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大官人 > 第一五六章 关关雎鸠

  老仆将酒菜摆上,韦无缺请王贤上座,又邀请闲云入座
  闲云却摇摇头,不搭理他。
  “不用理他,”王贤笑道:“他不吃酒。”
  两人便对酌起来,几杯下肚,韦无缺似乎壮了胆子,稍显忸怩道:“其实小生今次来浦江,是为了令妹。所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可惜我做不了主……”王贤苦笑道,心说能做主的在身后站着呢。
  “那是,婚姻大事需要父母之命。”韦无缺点点头道:“不过得先消除令妹对我的误会,是吧,哥?”
  “谁是你哥?”王贤一口酒差点喷他脸上。
  “大人啊,我要是娶了令妹,不就是你妹夫,你不就是我哥?”韦无缺大言不惭道。
  “稍等稍等,你不想再被打成猪头,还是少提这茬。”王贤感到身后一阵冷飕飕,显然闲云不愿别人,拿灵霄的婚事开玩笑。便正色道:“我妹子还小,现在谈婚事太早。”
  “再小也得十三四,眼看及笄,我不着急不行啊。”韦无缺急道:“哥可能不了解我,小弟自我介绍一下,我家在宁波,也算是名门望族、书香门第……”
  “我妹妹不识字。”
  “呃……”韦无缺忙改口道:“我就想找个不识字的。
  王贤看看闲云,沾上就不揭下来了。
  又吃了会儿酒,衙门了。心说我是没招了,这小子跟膏药似的王贤推说下午还有公务,便和闲云返回
  回到西衙,闲云那张冠玉般的面庞,变得铁青铁青:“以你的智慧,完全可以让他没指望。”
  “我真没办法……”王贤的分辩毫无力度,只好改口道:“你怕啥,谁能占到灵霄的便宜?不被她揍死,就是那小子万幸了。”
  “那你也没必要,拿我妹妹开玩笑!”闲云怒道。
  “我不是开玩笑。”王贤正色道:“我是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闲云心说,你小子哪来那么多弯弯肠子?
  “不错。”王贤问闲云道:“那小子的话你信不信?”
  “不信。”闲云摇头道:“不过我按你的吩咐,让胡大人的人去查了,宁波府确实有个韦家,府学里也有个叫韦无缺的学生。”
  “这些都是可以造假的,人家但凡敢报,就不怕你去查。”王贤低声道:“我怀疑这小子是明教的。”
  “明教的?”
  “当初我在富阳围捕明教徒,这小子在场。我来浦江上任,第一个碰上的又是这小子。如今他竟然干脆在浦江住下了……”王贤沉声道:“他的行踪太反常了,反常必有妖!
  “你的推论总是这么武断。”闲云苦笑道。
  “把人往坏处想,对自己没什么坏处。”王贤缓缓道:“他接近我,估计和你在我身边,是一个目的。”
  “你是说,他也在找那人?”闲云吃惊道。
  “我都是瞎猜的。”王冇贤轻声道:“不管怎样吧,他都会听从我的吩咐。我有个钓鱼的计划,只是没想好让谁当饵,现在这家伙出现,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第二天,便有失踪者家属到西衙报到。
  第一个来的是那个樵夫田五的妻儿,田五失踪最久,他们也早就不认为他能生还了。王贤向他们询问了田五失踪前后的情形,包括什么人帮着寻找等等,便出具了注销户籍的文书,命人带他们到户房办理。
  之后陆续有家属到来,王贤都一一询问,但这些人所述大差不差,都说是毫无征兆的失踪,便彻底杳无音讯。直到见了那茶商郑迈的家人,王贤才得到些不寻常的信息……
  郑迈的长子回忆道:‘我家的茶叶基本在本县销售,其中本家是最大的主顾。每年年根,我爹都会去郑宅镇上收账,结果那年回来后就魂不守舍,年都没过好。还跟我说了些奇怪的话……”
  “什么话?”王贤隐蔽的摆了摆手,闲云和灵霄便将屋里屋外都监视起来,以免有人窃听。
  “他说,郑家要覆灭了,让我赶紧卖了茶园,带着家里人离开浦江避祸。”郑迈儿子面色发白道:“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却一个字不说,只是蜷在床上,身上盖了两床被子,牙齿还打颤。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要报官,只有这样全家才能保全。接着又摇头说不行,上万条性命呢……他跟得了失心疯似的,老是重复这些话,然后元旦天不亮就起来,说是去茶园放鞭.谁知再也没回来。”
  “这些话,你对别人说过么?”王贤记性很好,知道卷宗里没有这段记录。
  “没有。”郑迈的儿子摇头道。
  “为什么?”
  “这些话没法跟本家人说,不然人家还以为我也疯了,郑家是太祖钦封的江南第一家,又没有谋反,怎么会被灭族呢?”。郑迈的儿子道:“反正大人是要结案的,我再不说就没机会了,索性一吐为快。”
  “嗯,”王贤点点头道:“你父亲失踪后,是谁办的丧事?”
  “自然是本家了。”郑迈他儿道:“我们虽然是旁支,但婚丧嫁娶,都是由本家出人帮着办。”
  “你父亲的遗物,也是他们帮着收拾的?”
  “这个没注意,应该是吧。”郑迈他儿不确定道:“不过交给我时,确实什么都没少。”
  “好。”王贤点点头道:“你可以去办手续了。”
  “大老爷,”郑迈他儿站起身,两脚却纹丝不动道:“您说我父亲,有没有可能被害了?”
  “当然有可能,不过你既然有此疑问,为何不早提?”王贤面无表情道。
  “本家叔叔大爷们,都说不可能。”郑迈他儿道:“他们说要是被人害了,茶园里能看不到一点搏斗的痕迹?”
  “不一定非要在茶园里打,这两者没有必然联系。”王贤将文书收回道:“如果你想追查下去,官府依然会尽力而为的。”
  郑迈他儿寻思良久,下嘴唇都快咬破了,方颓然道:“算了,不查了,按叔叔大爷们说得办吧……”
  “好。”王贤将文书又递给他道:“去吧。”
  最后一个到的,是那伍绍元的亲属,除了他的老母亲,还有个一身素缟、面带哀怨的娴雅少妇。郑沿也陪着女儿来了,但官府有官府的规矩,只让相关人等进去,他只好在外头等着。
  因为是一个一个的面谈,王贤先见了伍绍元的母亲。提起失踪的儿子,老人家就浊泪直淌,王贤问她是否愿意结案,她流着泪就是不肯回答。
  “老人家,你没想好怎么就来了?”对这样可怜的老人,王贤向来富有耐心。
  “老身想好了,”老妇人泪流满面道:“结案吧。”
  “可是有什么人胁迫你?”王贤敏锐道:“没必要有顾虑,说出来本官为你做主。”
  “没人胁迫我,就是已经答应亲家了……”老妇人垂泪道:“我儿入赘郑家,生死都归他家安排,老身也只能遵从。”说着捂着胸口恸道:“痴儿啊,你非要入赘郑家作甚来着?如今连生死都是人家说了算……你娘想不答应都不行。
  “令郎怎么会入赘呢?”王贤见老妇人的言谈举止,不像是贫苦人家出身。
  “还不是冤孽么。”老妇人流泪道:“那年清明,我儿见到了出来踏青冇的郑家大小姐,也不知怎么就着了魔,到了不吃不喝的地步。我只好硬着头皮上门提亲,好在人家郑家女儿择婿,一不看相貌,二不看财势,只看这个人怎么样。只是这几年邪性,只许入赘,否则免谈。”
  “我老伴死得早,就这一个儿子,自然不愿意他入赘,但看他天天茶饭不思,越来越消瘦。我怕他有个三长两短,只好答应了。”老妇人絮絮叨叨接着道:“婚后儿媳倒是通情达理,时常和我儿来探视老身,倒是让人感到安慰……”
  “你儿子原先是作甚的?”王贤不得不打断老人的回忆
  “我儿自幼读书,考过几次秀才,但都没考中……”老妇人叹道。
  “你家主要靠什么供他念书?”王贤又问道。他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读书是个花钱的营生,等闲孤儿寡母是读不起的。
  “先夫留下三十亩薄田,原本也够我母子吃租子了,但读书是万万不能的。”提及儿子的光辉往事,老妇人容光焕发道:“后来他把几十亩田都卖了,我当时差点和他断绝关系。谁知道我儿靠这点本钱开始了买卖,竞越做越大……”说着一指外头道:“衙前街上就有我家的几个铺面,所得租金除生活外,勉强还可以供我儿读书。”
  “绍元的父亲原先是做什么的?”王贤点点头,又问道
  “先夫原先是本县粮长。”老妇人道:“后来被迫让给郑家,之后就守着郑家给的三十亩薄田过日子……”
  “原先还有这段渊源?”王贤颔首道:“老夫人辛苦了,先请下去吃茶休息。”
  待老人家下去.那戴孝的少妇便进来,款款向王贤行了个礼,竟看得他一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11/
看过《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