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溃败
    流血漂橹,千里无人烟。拓土千里,设三县。
  
      八月十一日凌晨,八百里加急的捷报自南方回京师。军国大事,自是飞报天子,不得有半点耽搁。
  
      大明宫中,凌晨时分,夜宿在贺贵人处的雍治皇帝起身,赶到勤政殿后的书房中,拿着大太监许彦呈上来的捷报,再仔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明亮的宫灯之下,一身明黄色龙袍的雍治皇帝看起来还略有些没睡醒的样子,而后,白胖的天子,仰天大笑,“哈哈,齐驰真是本朝名臣。这封捷报来的好!”
  
      八月十二日非常朝日。雍治天子回去补了一个回笼觉之后,于上午在大明宫勤政殿中召集群臣。而此时,来自云南的捷报已经传变整个朝廷。
  
      无论是在家里休息的官员,还是在六部、三法司坐衙的官员,还是城内外办事的官员,或者在大明宫中随驾的官员,全部都得到消息。西南大胜,拓土千里。可以献俘于午门前。
  
      勤政殿中,正五品及以上的京官全部汇聚于此。翰林、科道方阵亦汇聚于此。
  
      山--西道掌道御史赵俊博担任监察御史,在大殿之中纠察风仪,敢有喧哗、失礼者,必定被他纠正、弹劾。
  
      已经销假重新“上班”的贾环,此时也跟着在青色的官袍,站靠前的翰林方阵之中。韩林在名义上词臣,属于天子近臣,方阵比较靠前。其实,这也是翰林清贵地位的一种体现。
  
      然而,相比于大殿之中的兴奋之情,翰林方阵之中,气氛微微有些压抑。
  
      翰林院,全部都是科举出身的文官,而且,都是文官中的精英。在八月初这段时间和天子僵持、对持中,翰林院人人都上了奏章。当然,贾环除外。
  
      百善孝为先。他不上奏章,并没有人会当面指责他。当然,背后都要嘀咕几句。
  
      此时,翰林方阵的风暴眼,就是站在距离贾环不远处的翁宗道身上。他这些天很出彩,俨然舆论领袖人物。但是,西南大捷,和天子僵持的文官集团精英们,都已经预料到他们的失败。
  
      天子之功,文治武功。文治,向来是不好评定。但是武功就非常好确定了。西南大胜,拓土千里,拿下三县之地,这是国朝近二十年以来的大胜。大涨国朝的威风、士气。
  
      现在,舆论再骂雍治皇帝,就很难形成合力。君不见,当年明太祖、明成祖将文人大臣杀的上朝之前要给家人告别——生死离别,但根本不损两位皇帝的英明。
  
      翁宗道表情严肃。
  
      贾环则是神情沉静。让人看不出他是心情。在想什么。
  
      而同为翰林院新人,一科的榜眼,周慎行却是微笑着。他的计谋得逞了。现在,状元翁宗道要倒霉,探花贾环名望一落千丈,那么,今科的进士领袖,非他莫属了。哈哈!
  
      …
  
      …
  
      天子御座下方,为的是四位宰辅大学士。往下数便是文武重臣。顺亲王、吴王、北静王、成国公,魏其候等王公大臣都在武臣序列中。文官大臣则是亲一色的绯袍,六部九卿齐聚。
  
      北静王打量了一下对面的文臣,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四王八公等旧武勋并没有在其核心人物之一贾政遭受弹劾时声。此时,自然不用说什么。
  
      天子威望大涨之际,要做什么不能?
  
      而其他武将,就要笑的要放肆的多。给何大学士当面训斥过的魏其候就是一脸的笑意,笑眯眯的在都察院、六科的方阵中扫来扫去,这等会将是重灾区啊!
  
      通政司的方阵之中,贾政努力的压着自己的喜意。在今天来大明宫的路上,他的庶子已经给他分析过:文官集团大败。败于这个来自西南的捷报。真是造化弄人。而他去福建当提学的任命,则必然会通过。
  
      净鞭响过后。大学士谢旋出列奏道:“云贵总督、右都御史齐驰于西南大胜,开疆拓土,臣为陛下贺。”谢旋为领班军机大臣,正式的捷报现在在他手上。
  
      谢大学士开口就拍雍治皇帝的马屁。而在如今的舆论氛围下,整个朝堂,并没有人出列骂他。开疆拓土之功,太大。
  
      御座之上的雍治天子心情极佳的开口道:“非独朕一人之功。军机处运筹,兵部供应,齐驰指挥,前方将士用命,方才由此大胜。”
  
      五军都督府右都督魏其候出列,奏道:“圣天子临朝,才有此大胜。天佑我皇周。臣奏请陛下,封赏齐驰、前方将士。”
  
      前文说过,兵部在此时只是个后勤机构。掌管武官升迁、任命的是五军都督府。左都督牛继宗已经带领大军出征,征讨西域。现在五军都督府当家的,就是右都督魏其候。
  
      即便是,齐驰是文臣,指挥军队,立下如此大功,魏其候一样要开口给将士们请功。再者,文臣和勋贵,不是不可以互换的嘛!
  
      雍治天子哈哈一笑,道:“齐卿立此大功,朕何惜封赏?封齐驰为安南伯,令其酌情灭掉骠国。蕞尔小国!其余将士封赏,由五军都督府拟定、执行。”
  
      云贵总督齐驰立下如此大功,天子封侯,满朝官员无人有异议。这是应当的。正所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西南数十州。请君且上凌烟阁,做个书生万户侯!
  
      当即,便有谢大学士带头,满朝文武都是躬身行礼,道:“陛下圣明。”
  
      雍治天子极其畅快的大笑几声。一连十几天和文官们较劲的憋屈一扫而过。
  
      这时,以善于揣摩天子心意著称的光禄寺少卿袁壕出列,高声奏道:“臣闻四海升平,必是圣主当国。敌酋枭,必有名臣。齐总督,国之名臣。世所公认。则陛下为圣主,臣等何敢再疑?”
  
      这完完全全的是拍天子马屁的话。满朝君子,还没来得及劝谏,就有三名朝臣抢出班列,对天子歌功颂德。他们和袁壕是同一条线上的人。在朝廷这个江湖中,隶属于天子面前红人派。
  
      雍治天子笑道:“卿等言过其实。当罚俸禄三月。”
  
      户部尚书卫弘出列,道:“臣遵旨。”
  
      袁壕几人笑呵呵的,并不以为意,不少人都骂这几个家伙无耻,不要脸。
  
      雍治天子收敛笑意,朗声道:“贾政何在?”
  
      位于勤政殿末端通政司方阵中的贾政出列,“臣在。”
  
      雍治天子道:“贾卿为人端方正直,谦恭厚道,人品端方,风声清肃。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大有祖风。朕所深知。擢升福建提刑按察使司副使,提督学道。”
  
      之前,天子特简政老爹的是正五品的佥事,提督学道,现在就是官升两级,跳到正四品的提刑按察副使。这是明显的报复行为。
  
      雍治天子说完,环视众臣,“卿等刻有异议?”目光落在文官集团的领袖何大学士身上。
  
      朝廷的领班军机大臣谢大学士并非科举出身,他是杂官,浊流出身,因深受当今天子信任,才升任到如今的位置。
  
      何大学士心里叹口气,出列道:“臣无异议。”
  
      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文官集团已经输了。再和天子硬抗,只会死的很难看。文官当国,这是一个长期斗争、妥协的过程。不是输一场,就要玩完了。
  
      何大学士都说了没有异议,一众文臣自然没有意见。任命通过。
  
      雍治天子骄矜的一笑,让身边的太监总管许彦宣读他的最新旨意,贬乙卯状元翁宗道为云南罗平州知州、贬庶吉士四人。再贬科道言官十二人。全部都是最近跳的比较厉害的文官。
  
      锦衣卫指挥使毛鲲嘴角翘起来。名单,当然是他收集起来,呈送给天子的。
  
      何大学士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整个文官集团遭受重创。这些人,都是文官集团的菁华。不是科举出身的官员,都敢顶着天子的意愿玩命的!
  
      而他低估了天子的心性。在他认输的情况下,天子痛下杀手,穷追不舍,将文官集团的中坚分子全部贬官。唉…,在这一刻,何大学士心中充满了苦涩。
  
      被贬的官员纷纷出列,叩拜退出勤政殿中。气氛凄惨。没有人可以躲,御史盯着的。翁宗道面无表情的走出翰林方阵,对天子叩拜之后,退出。
  
      刘大学士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禁不住在心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求仁得仁!总算天子如今爱惜羽毛,没有杀文臣。
  
      接着,天子又宣布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补充了新的御史和六科给事中。人选是由谢大学士提供。
  
      …
  
      …
  
      朝会结束,雍治皇帝一系列的手法,让朝臣们惊讶。毫无疑问,之前,略显颓势的谢大学士再次恢复领班军机大臣高高在上的地位,而何大学士遭受重创。
  
      贾政喜气洋洋的和和北静王等人说话。而贾环沉默的跟着翰林院的同僚一起走出勤政殿,在午后的秋日中,回头看了一眼大臣络绎不绝走出的大殿。
  
      心中充满了压抑!
  
      没错,在这一波朝政风波中,他其实是大有收获。大姐姐贾元春成功刷的天子的好感。父亲贾政官升两级,出任科举强省福建的提学大宗师。舅舅王子腾,属于谢大学士一系,势力增长。
  
      但是,贾环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感觉很压抑。
  
      满清将文臣杀的骨头都软了,杀的他们不敢说话,然后呢?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圣主,不是在吹捧中吹出来的。比如我大清的康麻子,就是不要脸至极。
  
      圣主、明君应该是做出来的,行动出来的,批评出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在内心的最深处,贾环是将他自己当做文官。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17/
看过《奋斗在红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