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古代言情 > 霸气农女:神秘相公不好欺负 > 第645章作诗比赛
林一诺感到全身酸痛、口干舌燥,她努力地掀开沉重的眼皮。
  这是哪里啊?天堂么?天堂的屋顶原来是用茅草做的呀!
  林一诺用手擦擦眼睛,她怎么闻到一股烧焦味呢?难道天堂里也有人间烟火?
  一只蜡黄、满是伤痕的手出现在林一诺的面前,妈呀!她的纤纤玉手怎么变成鸡爪样了?
  林一诺的脑袋瓜子一阵抽搐地疼痛,然后排山倒海的记忆向她涌来。
  原主也叫林一诺,十三岁,父母在两年前上山砍柴遇到山洪爆发被埋在土堆里与世长辞了。
  两个弟弟乖巧懂事,大弟林一凡八岁,小弟林一杰五岁,他俩现在正在厨房里煮晚饭。
  原主今天早上上山去采磨菇不小心掉到山谷里昏迷过去了,是村里几位好心的大婶把她背回来的。
  原主因为受的是内伤,没有流血,所以大家就以为没事,睡一觉就会醒过来了。
  谁知道她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嗝屁了,让刚刚中枪倒地身亡的林一诺的灵魂钻了个空子。
  “姐,你终于醒啦!”林一凡捧着一个缺口的大瓷碗站在门口惊喜地喊道。
  “嗯!姐的头还很痛。”林一诺自然而然地说道。
  奇怪!林一诺突然有种身心合一的感觉,好像这个灵魂专门是为这副身体而来的。
  “姐,你先喝点野菜粥吧!”林一凡捧着碗走到床边说道。
  林一诺打量着眼前这一碗烧糊了的野菜粥,说是粥,其实没有多少米粒,都是野菜居多。
  “你先吃吧!姐还不饿,一杰呢?”林一诺实在不敢恭维这碗猪食,但是她的肚气却非常不争气,顿时咕噜咕噜地叫着。
  “姐,你还说不饿呢!俺都听到你肚子的叫声啦!”林一凡说道。
  林一诺只好尴尬地接过碗,看来今天她务必要把这碗猪食吃了。
  以前在特种兵部队里,她也经常在野外训练时吃树皮,吃蚂蚁,但那必竟是训练的任务需要。
  这时林一杰从外面屁颠屁颠地跑进来高兴地喊道:“姐,红薯烤好了,给你!”
  林一杰的小脸蛋满是碳灰,黑得像包公脸那样,但是他的笑容很灿烂。
  “一杰,留给你吃,姐吃这碗粥就可以了。”林一诺宠弱地摸摸他的头说道。
  “不行!俺要留给姐姐吃,姐姐生病啦!”林一杰吞着口水摇头说道。
  突然林一诺的眼泪巴搭巴搭地流下来,她不知道是原主的感情还是她的感情。
  反正她就是被这种最真最美的手足情深感动了!
  “姐,你已经昏迷一天了,俺和一杰很担心你。”林一凡轻声说道。
  林一诺猜想今晚的晚餐应该只有这一碗粥和这一个红薯。
  所以她干脆让林一凡回去厨房多拿两只碗来,姐弟三人一起分吃这碗粥和红薯。
  晚上,林一诺躺在床上翻来復去睡不着。
  她在现代是独生女,但是父母早早就离异了,她是跟爷爷奶奶长大的,十八岁当兵,二十一岁光荣牺牲。
  她曾经享受的温暖亲情也随着她爷爷奶奶的去世而逝去了。
  今天她有幸在这里重生,有两个可爱的弟弟,她一定要好好地珍惜这份亲情,替原主好好地活下去。
  但是,这个家实在是太穷了,连最起码的温饱问题都没办法解决。
  林一诺暗暗地发誓:她一定要让这个家富裕起来,要在这古代里混得风生水起!
  好不容易睡着了,谁知道半夜里下大暴雨,茅草屋到处漏水。
  林一诺是被雨水滴到脸上惊醒的,妈呀!这是什么状况啊?外面下着大雨,屋里下着小雨。
  满屋子黑乎乎的,又没有油灯,林一诺只好摸黑把身旁的两个弟弟摇醒。
  “一凡,一杰,醒醒,下大暴雨啦!”林一诺焦急地喊道。
  林一凡和林一杰兄弟俩睁开眼睛愣了一会儿才反应来,然后他俩便迅速爬起来摸黑去厨房找木盆来接雨水。
  屋里没有一处地方不漏水的,姐弟三人就这样站着听滴答滴答的雨滴声到天亮。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3183/
看过《霸气农女:神秘相公不好欺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