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轮回

      这一段属于神灵信口胡掐。天籁小说.』2但是,它真不真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有没有道理。
  
      只要原理上说得通,那就成了。
  
      它也确实说得通。话没有说死,谪仙并不一定会引难产。但是,过于健壮的“胎儿”,说不定会将难产的概率往上提升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只要这个概率存在,那就够了。
  
      王崎信不信,自然也不重要。这句话,对于王崎来说,其实只是一颗“种子”——一颗种进心底的种子。只要有一丝影响,那就行了。
  
      只要有一点动摇。
  
      然后,心理的时间继续加。无数王崎熟悉或是已经淡忘的景象再度重演。
  
      “怎么了?一次不够就再来一次?”王崎不为所动。
  
      神灵没有回答。
  
      但是很快,故事就已经出现偏差了。
  
      王崎现,自己的祖父居然时常看着别人家的小孩子叹息。
  
      “他不喜欢你吧?”神灵那与真阐子一般无二的声音在王崎耳边低语:“你看……别人家的孩子多好。”
  
      “我并不记得这一幕生过。”
  
      “你无法否认,它其实有可能生过。你无法否认。这已经无法证伪了。”神灵低沉的笑道。
  
      然后,场景再一次来到王崎祖父去世的时候。
  
      “你要好好的啊……”老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盯着王崎,神色却不是王崎记忆当中的慈祥,而是与王崎一般无二的孤独。
  
      ——孤独是会传染的。
  
      神灵如此低语。
  
      ——你的孤独,对于他人而言其实是一种刺。
  
      “可我记得,这一幕不是这样演的。”
  
      ——它确实生过,只不过,你未曾注意到。
  
      然后,抬棺,掘土。王崎依旧按照自己的记忆,挖出了一枚不知何时埋在哪儿的戒指。
  
      入夜,这一次出现的真阐子,却是王崎记忆当中的真阐子。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比王崎记忆当中更加冷厉。他仿佛在说——你只不过是个工具。
  
      然后,第二日,出门。伪装成“海老头”的不准道人再一次拉住王崎。可是,这家伙的笑容,却忽的可憎起来。
  
      王崎继续往村外走去。
  
      然后,他再一次坠入“母胎”之中。
  
      “是否选择出生?是/否”。
  
      随意而简约的画面,此刻却透出一股淡看生死的冷漠。
  
      王崎毫不犹豫的点了“是”。
  
      然后,他再一次来到襁褓之中。神灵抱着襁褓,慢悠悠的笑道:“你妈又死了。”
  
      “哦?”王崎挑了挑眉毛。
  
      “生命,真是残忍啊。为了自己来到世上,是不惜造成任何伤亡的。你看……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他将王崎轻轻放下,然后悄然退去。
  
      新一轮剧情展开了。
  
      而在这一轮的故事当中,剧情更加恶劣了。村里的恶童,开始用各种各样孩子气的方式作弄他——只不过,他都以“大人的眼光”看,所以没有觉察到恶意。而在某种专业视角的解读下,王崎甚至觉得,那些孩子无意义的恶,几乎是无底线的,要致人死地。
  
      然后,依旧是祖父老区,死亡,送葬,出殡,得到戒指的一连串故事。
  
      然后,王崎再一次出现在母胎之中。
  
      “是否选择出生?是/否”
  
      然后,又开始新一轮剧情。
  
      这一次,更多黑暗的细节被添加进了故事当中。这里,老者不再是慈祥的祖父,而是阴沉的怪老头,禁锢着孙子的自由,有意回避他与外借的接触。而村里的农人也加入了“欺压”的行列。“不详之子”、“天煞孤星”的留言被加入背景之中。
  
      “你真的相信自己吗?不,恐怕不是吧?”神灵呵呵笑道:“你人生的信条之一,就是不要相信自己的主观。而这些由你主观而来的记忆,怕是你最不相信的东西。而你也知道,很多时候,人都会无意识的美化或者丑化自己的过去——这是人心固有的特点,你也是人,无法免俗。”
  
      “或许你的记忆,已经是美化后的结果。你过去的生命,或许就存在这样的细节。”
  
      王崎不为所动。
  
      神灵却不以为意。他感受到了更多的灵犀——那恐怕就是对方心灵之中泄露出来的。这个男人的心境已经开始慢慢动摇了。
  
      ——没错,那些话,你信不信,不是重点。重点是“也没有可能”。
  
      除非是有心魔,或者说“应激性精神障碍”,否则,对于入门就必须学会控制自己心神的修士来说,因为敌人道破自己心中缺憾而丧失意志,是很罕见的事情。而就算有,这也不是不能依靠修养来弥补的。这里没人会小看王崎,也不会将希望放在“王崎有严重心魔”上。
  
      这一次次轮回,都只是为了反复在心灵的身处种下某些不好的种子,并让这些种子生根,芽。
  
      剧情无数次重复,王崎也就这样被困在了永无止境的“童年”当中。
  
      当剧情进行到第二十五次的时候,王崎开始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听到陌生男人的哭喊。
  
      ——那有可能是你的父亲,对吧?你祖父只跟你说你是遗腹子,可是,万一这是假的呢?你祖父是为了保护你呢?
  
      神灵将王崎连带襁褓抱了出去,那是一座灵堂。灵堂之上,则并列着两副棺材。
  
      “你并不记得自己父亲的忌日,对吧?你自己没有关心过,或者遗忘了,而你祖父也没有跟你刻意提起。”
  
      而在这一次轮回当中,“祖父”的形象忽然高大起来。他成了痛失儿子媳妇之后依旧勉强自己微笑的人。
  
      可在下一个轮回当中,剧情再一次生变化。
  
      “或许,你的祖父并没有欺骗你。其实,你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很早,很早。早到你不可能是他的儿子。”
  
      “而你的身世,还有你母亲……不必我多说了吧?”
  
      故事线从这一次轮回开始,分裂成两个风格。在一边,世界上总存着良善,但是良善者总是不得好死。每一个对王崎还有善意的个体,最终都含恨而终。而在另一个风格里,世界是充满恶意的,是不假掩饰的、直接的、纯粹的恶意。仿佛每一个个体,都只是希望从王崎那里获得凌辱他人的快感。
  
      两种风格的剧情不断的轮换,绝不给王崎“习惯”的余地。
  
      “在愤怒与自责当中失守吧。”神灵是这么快意的想的。
  
      大约在第四十次剧情的时候,王崎的“父亲”也加入了进来。他甚至比“神灵”更先出现在王崎的襁褓之前。他的眼睛,充满了恨意——对“儿子”害死“妻子”的恨。
  
      而在三个剧情之后,这个病怏怏的年轻人,就在王崎眼前悲伤过度,呕血而亡。
  
      ——先天不足,早早的去了……
  
      耳边,神灵开始嘲笑了。
  
      王崎无动于衷。
  
      于是,剧情继续。
  
      神灵,或者说这个角色背后的幻术师,仿佛一个任性而心怀恶意的画师,在王崎那原本的记忆力胡乱涂改。在他的有大炮下,王崎的过去染上了疯狂与黑暗的色彩。每轮转一次,剧情就更加沉重,更加黑暗。
  
      一些光明都不得善终,一切黑暗都是永恒。
  
      也只有每一次选择“是”的刹那,这个幻境才展现出一丝温柔。
  
      可是,这一丝温柔,也必然会被抹杀。
  
      神灵看着这一切,每一次的嘲讽他都不会拉下的。无论王崎选择“是”还是“否”,他其实都是有相应的内容的。
  
      实际上,这个幻境里,开始的表现是附带的,那个选择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这里真正有意义的,实际上就是扰乱时间感的幻术、读取部分印象的幻术,以及维持“童年剧情”的幻术。
  
      在漫长的心理时间内进行的轮回剧情,意义仅仅是在于消磨王崎的耐心。而一次又一次修改他人生的技艺,则是要在他心中种下负面的种子,然后经过诱导,让它芽。
  
      仅此而已。
  
      但是,神灵却觉得这简直就是实际上最为了不起的幻术了。没有人能够逃过这样的幻术的。
  
      实际上,就连那个无名的谪仙也很好奇:“你是怎么相处这个点子的?”
  
      “见到这个‘肉身’的家人的时候。”梅歌牧撩了撩头:“我领悟了悲伤啊!”
  
      就在这几句话的功夫里,幻境之内的剧情,有过去了好几轮。
  
      而王崎面前的选择,也开始变多了。
  
      比如,他在得到戒指的时候,就会出现“是否拾取戒指?是/否”
  
      有比如,他在面对不准道人的时候,就会出现“是否拆穿他的底细?是/否”
  
      神灵也没有放过他,他尖笑着,大声吼道:
  
      “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是’呢?”
  
      “你的人生,明明有太多的灰暗。你的诞生让多少人不快?你踏上仙路,又使得这个村子面对了怎样的命运?”
  
      “想想吧!想想吧!”
  
      “你今日的辉煌啊,难倒不是为了弥补自己过去的灰暗吗?”
  
      “你今日的成就,难倒不是为了向天下证明自己父母的价值吗?”
  
      “你之所以孜孜不倦的往上爬,难倒不是为了自己祖父那‘你要好好的’的希望吗?”(未完待续。)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