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四章 越看越诡异的世界

  “应是今时的一种制度,那个叫仙盟的组织估计是想要把每一个修家都掌握在手里,专门有筑基修士寻找单独的练气修士,带回去方便控制。这样小丫头出现就不会惹人怀疑。这小丫头进来就是吸引那个姓海的道人的注意的。在那海道人将注意力集中在小丫头身上的刹那,那四个大修就可以乘机而入,布下天罗地网。”
  王崎有些哭笑不得,在脑海中回答:“这特么算哪门子无妄之灾?而且前几年你不是说,方圆十里都不会有修士的吗?”
  “那海道人亦是大乘宗师,实力犹在老夫之上,一时失察也是正常。”真阐子辩解道。
  “那怎么办?”
  “就要看这仙盟是个什么路数了。”
  王崎眼珠子一转,看向少女:“仙子姐姐啊,你们这仙盟究竟是个什么路数啊?”
  真阐子再次在王崎脑海里吹胡子瞪眼:“蠢材,哪有这样直接问的!”
  如此直白到白痴的问题就是红衣少女也淡定不能:“什么叫‘什么路数’?”
  “仙盟到底是好是坏是善是恶,你总要给个准吧?”
  “这点你自不必担心,到了地方你就自然知道了。”
  —————————————————————————————
  铮!
  铮!
  铮!
  铮!
  整齐如一的四道拔剑声。
  天剑宫一方的四人齐齐将剑掣在手里。
  海森宝则什么都没有做。
  尽管人数上占尽优势,但天剑宫的四人丝毫没有大意。不准道人虽早年因性子迂腐死板而铸成大错,可一身修为是实打实的。
  最先发难的,是电旋剑古慈。古慈一剑刺出,便是弥漫开去的剑气云雾。剑雾如同真正流云弥散,如梦似幻,但若是灵识稍稍触及这雾气,这份美丽便会化为犀利杀伐的惊天一击!
  这正是缥缈宫绝学,无定云剑!
  马夫人当机立断,运剑抢攻。她的法力里早已融入那种奇金之气,平日里尚能悬壶济世,但若马夫人起了杀心,无需构筑法术,奇金之气就会要了敌人性命。
  钱宫主却是全力激发天剑威能。他走的乃是以力破巧的路子,虽无诸般妙用却基础夯实,天剑一出即可破尽天下万法!
  不容道人最后慢了半拍,但也挥起手中天剑。他纵身飞跃,剑光直指不准道人!他的剑法看似朴实无华,但抢攻中连变十余招,竟无一招一样!最奇怪的是,他招与招之间其实并不相容,却又浑然天成的共存一处!
  这四个人,皆是天下一顶一的修士。这四个人联手,怕是天仙也能削成蓑衣黄瓜。但面对这样的攻势,不准道人居然一动不动,仿佛游刃有余。
  就在杀劫临身的一刹那,不准道人终于动了!
  —————————————————————————————
  突然,王崎发出一声惨叫!
  王崎喊得十分痛苦,反把少女吓了一跳:“喂喂,你怎么了!”
  王崎不理顾不上少女,而是对着戒指大吼:“老头!怎么了?说话啊!”
  “怎么回事?”少女完全摸不着头脑。
  原来,刚才真阐子居然在他脑海里大吼了一声“不可能”,几乎动摇了王崎的魂魄!之后,真阐子就魔障了一般,一直在反复念叨“不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的……那是天仙级数的大力……不可能……”
  王崎几乎以为真阐子残魂在关注那些大乘期修士时受了什么创伤,顾不得再隐藏了。
  “那枚指环当是封印了古时强者的残魂。古法修第一次见到今****怎样你又不是不知道。”突然,另一个声音插入进来。
  一个约二十四五岁样子的青年男修御剑不知何时出现,与少女并行。少女见到青年,停下了剑光,晃晃手中的王崎,道:“幸不辱命。”
  王崎赶忙赔笑:“这位前辈又如何称呼?”
  男子倒没有拿架子:“万法门门下,李子夜。这位是焚金谷的项琪项师妹,我二人皆是仙盟护安使。不止小兄弟如何称呼?”
  “小子名叫王崎。李前辈刚刚所说的‘古法’‘今法’是怎么回事?这老头老在我脑子里……啊啊啊!”
  话还未说完,真阐子就再次大吼:“这究竟是什么身法!竟然……竟敢有这样的身法!”
  真阐子世界观受到冲击,道心不稳之下,魂魄之力居然开始逸散!王崎首当其冲!
  ——————————————————————
  “哼。”
  不准道人冷哼一声。
  在杀劫临体的前一刻,他终于动了。
  只一瞬间,海森宝就将自己的成名绝学,叵测身法催动至极致。不准道人动的并不快,但却竟无人同时窥破他的位置和速度!
  天机叵测,名不虚传。
  只一瞬间,他就逸出马夫人与天剑宫主的剑势范围。焚金谷修士不善武斗,马夫人立即后退三十丈,守在一边,剑意压覆全场,以防不准道人逃逸,同时全力播散奇金之气。但天剑宫主却又是一番气象。钱学深本为流云宗弟子,飞遁控剑皆是一绝,剑风席卷之下,全力发作的天剑裹挟着寻常天仙都难以驾驭的力量做出诡异的转折。
  天剑宫副宫主独创,钱氏剑轨术!
  但,还不够。
  以五师寂灭的眼力,还是远远不足以锁定不准道人。
  马夫人与钱宫主都明白,自己最大的作用就是以气势压迫不准道人,让他争持之下气势始终处于弱势,同时封住他的退路,至于重创这缥缈宫大修,还得看另外两位缥缈修士。
  古慈纵剑,催动缥缈不定云剑攻向不准道人,剑雾急速自旋,气势惊人。不准道人凭着身法,避过了剑云直击,但终免不了瞟了剑云一眼。海森宝目光触及剑云的一刹那,无定云剑中隐藏的一般变化刹那间发动,剑云立即塌缩。不准道人眼中所见,只有电光一道!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不准道人不屑地冷笑,祭起本命法宝,大矩天图!大矩天图乍看之下不过一薄薄一张白纸,但此中所含大矩之阵,乃诸般缥缈妙法归一之果,不准道人昔年就曾以此宝横行无忌。波动天君薛定恶在将光华殿波纹玄气与缥缈宫妙法合一之前,竟无人可破!
  古慈剑光一触及大矩天图,就刺入画中,弥漫成图,变成了画册的一部分。古慈急忙撤剑后退。但不准道人无暇追击,因为此时,他最最忌惮的不容道人剑势已经咬住了他。
  一剑,两剑,三剑……数道返璞归真的剑光封死了海森宝所有行动路线。破理与海森宝终归是师兄弟,彼此熟知对方所有战法。不准道人不敢大意,以大矩天图收了不容道人的剑光。他很清楚,必须速战速决,因为师兄的剑,每过几招就会提升一个能级,整套不容电剑使完,天下绝对无人可当!
  大矩天图与破理天剑光华大放,师兄弟二人居然同时全力出手!
  ————————————————————————————
  王崎只感到眼前一黑,等回过神来,他已经被项琪交到李子夜手上。李子夜左手扶着他,右手则托着他戴戒指的那只手,掌心光华大作。李子夜笑道:“前辈年事已高,当平心静气啊。”
  “哼。”真阐子声音居然透着一股悻悻。
  “到底怎么回事……诶诶!”
  等一下,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个姿势……一个男人把另一个男人搂在怀里,托着他戴戒指的手,说着什么……
  王崎瞬间就得出了结论。
  他心胆俱寒,急忙挣起并后退几步,大喊:“前辈你误会了我不是那种人!”
  李子夜不解:“啊?小兄弟何意?在下可是有做错什么?”
  王崎决定决计不碰李子夜:“你先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项琪在一旁冷哼一声:“你戒指里那个老古董看到现今最顶尖的法度,吓得心智失守,魂魄之力逸散罢了。”
  王崎这才发现,李子夜与项琪皆是降落到远离村子的一处小树林里。那个硕大的光球依旧挂在天上,众大乘的战斗显然还没有结束。
  李子夜哭笑不得:“项师妹,古法修家当中也不乏为今法铸下根基的前辈,不可如此无礼。”
  “嘁,万法门在今法之中传承最久的,开宗祖师都是古法修,自然会这么说。”
  王崎越听越糊涂,只得看向戒指。既然已经被看破,他也不再掩饰真阐子的存在。
  “那些修士手中法剑所蕴含的力量,竟要胜于大乘修士飞升时的雷劫!”真阐子显然心有余悸:“还有那道士的腾挪飞遁之术,竟如此可怕!老夫从没见过如此法度,震惊之下,心神失守,魂魄之力外溢。冲入你体内罢了。”
  “等一下,老头,也就是说,你相当于被那边几个几道法术,就吓得在我脑海里不能自理了!”王崎大惊失色。
  真阐子饶是有千年的修养也禁不住这句话:“哼!今时修家所持之道古古怪怪,老夫一时不察,对往日所思所信起了疑心,道心反噬罢了!”
  “那么,老头,你坑我。”王崎突然收住笑容,咬牙切齿:“现在看来,我修了四五年的《大罗混沌天经》,根本就是垃圾功法啊!”
  真阐子到底是大乘宗师,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万年之前,《大罗混沌天经》确实是绝世功法,只是这万年的发展太过诡异,超出老夫认知。”
  王崎低着头,浑身颤抖。
  李子夜见状,有些不忍:“王小弟你也不必太过失望,你既能炼出法力,就说明有了求仙的资本,每一个修家对仙盟而言都是有意义的……咦?”
  李子夜发出疑惑的声音,因为他发现,王崎根本就是全力憋笑。
  “唔呼呼呼……啊哈哈哈……我原本还以为这世界低级无趣又无聊……想不到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