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十章 红楼第一美女?
    秦可卿显然是有脑子的女人。文  ?贾环要出府读书,不征得贾母和王夫人的同意,绝无可能。而贾环不被贾母、王夫人所喜是明眼人都知道的事情。
  
      秦可卿这么问,其实是在善意的提醒贾环。
  
      她今天旁听贾环和李纨聊天,着实对贾环的看法改变了不少。她是个“与人为善”的性格。这和她“贫女得居富室”有关。当然,也就是遇到了会提醒贾环一句。她还是站在凤姐儿那边的。
  
      贾环看着说话温柔,娇俏可人的秦可卿,回答道:“暂时还没有。我等会儿就去回老太太、太太。”
  
      心里赞道:真是个娇媚的尤物!怪不得贾珍那个大仲马不会放过她,不顾道德人伦将她给强行占有。
  
      但凡读过红楼梦的男人都知道,对这个娇媚如花的大美人用强,几乎没有任何后遗症。
  
      按照甲戌本红楼梦的说法,秦可卿被人现和贾珍通-奸的事情之后,上吊自杀。而纵观全书,她从头至尾,都没有作出任何报复贾珍的行为。
  
      要是想法邪恶点的男人,有机会的话......
  
      贾环当然不会做这样邪恶的事情。男女间的事情还是你情我愿为好。感情的事情,并不能强求。至于纯粹的欲-望的宣-泄,还不如自己用手来的直接。
  
      对秦可卿这样国色天资的大美人,他相当乐意亲近。这是正常的男人都应该有的想法。只是,他没有拜倒在她的裙下的打算。人家结婚了啊。
  
      欣赏、爱慕美丽的女人,这是正常的。自己私下里想一想,这也是可以理解的。都是正常的男人嘛。谁当年没有暗中爱慕的女神?但出界限的事情,还不要做为好。
  
      比如:贾瘪在今年冬天去东府赏梅时,睡着秦可卿的床-上,将秦大美人给意--淫了一番。
  睡醒了,裤子湿了。这就相当的猥-琐R好他没给人现。
  
      其实,贾环不知道的是,今天秦可卿来李纨这里,就是邀请李纨去东府里赏梅。
  
      听贾环的回答,秦可卿就知道贾环心中有数,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
  
      贾环也感受到秦可卿的善意。现在已经是红楼8年的冬天,距离贾珍对秦可卿用强的时间节点应该不远了。
  
      红楼书中没有明写。时间无从推测。只知道从书中时间线推算,红楼1o年秋,秦可卿开始生病∨于红楼11年深秋。另有红楼第七回,红楼九年,贾瘪和秦钟初会,晚上贾瘪和凤姐坐车回去的时候,焦大骂:“扒灰的扒灰,养绣子的养绣子。”
  
      扒灰就是指贾珍偷秦可卿。这事弄到仆人都知道的地步,肯定有段时间了。必定生在红楼9年。时间已经很近了。
  
      在道义上,贾环觉得他应该提醒下秦可卿。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被人给强了,这是相当悲惨的遭遇。能避免还是要避免。贾环没有保姆心,但不是冷血人。提前知道秦可卿要被人强行侵犯,有机会当面说话而不提醒,这太冷漠。
  
      有红学观点说,秦可卿给贾珍强了之后,还和贾珍产生了感情。这简直是荒谬绝伦,一派胡言!
  
      红楼梦的主基调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假设,秦可卿愿意和贾珍上-床,她还值得被同情吗?这在道德上是应该被谴责、鄙视吧?这还是悲剧吗?显然不是。
  
      她至始自终都是被贾珍强迫。
  
      这才是悲剧。
  
      贾环心里的念头一瞬即过,组织了下语言,说道:“蓉哥媳妇,府里现在都在用叙炉,使用的时候呢一定注意。
  如果睡觉时将屋里的门窗都关上,会中毒死亡。你要心。珍大哥原是好意,不要出了什么事故。”
  
      珍大哥就是贾珍。
  
      贾环一个8岁的孝,大模大样的叫秦可卿“蓉哥媳妇”实在有点滑稽。但事实如此。他要叫“可卿姐姐”那才乱了辈分。
  
      秦可卿清水般的明眸落在贾环脸上,很有些莫名其妙。怎么突然说起叙炉来呢?但还是温柔的轻声谢道:“谢环叔提醒。”
  
      她知道东府里确实在用蜂窝煤≥说是贾环明的。贾琏让贾珍使用。但蜂窝煤有气味。她屋里冬日券烧炭盆,都是用的上好的红罗炭。红罗炭燃得耐久,没有味,不冒烟。宫中都用这种炭。
  
      贾环笑了笑,轻轻的点头。
  
      当着李纨的面,他不可能把话说得太明白。秦可卿生活在宁国府,她自己肯定知道贾珍是个什么人。而贾珍对她有没有想法,她心里应该有数。
  
      红楼书中第二回,冷子兴说:“如今敬老爹一概不管,这珍爷哪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敢来管他的人”
  
      这就是贾珍。大仲马。柳湘莲说道:“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而秦可卿是个什么性格?
  
      书中,秦可卿的婆婆尤氏说秦可卿的性格: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
  
      贾环正是知道秦可卿是这样的性格,才这么提醒秦可卿。他这么突兀的暗示,秦可卿不在心里想几天才怪?贾环最后那句话,换一个断句方式就是:你要心珍大哥,原是好意,不要出了什么事故!
  
      又闲聊了一会,李纨亲自带着素云、碧月送贾环到院子门口。
  她今天给贾环的经义水平所征服,自是要为儿子贾兰结交这样的“良师益友”。
  
      但李纨刚对贾环的感叹:“环兄弟要是不出府读书的话,我倒希望你有闲暇来我这里和兰儿一起读书。”
  
      如果你要是信了这话,那就是图样图森破☆纨是见贾环要出府读书才敢这样表达下亲近之意。真要贾环天天来她家里,她得担忧的睡不着觉。
  
      贾府里都知道老太太、太太不喜欢贾环。她如何敢和贾环来往过密。后果她承祷起。
  
      送至院门口,李纨得体的祝贺道:“环兄弟明日出府读书,大嫂在此祝环兄弟早日高中!”
  
      环哥儿这个称呼,在李纨这里已经变成了环兄弟,这是对贾环的尊称。表示是同辈人。而“哥儿”这个称呼就有点长辈的意思。
  
      美人相近,幽香扑鼻☆纨穿着浅蓝色的衣衫,容颜秀美≠手投足都有一股婉柔的少妇韵味。宛若水墨画中走出的古典仕女。真正的仕女。现代社会那些沾满了烟火或铜臭气息的女人无论如何包装都比不了。
  
      贾环行礼,“谢大嫂吉言。”然后告辞离开。
  
      贾环心里还是蛮喜欢李纨这样韵味的少-妇美人。当然,李纨和秦可卿相比,还要少了几分女人娇媚的韵味。已为人-妻的秦可卿堪称绝色尤物。评分95分偏上。
  
      但李纨的学识、才情要优于秦可卿,她可是能在大观园诗社中评诗的女人。女人的美丽,是容貌加上气质和才情。两人气质不同,各擅胜场。
  
      顺着甬道往回走,贾环回头看了眼李纨院,心里悠悠一叹。他在为秦可卿感叹。这是个遭遇悲催的美人儿。
  
      7月份祭祖时,他和东府的嫡孙贾蔷聊了几句,贾蔷和贾蓉是好友,他当时想起秦可卿的事情,就有些感慨。
  
      贾环知道即便他提醒了秦可卿,而且还提供了“一把刀”:以一氧化碳杀人的方式。贾珍强迫秦可卿显然不止一次。但以秦可卿柔弱、娇怯的性子未必敢激烈反抗,将贾珍给干掉。
  
      但可能也于事无补。
  
      贾珍作为宁国府的主人,将儿子贾蓉骂得很孙子一样。他要强上秦可卿,秦可卿绝对躲不过去。因为,贾珍下手的机会实在太多太多。
  
      而对秦可卿而言,她是无法离开宁国府。她的丈夫贾蓉又不能保护她。几乎是一朵娇媚的鲜花等着被猪拱。
  
      知道悲剧要在某个时间节点生,而他无力阻止,这是贾环为秦可卿感叹的原因。
  
      要挽救秦可卿的悲剧,除非是贾环在这一两年内找机会将贾珍给干掉。但贾环通共才和秦可卿见过几面?今天才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说话。
  
      他可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为一个见过才几面的美女去杀人。这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想法。
  
      而且,不管哪个朝代,杀人都是犯法的。这么做最大的可能是:他和贾珍一命换一命。从此,贾蓉和秦可卿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贾环曳,将心里的情绪驱逐出去,回到自己的住处。和晴雯、如意说笑几句,坐在书桌边,整理着他的思路。
  
      贾环提笔在纸上写了几句: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罪宁。宿孽总因情
  
      秦可卿是一个迷啊。
  
      很多红学家都在研究她。她的身世是迷,她的死是迷。
  
      对秦可卿的研究,最出彩的当属刘心武先生。他认为秦可卿是废太子之女。贾府的衰败就来源于收留罪太子之女。贾元春因为告密而才扬藻宫。秦可卿因为身世被皇帝赐死。
  
      但精彩的观点不代表是正确的观点。刘心武先生在百家讲坛上讲到半路给红学家轰下去了。贾环不认可心武先生的观点。
  
      还有红学观点认为,秦可卿的死是贾府败亡的原因之一。皇家的女儿,你说弄死了就弄死了?导致贾府被势量大的皇族报复。还有她的棺木规格等。
  
      但贾环也不认可这些观点。
  
      从政治博弈,历史权谋的角度来说,贾府衰败被抄家最大的原因是贾贵妃贾元春死了。她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王子腾在贾元春死后,随即就死于离京城不远的地方。其他的都是细枝末节。
  
      而对于穿越来到这个世界的贾环而言,秦可卿是一个即将有着悲催遭遇的美女。至于她身上的迷,就让它成为迷吧!
  
      第一呢,贾环没打算贾府的猪队友们混。管他们呢。
  
      第二呢,即便秦可卿是公主,是亲王之女等等身份,但只要贾府自身的实量大,她的死亡就不会对贾府造成倾覆的危险。
  
      原著中,秦可卿死于十一年,而贾府到前八十回终结时红楼十五年,也只是出现衰败的景象,还没有被抄家。
  
      贾元春不死,王子腾不死,贾府无忧。
  
      理清楚这些事情,贾环紧迫的心情放松下来。倒是想起一则关于秦可卿的事情来。
  
      秦可卿,乳名兼美,表字可卿。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林黛玉。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因而很多人将她誉为“红楼第一美女”。
  
      但贾环不认可这个观点。
  
      因为一个女人的魅力,并不是说自看脸蛋和身材。这是相当肤浅的认识。要看三个方面:容貌、气质、才情。秦可卿的容貌自然是一流。再看气质。秦可卿气质依旧是一流。但是才情呢?
  
      薛宝钗的才情,咏螃蟹诗:“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这是将某些人讽刺的入木三分。还有她的管理才能,秦可卿是没这方面的才华。
  
      黛玉的才情,一曲葬花吟,是红楼诗词的最强音:“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一朝春眷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黛玉虽然没有宝钗待人接物的本事,没有宝钗的管理才华,处理世事的实际能力,但她是精神上的贵族;句“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将她的品格、风范写尽无遗。这是作为人,最宝贵的品质。
  
      红楼的第一美女始终是两个人:薛宝钗和林黛玉。红楼梦里作者原笔很明显的是褒扬黛玉,贬抑宝钗。但黛玉也有她的缺点。爱好者们的看法不一。
  
      并非秦可卿。
  
      秦可卿在容貌、气质上与宝钗、黛玉是同一级数,但输在内涵美上。
  
      想到这儿,贾环自嘲的一笑,刚和秦可卿聊了几句,领略了她美丽的风姿,暗自赞叹她是个绝色尤物。现在又想着宝钗和黛玉比她美丽,自己好像挺不厚道的。
  
      只是这会儿思绪转到这上面,他私下里自己想想⊥像给当年的班花、校花们弄个排名一样。
  
      群芳谱中第一名者谁?
  
      贾环正思绪飘飞时,晴雯快步进来道:“三爷,老爷回来了。”
  
      贾环要去给贾政说出府去闻道书院读书的事情。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17/
看过《奋斗在红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