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忽悠着圣光 > 第四百一十八章 脑子 4000字章节
    亡灵大军并未向洛丹伦而去,它们在安多哈尔转道西行,经由奥特兰克山脚的外围直抵达拉然。
  
      一路上碰见了许多兽人,阿尔萨斯仿佛是有意的在消灭他们,他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他找到了他想要的,或者说是巫妖王想要的------一个恶魔通讯装置,通常,兽人术士都会有这种东西。
  
      克尔苏加德利用它召唤了一个恶魔,一个玛法里奥见过的恶魔。
  
      “阿克蒙德!”玛法里奥从来都不知道,亡灵和恶魔居然有着这么深的联系。
  
      “它们的目的地是达拉然,之后就会返回洛丹伦,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永恒龙很可能会在那里才动手。但我们也不能确定,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克罗米幻化成的通灵侍僧身后跟着许多的低阶亡灵,她似乎知道如何指挥它们。
  
      “为什么是那里?”班尼在向,如果是他,刚刚完成转化的那一刻动手才是最好的,那个时候的希尔瓦娜斯最为脆弱。
  
      “永恒之龙似乎也不想让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下,它们通常都会隐藏起来,等到某个关键的时间点时才会动手,它们每一次的行动都经过了非常精密的策划,而我们,只能被动的防御。”
  
      巫妖从众人身旁飘过,克罗米深深的躬身一礼,注视着巫妖的裙底从眼前划过。
  
      众人不再交流,以免亡灵现什么异样,从奎尔萨拉斯一路走来,阿尔萨斯杀死了许多圣骑士,并将他们复活成了死亡骑士,这些骑士很快就履行起了自己死后的职责,它们开始代替通灵侍僧,成为亡灵的指挥官。
  
      势如破竹已经不能形容天灾大军的进攻了,它们只是从这里走到那里,一路上的生灵就会归于死亡,然后,他们的尸体会站起来,汇入那股死亡的洪流。
  
      班尼见到了安东尼达斯,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老头,除了他的胡子比别人长了一些。
  
      “把你的军队撤回去,否则我们不得不用全部的力量对付你!你自己选吧,死亡骑士。”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克尔苏加德曾是达拉然的**师,达拉然现了他那邪恶的野心,将他驱逐了出去,但也仅仅是驱逐,他利用学到的知识,制造出了一场席卷世界的灾难,很讽刺,不是吗?
  
      安东尼达斯现在的话似乎更加讽刺,达拉然的魔法结界几乎无法阻挡阿尔萨斯,他骑着骷髅战马,轻易的将符文巨剑送入了**师的胸膛。
  
      班尼没有看见天灾是如何在达拉然中肆虐的,它们被一些达拉然召唤而来的军队挡住了,班尼认出了那些人身上的标志,有吉尔尼斯像香炉一样的标志,亦有暴风城怒吼的雄狮。
  
      人类王国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这场灾难是如何的可怕,但很可惜,已经晚了。
  
      天空中突然下起了绿色的流星雨,巨石拖着胆绿色的火焰尾迹,尖啸着划破天际而来。大地因它们的砸落而震颤,接着从砸出的陷坑里爬出了石头傀儡一样的东西,就像若干岩石被某种邪恶的绿色能量连结在一块并加以操纵。
  
      巨大的法阵在天灾大军的身后亮起,绿色球体在法阵中脉动着,不断伸展,越来越高,越来越亮。
  
      一柱暗绿色的烈焰直冲云霄,引一连串闪电迸出法阵。紧接着,原先空无一物的地方,蓦然出现了一个身形。
  
      “颤抖吧,凡人们,绝望吧!末日已经降临到这个世界!”
  
      一个巨大如高塔的德莱尼人,但他有着红色的皮肤,那是阿克蒙德,燃烧军团最强大的恶魔之一,一个高大、充满力量,带着某种邪恶而危险的优雅的艾瑞达人。
  
      一个恐惧魔王突然出现,卑躬屈膝的向他行礼,距离太远,众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亡灵突然停止了进攻,如退潮搬向后退了下来。
  
      一声深沉的爆裂声赫然传来,达拉然最高最美的那座塔的尖顶突然倒塌,缓慢而无可避免的翻滚坠落下去,整座塔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巨人之手整个捏碎一样。
  
      城市的剩下部分也很快垮塌,化为齑粉,毁灭之声在耳中隆隆回响。
  
      而阿克蒙德,只是召唤了一个小小的法阵,挥了挥他巨大的手。
  
      “他曾在卡利姆多做过同样的事。”玛法里奥拉开愣神的萨尔,一个骑着骷髅战马的死亡骑士从他身旁飞驰而过,好几个亡灵被他撞成了碎肢残渣。
  
      “我只是没想到他会强大的这种程度。”萨尔曾见过元素集体暴怒时的景象,大地被掀翻,火焰席卷,但那远远没有这些来的震撼,他真的只是挥了挥手,就毁灭了一座魔法之城。“我们真的消灭他了吗?”
  
      “一般情况下,恶魔是不会真正死亡的。”班尼看了看左右,大部分死亡骑士都被召唤到了阿尔萨斯身边。“尤其是在艾泽拉斯,因为一般情况下它们都不能将真正的本体降临到这里,大部分都只是一些灵魂碎片。”
  
      “也就是说-----”萨尔满是烂肉的脸根本看不清表情。“阿克蒙德还会回来?”
  
      “会的,但也许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它才能完全恢复,你们在海加尔山给了他很沉重的一击。”
  
      “同时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大到我们几乎无法承受。”玛法里奥叹了口气。
  
      “我们要走了。”克罗米打断了几人。“亡灵大军会返回洛丹伦,而阿尔萨斯会与阿克蒙德一起离开前往卡利姆多,永恒龙很可能在这时候动手,都小心一点,时光法术是无法用普通的手段进行防御的。”
  
      亡灵大军按来时的道路开始回转,它们对占领城市没有任何兴趣,杀死一切生者,然后让它们变成自己的一员,才是它们想要做的,也许,洛丹伦是除外,阿尔萨斯认为,他生来就该统治那片土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片土地。
  
      跟着亡灵大军走了两天,班尼几人就看见了已经破败的洛丹伦王城,这些亡灵不需要休息,看似蹒跚而行,行军度却极快。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仍然保留着自己的意志。不知道为什么,阿尔萨斯并没有毁灭它。他对别人都那么做了,似乎唯有她没有在他面前彻底崩溃?这是因为她自己的坚强,还是因为他喜欢折磨她取乐?作为女妖的她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了。但如果是阿尔萨斯因为觉得有趣而让她拥有自我意识,那么笑到最后的会是她。
  
      于是她对自己立了誓,希尔瓦娜斯永不食言。
  
      阿尔萨斯不在的日子里,那些像吸血蝙蝠一样的恐惧魔王代替他开始统领亡灵大军,除了命令继续寻找周围的生者并将它们转化成亡灵,那些恐惧魔王什么都没有做,它们仿佛在等待着命令。
  
      希尔瓦娜斯开始有意无意的聚集那些曾经的高等精灵,她开始现,有很多人,都像他一样保留了自己的意志,例如,那个看起来很好的保存了自己尸体的游侠,据说,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但记得其他的一切。
  
      “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做?”希尔瓦娜斯没有多少人可以交流,那些曾经的高等精灵是唯一她能信任的人,阿尔萨斯把许多意志坚强的女性高等精灵都转化成了女妖,其他的尸体完整的都被他转化成了黑暗游侠,他们现在都归她统领,她应该感谢阿尔萨斯,这真是给了她一个绝好的机会。
  
      “那是你自己的事。”这个游侠似乎总爱把自己罩在斗篷里,全身上下都裹的严严实实的,也许,她不想看到自己那灰色范青的皮肤。
  
      “你身后跟着的那个小僵尸呢?”希尔瓦娜斯看了看周围。“他是你的爱人吗?”
  
      “是。”
  
      “你回答的毫不犹豫,即使是他已经变成了一具没有脑子的尸体?”希尔瓦娜斯幽蓝的鬼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嘲弄,嘲弄亡者的爱情。
  
      “史密斯。”游侠转身喊道。
  
      一个僵尸从拐角处倒塌的巨石后走了出来,和游侠一样,他也很‘完整’,虽然依旧有驱虫在他的身体上爬来爬去,但他确实看上去不那么恶心。
  
      “她说你没脑子。”
  
      “那可真是遗憾。”
  
      希尔瓦娜斯吃了一惊,周围漂浮的女妖聚集到了她身旁。
  
      “你们到底是谁?!”低阶亡灵根本就没有说话的能力!
  
      “一个有脑子的亡灵。”班尼坐到身后断裂的石阶上,看着女妖之王。
  
      “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自己的意志的?”她最近现,有一些亡灵会慢慢觉醒自己生前的记忆,虽然它们依旧要听令于巫妖王,但它们的行为会和其他亡灵有很大的不同。
  
      “从一开始。”班尼看了看罩在斗篷里的希尔瓦娜斯,他突然之间有些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那还真是与众不同。”女妖之王挥了挥手,周围的女妖点了点头,飘向四周消失不见。
  
      “你是人类?”女妖之王突然问道。
  
      “我是一具尸体。”班尼看了看自己,拿起一个在他腿上努力爬行着的驱虫,然后嫌恶的丢了出去,时光披风的伪装也太真实了些。
  
      “呵呵。”女妖之王似乎被班尼的动作逗笑了,笑声空洞而难听,她自己马上抑制了那股笑意。
  
      “一个人类和一个精灵?”希尔瓦娜斯看了看班尼,又看了看那个沉默不语的游侠。“你记得她的名字吗?”
  
      “记得。”
  
      “她叫什么?”
  
      “哼!”罩在斗篷中的游侠站到两人中间,眼中猩红的灵魂之火直直的盯着女妖之王。
  
      “刚刚又忘记了。”班尼从游侠身后露出一张脸。
  
      “我以前见过你们吗?”女妖之王换了一个问法。
  
      “没有。”游侠干脆的说道。
  
      “你们找我是有目的的,对吗?”女妖之王问道。
  
      “和你的目的一样。”班尼站起身。“脱离巫妖的控制,让我们的意志恢复自由。”
  
      “自由?”女妖之王自嘲的笑了笑。“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不管你想要什么,我们最终的目的没有区别。”游侠转过身。“恐惧魔王已经开始注意那些‘觉醒’的人了,你最好小心行事,你的尸体被封印在棺材里,位置只有恐惧魔王知道。”
  
      游侠与那个奇特的亡灵消失在拐角处,女妖之王漂浮在那里,思考着什么。
  
      “怎么样?有反应吗?”克罗米幻化的高阶通灵侍僧就在拐角处不远。
  
      “那些女妖中有永恒之龙,但我不能确定是哪一个。”
  
      “所以,我们需要贴身保护她?”玛法里奥与萨尔走了过来,众人看向希尔瓦娜斯。
  
      “你们不怕她看出什么吗?”希尔瓦娜斯抬起头。“她的感觉很敏锐。”
  
      “你们需要换个形象了。”克罗米掏出几个斗篷递给班尼几人。“这会把你们伪装成精灵游侠,这样你们就能待在她周围了,少几个亡灵不会引起任何注意的。”
  
      “希望他们能快点动手。”萨尔接过斗篷,看了看众人。“我是说----我们不能总是等在这里。”
  
      众人来到这里已经快要一周了,他们不可能一直等在这里。
  
      “看来,我们不需要等了。”克罗米的幻化突然退去,露出手持法杖的侏儒形态。“他们动手了,跟我来。”
  
      “不错,很有乌鸦嘴的潜质。”班尼冲着萨尔竖了竖大拇指,跟上了克罗米。
  
      女妖之王依旧漂浮在原地,看起来似乎都没有移动过。
  
      “是时光结界!”克罗米走了几步,突然消失在了空气中,没过几秒就又突然出现。
  
      法杖挥动,克罗米在几人释放了一些什么法术,黄沙一样的能量扶着在几人身上。
  
      “快穿过结界!他们已经快要得手了!”
  
      众人召唤出自己的武器,向前走去。
  
      就像是穿过了一层凝滞的空气,片刻后,空气一松,眼前的景象已经和刚刚完全不同。(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24/
看过《我忽悠着圣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