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未分类 > 反右派始末最新章节列表

反右派始末

作  者:叶永烈

动  作:直达底部 TXT下载

最后更新:2016/12/12 19:39:49

最新更新:各界反右派文章目录

本书打破多年的沉默,第一次对中国一九五七年“反右派运动”作最全面最深入的一次扫描,多角度、全方位、全过程地把这一“左”的劫难呈现在广大读者面前。
  本书由上而下描述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尤其注重揭示中共高层在“反右派事件”前后的态度和策略,同时也将当年被愚弄和折磨的“右派分子”的遭遇和心态一一呈现。
  本书作者对于“反右派运动”前后经过十五六年的采访,资料非常翔实丰富,不少是罕见的内
推荐阅读:他是人间的神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妃我倾城之落降乱世  许卿无虞  失去的世界  女尊之魔音女皇追爱记  阴阳子  王者荣耀之二次元传奇  龙组神兵  反派英雄争霸星海  辛夷秘藏  刀魔的尾声  
《反右派始末》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
各界反右派文章目录
《人民日报》关于整风和反右派运动的社论
八个民主党派中的右派代表人物名单
著名右派分子名录
叶永烈对“反右派”作全景式扫描
抵制“反右派”也遭迫害
“深挖”出来的“极右分子”
一个“顽固右派”的经历
一副对联引出的“麻烦”
“最可爱的人”变成了“最可恨的人”
命运最为悲惨的是“小右派”
众多来信痛诉“反右派”苦难
《反右派始末》第一章早春天气
“冬眠”中的费孝通吓了一跳
周恩来的报告使知识分子如坐春风
“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早春景象
费孝通其人
一时间全国上下谈“天气”
写出续篇《〈早春〉前后》
《反右派始末》第二章多事的一九五六
《傅雷家书》成了历史的真实记录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
波兰的动荡
举世震惊的匈牙利事件
毛泽东发出不同的声音
毛泽东主张“小民主”——整风
提出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反右派始末》第三章开始整风
毛泽东批评邓拓是“死人办报”
《人民日报》急转弯
上海的“好学生”紧跟
中共开展整风运动
天安门城楼上与民主人士共商整风
《反右派始末》第四章在“大鸣大放”的日子里
“电影锣鼓”声震全国
毛泽东称赞了对电影的批评
李康年提出“赎买二十年”
最初的大鸣大放平平淡淡
黄绍竑批评“以党代政”
张奚若批评“好大喜功”
章伯钧提出“政治设计院”
罗隆基建议成立“平反委员会”
储安平向“老和尚”提意见
《反右派始末》第五章“是时候了”
章乃器和“红色资产阶级”
《草木篇》的否定之否定
毛泽东注意起王蒙的小说
林希翎成了“带刺的玫瑰花”
葛佩琦作了“惊人”发言
《反右派始末》第六章“诱敌深入”
黄秋耘忽闻风向“转了”的消息
毛泽东实行“诱敌深入”的策略
为什么认定为五月十五日呢?
毛泽东对“阳谋”进行了部署
毛泽东提出“右派分子”的概念
何香凝首次公开点出“右派”一词
“左派”姚文元敏感地领悟毛泽东的意思
毛泽东在精心选择突破口
卢郁文的“匿名信事件”成了反击右派的突破口
《反右派始末》第七章发起反击
《人民日报》质问: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的内幕
六月六日成了“多事之日”
毛泽东接连起草反右派文件
“工人说话了”!
毛泽东发起对《文汇报》和《光明日报》的反击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成为反右派武器
《反右派始末》第八章落花流水
“右派”们骂卢郁文是“小丑”“小人”
吴晗首先批判三大“右帅”
陈新桂称《人民日报》是“盛锡福帽庄的老板”
章伯钧且战且退
最初的反击目标——储安平
邓初民给了章伯钧重重一击
毛泽东审定了胡乔木写的《不平常的春天》
毛泽东“反右派”的“主观随意性”
《反右派始末》第九章猛攻“章罗同盟”
毛泽东尖锐抨击“章罗同盟”
《文汇报》“向人民请罪”
章伯钧违心承认“章罗同盟”
罗隆基矢口否认“章罗同盟”
“能干的女将”浦熙修委屈求全
罗隆基痛斥“三人成市虎”
罗隆基请求周恩来彻底查究“章罗联盟”
“章罗联盟”成为一九五七年最大冤案
《反右派始末》第十章“右派”纷唱“是我错”
章乃器“拒绝批评”
毛泽东纵论一九五七年夏季形势
吴晗又一次猛批章罗
章伯钧“低头认罪”和储安平“投降”
罗隆基的“交代”和章乃器的“检讨”
费孝通被打成“章罗联盟”的“军师”
汇成一支“‘是我错’大合唱”
《反右派始末》第十一章“深入反右”
毛泽东指示“深入反右”
陈新桂成了“右派理论家”
黄药眠成了“章罗联盟参谋长”
吴景超成了“章罗联盟”的“谋士”
钱伟长成了“章罗联盟”在科学界的“掮客”
曾昭抡成了“章罗联盟”的“帮凶”
傅鹰成为“中间偏右”的典型
《反右派始末》第十二章民主人士遭殃
陈铭枢因致函毛泽东获罪
龙云因“反苏”入“右”册
黄绍竑也“新账老账一起算”
谭惕吾被打成“右派急先锋”
农工民主党揭出“章、黄、李反党集团”
民主人士中的“右”字花名册
《反右派始末》第十三章上海“反右”
毛泽东点了上海“右派”们的名
陈仁炳笑谓自己成了“禁区”
张春桥狠批陈仁炳
张春桥“质问”彭文应
王造时博士成了“检讨博士”
“战地记者”陆诒在“反右”炮火中中弹
孙大雨经历了“暴风骤雨”
“东方第一老太婆”和《乌“昼”啼》
《反右派始末》第十四章文学劫难
揭出“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
李之琏说出了“丁陈”挨整的内幕
冯雪峰成了“文艺界反党分子”
艾青成了“右派诗人”
流沙河“翻案”未成划入“右派”
刘绍棠成为青年作家“堕落”的“典型”
傅雷父子的恶性牵连
张春桥报了施蛰存的旧仇
姚雪垠成为武汉的“大右派”
《反右派始末》第十五章艺术悲歌
毛泽东尖锐批判“电影锣鼓”
陈荒煤揭发钟惦棐的“密信”
徐景贤批判“电影锣鼓”
吴祖光成了“小家族”集团的“统帅”
美术界的“纵火头目”
漫画家丁聪和李滨声的惨遇
音乐界“苦难的音符”
《反右派始末》第十六章风雨新闻界
《文汇报》“老总”徐铸成挨斗
梅朵、姚芳藻成了“右派夫妻”
《新民晚报》创始人陈铭德夫妇蒙尘
顾执中成了“固执中”
“女将”彭子冈落马
青年记者刘宾雁中箭
戈扬主编的《新观察》遭殃
《反右派始末》第十七章从此中国向“左”转
注意党内的“鲨鱼”
最大的“党内右派”沙文汉
杨思一竟死于“反右派斗争”
迟到的“划分右派分子标准”
对“右派”们进行组织处理
国庆十周年时,“右派分子”和战争罪犯一起获得宽大
“右派”甄别报告在一九六二年搁浅
“文革”成了第二次“反右派运动”
《反右派始末》第十八章“右派”们的不幸
罗隆基的猝然死去
章伯钧和储安平惨死于“文革”
章乃器至死坚信“时间解决问题”
“锣鼓一声,沉冤如海”
陈仁炳至死未获“改正”
葛佩琦的“离人泪”
李天德的乖戾命运
沈默因一幅漫画羁祸二十年
张有从领导整风到阶下“右”囚
小诗《劝告》使徐成淼蒙冤二十二年
“许杰的喽罗”的厄运
最小最晚的“右派分子”
《反右派始末》尾声
胡耀邦出任组织部部长挑起平反重担
“右派分子”全部摘帽
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右派”改正
邓小平对“反右派运动”作了结论
《反右派始末》补记
《历史悲歌——反右派始末》出版之后
杜重石回忆“风雨岁月”
潘大逵之子寄来父亲回忆录
李天德寄来热情的信
众多来信痛诉“反右派”苦难
命运最为悲惨的是“小右派”
“最可爱的人”变成了“最可恨的人”
一副对联引出的“麻烦”
一个“顽固右派”的经历
“深挖”出来的“极右分子”
抵制“反右派”也遭迫害
叶永烈对“反右派”作全景式扫描
《反右派始末》附录一著名右派分子名录、八个民主党派右派代表名单
著名右派分子名录
八个民主党派中的右派代表人物名单
《反右派始末》附录二《人民日报》整风和反右派社论、各界反右派文章
《人民日报》关于整风和反右派运动的社论
各界反右派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