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八章 论交朋友的标准

  看到熊墨的研究计划与实验报告,王崎情不自禁的发出赞叹:“卧槽!”
  真阐子问道:“你还没看具体内容呢。怎么就爆粗口了?”
  王崎解释道:“他金丹期之前的项目都是纳西古地生态研究。在仙盟的一般进度,人世间的三个境界,练气、筑基、金丹都是积累为主,这没什么。一般只有元神期以上的修士才有进行独立研究的资格。但是,他晋升元神期,成为大宗师之后,所有研究计划……不是被中断就是被驳回。”
  “这很奇怪吗?”
  “仙盟一般不会强制中断实验,因为实验即使失败也至少能为后来者排除一个错误思路。一般导致实验停滞的原因就只有实验经费被用光而已。强制中断两次,这货搞非法人体实验了吗……”
  王崎打开了第一份实验报告。
  “《纳西虫妖军械化研究报告》……看起来有点丧心病狂但还挺正常的啊。”
  千余年前,九大妖王聚啸群妖企图与人族相抗,结果九大妖王中有八位被斩杀,余下一位出逃海外,寻求古龙王庇护。九大妖王过去的领地则被仙盟门派瓜分。
  其中,玄鸩妖王拥有的纳西古地,毒瘴遍地,数万年来鲜有人族修士涉足。这里物种丰富且多洪荒异种,极大的丰富了今法仙道的生灵图鉴,故划归天灵岭。天灵岭在纳西古地外沿设下结界作为最大的“保护区”。
  熊墨的这项研究是以一种生活于纳西古地的蜻蜓目差翅亚目的社会性昆虫为主。这种妖虫的所有成虫都是妖化个体——通俗的说就是所有成虫都是妖物。那只玄鸩妖王麾下甚至有一只开了灵智化作人形的虫后。这种虫妖繁殖极快,个体实力也不弱,成群结队下来,就算是高阶修士也得绕着飞。
  这项研究,正是要将这种纳西虫妖化为生物兵器。
  “通过进一步分化成虫的种类,靠分工合作提升虫子的整体战斗力。还挺靠谱的啊。‘拟引入切叶蚁的部分血脉基源,给予虫妖种植菌类作物的能力。’连这一点都考虑到了……这个研究明明就很有价值啊……”
  地球上,即使是不同领域的科学家也会在一些基础性问题上有相同或相似的观点。以王崎的眼光看,这份偏重技术的研究无论是使用价值还是技术层面的价值都很充足,完全没道理被叫停。
  然后,王崎就读到了某些毁三观的内容。
  “由于虫后移动不易,而培养化形虫后成本过高,故拟增一职能,代虫后指挥下属,仅代军权,不需生育……为便于修士与此种成虫交谈,调用虫群,拟赋予其较高灵智……为消除修士心中隔阂,需赋予其类人外形……拟为少女……”
  卧槽……
  王崎接着往后翻。这份实验报告与后续计划居然还附有这种妖成虫图示。根据各个角度的视图来看,除了背后两对蜻蜓翅膀与翅膀根部的甲壳质器官之外,的确很像人类少女,而且……既然是生物图示,当然是裸体的。
  “这特么简直是在挑战人道啊……”王崎喃喃道。
  第二份研究计划:《纳西花妖培育计划》。
  “为防止军械化虫妖化为祸根,吾拟以虫妖天敌,生长于纳西古地的食肉花妖为底本,创一克制纳西妖虫之物……”
  然后,这位灵兽山大宗师依旧以“方便交流”和“打消修士恶感”为理由,赋予了花妖拟化人型的能力,而且是幼女。
  然后附上了图示,自然就是各种视角的幼女裸体——而且是背后长着触手的。
  这个计划并没有通过。而且这次仙盟高层很干脆的附上了驳回的理由:你个白痴!比带着一群少女出征伐妖更可耻的是什么?带着一个幼女出征伐妖!仙盟威严被你置于何地!
  第三份计划,仙家义肢,是天灵岭与千机阁合作的一项研究。记录显示这项研究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熊墨被踢出了团队——他擅自给义体加入了变形功能,某位被妖兽啃食了半边身子,自愿参与实验的女性至今还保持着一激动背后就弹出几只蜘蛛腿的毛病。虽然这个功能使那位本来只是凡人的女子有了可以匹敌今法筑基、古法金丹的战斗力,但是使用这个功能的代价却是爆衣……
  ——这货绝对是故意的!这种福利大放送的功能绝对是精心设计的!
  真阐子的语气如同吃了一只苍蝇:“有点恶心。”
  王崎一拍大腿:“这是个会玩的!”
  “会玩的?”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对于喜爱人外的‘君子’而言,这简直就是最高境界啊!”
  有人外娘要上,没有人外娘制造人外娘也要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一种超越种族的爱的精神啊!
  王崎带着某种“君子”的笑容,点开了下一份实验报告《化形神通考》,然后……
  作为一个心理上的成年人,王崎在观看某些图片时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他迅速关闭了显示界面,面无表情:“老头,你看到什么了吗?”
  真阐子语气僵硬:“没有。”
  卧槽因为喜欢人外所以把自己也变成了人外?触手肌肉男什么的简直就是在戕害眼睛啊喂!这种东西难道不应该被列为机密封印起来吗!免费开放什么的万一小孩子看了怎么办!还有这里明明是仙侠设定吧?为什么会出现克苏鲁触手邪神变身?教练画风不对啊!
  王崎扶着额头,思考了一会,然后再次打开了第一份实验报告。
  真阐子顿时就惊悚了:“小子你干什么?”
  王崎迅速翻到报告最后几页:“我需要治愈。”
  “小子……坚持住!想想外边,此方天地风光无限,不要自暴自弃!”
  王崎喊道:“你懂什么!不这么做我现在就撑不过去啊!”
  “你的向道之心呢!你……”
  也许是王崎声音大了些,仙镜室为数不多的几人都看了过来。
  王崎立即噤声。看内涵图片不可耻,众目睽睽之下在公众场合看就有些考验人的面皮了。
  不过,虽然王崎打算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安静地看内涵图,但是,被他惊动的人却自己找上来了。
  王崎背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嗓音:“王崎兄?”
  王崎吓了一跳:“这种时候不要随便叫人啊!留下隐疾怎么办?”
  “啊?”背后的少年虽然设想过许多对话可以发生的情况,但是王崎这种反应却依旧在他的预料之外。
  王崎这才转过身子:“有事?”
  少年笑得有些僵硬:“呵呵……王崎兄真真……特立独行。”
  “多谢。”
  王崎的回答再次超出了少年的理解力。他强笑:“哈哈哈……”
  “你是来卖笑的吗?”
  少年脸上隐现怒容。他何曾被人这样无理对待过?但是很快他就神色如常:“没什么。小弟此次来,就是想与王崎兄交个朋友。”
  王崎皱眉:“你谁?”
  嘴角抽动:“呵呵……王崎兄果然一心求道,我们一个班的,我叫杜斌,和你一个班的。”
  知道听到对方的名字,王崎才多看对方一眼——你说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取了一个狗名呢?
  杜宾犬,呸,杜斌见王崎来了点兴趣,神色顿时倨傲了一点:“王崎兄未入仙院就破通天的天赋,我还是非常佩服的。”
  王崎扫了对方一眼:“你不也练气期吗?”
  杜斌摇摇头:“我是世家弟子,自然不一样。”说到这里,他又拱拱手:“王崎兄天分真心让人羡慕。我就是想交个朋友。”
  王崎把身子转回去,眼睛重新盯着万仙镜:“没兴趣。”
  杜斌大惊失色:“怎么回事?”
  “没兴趣就是没兴趣。”
  杜斌面色尴尬:“王崎兄你和焚金谷的项师姐还有万法门的苏师兄关系都不错,对那只半妖也可以折节下交……在下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吗?”
  王崎面无表情:“没有。”
  “那为什么……”
  王崎语气非常认真:“我交朋友有两个标准。大腿给抱,下面给艹。”
  “啊?”
  “项琪和苏君宇自然属于第一种,那只笨猫属于第二种。”
  杜斌脸色变了几变:“王崎兄你在开玩笑吗?”
  这怎么看也不想可以正常说出来的话啊!
  王崎侧过身子,让杜斌看到自己面前的万仙镜:“老实说,我也不大喜欢猫。当然,更不是狗派。”
  强有力的画面狠狠冲击了杜宾犬的三观。他猛地退了两步,上下打量了王崎一番,然后落荒而逃。
  王崎哼了一声,对着戒指道:“嘿嘿,果然受不了。老头,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要和那个人扯上关系了吧?”
  真阐子道:“他身上有灵身修持的痕迹,至少曾经是个古法修。而且,他的功法,老夫很熟悉。”
  王崎眉毛一挑:“想的起来吗?”
  真阐子道:“不是所有功法都像《爻定算经》那样。掩月宗杜家的《青月轮转诀》,嘿嘿,虽然加入了一些今法的成分,窃天地精华转为借天地呼吸,但根子上没有变。”
  王崎皱眉:“进了仙院还要修习家传功法?”
  “多半是来混个门派弟子身份镀金。这种人凑过来说和你做朋友,多半不怀好意。不过你居然用这种方式回绝他?”
  “一劳永逸罢了。”
  “不过,你居然听了老夫的建议?”
  王崎摇头:“你的建议只是一部分。性格不同怎么做朋友?那货听我开两个玩笑就受不了来着。”
  “不过,这种人不能结为朋友,也可以当成相互利用的伙伴,你用的方法有些过激了。”
  王崎嗤之以鼻:“聪明人想要结成利益共同体会在意这个?不是聪明人我去和他合作?再说了,为了个生意关系得罪个真朋友,我傻啊?”
  真阐子想了想,失笑道:“‘那只半妖’?因为这家伙对半妖有成见?哈哈,你果然很在意那个毛丫头嘛!”
  王崎撇撇嘴:“你想多了。”
  ————————————————————
  感谢黑暗深处的影子同学的大把推荐票!九张十张一投的,贫道很受鼓舞啊!
  顺便,求推荐票~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