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二十章 你是托,就是想骗我们花钱!

  王崎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半个小时前,他还兴冲冲的准备寻个图书馆一类的地方,再寻些纸笔,将不准道人的手稿转化成自己更熟悉的数学语言,顺便还可以借出书籍解析一下手稿。
  然而,很快,他就大失所望——辛岳城的确有个守藏室,但是却不对外开放。
  在听说守藏室史是位涅槃期修士后,王崎连偷偷进去的想法都没有了。
  “看起来仙盟的制度并没有想象中开明。至少,图书馆不开放,就代表他们对学识的管理非常严格。”王崎思忖着:“这对科研而言是相当不利的。”
  而辛岳作为仙盟总坛所在,已经算得上是最大的仙城。如果这里都没有对外开放的守藏室,那么全九州估计都不会有。
  真阐子见状,建议道:“要不试试去客栈住店?”
  王崎吓了一跳,表情古怪地笑道:“我去,老头你居然建议我拿着一姑娘的卡去开房!”
  这说法,听着还真有一丝丝猥琐。
  真阐子不明所以:“有问题吗?”
  王崎摇摇头。不是地球人看来是不会懂自己话里的引申义了。他想了想,还是否定:“这样我拿着票据回去反而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你说我没事住什么店啊?”
  “那怎么办?”
  “继续逛逛。我主要看看今时法度究竟发展到何种地步,你分析分析仙盟行事作风如何。”
  练气初期修士虽然法力薄弱,支撑不了强大法度,但是体质却是远远超出凡人。王崎连续逛了很久,也不觉得累。
  真阐子早先也在惊叹辛岳的繁华。但是渐渐的,他也生出一丝疑惑:“小子,这里确实有问题。你注意到没有,这里没有贩卖功法、法术的。”
  王崎点点头:“是啊。丹房也有,但是只有贩卖丹药和材料的,没有丹方。恐怕炼器阁也没有炼器图纸。书肆倒是有几家,但是贩卖的最多只有修士的修炼心得,不涉及任何具体的法术——卖的最好的似乎还是传记和小说!”
  “仙盟似乎严格限制了知识的交流。”真阐子有些疑惑:“如果今法真的是以对天地规律的总结为立道之基,怎么会反而将古时就有的交流废除?”
  情况确实比想象得还要可疑。王崎分析着。这种程度的限制已经远远不是“理工男缺乏管理才能”可以解释的了。
  难道是仙盟对“知识产权”的坚持已经到了一个病态的地步了?
  也不对。且不说知识产权制度建立之后,有偿的分享知识才是最好的共赢模式。单说仙盟内部人员,就不大可能所有人都如此坚持。
  譬如,地球上的大数学家拉普拉斯,就是一个极端没有版权意识的人,不仅长期引用他人学术成果而不注明,而且还偶尔会把自己的学术成果送给学术界的新人,让他们用他们自己的名字发表。
  按照那个诡异的对应关系,神州逍遥修士“再世白泽”阿仆那也应该有类似的特质!
  而排出掉一切错误答案之后,看起来再不可能的推测也会成为唯一的可能!
  王崎皱眉:“外敌……老头,我们现在还要不要加入仙盟?”
  真阐子道:“此地祥和如斯,纵有外敌,恐怕也应是千百年后的事情了,或者也有可能只针对高阶修士。如果你真的想要修习今法,那么就只能加入仙盟。”
  王崎摸索了一下下巴,没有正面回应,而是换了个话题:“你觉得,今时的器用比起万年前如何?”
  “大大超过,而且不少丹药趋于统一化、标准化,法器亦然。”
  在技术普及化方面反倒下了一番工夫?王崎疑惑地环顾四周。
  这时,前方一阵骚动传来。
  “出什么事了?”王崎疑道。
  真阐子判断:“没有带杀意的法力波动,没有危险。”
  听闻没有危险后,王崎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精神向前走去。
  骚动的源头,是一家商行。整个辛岳内城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但是,和这家商行一比,只怕这里大半铺子都只能算门可罗雀。
  “我去,卖什么玩意卖得这么火……”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王崎奋力杀开一条路。然后,他抬头看了看,发现商行上有一牌匾,上书“盛大祥”三字。
  王崎有些好奇地扯扯身旁一位练气期修士的衣服,问道:“这位兄台,敢问这里在卖什么,买的人这么多?”
  那人一听,勃然大怒:“你小子不知道这儿在干什么就来加塞?”
  王崎道:“好奇而已。”
  那个练气期修士道:“今日是无定牌新的牌包发售的日子啊!不知道多少人等这一天!”
  王崎嘴角抽搐:“新牌包……”
  那个修士满脸虔诚:“嗯嗯,主题的月上妖魔堕入尘世……”
  王崎接着嘴角抽搐:“说好的符合现实呢……”
  仔细一询问才知,这家商行乃是无定牌唯一合法贩售商,坑钱手法也极为高端。
  王崎使用过的无定牌基础包是包含一张今法路人甲修士的修士卡与绝大部分今法普通法术、法器的卡牌。稀有度五以上的卡牌,也就是现实里权值超过五的高级法术、法器全都藏在各种另外贩售的卡包里,随机赠送。而在某些高人的大寿辰,会发售限量版人物主题修士卡。然后,盛大商行还会隔一段时间发售主题补充包,而每次的主题,就是曾经风骚过一时的古法!
  原来,按照陆任嘉加权算法,古法没有法术的权重超过四,除了赫赫有名的仙器,也鲜有权重超过七的法器。但是,古法八万年的积累,就算千门法术中只有一门别出心裁能让今法修高看一眼,最后还是会有很多不错的法术被引入今法体系。
  而这些补充包,不仅大大增强了游戏的可玩性,还给无数今法修提供了意想不到的灵感。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游戏才会风靡仙道。另无数玩家又爱又恨。
  看着神色狂热的众修士,王崎默默捂脸,“邪教真可怕”和“死宅真恶心”这两句吐槽在他心里不断循环。
  “仙道的Aji人和舰狗……算了我还是走吧……咦?”
  突然,在“盛大祥”内部,一阵猛烈的法力波动传了出来。
  这阵法力波动来得极其突兀,而且,很快就爆发出凛然杀意!
  “卧槽什么情况?”王崎急忙扯住旁边一个人发问。
  那名修士神色如常:“大概是有人抽到稀有度超过七的卡牌了吧。该烧!”
  卧槽邪教好可怕!
  这时,前方的骚动传来了。
  “他就是个托!他就是想骗我们花钱!”
  “屁!老子这是大力抽出奇迹!”
  “十加一卡包四稀有!”
  “定然是托!”
  “你才是托!你们全家都是托!”
  “把卡留下!”
  “烧!烧!”
  “我们不能做朋友了!”
  “烧烧烧!”
  “烧!”
  “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
  刚开始还依稀能听出有个年轻的声音在和一种脸黑得如同昆仑奴一般的修士对骂。而当人群的声音汇成一个“烧”字时,空气中弥漫的杀意终于沸腾起来!
  接着,王崎看到自己前面的数个修士像是被什么撞翻了一般,纷纷向两边飞出去。然后,王崎眼前一黑,只见一名蓝衣修士化作一道黑影在他面前一闪而过!
  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在王崎的注视下,蓝衣修士跨步、拧腰,与不可能之处发劲,闪电般的绕向王崎。而随着一阵法力波动,一道黑色残影从蓝衣修士身上分离出去。沿着蓝衣修士原本方向飞了出去。
  如果不是距离、角度刚好,王崎根本看不到这一幕。很快,他就想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忽起玩笑之心,准备向后面那些追击的修士喝破蓝衣人的行藏。然而,蓝衣人却用更快的速度绕道他背后。接着,王崎只感觉背心大穴一阵酥麻,竟被蓝衣修士制住!
  尼玛!
  王崎恼怒地看着追杀幸运儿的人群从身前走过。
  ———————————————————————————————
  各位书友抱歉了哈,今儿个贫道玩high了,只有一更。
  本周内贫道补一个三更。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