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十一章 战

  “元婴期?古法!”
  酒醒之后听闻王崎说法,少女脸色大变:“居然撞上了古法修余孽!”
  自元力上人那一代人出世,今法的体系、仙道的框架都完整的建立了起来,今法修士便开始压倒古法修士。之后,仙道逐步铲除了窃天地养自身的古法。到了太一天尊、不准道人的时代,古法几近泯灭于神州。
  当然,“几近”的意思就是,总有那么几个。
  现存的古法修要么是今法大兴之前就已经有元婴修为、想改也改不了的老怪物,要么就是悟性低劣,不能参悟自然修持今法,却偏偏根骨适合古法的。不同于今法修士几近不假外物,古法修对灵气、资源都有极高的要求。为了成仙,古法修从来都是不顾一切的掠夺于天地。这种行为自然是借天地修行的今法修所厌恶的,因此古法修在今日处境如同过街老鼠一般。
  相对的,古法修士对于今法修士也是万分仇视。
  “可恶……”项琪咬着下唇,焦急万分:“来不及了……”
  “什么——啊啊啊!”
  数道橙色流光从远处袭来。王崎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但是却清楚的感知到那法术上的森然杀意!
  ——那些家伙……是要杀死……
  法术上传来的恐怖压力压迫得王崎几乎无法思考。项琪清咤一身,双手张开,在身周划出一道弧线。数枚银色剑碟如蝴蝶般飞出,在半空中盘旋。
  焚金谷真传剑术——天序剑碟!
  项琪的剑势圈住了王崎,使他免受敌人气势压迫。然后,十余枚剑碟狂舞,化作数道白色弧线。剑光与法术交汇的瞬间,项琪身子晃了一晃,然后,剑碟列阵卸开了这一波攻击!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转眼间,大白村内数道火光冲天而起!被项琪卸开的法术席卷了整个村子。
  元婴期修士的法术又岂是易与,就这一波攻势,就夷平了大白村大半房屋,风中满是幸存者的哀嚎。
  王崎呆呆地看着周围的一片火海。
  自己穿越后第一个认同的故乡,就这么没了?
  “这******叫什么……”
  “这就是事实!”真阐子淡淡地打断了王崎的惊呼:“这就是修仙之路上最残酷的一面。”
  项琪盯着远处袭来的敌人,用从齿缝里挤出的声音说道:“抱歉。”
  “可恶……”王崎怒火攻心:“昨天你们来抓海老头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会这样!”
  项琪手上指诀不停变换,操纵剑碟:“古法修从来都不在意自己之外的任何事物——除了资源。”
  “这……”
  “如果早点知道说不定还能带你逃走,大意了。没想到这地方居然会有古法修。”
  真阐子辩解一句:“老夫现在就是个残魂,灵识覆盖范围没以前那么大。”
  王崎急到:“那现在怎么办?”
  项琪咬着嘴唇:“元婴期……我的飞遁之术稀松平常,十有八九逃不掉。反击或有一线生机。”
  王崎大急:“姐姐啊别说傻话了,就算今法远强于古法,你一个筑基期了不起打个金丹期好么!元婴期跨等级跨得太凶残了!”
  项琪掏出一把符篆,塞到王崎手里:“红色爆破银色护身绿色疗伤橙色激发潜力,等下顾好你自己——这一战是没法照顾你了。”
  说罢,项琪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冲上半空:“何方妖人,在此作祟?”
  正在这时,另一道遁光飞至,悬浮在不远处。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尖啸:“仙盟护安使,嘿,好大口气!”
  新来的那个古法修以法力带动声音,震得王崎耳鸣目眩。真阐子大喝:“快把法力灌注进那丫头给的银色符篆里!”王崎连忙按真阐子所言,激发一张银色符篆。符篆在他手里爆成一团银色光雾,护住他周身。
  符篆,是法力封入符纸,借符纸上法篆激发法术的器物。由于预先封存了法力,所以只需很少法力就可以激发一个强大法术。
  “元婴期修士居然如此恐怖……”王崎咬牙切齿:“老头,现在……情况怎么样?那个女人有胜算吗?”
  真阐子叹了口气:“刚才那阵声音怕是能震死这里所有凡人了。那个元婴期修士只不过初入元婴,气息驳杂不纯,只是个地摊货色。今法的法力回复与法力总量上高于同级古法,那个丫头法基不凡,又有一手好剑术,应当能抵挡一段时间。不过,现在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
  “现在怎么办?”
  “逃!什么都不要管!那个家伙还带了三个筑基期手下,那丫头最多挡下那个元婴期本人,赶紧逃!”
  真阐子告诉王崎对方人数时,天上也没闲着。赤色的遁光裹住了来袭之人,使项琪看不清对手长相。但元婴期修士的威压却告诉她,这必是一场苦战!
  项琪完全没有送出符篆时的焦急,而是带着讥讽的笑容,说:“现在还有敢露面的古法修?脑子有病?”
  “呵呵,小丫头口气不小。本座早就查明了,现在这里只有两个修士!本座就是来杀你的,焚金谷真传项琪!”
  见对方居然喝破自己身份,项琪微微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万法门真传自有其他人收拾。哈,那里还有一个练气期的。嘿嘿,既然修了你等的妖法,也得死!阿大阿二阿三!杀了他!”
  “喏!”
  遁光中分出三道人影坠向地面,赫然是三个筑基初期修士。项琪大喝:“休想!”剑诀一引,分出两道剑碟去袭杀那三人。今法比古法强很多,而项琪是今法修中的佼佼者。若是在平日,这种成色的筑基期古法修轻易就能斩杀。
  但是,现在对面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元婴期修士!
  那元婴期修士怪啸一身,数道赤色光芒打来。项琪无奈之下,撤回剑碟,列成“天序剑阵”,抵挡对方攻击。
  “以筑基期抵挡元婴期……”真阐子看着半空中的大战,惊叹道:“今时法度端是神奇。”
  王崎激发了一张橙色符篆,加速向外逃去:“等我们逃过这一劫再研究吧老头!”
  “村子后面有个小沟,地形复杂,去那儿。”真阐子以自己丰富的斗战经验指点王崎。
  王崎毕竟是练气期的修仙者,而且经过古法灵身修持的练体,身体素质远超普通人。在符篆力量的加持下,他如脱兔一般向村口狂奔,速度不下于练气后期驾驭法器冲刺!
  “跳!”
  真阐子突然大吼,王崎立刻向前一跃。然后,他感觉背后像是被钝器重重拍击,身周光雾剧震,眼前的景色飞速后退。
  被攻击了!
  王崎迅速反应过来,在半空中调整好姿势,借着这冲击力向前飞跑,同时抽出另一张银色符篆。
  “这一张符还能撑两击,别浪费!那丫头总共就给你三张。还有,疗伤用的就一张、爆破三张、激发潜力的还有一张——跳!”
  王崎再次借助后背来的冲击力向前冲了一段距离,堪堪抵达村口。这时,他身后传来一声怒喝:“哪里逃!”只见一只小锤裹着蓝光绕到他前面,给他迎头痛击!
  “妈呀!”王崎急忙停住脚步,借着惯性顺势往地上一扑。小锤擦着他头皮击空,同时破去了他身周残存的光雾。王崎没有犹豫,就地一滚,滚向路边。一道剑气擦着他胳膊刺入泥土。避开致命一击之后王崎没有停下,继续向路边滚去。村口路边就是一个陡坡,坡底下就是一片林子。逃进林子才有一线生机!
  终于,王崎感到身子底下一空,整个人向下坠落!
  “老头!帮我催发戒指敛息!”
  王崎在心底里怒吼。
  真阐子很满意这个判断。要是王崎进了树林之后还要使用泛着银光还有明显法力波动的符篆,那么逃到这里就一点用都没有了。
  ——虽然这小子行事有些古怪,但是绝对不笨!
  尽管有草木减缓下坠力道,但王崎落地的瞬间还是眼前一黑,几乎吐出血来!他顾不得喘气,一把扯下身上白色外袍,狠狠扔出去,自己则向另一边逃走。
  数息后,几道剑光将王崎脱下的外袍打得粉碎。
  此时,王崎穿着麻色衬衣,缩在一处灌木丛里,全力运转真阐子传授的敛息术。
  三个筑基期修士不知自己打碎了什么,按落法器,下来查看。
  一个筑基期修士气得哇哇乱叫:“妈的,这小子奸诈!”
  “老二,静心,戒躁!”另一个修士说道:“情况不对!我的灵识感觉不到那小子!”
  “应是敛息术。”最后一人补充。
  这种把自身与天地完全隔绝的敛息术瞒不过任何一个融身天地的今法修,却正好是古法修的克星。
  三人在附近翻找一番,但王崎藏得极其隐蔽,三人又不熟悉地形,没有发现任何线索。那个老二大怒之下飞上半空寻找。三人中的老大和老三唯恐放走了王崎,也没多做停留。
  王崎松了口气,在灵识中询问:“接下来怎么办?”
  “金丹期之前,修士能调集的灵气有限,没有特殊的法术或法器就不可能大规模毁林逼你出去。不要妄动,等那姓李的回来或者项丫头和那元婴期修士分出胜负。”
  王崎咬咬牙:“就只能干等?”
  真阐子嗤笑:“不然呢?你现在法力或许能胜过古法练气后期,但没有法术傍身也没有法器,谁也打不过啊!小子,你求逍遥快活不错,可没有战力护身,这份快活绝不能长久。这就是世道啊!”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