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男神攻略:快穿女配不炮灰 > 第2549章 糟糠妻31
一个个都劝慰这戚尺素“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是讨人嫌,婆婆,不,以后你不是我婆婆了,我要不起你们这样的人家,我自己走,就算是双腿废了我就是爬也会离开你们家,不给你们家添麻烦。”
  
  “尺素,可怜的孩子。”
  
  “刘玉芬,你怎么这么对待这样一个实诚可怜的孩子。”
  
  “尺素别怕,来婶子家。”
  
  “不用了,多谢你们的好意,我李尺素虽然双腿废了,但是还不至于什么都做不了,你们放心好了。婆婆,我祝你和你爱人之间长长久久,恩恩爱爱。”
  
  晚上的事情很快就闹得这个村子,甚至是整个镇都知道了,大家都对戚尺素报以同情,有人还是提出自己家里可以照顾戚尺素,但是戚尺素仍然拒绝了,戚尺素搬出了赵家,找了一个破旧的没有人要的茅草屋住着,不管谁要帮助戚尺素,戚尺素都不去,表示自己可以生活的。
  
  刘玉芬和王麻子之间那阴险的主意也让人知道了,大家看待刘玉芬都是鄙夷得,还以为这刘玉芬是好的,没想到心思这么坏,害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而且居然和王麻子在一起,真是毁人三观。刘玉芬完完全全和王麻子绑在了一起,王麻子也真的和说的一样不再是晚上才来,白天也一直呆在赵家,刘玉芬去哪儿王麻子就去哪儿,刘玉芬打骂王麻子王麻子仍然不离不弃跟着刘玉芬。就算是刘玉芬想要和王麻子撇清关系,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过了一些天,有人再去茅草屋看戚尺素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人了,谁也不知道戚尺素到底是去了哪儿,有的以为戚尺素太伤心所以离开了,但是没有人看戚尺素离开过,双腿又变成那个样子,有人还觉得戚尺素可能是遇到危险了,大家都很遗憾,这样好的一个姑娘,一辈子就给毁了啊,可惜,实在是可惜啊。
  
  刘玉芬被孤立,大家当刘玉芬是瘟疫一样的,看见刘玉芬都走远一点,生怕沾上刘玉芬自己也会被算计,或者是认为自己也是刘玉芬那样心狠手辣不知廉耻的人。
  
  当一个人被孤立,那种感觉其实挺难受的,刚开始王麻子还讨好着刘玉芬,后来觉得没必要,反正刘玉芬甩不掉他,王麻子真觉得以前自己太傻了居然那么讨好刘玉芬,早点这样,刘玉芬早就是他的了。
  
  王麻子在家里就像是大爷一样让刘玉芬做这个做那个的,刘玉芬不做,王麻子就打,反正邻里乡亲就算是看见了,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娶帮助刘玉芬的。<>
  
  王麻子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他最引以为傲的雄风居然不行了,他在刘玉芬身上不行,以为是对刘玉芬不感兴趣了才会这样,但是也去试过小姐什么的,同样也不行,王麻子想到了那天被戚尺素扎了几下,王麻子一下子就不气馁了。
  
  那个女人那么邪门,可以让他不能动不能说话,肯定对他做了手脚,王麻子真的郁闷,可是也不敢找戚尺素同样也找不到戚尺素,没有办法,自己本来很厉害的,忽然变得不行了,王麻子心里更加扭曲了,他心情不爽就拿刘玉芬来发现,不是打刘玉芬就是让刘玉芬做一些非常羞耻的事情。自己不行了,王麻子总会找到别的东西来代替,来虐待刘玉芬的。
  
  当王麻子拿出一根玉米的时候,刘玉芬吓坏了,这玉米这么粗。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用这个……”
  
  “不然呢?要不是你非得要赶走李尺素,让我招惹了李尺素,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都怪你,一切都是因为你。”王麻子把一切都怪罪到了刘玉芬的身上。
  
  刘玉芬想说那不是王麻子自己出的主意么,可是不敢说,因为说了又要挨骂。
  
  两个人相互折磨,并没有人关心。
  
  赵月华很久收不到钱,他打电话给镇上的电话亭说要找李尺素。
  
  “李尺素?你现在找不到李尺素了,李尺素已经被你给害死了。”接电话的人说道。
  
  “什么意思?”赵月华皱眉。
  
  “什么意思?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做出这样的事情。”对方将都是赵月华催着戚尺素挣钱戚尺素去山上腿摔坏,然后刘玉芬做出的那些事情都告诉了赵月华。最后没有说戚尺素失踪了,只是告诉赵月华戚尺素死了。
  
  赵月华怔住了,他根本就没有想要李尺素死的啊,他觉得李尺素之前每一次都能够挖到草药,后来也一定可以不会出事情的啊,可是为什么会出事?为什么?还有他妈,真的和王麻子在一起了吗?
  
  “那我妈呢?让我妈接电话。”
  
  “行,我让你妈接电话。”这边挂断电话以后,呸了一口“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尺素为你们家做了那么多事情,听说尺素死了,都没有过问一句!”
  
  “太过分了。”
  
  “尺素真是可怜啊,怎么就遇上了这样的人家,还是我家那口子好,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对我还不错的。<>”阿花想到曾经戚尺素对她说的,说羡慕她,她还以为尺素是故意这样说讥讽她的呢,原来现在才知道尺素是说的真心话,尺素过得这样苦,这样可怜啊。
  
  “唉。”
  
  刘玉芬听说是自己儿子的电话,她早就想要摆脱王麻子了,就算是腿走不远,刘玉芬还是破天荒拿了钱让人把她带去镇上,用推车推倒镇上接电话的。
  
  “妈,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赵月华想不通短短的时间怎么就这样子了呢?
  
  “月华,月华,妈实在是受不了了,月华,你把妈接走吧月华。”刘玉芬最近不仅仅被王麻子折磨,晚上还总是看见李尺素的鬼魂找她,她都要神经错乱了,月华是她唯一的儿子,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可是赵月华却皱眉“妈,我现在还是学生,我都是住的宿舍,你来我根本没有地方给你住。你来了我们住哪儿吃什么啊?你就在老家,你虽然腿不行了,但是你也可以帮忙洗洗衣服什么的挣点钱,不然我可就要饿死了。”赵月华还是想到自己。
  
  “可是月华,月华你把我带去京都吧,妈在呆下去会死的,你把我带去京都,随便找一个地方能够住就可以了,妈在京都帮人洗衣服挣钱给你,那边人都有钱,洗衣服赚的钱肯定还多一些的,月华你带妈走吧。”刘玉芬苦苦哀求,她真的除了找月华,真的别无去处了。
  
  “妈,你这样是为难我啊,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怎么带你来啊,要不然你再忍忍两年,等我毕业以后,在京都站稳脚跟了,我再带你来享福好不好?”月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月华,妈也是没办法了,真的是呆不下去了,你放心,你只要给妈找一个地方住着,妈可以去找工作,可以挣钱给你花的。”
  
  过了一会儿,月华才说道“好吧。”
  
  “好,好,那我等你消息。”
  
  刘玉芬高兴了,很多人都仍然听见了刘玉芬说的内容,也知道刘玉芬要走,没有一个人挽留刘玉芬,甚至有人去找了王麻子,告诉王麻子刘玉芬想要跑。
  
  王麻子本来就是一个老光棍,能够和刘玉芬在一起已经是自己的福气了,现在刘玉芬已经被他调教得很听话,想要跑,王麻子肯定不能答应的,因为王麻子也知道除了刘玉芬他已经找不到别的女人了。
  
  刘玉芬一回去,王麻子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你还想要跑是不是?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够甩开我?告诉你,没门儿。<>”
  
  “王麻子,你放过我吧好不好?王麻子,你看在我和你好了这么长时间的份儿上放我走。”
  
  “放你走了那我怎么办?我继续当光棍吗?”
  
  “王麻子……”
  
  王麻子狠狠折腾了刘玉芬一番,将刘玉芬给锁在了屋里不让刘玉芬走。刘玉芬每一次想要逃走,但是都被王麻子教训,打得刘玉芬都不敢走了。
  
  戚尺素离开了这个地方,她大概知道了刘玉芬对委托者做了什么,但是赵月华,戚尺素也是不打算放过的,她倒是想要看看赵月华在京都上学到底是什么样子。
  
  戚尺素有钱,坐车去了京都。戚尺素还带走了不少冰肌膏,只要戚尺素想要哪有没有草药的呢?就是一些药店卖的那些药,戚尺素也能够做成效果非常好的美容膏的。
  
  现在远地方交通只有火车,戚尺素开始怀念有飞机坐得日子了,在火车上,戚尺素看着一路上的风景以后,倒是也觉得这样也不错的。
  
  “我的钱包呢?我的钱包没了?有小偷,抓小偷,抓小偷啊!”忽然车厢里面有一个女人喊道,戚尺素回过头一看,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焦急地喊道,但是车厢里面来来回回人很多,什么人都有,所以女人也不知道到底小偷是谁,她只能无助得四处张望着。
  
  戚尺素这时候看见一个中年男子神色有些不对劲,本来不想管闲事的,但是这带着孩子的女人实在是可怜,戚尺素抓住了男人“把钱包交出来。”
  
  “你什么人啊?你瞎说什么?什么钱包我根本不知道,你不要冤枉了好人!”
  
  “冤枉好人?那就搜一搜身不就知道了。”戚尺素冷笑。
  
  男人一听要搜身,马上挣扎“你凭什么要搜我的身,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凭什么搜身,你这是侵犯了我的权利,你这样是犯法的我告诉你。”
  
  “哦,原来你懂法律啊,那你还偷东西。”戚尺素可不管男人挣扎抓住男人,对着周围人说道“钱包就在他的身上,麻烦谁来搜一下。”恩,让她去摸这样一个猥琐男人的身体搜东西,戚尺素表示自己做不到。
  
  车厢里面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有一个青年准备上来,男人看一定要搜身,马上要甩开戚尺素腰跑。想要从戚尺素的手下给跑了?
  
  呵呵。
  
  戚尺素抓着两边的作为,轻轻一跃,跳起来对着男人就是一脚,男人摔了一个狗吃屎,还是要跑,戚尺素从后面抓住男人的衣服,往这边一拉,自己身子从边上一躲,男人摔在了戚尺素的面前,一脚踩在了男人的胸膛上“既然你都说没有偷东西了,为什么这么怕搜身?怎么还要跑?”
  
  “我不跑难道等你们搜我身的吗?我是有人格有尊严的人,我才不会随便被你们给侮辱呢!”
  
  青年听男子这么理直气壮,都快以为戚尺素抓错人了“这位小姐,会不会误会了?”
  
  “不会,就在他身上,你只管搜身就行了。”
  
  “好吧。”
  
  男人想要挣扎,戚尺素正踩在男人的心窝,只要轻轻一动就很痛,男人也不敢挣扎了。青年在男人身上摸出来好几个钱包。带孩子的女人一看“是我的,这个是我的,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还有人看到从小偷身上摸出来的钱包,才意识到“这不是我的钱包吗?什么时候把我的钱包也偷走了。”
  
  “这小偷真是活该,等下了火车一定要将他送去警察局。”本来开始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见自己钱包也在其中,要不是抓到了这个小偷,他们的钱不也就被偷走了么,所以一个个都义愤填膺的。
  
  “别啊,千万别送我去警察局啊,我也是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干这样的营生的,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你们放过我吧,要是我出事了他们可怎么办啊。”小偷一听要送去警察局,那要是进去了可就惨了,连忙求饶,可是没有一个人同情小偷的。
  
  完事以后,青年对戚尺素说道“你身手真好。”
  
  “一般般吧。”戚尺素不再理会别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看风景,周边人都在打量戚尺素,说戚尺素人漂亮又身手那么好什么的,戚尺素都习惯了,并不在意。
  
  终于到了京都了,戚尺素首先找了一个地方住宿,戚尺素不想委屈自己,找的也是比较好的酒店,周边的环境也都是挺不错的。
  
  休息一晚上以后,戚尺素也没有去找赵月华,而是在赵月华他们学校不远但是也不近的地方租了一个门面,准备做生意,还是老本行卖卖冰肌膏什么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0154/
看过《男神攻略:快穿女配不炮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