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百九十章 银币 完 --美丽即是正义
    三月十五日,京中的权贵,巨商们再次齐聚在云宾楼会商。
  
      云宾楼的二楼,在九天后,再次在夜里重新摆设,满足会场的要求。不过,云宾楼的东家倒是非常乐意这样折腾。这完全是在给云宾楼打广告。
  
      暮春时节,棋盘街的大道上,杨柳依依。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里本就是京城的闹市之一。
  
      上午八点许,云宾楼门口,一辆辆马车驶过来,或者是各种款式的轿子。仆人们簇拥着主人进入五间开,雕梁画栋的云宾楼中。
  
      而楼前也渐渐的热闹起来,正所谓:楼畔绿槐啼野鸟,门前翠柳系花骢。
  
      但,区别于九天前,三月六日的会商,这次聚集在楼下的基本都是报社的编辑。如冷子兴那种小金融业的业主,并不在场。上一次,朝廷已经公布了基本的铸造、发行银币的规矩,现在剩下的不过是分蛋糕而已。这与他们无关。
  
      上午八点半,贾琏、贾蓉、贾蔷三人带着小厮进了云宾楼一楼。大厅中,已经坐满各家的下人。
  
      见贾府三人组到来,有些人哄笑起来。根据路边社报道,今天户部要定下最终的方案。显然,今天,贾府是要出丑的。
  
      贾蔷很是不满,冷哼一声,环视一圈,看看是那些人起哄。贾蓉道:“琏二叔,看你的。”他们给环叔送过信,环叔派了长随钱槐回来,带了口信。
  
      贾琏点点头,上了二楼。
  
      二楼中,比一楼要清静的多。十几张八仙大桌,随意的摆开。上首的桌子,还是空着的。是户部、工部官员的位置。
  
      贾琏扫一眼,就发现不同,今天的面孔比上次要多。比如:北静王的长史、蜀王府的太监总管、陕西富商景璘、松江府华亭县的富商李纶。而如师谊、路庸、殷无忌、汪鹤亭、马均泰、伍观恒、胡炽、刘子宁、宁镀等人都在。
  
      贾琏坐到北静王府那桌上。魏其候侯府的都管家许管家亦在,笑着道:“琏二爷,今日贵府,可要小心咯。”语气,多少有点幸灾乐祸。
  
      别看,当日何大学士与魏其候有合作,将五军都督府对军队将领的考核、升迁划归到兵部。但,随后贾府、北静王等旧武勋集团,就推荐石光珠出任南安郡王空缺的都督同知。双方的关系,还是有些微妙。
  
      众人相互寒暄着。
  
      少顷,户部尚书赵鹤龄,带着户部、工部的官员、书吏二十多人过来。众权贵、巨商们纷纷起身见礼。
  
      赵尚书坐在主桌上,四周的目光看过来,扬声道:“诸位,朝廷再次与尔等会商。今日一定要得出一个合适的方案来。”
  
      皇商那桌上,刘皇商脸上微微露出苦笑,对于、王两皇商小声道:“不如户部定下来,我等执行的好。这般商量,又商量到什么时候去?”
  
      两名皇商各自点头。这是主流的看法。
  
      二楼大厅中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这时,贾琏站起来,拱手一礼,道:“赵大人,在下有一个方案。”
  
      赵尚书脸上不动神色,笑着点头,“哦?但讲无妨。”
  
      贾琏接着道:“近日来,各家对份额的分配,多有不满。究其原因,还在于没有明确原则。什么原则?凡是有利于推行银币的人,我们就要多给份额。凡是,愿意推广银币的人,我们就要多给份额。
  
      有鉴于于此,在下斗胆将份额分为三个档次。第一档:内务府;第二档:户部、工部、蜀王府、陕西富商景璘、松江府富商李纶;晋商、徽商、广州行商、天顺丰、三大皇商、贾府。第三档:汉王府、北静王府等。”
  
      贾琏话音一落,二楼的厅中,一阵沸腾。
  
      汉王的长子宁镀当即讥笑道:“岂有此理,按照你贾琏的说法,我们这些人,今日算是白来了。怎么你贾府都够格到第二档中?”
  
      魏其候侯府的许管家跟着道:“琏二爷,这未免太过份了吧?”他和贾琏在一个桌子上。
  
      高之令道:“琏二爷大约没去过我们苏州,太不将我们太湖地区的商帮放在眼中了。竟然没有我们的份额,这是什么道理?”
  
      贾琏对其他人的质问,并没有什么反应,但对高之令的指责,却是反应极大,冷笑着嘲讽道:“高员外想要一个理由?我可以给你一个理由。你长的丑。我长的比你帅,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哈哈!”一阵哄笑声响起!
  
      没有人会认为这是真正的理由。但,都看得出来,贾府在针对高之令。这位楚王的代表。当然,贾琏说的确实有道理。
  
      看一看,贾琏英俊潇洒,身姿修长,一身蓝色的锦袍,世家子弟的风范浸润到骨子里。而反观苏州巨商高百万,矮小,脸上有胎印,长的比较丑。
  
      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蜀王府代表的是杨皇后,陕西富商景璘八成和大理寺卿李康适有关。李廷尉曾任陕西布政使,据闻他和华相交好。松江府富商李纶代表的是卫相。
  
      这是一个相当豪华的政治阵容。天子加皇后,军机处的两个大学士,外加六部中的户部,工部。啧啧…
  
      唐道宾笑着摇头,对纪鸣道:“纪同年有没有觉得,这是子玉的风格?”
  
      一个反问语句,再加上“凡是”这种大白话的口吻,还有这样“美丽即是正义”的嘲讽逻辑。说不是贾环教的,谁信?
  
      纪鸣笑着点头。
  
      …
  
      …
  
      巨大的哄笑声,让高之令涨红了脸。他感觉到贾琏赤——裸——裸的恶意。
  
      百川通的殷无忌开口挑唆,笑呵呵的道:“琏二爷这个理由挺新奇的。我们这在座的,能比琏二爷更英俊的,只怕很少。难以服众啊!”他并非要拉高之令一把,而是要让贾府成为众矢之的。
  
      贾琏侧身,面对晋商的一桌,讥笑道:“我忘了说明一点,诸位晋商员外,都是身家百万,我这个方案,是要将百川通排除在外。百川通赞助大周日报,前些时日,嘲讽我贾府嘲讽的很带劲啊。”
  
      你麻痹。殷无忌脸色一僵,没想到“惹火上身”。当场就想破口大骂,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半天没吐出来。
  
      贾琏把话点的很明白,贾府和楚王系的恩怨。一时间,二楼厅中,变的安静起来。这种政治斗争,没有那个商人想站队。
  
      路庸皱皱眉头,正要打算开口维护两句。
  
      这时,赵尚书突然出声,道:“这个方案不错。大家的意见呢?”
  
      天顺丰的东家,号称西南钱王的胡炽果断的出声捧场,道:“敢问老大人,第一档,第二档,第三档的份额具体怎么划分?”
  
      这话其实很蹊跷。贾琏提的方案,胡炽却直接问赵尚书。而且,赵尚书是在表露了自己意愿的前提下,征询众人意见的。不少人,心中都有些谱了。
  
      想想,那些联合起来的政治力量吧!心里就算有些意见,也得憋着。胳膊拧得过大腿?
  
      赵尚书笑眯——眯的,不慌不忙的道:“内务府占15%,第二档11家各占7%,第三档12家,合计占8%。”
  
      徽商的汪鹤亭、马均泰心中计算后,立即表态,“我等听从朝廷吩咐。”
  
      接下来,众人纷纷表态。至于,质问贾琏的汉王府,魏其候府,高之令,殷无忌即便反对亦无济于事。
  
      汉王府的宗人令,说白了,就是个皇家的面子功夫而已。有些话,锦衣卫可是报到天子案头去了。敢闹事,后果自己掂量。
  
      至于,魏其候府,旧武勋集团和新武勋集团,天然对立,根本不是经济利益可以收买得了的。那么,干吗还要给他们分?给点汤汤水水,就算团结钱了。
  
      而贾府和楚王,算是在某种层面上,撕破脸。
  
      不能,别人打着踩你的脸的主意,你还要腆着脸,贴上去吧?
  
      …
  
      …
  
      赵尚书宣布结果之后就离开云宾楼,具体的事务,要请各家派人,到户部去办理。
  
      云宾楼中,纷纷散场。
  
      最失意的,是高之令,殷无忌、宁镀。他们三个,是九日前,笑贾琏笑的最开心的人。
  
      贾琏看看手些发抖的高之令,笑一笑,转身下楼。想踩着贾府上去?京城这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消息,随即传开。
  
      报社的编辑们都像炸开了一般,纷纷写稿。于他们而言,谁又想到事情会出现反转呢?明明是开着,一帮人反对贾府,要踢出贾府,没想到,最终被踢出局的是高之令,殷无忌。而且,汉王府的份额,非常少。
  
      …
  
      …
  
      马车中,汪鹤亭和马均泰,都是笑着摇头,这个方案,对徽商不错。这也是四大财团纷纷赞同的原因。
  
      汪鹤亭笑道:“高百万要傻了。他的二十万打了水漂。”
  
      马均泰微微一笑,“我在想,殷无忌,八成会有麻烦咯!晋商那帮人,说团结也团结。说是一盘散沙,也是散沙。他们的票号要是合并成一家,我们这些人还做什么银业?百川通,被排斥在发行银币之外,只怕要渐渐式微。”
  
      汪鹤亭笑着点点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17/
看过《奋斗在红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