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们在混乱当中 > 第二百八十章:一个人的影响 四
那一个个高耸的高楼大厦将整个天空填满,没有一丝缝隙可看到外头,像是被囚禁在这里,不仅是被空间挤压着,还被身心压力摧毁着。
  只是,少了许多人罢了,人去楼空,没有半点人烟火气,隐约可见人残留的痕迹,一个头探了出来,不是怪物,是个人,他名叫吴衡。
  吴衡,17岁,经历了人族的新世纪变化,人类的体格上限完全变了,还有了一个铠甲,没人知道这些鬼东西是怎么来的,也许是外星人制造的,也许是有一个其他面位遗留的,反正不是地球人的。
  说不定,这世上还有个神也说不定,可惜吴衡不是敬神论的。
  铠甲很强大,强大到当今武器无法伤害到,但不是每个得到铠甲的人都是心生不正。
  国家也为了防止快要崩溃的各个国家,进行了一体化,并合为一个国家,在同个地方,铠甲的联合,导致了敌不敢动,这个新世纪的国家叫“天裕”。
  为什么吴衡在已经废弃的危险城市?
  因为他要参加一个会议,仅限于流浪者的会议。
  ————————————
  废旧的大楼中,这一刻竟然挤满了人,不,或是说是各个铠甲的使用者,除了一些组织有讨论,或是欢声笑语,空气接近凝固的汽油弹,只待一把火。
  只可惜火把还没来得及点,意外发生了。
  速度快到极致的蓝光闪出,像剑气斩击一扫而过,敏锐的可以躲过,反应慢的就是死,一瞬间,鲜血淋漓,漫天飞舞,凝固的空气终于有了生命的气息,虽然画师有点癫狂。
  蓝光停了下来,那不是剑气,是附上能量的飞镖,可以看到一路被飞镖切割或是说破坏的墙壁来看,可以想象:从初始点开始放大开始变快。
  飞镖附着的能量在停停下后四散开来,能量冲击冲倒了一个幸运的蓝色铠甲。
  因为,当飞镖来临之时,直到飞镖停下都没有动过。
  这就是名叫吴衡的那个年轻人,他也是拥有铠甲的人,不是他不会用,是没有必要。
  幸存者们都把眼光投向屠杀者那边。
  屠杀之人,是位女子,对手,这次召集流浪者的主。
  不过平分秋色,不过相比较女子更弱势一筹,刚刚消耗的杀人招式消耗可不少。
  “蓝军突击首席,碟。”红黑色铠甲中传出了深沉的声音,而被点破身份的碟也不惊慌,必竟她的招式太显眼,不过她没动,对手没漏出破绽的情况下那怕更加敏捷也不代表可以成功逃脱。
  在次沉默不语的俩人,又突然没有任何征兆打了起来,举枪的是红黑色铠甲,举的是从左臂弹出的B级能量聚口,碟敏捷的躲过两发,近身踢出右脚,踢的是对手的剑身,再用力一踏,腾空而起用能量线索带着自己而走。
  红黑色铠甲一枪击在锁链上,对着高空坠落的暗灰色铠甲,积蓄了能量发出强力的光波。
  空气也被爆炸的的能量给冲得疲惫不堪,推着争先恐后逃离光波的轨道。
  半空中的暗灰色铠甲抓出背后的圆形空心物体放出蓝色光高速旋转,是缩小版的“飞镖”,从手中飞出,把光波切成两半,爆炸开。
  落地后“飞镖”竟自动飞回背上,不作停留,一个前滚翻,在原来的位置上立马有能量波射过。
  前滚翻还没起身,能量聚在双脚上弹射出去,一道剑气劈过,尘土纷飞。
  红黑色铠甲回身站在黑暗中,打开了铠甲的头部,食指与中指并拢按在耳朵旁的机器上“在她到狙击手保护范围之前,要结束这一切。”然后又回归了宁静。
  在看碟这边,每一次闪躲都是险之又险,碟的脸色也不成变过,吃家常便饭一样轻松,只是···有点苍白。“还有一百多米。”心想着,又躲过了一个攻击,每一个攻击都差不了精准,也差不了狠辣。
  只要被击中,以现在碟的装备和状态就是完蛋,可见碟是有多不容易。
  “五十米”碟在心中又默念了一下。又是一次攻击,碟俯身蹲下,脚上能量凝聚,准备再来一次弹跃。
  不过刚刚的攻击轨道竟发生了改变向她头上击去,这是可以改变九十度的攻击,可像而知。
  碟立马换双手撑地用右脚踢出,“果然”一个暗色的铠甲倒立在碟的眼前,接着踢劲滚了一下,拉开距离。
  没有说话,没有任何可能有的对话,“不是你活就是我死”写明了双方的面具上。
  ————————————时间过得很快,碟的铠甲四处是裂痕,但还尽量躲着,显得有点可悲。
  在铠甲与铠甲一对一的战斗中能量先用尽的那方,就是先死的那个。
  夺命的爪刃向碟发起最后的冲刺,“然后什么都没有了吗?”碟直视着爪刃和上面的自己的鲜血,举起手。是投降吗?不,是反抗。
  会有奇迹吗?
  夺命的爪刃停了下来,让他停下的是蓝色能量波。
  碟不管三七二十一,转头就跑,每一个铠甲的操控者,有三种类型,靠体质,靠科技,和靠能量。
  碟是体质和能量的常见型,在躲过对方远程能量攻击,躲到楼中不过十几秒。蓝色光波也牵制了十几秒。
  “失败了。”黑色铠甲说道,“那就回来。”黑色铠甲深深看了看之前蓝色能量波发来的地方方才离去。
  ——————————————
  “你是遇谁了?把自己弄成这样。”黑色铠甲的狙击手,不慌不忙像演习了无数多遍一样,一步一步没有怠留,流畅如水的对铠甲进行了修补工作。
  “十分钟就好”拍了拍碟的铠甲,“不,现在就走”说着碟就起身,铠甲支撑着她的身体发出了机器的老旧声(每个在修复的铠甲活动时都会如此,修复剂名:仆F),看着向外走的碟摇了摇头,只好跟上去。不过有人挡住了她们的路。
  蓝色铠甲就是吴衡在门口悠闲地站着,“嗨!”但这改变不了尴尬的气氛,狙击手双枪指着,“这···”一个字音刚冒出来,狙击手就扣下机板。
  “喂喂喂!我可是救了你呢!”一边闪躲狙击手水平的射击,一边说出了这句话。射击才停下,狙击手稍稍侧了脸看向碟,明显警惕心还没放下。
  “你为了什么来这里?”碟问道
  “为什么?为了···见见蓝军啊。”虽然隔着两层金属也能像想出那张微笑的脸。
  回答他的是转头就走。
  一下子吴衡有点反应不过来,刚疾步向前,枪林弹雨就射了过来。
  【没有谁是完全可以信任的,有,也终会被时光消磨殆尽。——碟】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1203/
看过《我们在混乱当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