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不玩
早在神京的时候,王崎就因为同辰风相处,而学习了许多关于幻术的基础知识。这些基础知识不足以让他成为幻术大师,但是起码能够保证他在面对幻术大师的时候不至于全无抵抗力。
  
  真正高深的幻术,有两种。其中第一种,是“就算意识到这是假的也依旧会被影响的幻术”,另一种则是“绝对不会被识破的幻术”。这两条思路,就是高深幻术的两种路线。而“根据中术者自身记忆构建幻术”,则是后一条路线当中,非常常见的手段。
  
  不过……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王崎缓缓站了起来,握了握拳头。他记得自己在昏倒之前,确实是被一记飘渺无定云剑命中,正正切中要害。
  
  “以无心算有心的情况之下,飘渺无定云剑真的几乎是无敌的。”王崎叹了口气:“只要‘观察’到剑力的存在,就已经被命中了,而且必定是命中最脆弱之处……不,真奇怪,那我应该当场就死了才对。”
  
  能够抗下飘渺无定云剑的办法确实存在。最有用的,就是无死角的静态防御。另外,若是受术者的“最弱”也远远超过使用者的力量上限,那飘渺无定云剑同样不会产生什么伤害当然,这往往要求双方有着百倍法力差。
  
  而能在尔蔚庄出没,却又不惹人怀疑的缥缈宫修士,至少也是结丹期。王崎自负自己法力浑厚,可顶多也就同阶的一两倍,再加上回复能力逆天。说法力能够超越同阶百倍,那就不正常了。
  
  “那我为什么会还活着……还陷入这种幻境里?”王崎疑惑地自言自语。
  
  那个女孩道:“嗯,有很多家伙和你一样,来的时候也是一片混乱,只当这是幻境,不过你还是最好认清现实……”
  
  王崎看了女孩一眼:“姑且问一句吧你刚才要我加入什么?”
  
  “死后盟虽然有人觉得不吉利,想要改名,但是呢,冥土盟之类的名字又太像是邪道宗门,而这里主要还是正道的道友诶,你别走啊!”少女还没说完,王崎就展开身法,在房舍顶上游走。
  
  他刚才只是觉得有点熟悉,现在则是完全确定了这里不可能是现实。
  
  见少女并没有追过来的意思,王崎感叹:“还好为了保证真实性,所以可以让我自由行动……”
  
  他清楚,自己所谓的“远离”,也只是一种“幻觉”。实际上,他现在看到的所有东西,都应该是即时演算的结果。自己看不到的东西,就等若是不存在。而当自己“应当看到”某些事物的时候,幻术就会根据自己的印象,临时生成。
  
  王崎站在屋顶,仔细打量了周围。让他吃惊的是,这里的建筑却不是神州流行的古风,而是一种简约式的风格也就是更接近地球的现代建筑。
  
  “为了贴合我记忆当中的‘剧情’?娘的,居然将这么久远的玩意翻了出来。可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啊……”王崎确实对刚才少女开场的讲话有印象,那应该是他前世看的什么片子的开篇。只不过,他这辈子的儿时记忆都不完全,想要他想起上辈子儿时看过的东西,简直强人所难。
  
  “再者,我记忆当中,这应该是一个……言情的故事吧?为什么选择这个……我记忆当中恐怖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有些玩意反人类到了一定境界。就算是恐怖片,在给人心理压力上也比言情故事强很多啊……”王崎挠挠头:“难道我前世很恐惧言情片?他们挖出了我深埋在心中的恐惧?”
  
  开什么玩笑,又不是单身狗。
  
  王崎失笑,旋即又严肃起来。
  
  反派将他送入一个幻境,肯定有什么目的才对。一般情况下,“摧残中术者意志”或者“让中术者在幻境中泄露秘密”都是很常见的。
  
  “嗯,也有可能是……我的肉身已经落到敌人手里了。他们正在监控我的每一分法力,并根据我法力的流动反推我的功法。”王崎思量道:“或者更坏的打算。幕后的黑手想要夺舍我,运用我的身份混入仙盟当中,甚至干脆洗白变成今法修。从上一次的‘神瘟咒法’看,也不是不可能。然后……他们没有今法研究的天赋,所以没有磨灭我的意识,而是将我的意识困在这个和平的幻境之中,磨灭我的意志,最后利用我的意志伪装成我。”
  
  嗯,这么想来,对方选这种欢乐日常系【大概是?】的世界,也不是不能理解了。而且,这种背景为“学校”的世界,那个夺舍我的家伙也有很多的机会将外界的真实数据送到我面前。比如说,我翻开一本书,就有可能在页脚或者页眉看到一个算题……
  
  考虑到仙人与凡人之间意志力的差距,很难找到反击的机会。
  
  而最坏的情况……由于王崎自身昏迷,不知道外面的时间,所以幕后黑手此刻很有可能已经潜入了。
  
  想到这里,就算意志坚定如王崎也不由得生出几分郁郁。
  
  然后,远方的爆炸声吸引了王崎的注意力。看远方如同摇曳枯枝的雷电,应当是降雷法阵一类的手段。刚才那个少女,画的好像也就是这种咒术。
  
  “嗯,细节上处理得很用心,然后至今也没看到什么BUG,很负责的游戏厂商。”王崎嘲讽的说了一句。
  
  虽说他隐约记得这部言情片开头应该有一段“殴打天使”的剧情在这个背景下也不知是“殴打无常”还是“殴打孟婆”但是,他完全不想参与。
  
  很简单,那个“幻术”的手段分析起来一段一段的,但实际上,就是他在灵凰岛上做的那些事情几乎一模一样。
  
  如果不想合作的话,不管对方想要干什么,不跟剧情走就对了。
  
  “如果我真的对虚拟人物产生感情,说不定还会教他们对抗那什么‘天使’的功法,这说不定就是那幕后黑手的目的所在。”
  
  至少王崎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现在还是想一想能做什么吧。”王崎自嘲一笑:“说不定等下我面前就会弹出个对话框说‘主线任务,杀死孟婆’了。或者下次醒来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什么‘看起来,你是这批新人当中素质最好的一个’之类的。”
  
  仔细想想,现在能够做什么。
  
  如果我自己被困在一个类似于灵凰岛“轮回系统”的那种幻境里,我应该怎么做?
  
  当然,探索所谓的“剧情”就是大忌。这不是解谜游戏,没有通关奖励。这个世界都是即时演算的结果,就算你再怎么挖剧情,最终知道的,也只是幻术施放者做出的“设定集”。就像王崎当初自己做的“轮回系统”,那些古法修轮回者也只能深挖出充斥着什么“水祖”啊“黄衣”啊之类怪力乱神的荒诞故事。
  
  “首先,要确认一下这个幻境的拟真程度有多高……”王崎这样想着,运起法力,在自己手掌上轻轻一划。
  
  痛,然后有血流出。
  
  过了一会,王崎感觉到了血液的凝固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血小板凝结的过程。
  
  “还原度真高。”王崎说着,又随手划开了自己的皮肤,露出下面粉色的肌肉。端详一会之后,他又说了一句“还原度真高。”
  
  紧接着,他的手指刺入了自己的胸口。感受到肺部的一张一缩与心脏的搏动,他第三次感叹:“还原度真高咳。”
  
  王崎还想过是否要斩下自己头颅实验一下。不过,这种真的有可能将自己弄死的举动,王崎却不会做的。虽然他自己在平时不介意释放自己的作死欲望,但是这里是敌阵。
  
  而且,万一自己在幻境当中死亡之后,自己的意志就认定自己死亡然后导致身体全面崩溃呢?要知道,他也是完成了我法如一的人!
  
  而若是这就是敌人的目的诱使他自杀,那他岂不是太顺从了一点。
  
  “在幻境中为了获得直面死亡的勇气而作死,结果反而醒来并悟道”的故事,也就骗骗那群被他坑到死而不自知的古法猴子。
  
  “果然,神瘟咒法才是破局的唯一希望?”
  
  王崎歪着脑袋思考了片刻。
  
  但是神瘟咒法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这个纯粹信息构成的法咒,说白了不是什么“法术”,而是“病毒”。
  
  你不可能靠着快速念代码,就让自己面前的电脑中毒,也不可能用Word打一份代码,就让电脑中毒。
  
  想要释放的话,也得找得到目标。
  
  如果对着幻境乱放神瘟咒法,很有可能就是“用Word打了一份代码”,不仅没有破局,反而只是白送幕后黑手一份神瘟咒法。
  
  考虑到神京时白弦素铮还有其他几位宗师莫名被坑,这甚至有可能就是对方的目的。
  
  “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一个目标了?”王崎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我就不信了……”
  
  既然这是一个大型幻术,且有监控的目的,那它就很有可能有人主持。我就不信……你的魂魄可以完全不和我接触。(未完待续。)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