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九章 少年意气,以及蠢蠢欲动的恶搞之魂

  “灵气本质论……能量的指数……啧啧,幸好这里没有什么‘认知世界破碎凝固’之类的设定,不然岂非一步错步步错。鲁莽了鲁莽了。”
  王家老宅的屋顶上,王崎放下一本书,脸上带着几分庆幸的表情——当然,还有几分沾沾自喜。看他表情,又哪里有半分后悔的样子?
  是夜,月明星稀。一弯上弦月斜挂在天边,映得天地如同带霜一般。大白村的村民平日里这个时候大多都已入睡。但今日,这个小村子却依稀有些灯火。村子中央的祠堂边上更是隐约可见有些村民聚在一块庆祝。
  咱村也要出仙人了!
  乡民淳朴,只觉这怕是村里一等一的喜事,竟是当节日来过了。祠堂里的教村里孩子蒙学的老秀才几乎是想立碑纪念。
  王崎并没有参与村子里的庆祝。他虽两世为人,上一世却只知学问、将实验室当净土,这一世又浑浑噩噩虚度数年,被人视为痴傻之人,实在是不习惯那么多人聚在一处热闹。
  不过,虽不能融入其中,远处看看,也算同乐。
  王崎带着这样的心思,抱了一坛村子里自酿的米酒,独坐于王家老宅的屋顶上。
  少年口中虽嘟囔着“鲁莽”,却不见任何后怕之色,反而不停的自斟自饮。他这样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上午他融会了前世知识,迅速勘破通天境,着实吓到了李子夜和项琪。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这个世界,是有灵气的。
  而“灵气”这一物理量,在前世的世界是根本不存在的!
  今法修持,是以对世界本质规律——也就是今法所说的“道”的认识为前提,如果对道的理解有偏差,修习上乘功法不仅事倍功半,还有可能走火入魔,身死道消。
  不过,幸好这只是杞人忧天。
  实际上,他白天时候误解了李子夜的话,也误解了今法的通天境。
  通天境所谓的入门,并非是依靠学识破境,更重要的,是从这些学识之中,悟出前人求道的心念。
  若是换成地球上的说法,那么这个“求道之意”并非王崎之前以为的“高中文凭”,而是“科学精神”!
  求知,求真。
  天地无穷,大道缥缈,但是,吾辈却可以靠自己,一步步解出那世间至理。
  王崎前世,科技昌明,除了个别脑抽之人,这道心意根本就是潜移默化的刻在每一个人心中的。
  而王崎由于穿越之事,从根本上怀疑起了“科学”,才导致明珠蒙尘。而他藉由此世高人数理与逻辑上的研究,才意识到自己心念上的问题。而他知识上的积累,则早已超过了破通天的要求。
  一般修者破境,非得揣摩练气期功法,取巧去吐纳天地呼吸。王崎的破境,乃是心中的一线明悟直接反应到法力上,如同水满自溢一般自然而然地破境。
  这是无数天才苦求不得的圆满破境!
  想到这里,王崎忍不住又抿了一杯酒,口里啧啧有声:“到底还是鲁莽了,不过,多亏了老头你啊,这时候意外有用嘛!”
  王崎这一声鲁莽,却是针对另一件事。
  早上他在验证前世所学的数理与逻辑时,曾在草稿纸上写下了若干算式。
  而用的,却是他最为熟悉的地球上的运算符号。
  要知道,神州大地算符自成一体,没有地球的方程式里常见的诸多字母,更没有阿拉伯数字。
  上午他破境实在来得太快,着实吓到了李子夜和项琪。而惊吓过后,二人却展现出了仙盟执行者的素质。
  的确,顿饭破境是不大可能,可是,如果他原本就具备破境的条件呢?
  比如——住在他家附近的,犯禁的逍遥修士?
  王崎看出二人有这种怀疑后也吓了一跳。鉴于不准道人现在基本上属于人人喊打的境地。若是被人看作与他有关,估计以后上街都得平白多捞几个白眼,更别说从今法仙道里捞到什么好处了!
  然后,项琪眼尖,发现了王崎的草稿。李子夜虽然看不懂那些公式却敏锐地察觉到,这些鬼画符根本就是登堂入奥的算学手法!
  就在李子夜二人愈发生疑时,真阐子开口圆了这个谎:“这是老夫传与他的古时算学。嘿,老夫真不曾想过,算学之道竟能修仙。”
  万法门创派之基乃是元始天君、几何魔君两位古时的传承,而后才有青出于蓝的一法衍万法、一法破万法。因此,李子夜并未太过怀疑真阐子的说法。
  而这一说法也稍稍打消了他们对王崎天赋的怀疑——原来这小子之前已经有了算理的基础,这么想来,他的资质勉强还在人类可承受范围之内。
  “看来以后得养成随手销毁稿纸的习惯啊。”
  王崎眯着眼睛,望着远处的灯火,似是喃喃自语。
  此时,月近中天,聚在祖祠附近的人们却依旧不肯散去,喧哗之声依稀能够传到王崎耳中。
  “这个世界,倒是有些意思啊。”
  王崎这么说着,抿了一口酒。
  然后,又抿了一口。
  半晌,再抿一口。
  七八杯酒下肚之后,屋顶上传出了王崎略显尴尬的声音:“老头你不是应该接个茬吗?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很尴尬的啊!”
  真阐子声音有些闷:“哦?”
  “我说那么多不就是等你搭个腔吗?至少我谢谢你的时候你应该吱个声吧?”
  “哦。”
  听到戒指里传出的回应如此轻描淡写,王崎大惊失色:“我勒个去,前辈你谁?这戒指里一开始就有两个魂魄是吧?传我《大罗混沌天经》的那个老头你认识不?看上去很孤高其实挺爱说话的那个……”
  真阐子不满道:“什么叫‘看上去挺孤高其实挺爱说话’?”
  王崎一本正经地回答:“你平时不挺爱说话的吗?尤其是我说‘这玩意有点意思’,你就一定会问‘有什么意思’,并且试图扭曲我的人生观价值观。”
  真阐子想反驳什么,最终却只是叹了口气:“老夫老了。”
  王崎嗤之以鼻:“万年老不死,今天才发现?”
  真阐子出奇地没有怒斥这个“目无尊长”的小子。
  “才发现。老夫虽自称‘老夫’,不过是自持身份罢了。往日,老夫自持天资不凡,加上身负上古传承,觉得困入此戒不过是暂借浅水栖蛟龙罢了,若得一丝机遇,当能重新威震天下。”
  “可今日,老夫才发现,万年时光是如此可怕。上古传承?向日吾视之如性命,今时人弃之如敝履啊!天资?老夫总以为天地终究是会因代代修家采气而枯萎,仙道必然一代不如一代,可实际呢?后人早就生生斩出一条通天大道!老夫连自创一法的勇气都没有!”
  真阐子愈发激动,言辞间竟隐隐有破罐子破摔的意味:“老夫就算可以重塑肉身,重回天地间,又有何意义?”
  “哈?”王崎几乎是用鼻腔在表达自己的不屑:“所以说啊,老头你以前活得没什么意思。”
  真阐子怒道:“那你说,什么才能叫有意思?”
  王崎躺倒在屋顶上,戴着戒指的右手高高举起,正对夜空。他看着戒指,问到:“先问一句,你以前修的是一根筋不?就是打死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若对自身之道无绝对自信,如何成道!”
  王崎大笑:“那你这几天接连看到毁你三观之事,落得道心失守,纯属活该啊!”
  真阐子无从反驳,只得在灵识里哼了一声。
  王崎道:“世界之所以有意思,就是因为它大到永远有新玩意去玩啊!自己臆想一个无限大的模糊概念,然后骗自己说这就是道,最后自己还真信了——你不被吓死才是没天理了!”
  真阐子怒极反笑:“说得你好像真懂一样。”
  王崎望着天,笑了几声,没说话。
  可惜不能用那段经历教你做人啊,老头。
  有些事情,王崎决定要永远埋在心底。即使是已经与他绑在一条绳上的真阐子,也绝对不能告诉。
  在穿越的时候,王崎的第一反应就是——@#%#@。咳咳,总之就是一句脏话。
  在他看来,穿越简直就是命运恶意满满的安排。
  没错我在这个世界是怀才不遇,是不得志。可是,那是我的世界!我的!那里有我的朋友、家人,有我的追求、理想,有我存在的价值!
  然后,这些都他妈在一夜之间被抹平了?
  去你妈的!
  还有,那我花了二十年,学的究竟是什么?这******符合哪一条科学了!?假的?假的!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世界根本不讲合理性……那还有什么意思?
  而在这场穿越中,王崎唯一觉得幸运的,就是他有真心待他的家人,将他从崩溃边缘拉回来;他有十多年的时间,可以慢慢冷静下来。还有就是昨天,他能够借助这个世界智者的研究,重新认识世界。
  但这一破一立,反而让王崎的心灵无比强大!
  “我确实不懂什么是道,老头。但是,既然那些创立今法的大能已经确定了求道的路,那么,我王崎定能一点点的,求得那无上天道!”
  少年的话,掷地有声。
  真阐子沉默了一阵。少年自信的样子,让他不禁想起万余年前。自己初窥仙道的样子。
  那时的自己,也是自信满满,自信定能踏出那最后一步吧?
  万年的时光真就这么可怕,不仅让自己梦寐以求的最后一步变成了一个笑话,更磨平了自己心中那一点意气?若是少年时代的自己,纵是一觉醒来变换了一幅新天地,也只会觉得心中豪气万丈吧。
  “呵呵呵,我真的老了吧……”
  王崎笑道:“这就对了啊!老头,你以后就多学学我,学学什么叫有趣!”
  “怎么说?”
  “现在,就现在,我脑子里有趣的东西正忍不住往外涌啊!”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