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十一章 仙侠版虚拟会议

  “那个孩子,他有问题。”
  陈景云的话让参与会议的几个人都皱起眉头。冯落衣开口道:“陈掌门,如果只是这点小事,就不用特地跑来告诉我们吧?这事让手下负责人处理就可以了。”
  陈景云摇头:“不止如此。”
  “愿闻其详。”
  陈景云言简意赅:“这孩子进入仙院没几天,就破解了传功殿后殿的近十道算题。”
  破理与古慈对仙院事务涉及较少,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其他几个人却动容了。冯落衣问道:“你确定是近十道?如果说是双手十指算和几何简论这两道算题,古法修答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邓稼轩也补充道:“这是我参与围捕之前处理的最后一项事务。我记得报告上说,那个少年接触今法后半日就破境通天。若他只是算学之道上的绝世天才呢?”
  陈景云摇头:“绝无可能。以古法涉及的数理,解出双手十指算和几何简论就到顶了。而且那几道踢也不纯是算题。”
  邓稼轩摇头:“若是忽略题目来源,将之视为纯粹算题,倒也不难。只用套用公式给出结论就成。”
  陈景云回答得斩钉截铁:“他看不懂的。”
  “什么?”
  “就像德布衣的《大象相波功》所对应的算题,若是不理解粒波双形,连题目都未必看得懂——这道题算学水平倒在其次,关键在于粒波双形。”
  邓稼轩:“出题之人是我啊……你怎么好像比我还了解出题的目的……”
  “题目语言晦涩难懂,描述不够直白。”
  这只是你自己看不懂吧!邓稼轩在心里呐喊。
  陈景云这句话立刻博得了薄耳的好感——对于这位逍遥修士而言,遣词排句比参悟微观世界还难。
  冯落衣低声向邓稼轩询问了题目,听到题目后,他闭目思索了一下,摇头道:“不能完全排除他是天才的可能性。悟性而且句读无碍者可以把它转化为纯粹算题。”
  “姑且算是好了。古法修不能把算学融入修炼,精研算学对他们没好处。若是一个古法修肯下工夫悟出如此水平的算学,那么这个人早就能把自身的心法扭转成今法了。”
  冯落衣点点头:“确实,他是古法修间谍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了——就算他是,以他算学天分也只能被今法同化。”
  在场之人都不傻,他们听出了陈景云的弦外之音。古慈忍不住问道:“陈掌门是怀疑,他是……”说着,他往薄耳和破理方向瞟了一眼:“‘那个’?”
  邓稼轩沉声到:“‘那个’……”
  薄耳闷声到:“证据不足。”
  陈景云点点头:“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他也有可能不是我们的敌人。”
  冯落衣到:“就目前看来,他是天才的可能性和他是个祸患的可能性对半分。”
  “还有两个可能。”陈景云道:“另外一件事,我注意到,他在读史书时,着重关注了索墨非真人的身陨。”
  陈景云的话,如同往平静的水塘里投下千钧巨石。破理最先按捺不住,跳起来:“你说什么!?”
  “索墨非真人身陨的真相,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在座的各位都清楚。当年焚天候、天择神君等一干前辈联手斩杀的怪物,亦或者,索墨非真人本人。”
  古慈最先摇头:“按照阳神阁的理论,索墨非真人几乎不可能有残魂寄入胎儿体内……”
  破理喉咙嗬嗬作响杀意几乎透体而出:“啊……也就是说……也就是说……他是……”
  薄耳一把按住自己师侄“也有可能是索师弟!‘几乎不可能’不是‘不可能’!这也有可能是个巧合!”
  过了许久,破理才冷静下来。他坐下,冲陈景云挥挥手:“还有吗?”
  陈景云点点头:“最后一个可能。他曾和不准道人生活在一个村子里。”
  古慈皱眉:“那个王八蛋的手笔?”
  马橘礼若有所思:“海真人曾学算于万法门道友柏恩,算学水平足够;他也是缥缈之道的立道者,粒波双形等事也懂;最重要的,他是索墨非真人的弟子,若王崎与他有关,他在意索真人的身陨也是正常的。”
  邓稼轩皱眉:“但这个可能性、若是成立……包括古修传承在内都是不准道人的布置……”
  一阵寒意席卷了众人,若是这一切都是不准道人的安排,那只能说明仙盟内部都不可信了。
  破理摇头:“那个缺心眼的若是有这等心计,当年会让那魔皇坑了?”
  薄耳点头表示赞同。
  邓稼轩提出另一个疑点:“刚刚忘了说了。仙盟内部这类事物一般是我负责的。我发现这里有个疑点:如果他是那妖魔的转世,那么他应该早在几百年前就出生了。”
  古慈道:“普通的‘那玩意’也不能不防。”
  马橘礼说出疑点:“有点说不通。我们控制下的‘那个’,可不会关注索墨非。”
  冯落衣沉吟:“几种情况并不互斥,它们有可能并存。王崎有可能既是‘那个’,又是海真人的布置。”
  陈景云提高了声音:“重点在于,怎么处理。”
  薄耳首先表示:“他尚有可能拥有绝世天赋。”
  邓稼轩拍拍手,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在下一直在处理仙盟事务,各位先听听我的建议如何?”
  众人皆点头。天剑宫修士为护佑仙盟,甘愿自断仙路。这类事情上,他们最有发言权。
  邓稼轩站立起来,身上渐渐显示出威严气度:“那么,我的意见是,依律行事。仙盟之律,是我等自己立下,自己宣誓遵守。若是我们自己破坏自己制定的规矩,那岂不是自打脸吗?”
  陈景云皱眉:“邓兄,具体的做法是?”
  邓稼轩道:“一应待遇,皆与一般修士无二。我们知道的样本太少了,不能断定这孩子以后会怎样。但是若是发现他在修习古法,就施展霹雳手段,将他斩杀。”
  ——————————————————————————————————
  经过各位书友的建议,贫道决定从今天起一天两更,第二更稍后奉上!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