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男神攻略:快穿女配不炮灰 > 第2504章 提供TT的妻子13

  
  戚尺素做的东西那么好吃,闻到味道朱志强非常想吃了,刚才是想要给戚尺素一个下马威,没想到戚尺素居然会这样,如果嘴没有被封,估计现在朱志强都要吐血三升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是不是我在这里你看着我不爽?老公,老公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呀老公,唔唔唔,老公你这样看着我我好难过呀,我,我还是出去吃饭吧,免得你看着我心情不好了。”戚尺素突突突将饭菜端走,朱志强哪儿是想要戚尺素端走呀,明明是想要戚尺素将他的嘴放开让他吃东西啊艹!
  
  可是戚尺素完全不理解朱志强的意思一样的,真的将饭菜端走了,朱志强想说话有说不出,这种感觉只能这么憋屈了。
  
  这个贱女人,一定会有人来发现他被关起来了的。
  
  朱志强恨恨地想着。
  
  戚尺素在外面那是吃得津津有味的,朱志强越是难受戚尺素越是开心的。
  
  一天过去了,戚尺素什么都不做在家里守着朱志强,朱志强好饿,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他看着戚尺素一直不停吃啊吃的,那种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
  
  戚尺素听朱志强想要说话,可是还是不放开“老公,你别这样,现在这么晚了乖乖睡觉吧好不好?我多想和你像是以前一样一起睡觉啊,可是我怕你不喜欢那我还是去旁边睡吧,老公晚安哦。”
  
  戚尺素去了隔壁的卧室,安安静静修炼了起来。对付朱志强这种人,首先要消磨掉朱志强的意志力。
  
  朱志强眼睁睁看着戚尺素又出去了,这个蠢女人,难道不知道他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他非常饿的吗?艹!
  
  朱志强阴测测想着,肚子开始叫了,朱志强欲哭无泪。
  
  第二天,戚尺素还守着朱志强,朱志强没有去班,公司那边打了电话过来。“朱志强,你什么意思?你还要不要这个工作了,昨天一天没来班今天又不来班是吧?不过家里那点破事至于吗?你要是不想干了那你直接滚吧!”那边打了电话过来,戚尺素接通还什么都没说呢是这么一通话,然后那边是忙音了。
  
  朱志强很重视这份工作的,平时班也很勤快很认真,很多时候是这样的你加班到12点的时候领导根本看不到你的努力,但是你要是旷班一次会变得非常严重了。
  
  朱志强一心一意想要往爬,平时工作也很多人累,以前委托者体贴朱志强,朱志强累了所以家里很多事情都是委托者做的,却不想落的那么一个结果。<>
  
  戚尺素听见这声音那个紧张了,他好想马解释他并不是不去班,是去绑起来去不了,然而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这份工作,算是完了。
  
  “唔唔唔!唔唔唔!”
  
  朱志强竭尽全力终于从椅子面摔了下来,发出了很大的响声,他现在是被邓尺素绑架了为什么是没有人发现?
  
  楼下的邻居听见声音,还以为是朱志强又在打老婆,也都没有那么在意。
  
  朱志强的如意算盘这么落空了,他以为这样能够吸引楼下的注意力从而发现他被绑架了。
  
  “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呢?难道你摔得不疼吗?你摔疼了心疼的人也是我呀!”戚尺素进屋看见朱志强狗吃屎一样趴在地,站在一边又是心痛又是惋惜地说道。实际朱志强的打算戚尺素哪能不清楚呢,别说楼下邻居不会来,算是来了戚尺素也有办法打发走的。
  
  “你怎么这么没学不乖呢?你是不是还是想要人发现你然后可以离开我?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戚尺素走过去蹲在朱志强面前,捏着朱志强的脸说到。
  
  戚尺素估计是生气了也不将朱志强扶起来,也不给朱志强吃饭也不喝水,朱志强厕所也没有办法,朱志强又是饿,又想厕所他想告诉戚尺素,嘴被唔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居然没有忍住尿自己的身了。
  
  朱志强虽然说有些直男癌,但是平时还是挺爱干净爱面子的,尿在了身,朱志强真的是羞愧的恨不得找块地钻进去了。
  
  “啊,你居然尿身了,你怎么这么恶心啊?我当还没出真的是瞎了眼了看你这个一个恶心的男人,真恶心!”戚尺素说完也不帮忙收拾一下,又走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朱志强很想说你要是嫌我恶心放开啊,他还觉得恶心呢!
  
  朱志强已经渐渐饿的没有力气了,他也没有那个精力去骂戚尺素也没有那个精力瞪着戚尺素了,人在饿着的时候什么都想不到会只想着吃。
  
  终于戚尺素像是想起来朱志强还需要吃东西的时候,戚尺素大发慈悲给朱志强弄了一些吃的来,可是却不是平时朱志强看到戚尺素所吃的那些美味佳肴,而是已经馊掉的饭菜。
  
  “我现在把你放开哦,你千万别吼我不然我会害怕的,到时候只能把你嘴巴继续封啦。<>”
  
  戚尺素撕下朱志强嘴的胶布可谓是一点都不温柔,因为粘的时间太长了,差点将朱志强嘴巴面的一层皮扯下来了。
  
  “吃的呢?吃的呢?”朱志强到处找吃的。饿到了极致哪有心思去骂人,朱志强现在满脑子都是吃的。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会变成这样。
  
  “别着急,这不是吗?”戚尺素将馊饭递过去。
  
  “邓尺素,你给我吃这个?”朱志强显然没预想到,这段时间虽然被关起来,可是每天戚尺素都会陪朱志强说话怀念从前,朱志强都以为戚尺素还是爱着他的,都以为戚尺素只是忘记给他吃饭或者是害怕他再次骂人,却不曾想.....
  
  “不然还想吃什么?现在我没有工作你没有工作有这些吃的都不错了你还想要什么?爱吃吃不吃拉倒!”戚尺素作势要将馊饭扔掉,饿了好些天的朱志强反正是看着馊饭都觉得好吃的,也真的开始吃了起来。
  
  吃了一点垫了肚子,朱志强又觉得自己有底气了“邓尺素,你还不快将我放了你这可是犯罪你要是现在把我放了,我还可以考虑不和你离婚,但是你不放,你等着坐牢去吧,我不信不会被人发现。”
  
  “对哦,这样一定会被人发现,我得想办法把你藏起来不会被发现了。”戚尺素找了好多地方都觉得不合适“有办法了。”
  
  戚尺素把朱志强的嘴再次封,出门去了。
  
  “尺素,你现在怎么样了?我怎么好久没有看见你老公了?”出门小区里遇到了邻居。
  
  “他.......”戚尺素低着头一些不太愿意说。
  
  “我知道了你也对包容一下他,毕竟是一个男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总是会觉得不高兴的,过段时间好了,你也别灰心丧气你们平时感情那么好,他一定不会怪你的。”
  
  “嗯,谢谢你。”
  
  戚尺素买了一个很大的花瓶回来,这个花瓶半个人高,而且还挺大完全可以装的了一个人,戚尺素带回去以后二话不说将朱志强塞花瓶里面。
  
  “好看,这样我不用担心你跑啦。”
  
  朱志强:.........
  
  邓父邓母那天回去以后一直都没有消息了,从来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女儿一句半句的。回去以后两人总感觉大家看他们呢眼神都不一样的心里总觉得估计别人都在笑话他们,对这个让他们蒙羞的女儿也更加恨了。<>
  
  邓父邓母最后还是忍不住想要问问朱志强现在是什么情况的,还是打了电话过去。
  
  “志强啊,你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邓尺素和你在不在一起?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对她心软应该怎么做怎么做,这臭丫头把我们老脸都丢光了,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
  
  “我是尺素。”戚尺素听那边絮絮叨叨一大堆的基本是围绕着邓尺素怎么不好的,好像那根本不是他们女儿而是仇人的女儿一样的,有些话还真不像是能够对着自己亲生女儿可以说出来的。
  
  “尺素?”
  
  邓母有些尴尬,不管是谁在背后说人家坏话什么的被当事人发现了,都是超级自卑的。
  
  “是我。”
  
  “邓尺素,为什么是你接的电话?志强呢?”
  
  “妈,你这个妈当的还真是可以,我是你女儿还是朱志强是你儿子?一口一个邓尺素,一口一个志强,不知道的还以为朱志强是你儿子呢!”
  
  “邓尺素你做出那样的事情还害怕别人说吗?你现在还有脸这么对我说话?你怎么好意思呀,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你为什么还拿着志强的手机?志强去哪儿了?为什么志强自己不接电话?”
  
  “你到底是不是我妈?我这是被强奸了为什么你不关心关心我反而要这么刻薄对我?从小到大你有什么地方管过我?我稍微大一点的时候你们一直不管我我去学校读书都是自己兼职挣来的钱。我考试不管好还是不好你都没有给过我什么反应?别人家孩子考好了家长会奖励考差了会生气,我故意考差多希望你会骂我结果你都不会!我工作我结婚,那一样不是按照你们要求来的,我工资一到一半都打给你我有哪一点对不起你的?”这也是委托者一直很想要问出来的话。
  
  “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现在是不是还长胆子了对你妈也这样说话了?”
  
  “无药可救。”
  
  “邓尺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戚尺素直接挂断电话,将手机关机扔在床。“好了,现在没有人打扰我们了。我现在每天晚都做梦梦见你离开我,然后被吓醒一直睡不着,昨晚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办法,这样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了,你想知道是什么吗?”戚尺素问道。
  
  朱志强并不知道戚尺素到底卖的什么关子,也不说话也说不出话。
  
  戚尺素开始捣鼓一些东西,一边弄还一边对着朱志强解释那是什么东西“这是福尔马林,带时候我用它泡着你,你不会腐烂了,你会永远保存下来的。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啦!”
  
  “唔唔唔唔唔!”朱志强终于开始恐惧了,坚持了这么多朱志强心理防线终于在戚尺素拿出刀子的时候破了。
  
  “我会把你内脏挖出来,这样不会那么容易腐烂了,你是不是很高兴,你将不会变老,而是一直一直年轻下去的。”
  
  “唔唔唔!”
  
  戚尺素又将朱志强从花瓶里面捞出来绑在床,闪着冷光的刀在朱志强身划着朱志强额头冷汗都要出来了。
  
  “唔唔唔唔唔唔!”朱志强瞳孔一下子收缩了起来,透过朱志强的眼睛可以看到那冰冷的刀是有多么锋利,完全可以一刀割断朱志强的脖子。
  
  “别着急别紧张,我会很快的,我尽量不让你那么痛苦,以后我们会一辈子钱都不分开啦!”戚尺素兴奋的举着刀,可是又有些犹豫,这并不是犹豫要不要下刀,而是在犹豫到底要怎么下刀。
  
  “我好像有些不知道怎么弄的,是先隔面还是先割下面呢?好纠结呀。”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朱志强那么趾高气昂的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也只剩下恐惧和求饶。
  
  戚尺素的刀尖碰到朱志强的肚子,朱志强的肚子猛的收了回去,刀子那冰冷的触感告诉朱志强戚尺素并不是开玩笑不是开玩笑。
  
  朱志强不管怎么用求饶的眼神看着戚尺素,戚尺素都熟视无睹,当朱志强绝望的时候,门铃忽然响起来了。
  
  “谁这么扫兴,我还正在办正事呢,真是不开心!”有人一直按门铃,戚尺素只能将手术刀给放下,把门关走了出去开门。
  
  来的人竟然是邓父邓母,他们被戚尺素挂了电话以后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想了想还是决定过来看一眼。
  
  “邓尺素你在家?志强呢?”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x.html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0154/
看过《男神攻略:快穿女配不炮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