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阴阳先生的那点事 > 第一百三十八章:包公转世“吴黑子”
我爷爷十八岁的时侯,二战已经全面爆发,战火蔓延到了我的老家,自古道:胜利都是拿尸骸铺垫出来的。当年中国的落后是众所周知的,科技不发达,武器也落后,可是战火当头,怎么办?好在我们有一个长处——人多,死了一批再来一批。于是,我方抗战军开始四处搜罗十五到五十岁的壮年男丁去充兵役,闹得是家家户户多女少男,有的人家甚至彻底绝户了。
  爷爷的奶奶眼看着我的爷爷一天一天的长大,愁的每天掉眼泪。
  有一次大规模的征兵役,河对面连五十多岁的老人也要拉去上战场,爷爷的父母和爷爷奶奶,不愿意让孩子年纪轻轻的就经历这种悲惨遭遇,于是,爷爷的父母把家里仅有的一点钱交给了爷爷,让爷爷和邻居家一个同龄的孩子,一起逃向了荒芜的西北方向。
  爷爷辗转多次后,来到了我现在生活的地方,我的爷爷吃苦耐劳,心地善良,几年后与我的奶奶成了亲,生下了我的父亲,我的父母又生了我们姐弟七个。
  听说,那时候学大寨,挣公分,分粮食,有劳力的或者有关系的,都能多分粮食。想我们这种家庭,俩个大人领着七个孩子,注定是要挨饿的。
  打我懂事的时候生活已经好了很多,我记得虽然穿的破,可也没冻着,虽然吃不好,可也没饿着。
  “要问祖宗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说起来,我的老家现在也挺有名,一说你就应该知道——对,我老家就是山西洪洞县。至于我现在住的地方,过去没什么名气,可现在一说你也就知道了,有一句广告语打得特别响:“鄂尔多斯羊绒衫,温暖全世界!”——对,我现在就是鄂尔多斯人。
  我的命是村子里的一个神婆救下来的,我也没有埋怨过我的母亲,因为我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视为不祥之子,就在母亲决定下手送我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时,是那个神婆救了我的命,才有了后来的我。
  那时候村里流传着一个传神的故事,只要是上点年纪的老人都会讲,我们同龄的孩子几乎每天都听到,久而久之,我也只当是一个神话故事听了,就好像别人总说我一样,次数多了,时间久了,也就没了新鲜感。
  直到有一天,村西头那座用破被子封着门窗的土房里出现了一个身体佝偻的老人时,我才知道,那些传神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个老人。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叫他的名字,人人都叫他“三道疤”。听说他也有一个儿子,文化挺高的,三道疤出事以后,他那个儿子感到非常耻辱,从此以后,好像人间蒸发,渺无音讯了,再也没来看过这位三道疤老人。
  那时候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老人很可怜。
  老人们讲,抗战那会儿,有一次三道疤随着一个团被敌人死死的困在一个山谷里,叫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团长急得团团转,抬头向天高喊:我征战四方杀人无数,可我杀得是该杀之人,我自认为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呀!你为什么要灭我一团人的性命”,喊完以后潸然泪下,默默地垂下了头。
  这时候人群里走出一个人来,走到团长面前说:“团长,我有办法带大家出去”,听到这个声音人们都抬起头来,眼睛里掩饰不住那种想要活下去的光芒,可是看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士兵,人们又默默的低下了头,那种失望低迷瞬间就蔓延开来。只有团长看着这个士兵,良久后才低不可闻的说道:“你又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呀?”然后眼睛望向了高高的山岗。
  看着团长的表情,这个士兵不慌不忙的说:“我可以在这个山谷里,找出可以帮咱们的人来”,团长无助的环顾四方,淡然的说:“放眼四周,去哪里可以找出救咱们的人来呀!如果真有此人,我愿意随你前往,就算要我的性命,我也愿意双手奉上决不食言,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个士兵看着团长,正色道:“难得你有这份赤诚之心,何愁感动不了山神土地呢!今晚就和我一起去吧。”团长虽然一脸不信,可是为了一团将士的性命,有气无力的答到:“好!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也去!”这个士兵道:“好,天黑就出发。”
  这个士兵就是我们村子里说的三道疤老人年轻的时候,三道疤老人——也就是我后来的师傅。
  天黑时团长已经准备了二三十个亲信,骑马挂枪的等待着和士兵一起前往。三道疤看到后淡淡的说:“只能你和我去,不许骑马”,士兵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劝阻团长说:“团长,不能听他的,也许这家伙就是一个奸细,把你骗出去了,找机会暗杀你,到那时候,他们不用动一枪一炮,一兵一卒就能把我们灭掉,狼子野心,何其歹毒,不如现在就抢毙了他,免除后患。”有的人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家伙对准了三道疤。三道疤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只是淡定的看着那个团长,等待他的答复。团长挥了挥手,示意让所有人把枪放下,众士兵齐声喊到:“团长!”“放下!”团长厉声喝道:“这是命令!”所有指向三道疤的枪口才慢慢的拿开。团长平静的说道:“好,我和你去。”三道疤淡定的接着说:“枪也不能带”,说完他把自己身上的长枪摘了下来,放在地上,回过头看着团长。那二三十个团长亲信,又准备端起手中的家伙,这时,团长挥手制止后道:“哈哈哈,我真没想到,在我的团里还有你这号人物,脸不变色心不跳,面对二三十杆枪口眼皮都不眨一下,我戎马生涯半辈子,什么人物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我信!”随手将身上的配枪摘下来,递给了警卫,再看看身后东倒西歪的将士们,叹了一口气,坚定的走向了山谷的深处。
  空旷的山谷里,俩个孤寂的身影显得是那么渺小。三道疤不时的拿出罗盘定着方向,后面跟着的团长已大汗淋漓,一边用手摸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嘟囔着:“我怎么会把一个团的性命,交在一个神棍手上,哎!”三道疤只顾干着自己的事,就好像身边没有人一样。偶尔看看天空,偶然嗅嗅空气,再看看手里捧着的罗盘,望着远处那只有他自己才能看见的道道紫气,自顾自的找了一块干净地方,闭目打坐去了,不管那个团长说什么,他只当没听见。团长看着这个像根木头桩子的士兵,也没了脾气,找了一块地方躺下来,一个人琢磨着:我的部队里居然有这号人物……想着想着就呼呼的喘着粗气,不多久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团长听到俩个声音在说话,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士兵打坐的地方多了一个白发银须的老翁,一堆篝火照得周围忽明忽暗。在篝火的照映下老翁身上好像散发出淡淡的荧光,给人一种神秘感。
  这时候,老者察觉出团长已经醒来,看着团长的方向,呵呵的笑了笑道:“我久居深山,不想多见外人,老朽就此告退。”话音落后,飘飘然的消失在夜幕中。三道疤站起身向着老者离去的地方,深深的鞠了一躬,转回头来对着团长说道:“既然醒了,咱们就回去吧。”说完也不管团长好奇的眼神,一个人向着来的方向走去。
  团长彻底惊呆了,虽然他看出那个老者不是平凡之辈,想问个明白,但再看看三道疤的态度,也不会和他说什么,所以就没再多问。但他毕竟是一团之长,岂能是庸才?
  返程的路上,团长心里暗想:也许这回的决定是正确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582/
看过《阴阳先生的那点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