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十六章 不准道人的手稿

  李子夜最后也没等来他喜欢的阳光。
  凌晨时分,这位万法门弟子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待到确认李子夜死亡后,王崎叹道:“老实说,死得一点都不够英雄啊李师兄,斩钉截铁说句不后悔多好。”
  真阐子出声到:“你……”
  王崎把李子夜的尸体放平在地上,然后退了两步,坐在地上:“好了老头,现在我们来谈一谈咱们之间的事吧。”
  真阐子默然:“无话可说。”
  王崎冷笑:“也就是说,你不否认,这事可以怪你对吧?”
  “确实。”
  “也就是说,你骗了我。”
  “你也不是第一次被骗了。”
  “确实。”王崎变回平常的表情:“不过,我现在也确实很生气啊。”
  “嗯。”真阐子语气无喜无怒:“老夫之前一直在赌,赌你不会轻易遇上持有那套仙器中另一件的人——毕竟你遇上裂天道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感应到你的?”
  “被裂天道主夺走的那件仙器的仿制品。如果只要求感应其他仙器的话,仿制品造价不算太高。不过古时,大家都怕别人夺了机缘,所以这种法子根本没人用。”
  古法修只为自己,为了一线机缘,亲友反目师徒相残夫妻互戗的例子不胜枚举。
  “但是,不管怎么说,你若是早点告诉我有这档子事,我未必会时刻戴着这玩意。”王崎摘下戒指,说道:“若是我把这破玩意放家里,根本就不会遇险。”
  “你现在知道真相了。若是你把戒指扔了,老夫也没法指责你。”
  王崎笑了笑,把戒指捏在掌心,握住戒指的手扬起,作势欲扔:“最后一个问题,这戒指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你们宗门的法宝你自己不知道?”
  真阐子苦笑:“祖师爷运气好从一个不识货的散修手里买来的。已知的作用就只有加速修士汲取天地灵气的速度、辅助一些类似于敛息术的小法术、感应那一套仙器的其他部分还有收容魂魄。”
  “这样啊。”王崎放下手,把戒指戴回左手食指。
  真阐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这戒指对你毫无用处反而是个隐患,还要留下来?”
  今法远强于古法,王崎在今法上的天分也算惊世骇俗,选择今法应该算是铁板钉钉的事了。今法修是汲取天外灵力而非天地灵气,戒指的第一个作用对于今法修而言就等于没有;而戒指增强的法术都是古法法术里比较低级的,今法那远难于古法的法术对戒指而言挑战实在太大。至于收容魂魄?里面已经有一个了,除非真阐子肯出来,不然这个功能也算是废了。
  至于剩下那个,根本就是个隐患。
  王崎右手撑地,身子微微向后仰,左手平举,将戒指举到眼前:“不管怎么说。你也算陪了我这么多年。我没拜你为师,你也没义务对我掏心掏肺。这次意外,算了。况且你作为大乘修士,经验总有些用处。以后你若是愿意知无不言,我仍可以按照之前所许诺,若是有朝一日修得妙法,自为你重塑身躯。”
  真阐子疑道:“这么简单?”
  “你似乎信不过我的人品啊?”王崎似笑非笑地看着戒指。
  “非是品性问题,而是……你的目的,怕是没这么简单。”
  真阐子说完后才发现,王崎的笑容有些森然。
  王崎看着李子夜的尸体,道:“确实没那么简单。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上哪找皇极裂天道去。”
  真阐子大惊:“你小子疯了?”
  王崎沉吟一下:“如果我上报今法宗门呢?”
  “你是把你自己当鱼饵,拜托今法高手守护?”真阐子很快就想明白了:“若是头几次失败,那么皇极裂天道只会当你是陷阱,以后你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他们也只当你陷阱。若是他们第一次就派出超一流高手,今法修提前布置之下多半也来得及反应。唯一的危险,似乎就是失去一件对你完全无用的仙器——而且这仙器对其他今法修一样无用。”
  “你觉得怎么样?”
  真阐子道:“若是今晚没有与你谈话,李子夜也没有意外出去,老夫也许会认为这是个好法子。”
  王崎皱眉:“怎么说?”
  “李子夜战力强于这个皇极裂天道的元婴。加上那个杂牌元婴一起上,李子夜仍有胜算。所以,若是他们想要赢,唯一的机会就是先重伤项琪那丫头,再让三个筑基期手下去布阵,并将丫头当作鱼饵,引诱李子夜入阵,配合阵法击败李子夜。而这一战法,就是要求李子夜与项琪分开。你觉得谁能预料到李子夜离开的准确时间?”
  王崎恍然大悟:“那个路过的金丹!你的意思是,今法内部有叛徒。”
  真阐子道:“这里面还有一重古怪。今法修对资源的要求非常低,没有理由为了一点利益就背弃现在处于绝对强势的仙盟。”
  “如果不是一点呢?”
  真阐子否定:“不可能。古法修修炼起来,消耗的资源何其庞大。即使是大宗门,也不会有太多资源盈余。”
  王崎思索一下:“也就是说,老头你以前也过得紧巴巴的对吧?”
  “是以老夫确实很佩服开创今法之人。不假资源,嘿嘿。”真阐子笑了两声,接着道:“可是这里面又牵涉了另一重古怪。你昨夜说的那些治学制度,听起来切实可行。但是,你是否想过:今法仙道为何没有发展出类似的制度?”
  王崎想也不想:“封建势力保守派顽固派的阻挠。”
  真阐子嗤笑:“蠢货!能从古法之中开创今法的大能,岂会是拘泥于古制的食古不化之辈?”
  王崎挠挠头:“理科生不懂政治?”
  “……什么意思?”
  “大抵是书呆子不懂权术的意思。”
  “可能性不大。”真阐子道:“既然传播学识对今法仙道发展大有裨益,但现在今法修领袖却在阻碍、至少是在低阶修士中阻碍学识的传播,那么只有一个理由。”
  王崎实在搞不懂真阐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
  “今法修现在大敌当前,不可随意泄露自己功法的根底。”
  王崎大讶:“这不可能。按照李子夜的描述,今法修已经全面压倒古法修了。现在他们派人杀两个有天分的弟子还得偷偷摸摸大费周章,不像是有很强势力的样子。”
  真阐子低声道:“没错,古法修现在都可以把仙器的机缘送给元婴期弟子以增强撞上死耗子的机会,情况相比相当糟。这又是一重古怪了。敌人哪来?一人功成赤地千里的魔道从五万年前起就被压制得死死的;妖族在两万年前就沦为人类狩猎对象;海外龙妖虽强,却不能上岸……敌人从哪来?”
  “啧啧。”王崎看着戒指,说道:“合着在你眼里,今法仙道完全不可信?”
  “非也。就从李子夜和项琪二人来看,今法仙道培养弟子上应当不会偷工减料,按正常的门路进入今法宗门便好。那种借他们力量去搏命的事不要做。”
  王崎点点头:“看来留你还是挺有用的啊,老头。那么再问你个问题,皇极裂天道是个什么路数,最强之人能有多强?”
  “皇极裂天道,古法中最霸道的一大门派。”大概是因为提到了仇敌的名字,真阐子语气有些阴郁:“不只是行事,连传承也是。上古传承《皇极裂天道书》是仙道有史以来最霸道的功法,一法出则万法破……呵呵,想不到今日倒是被人家的‘万法’压着打。”
  “这个元婴期学了皇极裂天道几分本事?”
  “皇极裂天道功力越强越见神奇。这个最多算是真传弟子一类,还是不甚得宠的那种。”真阐子对皇极裂天道死弟子的事颇为幸灾乐祸:“若是大乘期,那基本上同级无敌。万年之前老夫可是和那一代裂天道主并列天下第一。今法崛起才两千年左右,从老夫陨落到今法诞生的这八千年里,再出三四个大乘也不奇怪——只要没被今法修打死。”
  王崎若有所思:“若是我修古法,修至大乘都不太可能赢过皇极裂天道的大乘期。若是修今法,怕是等闲的大宗师还拿不下皇极裂天道的大乘。”
  “你应当知道,报仇须得学会隐忍。”
  此时,天刚蒙蒙亮,微弱的阳光穿过阴云。王崎拎着李子夜的储物袋,站起来伸个懒腰:“身子都坐僵了……老头,我应该说过吧,我这个人,求的就是一个快活。”
  “我知道。”
  “如果总觉得欠别人点什么,我会不太开心。让我不开心的事,还是早点结束比较好。”
  半晌,真阐子叹道:“老夫突然觉得,现在你居然像个正常人了。”
  “之前我以为这世界疯了。所以跟着发疯。然后今天,我发现世界没疯,应该高兴下,所以脑抽。”王崎淡淡地说道:“现在,我不高兴。”
  这番话云山雾罩,真阐子还想再问。王崎又说道:“让我不开心的家伙,我只会让他们加倍的难受。”说罢,他看了看天色,觉得看得清东西了,于是在李子夜的储物袋的翻找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灵墨、灵纸……小子,你会画符?”
  真阐子看着王崎从李子夜一件件拿出一堆东西,觉得很奇怪。
  “不,我要抄写点东西。”
  “败家吗你?”真阐子忍不住指责:“这都是上好的灵纸灵墨!”
  王崎最后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摞纸:“这个。”
  真阐子目瞪口呆:“这是……那不准道人的手稿!”
  “有好处不捞可不行。这一摞手稿项琪是知道的,不能私吞。”
  真阐子警告:“这可不是秘籍。这是逍遥期修士推演的东西,一不完整,二没有配套功法,你看得懂?”
  王崎哈哈一笑,没有回答。
  如果推测没错,那么不准道人的功法和地球上科学家海森堡的理论必定有某种联系。
  知道我上辈子在哪里刷的经验吗?尼尔斯·玻尔研究所,哥本哈根学派的圣地,科学家海森堡战斗过的地方啊!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