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纯阳武神 > 第八十一章 道法精进,开年入学!

  (卡得欲仙欲死,今天就这一章了,白天在写。)
  
  光明道符一百万!
  
  放眼浩瀚星空,就算是一些诸族年轻至强者,在开天境也不过累积了百万道符,就破入轮回圣境,道悟何其难,寻常开天境大能,衍化十万道符,便再难寸进,而后开始尝试冲击圣境,等到凝结法则神链之后,与道合真,更加契合之后,才继续提升下去。
  
  是以,眼下的苏乞年,已经达到了一般浩瀚星空年轻至强者冲击圣境之时的底蕴。
  
  而他一身时间禁忌,道符衍化也赫然冲破了五十万,这种道悟之速,若是传入浩瀚星空,怕是要引得诸族皆震,星空动荡。
  
  且这大半个月,他终于将刀道本源剩下的第九种及第十种玄奥补全,刀道锋芒、中正、涅、无畏、毁灭、杀戮、不灭、精神,皆是一种传承!
  
  以武止戈,兵刃相向,为的不是最初的杀戮,而是渴求宁定的光明!
  
  传承与光明!
  
  最后两种刀道玄奥补全,苏乞年可以感到,本来光阴不灭刀中,光明、时间、刀道这三重道法之间还有一些微乎其微的不融洽,此时彻底圆融无瑕,契合无间,刀势之盛,比之前增强了不止一筹。
  
  且刀道他参悟多年,早已了然于胸,玄奥一经圆满,道痕自生,再一日结道轨,第三日衍道符,时至今日,刀道道符,亦已经有逾二十万之数。
  
  而进展不大的,则是封镇禁忌,这一独属于锁天一脉的禁忌法,在当初机缘巧合下参悟出来三种本源玄奥之后,就再没有头绪。
  
  还有依靠天龙舟衍化时空之力,苏乞年妄图参悟的虚空禁忌,也似乎到达了一个瓶颈,这最后一层窗户纸,始终捅不破,苏乞年没有强求,即便有十方道莲之一相伴,禁忌法也不是可以轻易掌握的,多半是火候未到,尤其是身为诸天第一的时空禁忌,放眼浩瀚星空,一个纪元真正能够执掌者,禁忌之数也只有九人。
  
  眼下,苏乞年要尝试的,就是借助天龙舟衍化的时空之力,参悟出来虚空禁忌,再借助时间、虚空两大禁忌法,交融衍化出真正的时空禁忌。
  
  这注定了不是一条平静的路,想当初他们各自得到三分之一时光之心,他继承的是时间禁忌,刘清蝉继承的是虚空禁忌,至于那一位,则直接继承了时光之心的根本,执掌了时空禁忌。
  
  ……
  
  收拳而立,苏乞年看走出屋子的聂庚午,笑了笑没有说话。
  
  聂庚午也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有些心疼,这些年来,是怎样一种求生的信念,才能够坚持将这样一种软绵绵,毫无威力的健身拳法打得如此炉火纯青。
  
  事实上,对于这位不过稍大了两个月的发小,聂庚午更有一种钦佩,面临死亡都毫不退缩,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坚持,也正因为受到这种影响,当初在入伍之后,他才能够很快脱颖而出,而今虽然不说功成名就,却也在为人类的存亡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之后的几天,依然风平浪静,但对于聂念年而言,就是一片人间地狱。
  
  过了正月初一,自家老子在师长那里拜过年,和团中修养的兄弟们喝过年酒之后,从正月初二开始,就以督促他练武,早日打破第二次人体极限为名,开始操练他。
  
  最关键的是,这一次聂庚午没有压制修为,美其名曰有压力才有进步,在极限逼迫中升华,就好像凤凰涅一般。
  
  神特么的凤凰涅,见鬼的极限升华!
  
  聂念年心中腹诽,这特么就是想修理他,找回面子,下手那叫一个狠,真是简直了,我特么是亲生的吗?
  
  不过聂庚午出手爽,心中更震动,这小子根本一天一个样,一天比一天气血旺盛,他不动用武术家层次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压制得住他,那古怪的半步崩拳,除非是纯粹的力量压制,几乎无懈可击,一旦发动,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恶心得他想吐。
  
  这让聂庚午感到自己一身比其更快的神经反应速度成了一种鸡肋,除了格挡时如行云流水,没有疏漏之外,没有其它一点用处。
  
  聂念年憋了一肚子气,因为那几个损粗这几天学会了路过,嗯,真的只是路过吗?神特么的路过!你见过有谁住在小区的两个方向,又不是通往小区大门的方位,一天能够路过个十次八次的吗?
  
  所以,关于聂庚午询问的八步崩拳,聂念年是一问三不知,顾左右而言其它,他觉得以自家老子的智商,他倒要看看,到底要到哪一天,才能够发现,到时候,他就会知道,自家儿子还是有地方,狠狠凌驾于他之上,有着天壤之别!
  
  三月七日,正月初七。
  
  对于南京武院来说,这是开学的日子。
  
  一辆辆空汽在挂满了青藤的大门外落下,一个个身着藏青制式战衣的年轻男女走下来,有找到熟人的相视一笑,有约好时间的则急匆匆往学院里赶,有年轻帅气,气质不凡的,引得许多高低年级的女孩子眼中流光溢彩,也有青春靓丽,清纯而婀娜的学姐学妹们,引得很多年轻人挪不动步子,双眼放光。
  
  聂念年走下空汽,顿时引得学院门口很多女生眸子放光。
  
  “年年,我们家年年到了。”
  
  “真冷,真酷!听说他还没有女朋友。”
  
  “没有女朋友也不会看上你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看上我,说不定就会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狗血淋你一脸!”
  
  聂念年嘴角抽搐,我的气质的确独一无二,出类拔萃,但一听这些称呼,为什么就有一种人生了无生趣的感觉,好吧,这就是命。
  
  紧接着,在很多迷妹不解的目光中,聂念年打开空汽的后门,竟放低了姿态,引下了一名身着粗布白袍,看上去有些清秀,却并不是太出众的青年。
  
  嗯,气质还行,但粗布白袍是什么鬼,现在哪里还有人穿这种衣服。
  
  一些武院学生不解,看聂念年落后半步跟着,直到进入武院大门时,门卫露出恭谨之色,居然没有半点阻拦的意思。
  
  进入武院,只要是学生,就必须着藏青制式战衣,谁也不能例外,没有人有特权,否则就算是一省大员到了,也得给你拦下,这可是有先例的,当年那位老院长还没有退下去时,一位副师长级的干部来办事,没有通禀,也没有事先联系,在门卫阻拦之后感觉没有面子,于是强闯……
  
  闯是闯进去了,但后来被五花大绑,吊在了武院大门上。
  
  省军区几次派人来,从警卫员到师长,都被轰了出去,最后,还是那位政高官亲自登门致歉,才将人领了回去,到那时,人已经被吊了整整一天一夜,不仅狼狈不堪,更丢尽了颜面。
  
  武院的导师?
  
  很快,一些学生就从门卫那里打听到了消息,似乎还不是一般的导师,在武院最清静的南湖边,有独立的别墅,是刚刚来到南京武院的。
  
  独立别墅!
  
  有学生眼前一亮,在南京武院,能拥有独立别墅的,肯定不是普通导师,普通导师有公寓,但却不是独立别墅,有独立别墅的,只能是教授一级的存在。而武院的教授是什么层次?那是武术大师,练出了内家真气,举手投足之间,都有逾两百吨巨力,肉身接近音速的高手,能得到这一层次的教授指点的,大多时候,只会是高年级即将冲击武术家层次的杰出学生。
  
  “走!快去打听一下这位教授的来历!若是能被看中,成为其学员,一定能更快提升。”
  
  “不错,新教授刚到,肯定不熟悉情况,谁能够先行一步,就可能捡漏。”
  
  “不过话说,这位新教授看上去好年轻,真的只有看上去二十岁出头吗?哦,听门卫说,当时瞥过一眼聘书上的身份信息,大概是四十七岁。”
  
  四十七岁的教授,也很年轻了,对于普通武院学生来说,多少人五、六十岁,也不能打破第三次人体极限,衍生内力,成为大武术家,不用说打破第四次人体极限,成为一位武术大师。
  
  大师两个字,不是什么层次都能当得起的,且国内有过统计,成为武术大师的平均年纪,都在五十八岁左右,其中的佼佼者,大多在五十岁左右,四十七岁的武术大师,在这一层次里,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年轻了。
  
  于是,一时间武院大门口人流涌动起来,很多学生看到了机会,与普通导师不同,需要按照武院安排的课表上课,教授是有选择权的,不仅可以选择上课时间,还可以选择教授的学员。
  
  ……
  
  武院内,南湖边。
  
  这里是一片别墅区,青山绿水,芳草凝碧,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但阳光明媚,根本感觉不到一点寒意。
  
  虽然是别墅区,但这里的别墅并不很多,除了制式一般无二的五十七座独立别墅外,就是九座被拱卫在别墅中央的……豪宅!
  
  不错,的确可以称得上豪宅,因为这九座豪宅不仅比普通独立别墅更大,用料更加精致,且有能有一亩见方的大院子,风格各异,里面栽种的,有很多都是珍贵的花卉木种,这样一座豪宅,若论价值,怕都得要过亿。(卡得欲仙欲死,今天就这一章了,白天在写。)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09/
看过《纯阳武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