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古代言情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 就以牙还牙
糯米凉糕是一道适合夏天食用的消暑小吃。
  
  清香软糯的糯米,裹着沙甜的豆馅,吃上一口棉软不粘牙,沙甜而不腻口。
  
  …………
  
  叶清缓缓的抬头,微微抬眸看着钱君宝,在对上钱君宝那温柔的目光时,心里奇异的注入一股暖流。
  
  她反手握住钱君宝的手,笑了笑说道:“我没在意,我就是好奇他长得怎么跟你们都不像啊?不像你的父母,也不像你。”
  
  “听祖母提起过,大哥完全随了外曾祖父的样貌,跟他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呢。”
  
  叶清点了点头,“原来是隔代遗传。”
  
  钱君宝听见她这么一说,倏的笑了,“你记得吗?小时候你也跟我说过这个词。
  
  你说你长得跟你母亲不是很像,但却很像你的外曾祖母小时候画像上的样子。”
  
  “嗯。”叶清顺着他的话应道,对这个辈分有点懵。
  
  别说什么外曾祖母了,就是叶韭芽的娘亲她都没见过,也不是没有记忆,但就是脑海里似乎没有很清晰的存着宁若熙的音容笑貌。
  
  叶清不知道怎么回事,只隐约有个模糊的印象,应该是一个清秀佳人,算不上是绝色美人的那种。
  
  俩人不在言语,叶清也把这些念头抛到脑后,很快他们就到了钱夫人的跟前。
  
  叶清在钱君宝的暗示之下安静的给钱夫人下跪行礼,然后讨巧的称呼对方为母亲,接着奉上新媳的跪礼茶。
  
  叶清虽然心里是不乐意动不动就给人下跪的,但这种规矩还真没办法省掉。
  
  不然钱君宝估计要为难了。
  
  钱夫人端过茶水,轻轻喝了一口,然后笑着将一个红包递到叶清的手里,“起来吧!”
  
  叶清谢过之后,慢慢站起了身。
  
  接着钱君宝一一的领着她认识钱家的所有人。
  
  除了钱夫人、小徐氏跟钱君豪之外,还有柳姨娘以及范姨娘,以及他的小姑姑。
  
  这个小姑姑钱君梦是一个美丽娇小却英姿飒爽的女子,只因为她生出来的时候,钱老夫人已经四十六岁了,所以非常宠溺她。
  
  原本她应该是钟字辈的,就因为她不喜欢名字里有个钟,就跟着钱君宝他们用了君字辈。
  
  虽然这样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钱老太爷不在世,钱老夫人疼爱幺女,又觉得她只是个会嫁出去的女儿,就依了她。
  
  介绍完了长辈,再来便是平辈了!
  
  先是柳姨娘的两个女儿,看得出来既是庶出,又是女孩,所以有些不受重视的样子。
  
  不过两姐妹的长相都可以,姐姐钱雪嫣容貌清秀,妹妹钱雪梅容貌俏丽。
  
  钱雪嫣见到叶清时,还微微带笑颔首,钱雪梅眼中就只有不屑,一点也没有掩饰她对叶清的鄙夷,扯着的嘴角都快到耳根子了。
  
  老实说,叶清也看不上钱雪梅这副做派,所以她连跟钱雪梅点头示意都没有。
  
  钱雪梅反倒先不乐意了,眉头轻蹙,还瞪了叶清一眼。
  
  叶清却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若不是今日她不想惹事儿,懒得搭理她的话。
  
  自己可不是那种人人可肆意践踏的柔弱女子,这丫头最好以后不要跑她面前来招惹欺凌她,否则她也是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加倍奉还的。
  
  原本今日叶清还要见一见小徐氏生的几个孩子,不过钱君豪不让小徐氏带过来,也就没见着。
  
  叶清见过了钱家的人,收了一些礼物,也没多做停留。
  
  只答应了中午跟他们一起用午膳,就跟钱君宝离开了。
  
  从汀兰水榭出来之后,叶清就感觉自己像是完成了一项任务一般,松了口气。
  
  整个人也变得轻快起来,脸上终于露出惬意的笑容。
  
  一路走,也一路慢慢欣赏着钱府里的风景,之前她都是走马观花一般,此刻却是很仔细的在看。
  
  这处府邸确实建的很是讲究,一路上花香鸟语的,让叶清脸上也一直带着笑。
  
  钱君宝还是不紧不慢的走在她的身边,好心情的扬起嘴角。
  
  他牵着叶清的一只手就没有松开过,另一只手轻轻摇着纸扇,慢慢跟叶清介绍院里的各色景致,还有这些景致的名称。
  
  他声音好听,一双眼睛也像是上好的琉璃,五官俊美得让人迷醉。
  
  叶清原本看景色的目光,慢慢就移到他身上去了。
  
  或许是钱君宝从小锦衣玉食,又知书达理,还少年英才,他行走之间自有一股名士风流,还带着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天生高贵。
  
  让叶清都忍不住疑惑,钱老爷看着也不怎么样啊?
  
  钱夫人倒是长得好,不过前不久,她才得知钱夫人也不是钱君宝的亲生母亲,怎么钱君宝的气质就跟他们这么不同?
  
  似乎能从身上看见一丝萧公子他们才有的贵气呢!
  
  一丝清风拂过,吹起了钱君宝耳边一缕未曾束起的墨发,让他整个人多了一些飘逸出尘的仙气,像是在云中漫步的仙童一般。
  
  一些路过的小丫鬟,都瞪着眼睛,捂着嘴巴痴迷的看着钱君宝。
  
  大宇朝被胡夏人统治了一百多年,民风也跟着彪悍起来了,性格直爽的女子多了起来,很多平民女子也不像前朝一般那么羞涩不敢见人。
  
  钱君宝估计在钱府也习惯了这些小丫鬟的目光,脸上虽然带着浅笑,但眼神却很清冷。
  
  他只有目光在看着叶清的时候,才变得柔和温暖起来。
  
  只是,那些丫鬟们看着丰神俊朗,芝兰玉树的宝少爷亲昵的牵着貌丑臃肿的叶清,她们全都暗暗咬牙,目光之中很快多了些羡慕嫉妒恨。
  
  可钱君宝全然不在意她们的目光,只是继续慢悠悠的牵着叶清的手在园中欣赏起景色来,直到叶清说自己肚子饿了,要用早膳。
  
  钱君宝才有些歉意的加快步子带她往青竹院走去。
  
  就在他们低着头刚跨过青竹院门槛的时候,一个有些尖利的声音突然在他们头顶响起,让叶清猛地止住了脚步。
  
  她抬眼看去,就看见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站着一个青衣小厮模样的少年。
  
  此时的他正弯着身子,一手扶着树干,一手颤抖着手指对叶清质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叶清见到他,却故意笑着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钱君宝见叶清有意为之,也就没有开口,只是站在一边,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叶清笑着对钱多多说道:“这东西很有营养,味道鲜美不说,而且具有清热去火的功效。
  
  还有我会好几种做法哦,每一种都好吃得可以让你掉舌头,想不想尝一尝?”
  
  “真的吗?那……干脆上午就做吧!”钱多多马上走上前一步,期盼的看着她。
  
  “那,我要是做的好吃了,你以后还叫不叫我丑八怪了?”叶清半眯着眼看着他说道。
  
  “……不叫了!”钱多多立刻干脆的点头。
  
  “那你以后叫我什么呀?”叶清双手抱胸,再问。
  
  “叫……你叶清?”钱多多试探着问。
  
  “嗯?!”这一声是已经站在叶清身后看了一会儿的钱君宝发出的。
  
  “我……我叫你少夫人行了吧!”
  
  钱多多低头想着这叶清可是很擅长做菜的,为了自己以后的口福,他咬牙狠了很心说道。
  
  “这还差不多。”
  
  叶清很满意,正准备伸手拍拍钱多多的肩膀以示鼓励,却被钱多多将手握住了。
  
  “娘子,咱们去吃早饭吧,不然就凉了。”
  
  叶清点了头,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自个儿坐到桌旁去开始拿起一双筷子夹了一个玉米小馍馍。
  
  “饿死了!”
  
  “那就多吃些。”
  
  “吃太多了,就更胖了。”叶清俏皮的吐吐舌头。
  
  “没关系,娘子珠圆玉润的正好。”
  
  钱君宝给叶清先装了一小碗鸡肉枸杞粥,然后嘴角勾了起来,靠近她耳边低声说道:“摸着软绵绵的,手感很好。”
  
  叶清羞意横生,隐隐觉得耳朵尖儿都热了,嗔道:“讨厌!”
  
  他只是和煦而暖和,深情款款的看着叶清轻轻颤抖着的眼睫毛,淡淡柔柔的笑着。
  
  叶清望着他有些炽热的眼神,此时此刻突然有种想要时光静止的感觉。
  
  不过这幻想一闪即逝,肚皮咕噜噜开始抗议她应该吃早饭了。
  
  她笑吟吟的招呼他用膳,“吃吧,这个小馒头做的挺不错的。”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钱君宝忽然侧头看着叶清问道:“你家发生什么状况了吗,你爹为什么要把你卖了?”
  
  “不是我爹把我卖掉的,是我那个奶奶偷偷把我卖掉了。”
  
  “我猜……”钱君宝慢慢的放下手里的筷子,“是因为你生了那场大病的原因?”
  
  “嗯,嗯。因为我生了病,变得特别会吃,又什么都不会做,脑子那个时候还有点……”叶清也放下勺子,点头道。
  
  “我怎么没发现娘子你特别会吃啊,你今天吃的东西都没我吃的多。”
  
  “那是因为我在月头的时候,病就好了。”
  
  “那你病好了,你又为什么肯嫁过来?”钱君宝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个不停。
  
  叶清没说话,手撑开放在桌子上,她的手指如今变得肉肉的,连指圈都看不怎么清晰,但那指间却有些干活儿的茧。
  
  钱君宝继续猜测,“你觉得我快死了,嫁过来说不定很快就能解脱了,不用受你祖母的摆布?”
  
  叶清眼神飘散了一下,才侧过头看着他,相公太聪明了怎么办?
  
  钱君宝唇畔笑意更浅,“那么你不在意先收着合离书吧?”
  
  又提到这一茬了!
  
  叶清眸底掠过一丝无奈,“君宝,你答应过我会好好陪着我活下去的。
  
  你要是再把合离书三个字挂在嘴上,小心我以后都不理你了哦!
  
  不,你要是再说,我转身就走了啊?”
  
  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哪里面清清楚楚写着绝对两个字。
  
  钱君宝嘴角抽搐了一下,也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好吧,那就等等。”
  
  叶清眉梢子挑了一下,眼底出现了怒意,“钱君宝,你给我听清楚了。
  
  你的病,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治好的。
  
  你以后要做的就是乖乖的吃好睡好,老老实实的给我活着就可以了!”
  
  钱君宝见叶清气急的模样,身子微微一颤,深深地看着她,眼中闪动着莫名的神采。
  
  他轻声道:“娘子,我不想骗你,我的身体真的到了药石无医的地步了,你知道我的师父是什么人吗?
  
  他可是药王的弟子,大宇的神医,连他都没有办法。”
  
  叶清忽然动了动身子,站起来走到他身后将他拥紧,俯下身子低声道:“别灰心,会有办法的。
  
  老天爷既然让我们重新相遇,你就要相信,会有奇迹出现的。
  
  没有奇迹,我也要创造奇迹出来。”
  
  “清儿……”钱君宝的喉咙一哽,感觉眼眶发热。
  
  他的语声带上一丝暗哑:“这一生能遇见你,何其有幸?”
  
  叶清一怔,眼神微微一闪,他喊她清儿了。
  
  不管她是芽儿也好,是清儿也好。
  
  事实上,叶清觉得她本来就跟叶韭芽是浑然一体的,自己有她的记忆,也用着她的身体。
  
  自己真没什么好不满足,去介意的。
  
  也不管钱君宝是不是因为芽儿而在乎她,对她好。
  
  她叶清在未来的日子,都会真心真意的对待这个男人的。
  
  钱君宝转过脸,望着不发一言的叶清,轻声道:“我想,我要更努力的活下去。
  
  至少,不能让你太失望。”
  
  “君宝……”叶清低头看着他,语气百味杂陈。
  
  “嗯,我在。”
  
  叶清微微一笑,柔声道:“我唱首歌给你听,好不好?”
  
  “唱歌,好。不过,你能唱你小时候给我唱过的那首歌吗?”
  
  “小时候?”
  
  他轻轻点头,又提示了一下,轻轻哼了一句:“虫儿飞,花儿睡!”
  
  叶清想了想,很快启唇轻唱: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
  
  叶清的声音带着少女特有的绵软清甜,歌声娓娓动听。
  
  天空的朝阳已经完全跃出天际,瞬间放出万道光芒,金色的阳光温暖地照耀在他们身上。
  
  朝霞灿烂,美不胜收。
  
  钱君宝听着熟悉的歌声,眼底有浓得化不开的思念。
  
  他微微扬起唇角,手伸出去,握住她的手,十指交错紧扣。
  
  他昨夜心里还有的疑虑,觉得叶清或许不是他小时候遇到的芽儿,此次此刻已经完全释然了。
  
  这是他的芽儿,也是他的清儿。
  
  是他钱君宝的娘子,是他一辈子要对她好的女子。
  
  未来的路,已经注定与她同行。
  
  哪怕还会遭遇挫折,经受磨难,只要他活着,永不相弃!
  
  或者哪怕明日他就消散在这世界,但只要此时他和她心心相印,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702/
看过《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