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浪子异侠 > 最终浩劫 > 115.复燃、阴曹、睡醒

  握着长刀,手已麻木,夏甜觉得自己如醉酒般,踉踉跄跄。
  每一次舞动,都已是意志在支撑。
  她才临盆没多久,本该坐在床上,有人端汤倒水,有人呵护关怀,然后再瞧瞧小床上的小婴儿,逗逗可爱的宝贝们。
  困了就睡下,醒来若是无聊,也有人陪着说话。
  可是,她却被如此不公平的对待。
  面前是望不到头的盗寇,而她只有一把刀,一袋针。
  杀出则活,失败则死。
  而死前会遭遇什么,她自然是明白,那时,自己只能以刀自裁,以留清白。
  天歌弥漫,空灵剔透。
  而掠地狂风,如雨流狂落。
  夏甜低喝着,细刀似银丝,随着她不停的前行,用最省力的方式,收割着盗寇的命。
  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去阻拦那个女人了,所以只能期望小香儿与小月儿两人能分别带着孩子,安全逃离。
  但,完全盗寇追围,而黑木教高手拦阻,更有任清影、任无月这样的高手坐镇。
  这样的希望是极其渺茫的。
  不知道杀了多久。
  远处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巨人踩踏地面的声音。
  她隐约看到一只约莫十米高的大猴子甩着尾巴,快速跳着...
  幻觉吗?
  她没能够再看第二眼,因为之后的盗寇又扑来了,他们似乎也察觉了这美艳的长腿女人已经油尽灯枯,而她似乎又是那位“大天刀”夏极的姐姐。
  如此身份,真是想想都刺激,令他们血脉喷张。
  不知道冲杀了多久,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夏甜终于撑不下去了,眼前一黑,而最后的意识促使她横刀抹向脖子。
  然而...
  当,一声脆响,她的刀被击落了。
  她心中一片绝望,然而却已经再也不复清醒了。
  身躯重重倒下。
  而一根血红色游丝从她指尖爬出,歪歪扭扭的暴露在空气里,好奇地探着头。
  “她倒下了。”
  “那个小娘们不行了...”
  “哈哈哈,老子先来!”
  “老二,你不够意思,刚刚这小娘们杀人时你躲后面,这会倒是跑前面去了!”
  盗寇们欢呼着,然后疯狂地、争先恐后地跑来,他们自然没有足够的视力,去察觉黑暗里的一根红色丝线,抑或更准确点说。
  头发!
  盗寇们蜂拥而来,脸上神色扭曲、欣喜。
  而头发也很扭曲、欣喜。
  然后它开始动了。
  根本无法形容它出击的速度,似乎是一道精准的、会拐弯的、并且特喜欢从人脑中穿过的光。
  红光!
  似乎只是扭动了下身体,那些扑来的盗寇身子就都凝固了,就都变成了石雕。
  时间似乎短暂停滞了。
  扑扑扑...
  失去了魂魄的躯体,纷纷倒地...
  而后面的盗寇不知所以,继续冲着,前赴后继,大无畏的奔来。
  所以片刻之后...
  以夏甜为中心,一圈一圈尸体堆积成了凹陷的丘,所有狂躁的声音都消失了,空气里极其安静,又极其诡异的连血味都没有。
  似乎只是一群人互相叠着,陷入睡眠。
  而安静的天地,除了任清影所去方向的一些细微嘈杂,便是直入人心的歌声了,缥缈,似在天边,而静听,却又仿在眼前。
  并没有昏阙多久,夏甜已经恢复了意识,她握紧了拳头,然后疲惫的大眼睛睁开,急速扫视周围,观察环境。
  那所想的最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可是周围这近万的盗寇,却已经全都死绝了...
  握紧自己的细刀,她用力踢开面前的尸体。
  借着营地里火盆散发的暖光,她很快寻到了盗寇的马厩。
  偷偷潜伏,然后在斩杀了护卫后,顺利牵到了一匹棕褐色的健马。
  而这时,部分返回的盗寇似乎发现了异状,便匆匆来追。
  夏甜无奈,只得策马反向而驰。
  她已经透支了体力,整个人处于极大的虚弱状态。
  马似有所感,而狂奔。
  “跑啊。”夏甜低伏着,她头发凌乱,被血汗粘结,几可用披头散发形容,如无数恶鬼的枯手往后肆意张扬。而雪白如酥的胸颈,羊脂玉白的长腿也涂血染尘,显得狼狈不堪。
  “马儿,跑啊。”她勾着身前健马的脖子,似乎如此才能稳住,而不至于摔落。
  诡异黑夜里,诡异的歌声,在整个天空弥漫如浮雾烟云。
  不知何时,那声音忽然缓了缓、低了低,极其短暂的刹那,便再次恢复如常。
  可,若是有极其精通音律之人,当可发现这歌声与之前有些不同了。
  从原本的毫无波澜...
  变为了压抑的欣喜,那歌者必然是发现了什么,又畏惧着什么,所以才将满心狂喜重重压下...
  而缓缓向她所发现的“命运”,装作不经意的靠近。
  一如懵懂的情窦初开,而总是装作不经意的邂逅。
  狂风黑夜里,夏甜觉得那空灵剔透的歌声,越来越近了。
  她心里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觉悟...
  似乎,那吸收着力量的禁书,又回来了。
  她们彼此召唤,彼此吸引...
  “是幻觉吗?”夏甜疲惫不堪的看向那歌声的方向,却不觉微调方向,策马而去。
  而越来越多的盗寇发现了这位在逃跑,而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
  --
  三百里之外。
  正道营地,却迎来了一位很特别的“客人”。
  看年龄,不过二十,而身着大红大绿的长袍,长发束箍,身姿懒散,肩上扛着把最适合“截”,但却觉不适合“斩”或是“刺”的细剑。
  那剑无刃,唯独在尖部才呈出奇异的锯齿。
  孟哀晚却认识这个客人。
  而这个客人也值得他出门相迎。
  “晏剑圣,许久不见,你倒是越发年轻。
  今日有你前来,实在是万幸之至啊!”他心里带着怪异,但口气却是如常地客气道。
  来人正是前一代五大传奇之一的“封寂流”第一人晏刻舟,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而最近几年则是根本听不到他的风声,看不到他的人影,就如那位大雪山的刀圣刀不二一般。
  最关键一点便是这晏刻舟与他乃是同一时代的人,不过比他年轻了十多岁,可是眼前这少年...绝不会大过自家门中四代弟子,亦或是师弟。
  晏刻舟大咧咧的往后坐在一处木桩上,懒散的舒展手臂到最舒服的姿势,然后带着诡异的笑,道出一句:“孟真人,你误会了。”
  孟哀晚眼神平静,静静等着下文。
  晏刻舟道:“主上,遣派我来取这天下机缘,同时也来送你一场大造化。”
  孟哀晚神色不变,奇道:“晏兄弟如此人物,莫不是也随了魔道?”
  晏刻舟抬眼道:“孟真人,你又误会了。”
  孟哀晚神色愈发奇怪:“哦?...那在下洗耳恭听。”
  晏刻舟打了个哈欠,幽幽道:“大势一向由阴曹掌控,而非正道邪道。但,不知者无罪,你们都可以退下了。”
  他的声音极具穿透力,整个正道营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话音刚落,便是无数密集浓郁的黑影爬出,如山雨欲来,黑云压城,带着偶尔一闪而逝的寒芒,爆如骤雨,无息而风起。
  “另外,孟真人,主上诚心邀你入阴曹。”
  晏刻舟淡淡道,“你难道不想回到几十年前?飞扬跋扈,鲜衣怒马,永远的...容颜常驻?”
  孟哀晚瞳孔急剧收缩。
  而帐篷里,玉虚宫主人“大天刀”夏极才刚刚睡醒。
  肚子有点饿。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2665/
看过《最终浩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