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十七章 前往仙盟

  王崎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仿佛被浸在热水里,身子骨都快化开了。
  “我在哪儿来着……”
  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然后还有些……恶心?
  王崎默然惊醒。恶心?身为修士理当身强体健,恶心这种负面症状不是行功岔气就是中毒,哪种都能让人脱层皮!
  王崎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了,居然是项琪凑得极近的脸。
  “哇哇!”王崎吓了一跳,身子不由得一缩。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张床上。
  “反应这么大?”项琪见王崎醒来,便缩回身体,坐到床边的一张椅子上。
  王崎拍拍脑袋,问道:“这是哪?我怎么在这儿?”
  项琪神色黯淡:“我们是在李师兄……的遗体边上发现你的。你昏倒在那里。”
  王崎这才想起来。自己在抄完不准道人的手稿之后,精神消耗太过,昏倒在那里。他连忙在身上摸索,要是自己私自抄写手稿被发现那乐子就大了。
  还好,王崎很快就找到了被他揣在腰间的手抄。幸好他昏倒前有记得用一块布包住手抄——这张布本来是李子夜用来将储物袋里一些杂物包在一起的。
  “你是在找这个吗?”
  一个略沙哑的女性声音插入对话。
  王崎抬头望去,一个中年女修正握着李子夜留下的储物袋以及真阐子栖身的玉戒。王崎这才惊觉手上戒指不见了。项琪连忙起来问好:“言师叔。”同时向王崎介绍:“这位是集茵谷的言和颐言师叔,这一带的护安使执事,负责这次事件。”
  王崎已经打定主意要隐瞒自己得了手稿的事,所以点头道:“是的,前辈。”
  言和颐点点头,并没有把戒指还给王崎,而是对着项琪点点头:“你出去一下,我有些问题要问这个孩子。”
  项琪明白护安使的章程,点点头走向门外。言和颐坐到项琪刚刚坐的椅子上,一双修长凤目盯着王崎:“刚刚我从项琪那孩子和戒指里这位老先生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不过碍于身份,我必须再问你一些问题。”
  警方做笔录吗,还把我、项琪和老头隔开防止串供。
  王崎点点头,道:“可以,前辈请随意。不过,在这之前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言和颐点头:“问吧。”
  王崎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出生的那个庄子,怎么样了?”
  言和颐表情淡漠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同情:“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尽管已经知道了答案,可王崎还是忍不住握紧拳头:“那么,尸体呢?”
  “其他护安使已经将之就地安葬了。”
  王崎长舒一口气。也罢,这笔账,一并记下吧。
  言和颐见王崎在这种情况下还挂念旁人,对他的印象好了许多,面色也柔和几分出言宽慰:“这种事非是你所能改变。逝者已逝,生者当勉,不要过度挂怀了。”
  王崎低下头,唯唯诺诺地点点头。他这个样子虽然发自内心不假,但也是为了掩盖自己表情、语气里可能存在的不自然之处。
  言和颐道:“好了,接下来我要问你一些问题,希望你可以如实回答。”
  “嗯。”
  “首先,请你讲一下你被掳走后万法门弟子李子夜与皇极裂天道弟子战斗的过程。”
  王崎老老实实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只略去了自己用希尔伯特空间解出冲禁法门一事。这个算法的数学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了古法修能够掌握的地步,推到真阐子身上也无济于事。
  言和颐皱眉:“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一,那个元婴期修士为什么抓你?”
  王崎回答:“戒指里那老头告诉我,我自幼修习的古法传承来自罗浮玄清宫,与皇极裂天道互为死敌。兴许是那个人以为我身上身负罗浮玄清宫的什么秘密吧。”
  言和颐接着问道:“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我已经听项琪说了,你精于算学,在解除今法的理论之后就破境通天。天赋当真不凡。”
  “前辈谬赞。”
  言和颐摇头:“不必过谦。凭借一点古法算学半日破通天,已经算得上惊世骇俗。只不过,这么一来,你但看法力气意,完全是个今法修,那人如何鉴别出你身负罗浮玄清宫传承的?”
  果然有这个问题!
  完全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练气期修士,摇头道:“这个我确实是不知。”
  言和颐点点头,觉得王崎的表现没有什么漏洞,很符合练气期古修的见识。接下来她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就将戒指还给了王崎,准备离开。
  戒指一入手,真阐子的声音就重新出现在王崎脑海里——言和颐方才应该是用了什么秘法暂时隔断了真阐子的灵识传讯。老头在他脑海里笑道:“呵呵,看起来这一关算过了。”
  王崎没有精力和他说话,而是面色苍白地倒在床上。
  幸好之前和老头商量过对策。真阐子人老成精,虽然对今法理解不能,却熟悉人情世故,在他的帮助下掩盖一些事情不难。而过了这一关,仙盟就不会太过注意自己。
  突然,已经走到门口的言和颐回头问道:“你的脸色为何如此苍白?”
  王崎深吸一口气,实话实说:“不知道为什么恶心得厉害。想来是行功岔气或者是受伤了吧。”
  言和颐脸上有了几分笑意:“第一次坐飞舟的总难免会这样,忍忍就好。”
  “飞舟?”
  真阐子道:“小子,还没发现自己是在一艘飞行法器上吗?”
  “想不到啊,我上辈子晕车晕船晕飞机的毛病这辈子都没治好……”
  王崎脸色苍白的趴在飞舟的船舷,悲伤地想到,要是这辈子晕飞剑那就真算毁一生了。
  现在这艘飞舟正驶向仙盟总坛所在的辛岳。言和颐是附近地界的护安使执事,李子夜与项琪都算她的下属。辖区出现古法修,李子夜战死,于情于理她都有必要去仙盟总坛一趟。项琪成为护安使是因为师门的历练。如今历练期满,也应当回仙盟述职。而按照仙盟规定,意外获得古法传承的散修,需将之引入今法仙道,所以她把王崎也一并带上了。
  王崎所在的这艘飞舟是言和颐的仙盟制式飞舟,专门给大宗师级别的护安使使用的,专门用来护送筑基期金丹期护安使进行远距离移动的。飞舟长约四丈,宽一丈,没有帆,与一般船不同的是船尾处有两个巨大的、金属质感的羽翼。
  在王崎眼里这飞舟性质都可以顶个小型游艇了——尤其是内部,王崎待过的房间,对于运输船来说完全可以看作不必要的功能。由这种作风看,仙盟简直就是拿豪车当公车的典型了。
  王崎身上的伤势对于修士来说并不重,经过一番治疗之后就能下地。由于晕船晕得厉害,王崎便不在船舱里多呆,干脆在外面吹风,让脑袋好受些。
  真阐子叹息:“你坐个飞舟就难受得像个死狗一般,将来飞剑与人斗法必定吃亏啊。”
  王崎把脸埋在船舷上,长太息以掩涕:“究竟还有多远啊?”
  项琪的声音突然插进来:“五日左右吧。”
  王崎抬起头,只见项琪正站在船舷上,怔怔地望着远处。高空的风吹得少女红衣猎猎作响,几让人以为是仙子临世。
  王崎讪笑:“项……师姐,在呐。”
  项琪点点头,忽地又叹了口气。王崎两辈子都不是多话之人,这个时候也找不到话题,只好装作趴在船舷上看风景。
  项琪突然问道:“李师兄他有什么遗言吗?”
  王崎斟酌了一下语言,把李子夜临终时说的话复述了一遍。最后他不忘补充:“他说……如果以后有人解出希氏二十三算或者明珠之问,要记得给他烧一份过去。”
  项琪撇撇嘴:“什么啊,到死还想着那些题目吗?难怪万法门弟子总被人说是‘万法也想有道侣’的低情商啊。”
  王崎想了想。问道:“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项琪声音很淡:“三年,算老朋友了。三年前我因为师门的历练任务,出谷到仙盟成为护安使,然后就被分配到这一带。他则是为了筹集炼制本命法宝的天材地宝来做工。”
  “我们所在的那片区域还算太平,主要任务也就是负责压制一下山林里的妖族还有管理路过散修,每日巡视虽然麻烦但也算轻松。在这一带当护安使都是仙盟门派子弟,我们平日里相处得很好。”
  “只不过,李师兄这个人啊,就是太老好人了。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被我们套出心里喜欢的姑娘都不生气。偶尔我们还乐呵呵的一起畅想一下前景……什么要解开希氏二十三算啦什么要再挑战那个缥缈宫首席啦什么的。”
  说道这里,项琪叹了口气:“就是因为他是这种烂好人啊……要不是太烂好人了,听了我的话没有立即回仙盟分坛,说不定他就不会死……”
  王崎打断道:“连我都看得出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就算你们带我回仙盟分坛,只怕也会被对方截杀。若是落入陷阱,只怕我们死得更惨。”
  项琪幽幽叹息:“可是,他也有可能不会死。就冲这个‘有可能’,我就欠他许多。”
  王崎试探性地问道:“师姐?我觉得你有怨妇化的倾向诶。”
  项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擦擦眼角,道:“没那么严重。朋友去了,总归是有些伤感。”
  王崎重新把脑袋靠在船舷上,问道:“修家讲求丧葬吗?”
  项琪摇摇头:“殉职的护安使自有下葬之处,也有可能安葬于万法门的陵园。我们按照规定,得赴辛岳总坛,怕是赶不上了——而且,你似乎忘了,仙盟的统一入门试炼在即,你需要准备啊。”
  ——————————————————————————
  求推荐!求收藏!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笔下读(www.ъǐχǐαdù.cóм),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