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网游竞技 > 王者时刻 > 第八章 默契的队友

  
      祝佳音撩人不成反被撩,一时间也有点措手不及。看着凑上前来的赵进然只能假装听不懂赵进然什么意思似的嘿嘿傻笑。
  
      “哈哈哈。”她那尬着呢,一边何遇看到她这窘态却是直接哈哈哈出来了。祝佳音可算是找着出口了,一眼瞪过去道:“笑什么你,有账还没跟你算呢,你给我出来!”
  
      “有我什么事啊?”何遇目瞪口呆。其实祝佳音对莫羡那点心思大家都是看得出来的。不过这纯属个人私事,也轮不到他们来干涉,也就一旁看看热闹。结果今天赵进然乱入了一把,跟着祝佳音的炮火突就朝着何遇来了,弄得何遇很是莫名。
  
      “打野嘛,需要支援的时候当然是叫辅助了。”高歌微笑道。
  
      “哈哈。”周沫一听就懂,拍了下何遇。
  
      何遇顿时也反应过来,祝佳音就是借他解决一下尴尬嘛,也只好无奈地笑了笑道:“那我去支援一下。”
  
      “支援啥?”赵进然却是全在状况外,还往几人手上的手机看了眼——对局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何遇走出学生会办公室,祝佳音早不在门外了,果然就是找了个借口脱身而已。何偶也没往心里去,倒是真开始思考他与祝佳音打野的配合问题。结果走到理学楼大门往外时,却看到祝佳音又在楼梯那上上下下的蹦跶呢,看到他出来立即埋怨了一句:“怎么这么慢啊?”
  
      “干嘛呀?”何遇惊讶,难道还真跟自己有账算不成?
  
      “赵师兄没跟出来吧?”祝佳音有些惶恐地看他身后。
  
      “没呢,他那局还没完……”何遇说道。
  
      赵进然撩妹也没耽误他的青铜局,刚是正赶上死亡等复活的时候,就凑上来来了那么一句。转头泉水复活,立即忘了这茬,专注砍人去了。
  
      “哦哦,那我们走吧。”祝佳音说。
  
      “干嘛去?”何遇一头雾水。
  
      “请你吃个宵夜吧,也是表示一下感谢,介绍我加入了浪7。”祝佳音说道。
  
      “这样子的吗?”何遇略迟疑。坦白说他倒觉得应该感谢祝佳音能加入他们浪7多一些。
  
      “不然还会是什么?”祝佳音眨着眼,笑容有些调皮。
  
      “莫羡不吃宵夜的……”何遇的智商还是相当够的,暗暗揣摩着祝佳音的用意。
  
      “真的是请你。”祝佳音有些认真地说。
  
      “那就走吧,去哪?”听祝佳音这样说,何遇也就爽快地答应了。
  
      “东门吧?”祝佳音说道。
  
      东江大学东南西北四个大门,东门外的街道是晚上最热闹的。各种吃食一到傍晚就会在街道两边一字排开,长达百米,吃货们的夜生活一般都在这边展开。何遇在训练后跟着高歌、周沫几个也来过几次,一般都是训练后意犹未尽,一起想再多聊点什么的时候。跟妹子单独过来那当然是没有过的。这算是约会吗?这个问题何遇想都没想,在他眼里这就是辅助跟着打野去GANK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大会到了东门外。此时正是一天当中这里最热闹的时候。一家家摊位冒着蒸蒸热气,各种吃食的香味排着队往鼻子里钻着。
  
      “吃什么?”祝佳音问他。
  
      “随便。”何遇无所谓。
  
      “那就跟我走吧。”祝佳音不愧是打野,娴熟地带着节奏,对于路边揽客的招呼并不理会,笔直穿过了半条街,终于停在了在东门这条街上称得上气势如虹的一家排档面前。啤酒、烧烤、麻辣烫、各种熟食小菜,在这家排档珠联璧合。摊面上人声鼎沸,热火朝天,丝毫没有被这深秋见凉的天气给影响。
  
      “这里吗?”何遇见祝佳音停在这,一边问着一边扫了眼。
  
      “来。”祝佳音头前带路,对这排档跑来招呼的人竟也没有理会,生生又把这家排档给横穿了,然后一头扎进了排档背后的一间街边铺面。
  
      砂锅土豆粉。
  
      何遇抬头看了眼,小店的名字就是它经营的食品,被外面热闹的排档所挡,让这本是朝着街面的店铺都显得有些隐蔽了。屋里只六张桌,一个客人都没有。不过小店的生意并不如眼见的这么冷清,一碗又一碗的土豆粉被服务员不断向门外的排档输送着。
  
      祝佳音明显是这里的常客,迎面端着粉要出去的服务员没有特别热情地招呼二人,而是朝着祝佳音随意地笑了笑。然后就是后厨的窗口一个脑袋探在那里,冲祝佳音叫着:“来啦。”
  
      “来了。”祝佳音应了声,已经挑位置坐下。何遇坐在她对面,朝墙上挂着的菜谱看去。
  
      土豆粉,只有土豆粉。墙上菜谱挂着的只是可以添在土豆粉里的配菜而已。
  
      “这里可以吗?”看何遇盯着墙上菜谱,祝佳音问了一句。
  
      “可以。”何遇收回目光,“你常来你点吧。”
  
      “想吃什么菜可以自己加。”祝佳音说。
  
      “不用加什么了。”何遇说。
  
      “吃辣吗?”
  
      “微辣就行。”何遇说。
  
      “好。”祝佳音点头,转向那窗口:“老板,一份微辣,一份老样子。”
  
      “收到。”窗口里应了一声,不大会,两碗热气腾腾的土豆粉端了上来。祝佳音那碗老样子与何遇这碗的区别只不过是何遇这碗多了点辣椒油。
  
      这碗土豆粉何遇还是有点期待的,毕竟能让人成为熟客的店都该是有两把刷子的。但是两口之后,何遇觉得高手虽然有可能在民间,但应该不在这家店。
  
      “怎么好像有点失望的样子?”对面也已经开吃的祝佳音看着何遇吃了两口的模样笑道。
  
      “就……还好吧。”何遇说。
  
      还好两个字,真的是对这家土豆粉最准确的评价了。多打一分,那可能是饿的,吃什么都美味;少打一分,那大概是撑的,吃啥也没什么胃口。
  
      “你不会以为这条街上会有什么卧虎藏龙的美食吧?”祝佳音说。
  
      “看你走位那么坚定自信,我还真这么以为了。”何遇说。
  
      “我只是特别容易养成习惯而已。第一次在这吃了,觉得能接受,于是就一直往这跑了。”祝佳音说。
  
      “明白。”何遇点点头。
  
      “王者我一直都是单排,所以也有一些习惯。”祝佳音说。
  
      “看出来了。”何遇点了点头。祝佳音的技术是足够好的,这恰好让她单排养成的习惯十分显眼。简单来说,祝佳音习惯了不依赖队友,所以对队友的期待值很低。一些通过队友可以控制住的场面,她则会持有一种将信将疑的心态,表现在场上,就是双方的配合总有一些不合拍的地方。
  
      “今天师姐瞪了我四次。”祝佳音说。
  
      “啊?”
  
      “昨天有六次。”祝佳音接着说。
  
      “那前天那局她得瞪你多少眼呐?”何遇说。
  
      “那倒没有。”祝佳音说。
  
      “哦?”何遇不解,他所了解的高歌可不是会因为对方初来乍到就心慈手软呀。
  
      “那局她瞪你比较多,可能在想你这是介绍来了个什么玩艺。”祝佳音说。
  
      “那不能,高歌师姐不会嫌弃别人菜,只要努力认真她就会接纳。当然,有不妥的地方她会一针见血的指出,比如给你的眼神。她肯定看到你的态度,知道你在努力适应,所以也不用开口多说。慢慢来吧,你这才几天呀。”何遇说。
  
      “可是这周末我们就要打花容了呀。”祝佳音说,“我可不想输给她们。”
  
      “这谁也不想呀。”何遇说。
  
      “所以我必须想办法快些融入队伍啊,到时如果因为我的脱节或失误葬送掉比赛,那真是……比让我直播吃屎还要难受呀!”祝佳音说道。
  
      “你说得我都紧张起来了,我这手盾山也是刚练的啊!万一因为我输了怎么办?”何遇顿时也担忧起来。
  
      “你……”祝佳音愣了一下,一细想何遇这两天的表现,虽然有进步,但这个担心还是很有道理的。
  
      跟着两人面面相觑,各自拨弄着碗里的土豆粉,都有些吃下不去了。半晌后何遇道:“所以你请我吃粉,就是要先跟我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建立默契吗?”
  
      “呸,谁要跟你找默契了?”祝佳音说。
  
      何遇耸耸肩,他这样说无非就是缓解一下两人这愁云惨淡的气氛,这个默契当然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其实我单排这么久,曾经有过一次,跟一个人特别默契。”祝佳音说。
  
      “呵呵,你可千万别告诉我那个人是莫羡。”何遇说。
  
      “就是莫羡啊!你怎么这么聪明?”祝佳音惊讶道。
  
      “开什么玩笑?”何遇不以为然。
  
      “我们这种高段位,排位不小心遇到一起很奇怪吗?”祝佳音说。
  
      “你说的是真?”何遇惊讶,还有这么巧的事。
  
      “是真的啊!”祝佳音说。
  
      “呃,莫羡的话那倒是有可能,那全是他的问题。他的水平太高了,能跟任何人配合得很好,你说都是单排出来的,怎么区别就这么大呢?”何遇说。
  
      “说谁呢你?”祝佳音气。
  
      “呵呵呵……”何遇只能干笑。
  
      “其实那一次并不能说是他来配合我,我的感觉更像是他在牵着我往前走。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队友,所以印象特别深刻。”祝佳音说。
  
      “你要跟他是对手,印象只怕会更深刻。”何遇感慨。
  
      “你不煞风景能死吗?吃你的粉!”祝佳音就快拍桌子了。
  
      “咳,那你就尽量多往他那条边路走,多入侵对面蓝区,跟莫羡多做配合吧。”何遇说。
  
      “是吧?我也觉得应该这样。”祝佳音连连点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4600/
看过《王者时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