角湿润了。
  “儿子,回来了,回来了”
  母亲强忍着激动笑了。
  这是母亲最开心笑容。
  三年了,对于三年没见父母一面的李小龙有时在不经意间,他发现母亲的头发又白了些。
  岁月是无数把无情杀颜刀,母亲老了,李小龙哭着说道。
  久逢光阴胜黄金,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李小龙依依不舍离开了曾经的军旅生涯。
  自古忠孝难两全。
  望着日益憔悴的母亲,李小龙选择了后者。
  离开部队,李小龙找了份离家近早九晚五的绘图员工作,军旅的那些年他可没少吃苦,这回终于可以有时间陪陪父母了。
  ……………
  “喂!你醒了,你叫啥名?”
  一老妇端着汤药走了进来,见李小龙。
  “大娘,这哪啊!这是什么时间”
  老妇人一听,八路军同志,你不是让炸弹炸傻了。
  这是赵家沟啊!
  赵家沟,没听过,李小龙摇了摇头。
  今天什么日子,这是哪一年,李小云一脸迷茫的问。
  八路军同志,今天是1937年10月1日老妇娓娓道来。
  1937年10月1日,尼玛,我真穿越了,这种只在电视上看到的情节,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身上,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吧!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这事件恐怕连小学生都知道。
  这个年代,可是玩命的年代。
  想着想着,李小龙心里不由得产生一种淡淡的忧伤。
  “来,同志,给你刚熬好的草药,喝了吧,好的快,大夫说你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胳膊就没事了”
  “对了,同志,你叫啥名?”
  李小龙此时也是茫然,他不知自己到底是谁?为何受伤在这个鬼地方。
  正在这时鬼子来了,鬼子来了,村里有人在铛铛敲锣。
  “老妇一听脸耷拉着铁青,同志你赶紧躲地窖去,要是被鬼子发现了,那可不得了。
  “快来,里屋”
  老妇将床上的被子裹了裹,将草席掀开,下面赫然有一个可以活动的木口。
  “赶快下去哈,别出声,如果鬼子发现我们都会死”
  他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进了地窖,老妇又将床铺好,省的鬼子起疑。
  鬼子进村,挨家挨户的收查,两个人一组,大大咧咧的闯进屋子。
  此时老妇不禁吓得一个哆嗦,拄着拐杖坐在床边,脸色蜡黄,看起来病殃殃地。
  鬼子兵一个飞脚,破门而入,门被揣的稀巴烂。
  院子里的狗疯狂的叫了起来,一个猛扑将一鬼子兵给扑倒了,上去就是一口。
  “砰!”
  随着一声枪响,另个鬼子兵,一发子弹,将这条黑狗打的躺在地上,鲜红的血液缓慢由身下弥散开来。
  被咬的鬼子兵,脑成怒,上前又用刺刀补了两刀,狗在挣扎了几下,又哀嚎了几声,再也没了声响。
  老妇一听,院子里有大动静,拄着拐杖歪歪坡坡出了屋子。
  看到自己家里狗被鬼子给打死了,伤心无比,这条狗是家里唯一的值钱家当了,对于一个孤寡老人来说,这条狗就是他日常最亲近的。
  老妇一瘸一拐的走到狗身旁,大声的哭了起来。
  “你们这群害人的小鬼子,连我家狗都不放过,我的亲娘啦,你们会遭报应的”
  老妇抄着自己的手里的拐杖向被狗咬的小鬼子的脑门砸去。
  鬼子一个格挡,上前狠劲猛的一反推,老妇一个后退,直接仰倒了过去。
  另一鬼子兵,拉了一下栓,举起手里的步枪,很明显,老妇在劫难逃。
  阳光下的光芒仿佛格外的刺眼,村里里一片哀嚎,到处充满着哭泣和枪响。
  两个鬼子兵,看着躺在地上泣不成声的老妇,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嘴角露出一丝邪恶。
  李小龙在黑漆漆的地窖里,心情着急万分,听到刚才的枪响,他更耐不住性子了,自己偷偷的顶开地窖的入口,爬了出去。
  他悄悄的摸到门口,看到鬼子正要动手。
  他像一只饿狼一般,猛的扑了上去,一个重拳把鬼子手里的抢给打掉落。
  鬼子一看,穿着八路的军服顿时慌了,另一名鬼子,也抓起抢就射,不料被李小龙抢先一把夺了过去,一个跨步连环揣鬼子被踢的老远。
  两个鬼子一看情况不对,随手摘下手里的香瓜手雷,向头上一磕,纷纷向李小龙脚下扔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李小龙一个快步跑猛的一扑,躲开了,手雷瞬间将将老妇的两间泥土房给夷为平地,灰尘四处飘散。
  李小龙一看,机会来了,上前一拳捶在一鬼子鬼子的脑门上,这一拳几乎使出他全身力气。
  巨大的力气,把这一名鬼子直接打到在地,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另一名鬼子正巧去捡自己刚被打落的步枪,却被李小龙抢先一步,他夺下刚被重拳打死鬼子的枪,一个极速射击,一发子弹“嗖”得一声,正中鬼子的眉心射去。
  随着一声倒地,两名鬼子都被李小龙干掉了。
  枪响招来了其余的鬼子兵,李小龙抢着刚被打死鬼子的两条步枪
  “大娘再见,我从后山走”
  此时他神情异常淡定,换做平常人,早他妈吓的尿裤子了。
  鬼子听到枪响,一股脑的疯狂都向这边集结。
  鬼子的头目矢野大佐用一口流利的东京日语吼着。
  “伢子给给!”
  大约半分钟,村里的鬼子像是疯狗一一般咬住了李小龙。
  鬼子极速追赶,李小龙拼命的向后山密林深处跑去。
  眼看有几个腿脚快鬼子追了上来,在自己的背后打黑枪,李小龙很不是滋味,要不是自己刚才跑蛇步,恐怕早他妈被鬼子打成筛子了。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李小龙一个快步躲在一苦逼半人高的石头后面,抽出身上的步枪。
  “嗖”的一发子弹,爆头一个鬼子。
  鬼子一看情况不妙,一个个都爬了下去,举起手里的枪纷纷开枪打了过去。
  他慌忙躲了躲,子弹打在石头上冒出零星的火星。
  “不好,狡猾的鬼子想要把我包圆了”
  远处矢野次郎拿着望远镜看了看情况,嘴角露出一丝邪笑,他自豪地点了点头,不屑地说道。
  “吆西!”
  他命令一支小分队从李小龙侧翼插了过去。
  “我要活捉这个八路”
  哈哈,他高兴的笑了起来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李小龙一看情况不对,背着步枪又向后山跑去。
  打仗切不可以恋战,这是兵家大忌,他深知道不跑的后果。
  然而事情并不是李小龙想的这么简直,这矢野次郎可是个狡猾的家伙,一队鬼子兵已经以急行军的速度从他的侧翼包抄过去。
  鬼子的伏兵一梭子弹打中了。李小龙的左肩膀,一股鲜血呼呼的向外冒,流血不止。
  他没有力气再跑了,一场生与死的较量正在悄然上演。
  “娘的,小鬼子,老子干死一个算一个”
  “干死两个赚一个”
  眼看兴奋地鬼子兵又压了上来,他竭力正准备再干掉几个,不料,扣动扳机却打了一声哑枪。
  他很清楚,没子弹了。
  他将枪扔了出去,咬着牙将身上的衣服扯掉一块步缠绵在肩膀上。
  对于他来说,此时活着或许是最大的期望。
  鬼子踩着草地,缩头缩脑地缓慢的向前地毯式搜索前进,李小龙已经做好了和鬼子同归于尽的准备。
  八路军是没有屈服的,宁可战死。
  眼看鬼子兵逼近了李小龙。
  此时他的后侧和右翼突然出现一股八路军。
  紧密的枪声一时间响彻密林。
  鬼子兵也开始和八路疯狂干了起来。
  八路中有一人扯着嗓子大喊道:“保护团长,保护团长”
  “团长,什么团长,难道我是团长”
  李小龙一时不解。
  几个胆子大的八路战士,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冲到李小龙的身边。
  “团长,快走,快走我顶着”
  矢野次郎看到有八路援军,气得暴跳如雷,八嘎呀路,狡猾的支那人,他命令炮兵。
  “给我用迫击炮狠狠炸,决不能让他跑了”
  炮弹像是巨大的花落火球,一时间,狼烟四起,李小龙被榴弹的爆炸给击中了。
  “快把团长送去医务室,快……”
  此人正是新一团营长张大彪,他拿着机枪疯狂扫了扫
  “撤撤………”
  留下几个垫后的,张大彪带着李云龙快步的返回新一团。
  ………………
  屋外的风冷的刺骨,李小龙睁开眼睛,张大彪正趴在窗前守着他。
  “团长,你醒了,你醒了,太好了”
  “团长,你是谁?我是谁?告诉老子”
  “我张大彪!”
  “你当然是李云龙”
  原来我是李云龙啊!李小龙顿时一脸懵逼。
  亏的自己看过亮剑,自己竟然成了李云龙。
  他不由的笑了,我竟然是李云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他不知道,等待他(李云龙)的路还很长。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9051/
看过《抗日之烽火系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