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五章 核弹剑仙

  在旁人眼里,王崎笑得实在诡异。项琪忍不住用胳膊肘捅捅李子夜:“李师兄,这小子莫不是疯了吧?”
  李子夜看了看狂笑不止的王崎,苦笑:“我又不是阳神阁弟子,这神智方面有没有毛病,我也说不准啊。”
  “这小子以往就老是说一些怪话。”真阐子插入二人对话中:“他向来觉得打坐练气乃最最枯燥之事,若非为了得那最后的长生他是决计不做的,而若是遇上有趣之事,他必要探个究竟玩个痛快。他现在大抵是觉得今时法度比古时有趣得多。”
  真阐子并非不喜说话之人,只是担心若是泄露了自己存在的秘密,其他修家会截杀王崎夺取玉戒。玉戒若是落入良善之人手中倒还好,若是被恶人劫去,他真阐子可就真个万劫不复了。但面前两人早已知晓他的存在,他也不再矫情了。
  项琪面露嫌色:“果然修坏了脑子吗?”
  “啊哈哈哈哈……老头告诉我的那劳什子仙道……整一个臭****来着……看似你来我往热闹不已,实则修家行事千篇一律……哈哈哈……”王崎乐不可支:“大体形容也就是在一个注定要干涸的池子里一群虾蟹鱼蛙彼此争食。日日求‘撞机缘’的日子谁爱过谁过去。”
  真阐子怒道:“看来还得怪老夫之前与你说得太多了。再者,你怎知今时修家没有争机缘一说?”
  王崎指了指天边的光球——那五位大乘修士的战场:“仙盟是什么玩意我不明白,但是听名字大概就知道,定为多派联合。而舍得拿四位大乘……”
  “嘁,还大乘。”项琪突然插嘴:“逍遥境天君可不是所谓古法大乘可以比拟的。”
  王崎大奇:“逍遥?今日境界分类都与古时不同了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舍得用四位逍遥修士围杀一位,就证明仙盟要么没有太强外敌,要么当今逍遥修士已经不值钱。不过逍遥与过去体系里的大乘对应,应该是当今修法的最高境界吧?”
  李子夜微笑点头,肯定道:“确实如此。小兄弟倒是有些见地。”
  王崎继续说道:“既然没有外敌就团结在了一起,那么只能说明,对于今日法门而言,协力的好处已经大于争持。那几位逍遥修士既然提到海老头,咳,不准道人是因为犯了仙盟规矩躲藏于此,便说明仙盟至少在表面上存在有力而严格的制度。这便是说明,今日修士合作当是长期的,而非为了捞一笔而临时存在的。”
  李子夜点头称是:“不错。”
  “既然今日法门不如何着紧资源,那么凭我长袖善舞,安安稳稳的修成仙也不是不可能吧?”
  真阐子冷笑:“你长袖善舞?快别糟蹋好词了!你若长袖善舞,大白村上百号人哪至于视你为笑料?”
  项琪冷笑:“你倒是把今日修士当傻子,要养米虫?”
  李子夜也摇头:“今日法门也不是善于钻营就能修——什么?小心!”
  李子夜突然面色大变,右手猛拍背后所负剑匣:“天剑!出鞘!”
  只见一道剑光悄无声息的从剑匣里飞出,悬浮在李子夜头顶,俄尔,光华大作!
  然后,那困锁住不准道人的光球,如同一个肥皂泡一般,破碎了。
  几道半透明的流光从光球破灭的光华中飞出,其中一道直接冲着王崎这边来了!
  “去!”
  李子夜指诀牵引,天剑发出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光芒,然后撞向那道流光!
  ————————————————————————
  真阐子一直在观看这次逍遥之战。
  既然他与不准道人在同一个村子住了五年而未曾发现对方,那么不准道人的手段就一定比他高些,自己这几年屡屡放出灵识乃至教授王崎修仙也一定被他看在眼里。
  而出村的时候他大范围放出灵识发现了后来的四位逍遥,那么那四位也一定发现了他。
  所以,他干脆不再掩饰,放心大胆地分出一部分心神,直接观摩这逍遥之战。
  而五位逍遥修士的反应也正如真阐子所料,他们暂时都没有功夫来处理一个至多是半残、无法干涉战局的古法大乘。
  而就在刚才,他发现不准道人从那件他根本看不透的法宝放出了数个半透明的矩形薄片飞向光球,他就心知可能会出岔子,急忙示警身边修为最高的李子夜。
  果不其然,不准道人的法术最终还是有一丝余波溢出,化为数到流光,其中一道就落向了王崎这边。
  “去!”
  天剑的光华已经无比刺眼,几乎要灼伤王崎的双眼了。但这声势巨大的一剑与那流光碰撞,居然是悄无声息的。
  然后,李子夜的天剑上的光开始晕开,慢慢的扩散到整个天空。然后,一道裂纹无端出现在天上,慢慢蔓延开来。最后,在王崎惊异的目光中,那被染成金色的天空轰然破碎,显现出……天空原本的颜色。
  “这……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打出一道屏障出来了?”
  王崎终于明白,并非是天空碎裂了,而是自己头顶突然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薄膜,刚才碎的也是那道薄膜而非天空。
  项琪也看向李子夜,显然她也很好奇这种级数神通。
  “大矩天图,不准道人的本命法宝。”李子夜显得心有余悸:“多年之前,我万法门前辈为将繁复之法门归纳为一个体系,而创出一门算学之法,名曰归矩术,能将万法归于一矩阵。昔年,不准道人凭归矩术解出一重天道。这一重天道与三阶矩阵合一,能收炼万法,将法力归炼入那矩阵之中,恐怖至极!——也不知刚才战斗结局如何。”
  王崎一口老槽卡在胸口——卧槽这设定有点奇葩啊,这个世界的海森堡连矩阵力学都搞出来了?
  “那不准道人凭借大矩天图打破禁锢,逃了。那四个也追了上去。不过他腾挪之术着实诡异,另外四位完全无法再次围住他。”
  李子夜点点头:“确实,不准道人号称这天上地下最为诡异的身法,纵是神仙来了也打不到他。”
  真阐子语气有些失落:“你小子明明只有金丹级数法力,却能发出化神级数的攻击……也许我真的老了……”
  “金丹!”王崎发出一声惊呼,他原以为这位和和气气不显山不露水的男子最多与项琪一样是筑基修士,没想到居然是金丹!
  照真阐子的说法,金丹修士已经可以算另一层次的生物,若驾临尘世,就是皇帝老儿都得毕恭毕敬!王崎以己度人,觉得成就金丹之后不去尘世间好好体验一把踩脸的乐趣实在说不过去,却不曾想第一个遇上的金丹修士就这么和气。
  李子夜摸了摸头上的冷汗:“老先生谬赞了,在下若是赌神通斗手段,拿下古法元婴修士不难,但无论如何也没有古法分神的爆发力,刚才那一击全凭在下手中天剑方有此威能。”
  王崎倒抽一口凉气,真阐子说过,金丹斩元婴实乃痴心妄想,想不到在李子夜嘴里拿下元婴竟不是难事,这仙道的修法究竟发展到何等不可思议的程度了?
  “方才那几个大乘……逍遥修士也提到了天剑,这天剑乃是一种制式法宝?”
  真阐子问道。在他印象里,制式法宝一般不会是太好的东西。
  李子夜摇摇头:“天剑的确是一种飞剑,但有些特殊,两位若不嫌烦闷,我便从头开始说起,可好?”
  真阐子道:“左右也是无事。”
  王崎对这诡异的世界亦是大有兴趣,自然不会反对。
  “当初今法宗门与古法势力大战时,也有些古法修叛逃过来,其中修行尚浅道心不强之辈,我们尽可能的助他们改修今法,但其中有些精深之辈修法已固,我们不能杀了却也不能放任他们壮大,便封他们去凡世做一方帝王,他们的后人也就成了今法仙道默许的非今法修士。”
  “而七百年前,有一王朝名曰大德,那一代德皇希氏乃一野心勃勃之辈。他不仅将皇室功法简化后在士兵中推广,还凭自身辩才与权术将高阶修士纳入麾下。其他各国纷纷效仿,结果一时间仙道竟失去了对凡尘的控制。”
  真阐子道:“修仙之史有八万年,神州皇室就是最强宗门、王公贵胄皆为修家的时代不少,这种事倒也正常。”
  “但最后,德皇发动的一场战争竟席卷天下,不知为何,他居然能说动缥缈宫的不准道人海森宝、焚金谷的虚炎神尊敖海恩等等加入他那一方。”
  真阐子叹到:“此人倒是不简单,当为一代明主。”
  项琪摇头:“后来他泄露了魔道邪修身份,原来他不知从哪得来了上古魔道秘籍,竟不惜搅乱天下,借乱世怨气提升修为。”
  李子夜继续道:“德皇心知仅凭自己抵不过今法任何一位逍遥,若魔修身份暴露,不准道人就第一个饶不了他。这德皇倒也了得,竟煽动不准道人等人为他铸一柄灭世魔器!今法门宗之中,光华殿与缥缈宫算是异出而同归的两支,两家法门基础不同但到了高深处便可互通。故而两派交流不少,那灭世魔器的根基乃是光华殿逍遥,太一天尊艾慈昙的游戏之作!”
  “太一天尊早年处于无聊将自己功法衍生的一个小法术推演到极致。当时天尊还觉得这种法度过于刚烈,而只能停留理论层面。不料,核链法王费弥最终还是破解了这招。但法王心中,这一法度一旦使出必会反噬自身,不过同归于尽之法。而流云宗的控剑之术给了这个法术发动的可能,摘星揽月冯布恩独创的御剑术更是让这一浩大法术如虎添翼。太一天尊遂急函美帝罗氏。为了天下苍生,美帝纠集缥缈宫焚金谷万法门流云宗余下修士成立天剑宫,与德皇对抗。”
  “天剑宫借美帝之力集合了天下所有资源,历时数年,终早德皇一步,铸成重器,足以发动太一天尊的灭世之术。天剑初出,即上穷碧落,下抵黄泉,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其命者矣。尔后,德皇身份败露,不准道人等人身败名裂,大战落幕。”
  “不料,美帝罗氏突然走火入魔而死,奸相杜氏窃取大统,欲独占天剑。天剑宫识破其阴谋,广邀天下修士问道天剑。杜氏派兵围剿,后,一修士竟以一己之力歼灭美军五师。时,人送外号,五师寂灭,便是刚才那位钱宫主了。”
  真阐子叹道:“倒也荡气回肠……小子,这不是你最最感兴趣的部分吗?这么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
  王崎定定地看着李子夜头顶的天剑。听到真阐子的呼声才回过神来:“李前辈……你这天剑……是叫‘胖子’、‘瘦子’还是‘小男孩’?”
  “啊?”
  饶是以李子夜金丹修士的反应速度也没法应对这种问题,当场愣住。但如果说李子夜是被雷到了,那么王崎觉得自己感觉就是被传说中的飞仙雷劫劈了三天三夜。
  这特么就是仙侠版的曼哈顿计划啊喂!你们真的明白你们手里拿的是啥吗你们这些核弹剑仙!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