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网游竞技 > 王者时刻 > 第二十一章 三个强点
觉得花容的实力会比较差,所以加入?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没明白。”何遇琢磨了一下,摇头说道。
  
  “意思就是故意给自己增加难度?”祝佳音不愧是游戏主播,见多识广。
  
  “是这么个意思。”高歌点头。
  
  “那怎么不随便找几个人?难度可能更大。”何遇说。
  
  “因为她并没有要主动张罗什么,只是对于主动找上来的队伍,花容正好符合她的期待。”高歌说。
  
  “那在这种难度下,这位师姐有什么建树吗?”何遇又问。
  
  “不能说很有,毕竟还有一个难度设置在了她面前。”高歌说。
  
  “是什么?”
  
  “苏格是边路射手位。”高歌说。
  
  “哦……”何遇这次立即就懂,就连还算是初涉东江大学王者圈的祝佳音也明白这话的意思。苏格,那在东江大学的王者圈里从来就不是几大高手之一,又或是最强的某某位置,他从来就是实力最强的代言人,而且一点争议都没有。
  
  而边路射手通常是走下路,那正好就是上单位的杨淇所要面对的。Suger战队无论对这一路的保守,又或是进攻的侧重,无疑都会做足功夫,杨淇需要面对的困难可想而知。在这样强大光环的压制下,加上她低调的风格,暂无引人注目的建树也就不难想象了。大概也就是高歌他们这些目光如炬的资深老手,看得到杨淇深藏不露的实力。
  
  “真是没看出来啊!”祝佳音努力又回忆了一下与杨淇的接触,真的完全没有什么强者印象。
  
  “所以不事先提醒一下你们怎么行?何遇你回去也提醒一下莫羡。不过反正他任何时候都会全力以赴,倒是不用太担心他。”高歌说。
  
  “是啊,跟他说,他什么反应我现在都猜得到。”何遇说。
  
  “什么反应?”祝佳音问。
  
  “哦。”何遇说。
  
  “什么反应你倒是说啊!”祝佳音眼巴巴地等了一会,何遇“哦”完居然就不说话,吃馄饨去了。
  
  “就是这反应啊!”何遇说。
  
  “什么?哦……”祝佳音愣了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这个“哦”就是莫羡听完一堆话后的反应了,想想还真是贴切。
  
  “对了师姐,你刚说校内前三的选手,花容这位师姐是一个,苏格当然也是一个,还一个是谁?”何遇这时一边吃着馄饨一边又好奇起来。
  
  “就是你的室友。”高歌说。
  
  “是吧?”何遇顿时有点激动,虽然其实跟他无关,但室友嘛,与有荣焉不是?不过完了忍不住也要关怀一下自己。
  
  “那我呢,能排多少?”何遇又问。
  
  “第一辅助。”高歌说。
  
  “真的假的?”何遇大喜过望。
  
  “你看,你自己都觉得不太真实不是吗?”高歌说。
  
  激动地几乎都要摔碗跳起来的何遇只得悻悻地又坐好了:“师姐又笑我了。”
  
  “哈哈哈哈。”一旁的祝佳音乐得嘴里馄饨都快吹起泡了,被何遇狠狠瞪了一眼。
  
  “你先别笑,对花容你也会比较辛苦。”高歌忽又说道。
  
  “我?”祝佳音一怔,不只她,连何遇也一起朝高歌看去。
  
  “先前花容的打野张冰因为毕业实习要离校,所以她们才会找新的打野选手,你应该是知道的吧?”高歌说。
  
  “嗯。”祝佳音点头。
  
  “这对花容来说其实损失很大,张冰的实力也很强,仅就这位置而言,校内确实没有比她更强的女生了。”高歌说。
  
  “那算上其他位置呢?”何遇的好奇总是会发散。
  
  “也就是杨淇和我了。”高歌神情自若,一点都不带谦虚地说道。
  
  “师姐威武。”何遇点点头。
  
  “所以现在是说她又不离校了吗?”祝佳音问。
  
  “似乎是的。花容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更换新的打野选手,大概是张冰还可以继续参加。”高歌说。
  
  “哦。”祝佳音点点头,陷入思考中。
  
  “这两个位置,是花容威胁较大的。其实下一场比赛,真正要比较辛苦的,是你啊何遇。”高歌最终看向了何遇。
  
  “我明白。”何遇点头,这种战略战术层面的事,他就不需要高歌太多介绍了。浪7的最强点莫羡,因为对到了花容甚至整个东江大学的最强上单,极有可能受限。
  
  通常来说掌握全队节奏的打野位,现在要面临的也是比较强大的对手。
  
  这种情况,把破局的希望落在两人各自出色发挥,压制住对手,这可以是一种期待,但不是战术层面的设计和安排。战术层面,需要的就是他这个辅助,总览全局,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充分帮助,以局部的多打少来制造优势,这才是一个团队游戏该有的思路。
  
  “那这一局,由师姐你做主攻手吗?”何遇想得却又要比那更深一层。两个强点都是强强对抗,与其在那寻找突破,不如直接找对方的弱位突破。浪七的强点可不只是那两位。周沫不擅进攻也就罢了,高歌虽以草丛大法著称,却也不是只会蹲草,只是蹲草太气人才会成了她的标签而已。
  
  花容的两个强点高歌都已经点破,并没有要介绍第三人的意思。从“杨淇觉得花容相对不太强才会加入”的逻辑来考虑,其他三个位置恐怕都不是强点了吧?如此一来,高歌这个强点就显得更强了,这一局以高歌为核心,自然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思路。
  
  “这个也有点难。”这次高歌还没说话,却是一直沉默的周沫开口了。
  
  “怎么说?”何遇看向周沫。
  
  “她的话,可能会被针对得比较死,毕竟仇恨值比较高嘛……”周沫说。
  
  何遇一听也觉有理。他们浪7对自己的分析是基于他们对自身的了解,可是对手呢?校内赛毕竟不是KPL职业赛,大家也不是职业战队,对对手的了解多是比赛积累的,难有特别多的时间去细致的研究。目前为止每一轮的对手,没有一次不把诸葛亮送上BAN位。可见在校内联赛,大家基本还是用固有印象来衡量对手的。高歌始终是大家心目中浪7的第一威胁。作为从BP就开始被针对的人,在比赛内想找出发挥空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这样看来,浪7的这一攻击点其实也是有受到一定限制的。
  
  何遇心下琢磨着,目光开始游移。落到周沫身上时停留了半秒就划过了,最后点了点头道:“看来还是要见机行事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4600/
看过《王者时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