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走进修仙 > 第三章 不准道人海森宝

  刚刚在和别人在家讨论着“这个世界不行啦”“这一定是功法问题”,结果转眼就被别人的干货,哦,不对,是送上门的干货本身驳斥得生活不能自理,这叫什么?
  这就叫打脸啊喂!
  不是说主角打人脸是最大的爽点所在吗!为什么我会被打脸?
  难道我不是主角?
  王崎顿时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
  少女见王崎不回答,,微微皱眉,身上气意陡然绽放。王崎只觉得眼前的少女突然变成了寒光四射的凶器,身上像是被压了千钧重量,动弹不得!
  “回神!”真阐子的声音在王崎脑海中响起。王崎蓦然惊醒,全力运转起自己那少得可怜的法力,抵抗筑基期高手的威压。
  然而,这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王崎如何挣扎,都不可能摆脱对方的攻击。依着对方飞剑的速度,王崎估摸着对方吧自己剁成肉丝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老头,你现在……能上我身与她一战不?”
  “异想天开。”
  好吧。王崎心念急转,又露出八颗牙齿,摆出了一个标准笑容:“不知这位仙子有何贵干?”
  “叫你来你就来!我若要杀你。早一剑在你身上刺了个透明窟窿了。”少女不由分说地伸掌一引,王崎顿觉天旋地转,回过神来,衣领竟被少女提在手里。
  王崎一脸谄媚:“您告诉我为什么我心里不是更安定些吗?”
  少女歪了歪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有区别?”
  真阐子在王崎的脑海中喊道:“这小妮子大概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宗派弟子,小子,继续套她的话。得到的信息越多,我们脱困的希望也越大!”
  王崎在意识里对真阐子冷哼一声,脸上却保持笑容:“仙子啊,俗话说得好啊,对未知事物感到恐惧是人的共性,您啥都不说就把我抓走,您说我猜您是要拿我试药呢还是还是试毒呢还是净身入宫呢?”
  少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你这人倒还蛮有趣的。不过……‘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是人类的共性’,这好像是阳神阁的几位大宗师在研究总结的东西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崎张了张嘴:“阳神阁?”
  “难道你是那种意外捡到古法修传承然后在家闭门造车的类型?”
  王崎尴尬地挠了挠头:“姑娘明见万里,在下确实对今日仙道一无所知。”
  少女看了看天,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我还赶着回去呢。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就行了:像你这样的古法修持,今日仙道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说完,少女就拎着王崎,向来时的方向电射而出。
  然而,就在少女飞离王家大宅千丈的一刹那,异变突起!四道金色的光柱逆冲上天。无数电蛇在四根光柱之间飞腾,构成一个一里见方的巨大囚笼!
  电蛇几乎就是擦着少女的衣角过去的。回头望着这道险些把自己同少女困锁住的浩大法术,王崎惊出一身冷汗。
  然而,真阐子所受的惊吓犹在王崎之上:“四位大乘期修士!怎么可能!”
  在万年之前,也就是他那个时代,大乘期的大修士也未曾超过十人,这样四位大乘期联手的盛景他也是第一次见!
  真阐子曾以灵识扫描过整个大白村,这里既不是灵气丰沛的风水宝地,也不是直通黄泉的阴煞恶地,究竟有什么值得四个大乘期的修士联手的?
  真阐子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天地间。
  “海真人,出来吧,不必再躲了!”
  随后,一声苍老的叹息悠悠传进所有人心里:“为什么?”
  “海老头!?”王崎愣住了。这声音听起来分外熟悉,分明是村里那个闲汉海老头的!
  “海真人,我等敬你是缥缈宫的高人,不欲同你争持。也请你想想你的师叔,量子尊师薄耳大师的立场!”
  “为什么!”海老头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我是助德皇铸那灭世魔器,没错,可我成道之前,也是大德皇朝子民,缥缈弟子中亦有不少弟子乃德人,吾等何罪有之!而且,尔等手中所持的,又为何物?”
  “天剑之术,天剑之器,皆是为护世而存,绝非一人一国所有!”
  “荒谬!本座宁愿一死也不要受你们这些小人指责!”
  一个温和的女声代替了之前说话的大乘修士:“海真人切莫如此说。仙盟寻你,绝不是为了将你正法……”
  海老头打断:“马夫人,你乃女中豪杰,竟也会说这种蠢话?你所修功法究竟是个什么德性你恐怕比我更清楚。你用术法神通救回再多人,也挽回不了马大先生走火入魔之事!”
  “你……唉……”
  女性修士不再言语,另一个男性修士又上前来:“海真人,这只是您的偏见……”
  “能劳动天剑宫副宫主钱真人亲至,本座还真是受宠若惊。”海老头语气充满嘲讽,“可在这里,你是最没资格捉拿本座的。嘿嘿,‘五师寂灭’,钱真人听起这个绰号时,可有听见被你歼于剑下的五军怨魂在嚎哭?”
  此时,村子里的乡亲已经被天上的异景惊醒,但王崎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刚才一连串对话听得他冷汗涔涔。
  设定开始诡异了了喂!明明是仙侠世界怎么会蹦出“量子”这种词汇!玻尔?尼尔斯·玻尔!?他也和自己一起穿越过来了?额,好吧从时间上应该是自己跟着他……然后五师寂灭?前辈您和五师莫敌的钱老是啥关系!?
  海老头见再无人问话,仰天长啸:“看吧!看吧!尔等小人!来来来!今日,就让我不准道人海森宝来领教领教传说中的天剑!”
  说罢,一道黑影从大白村村西蹿上半空。若是王崎眼力够强,自能看出,他正是与自己在一个村子里同住了十多年的海老头。
  只是,此时的海老头苍老之色尽去,往日皱巴巴的老脸开始恢复青春,同时唯唯诺诺的气质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不怒自威的气势!
  海森堡……
  纵使王崎两世为人,也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
  在不准道人飞至半空之后,光柱陡然拉成弧形,那道壁障竟变成一个球型牢笼,将四位大乘修士与不准道人困锁在一处。
  在那盈塞一方天地的电光之中,不准道人海森堡终于看清了他的四个对手。
  为首的,是一个青年人,温文尔雅,仿佛生来就不该存在于着杀戮场一般。但他的绰号却异常血腥。此人正是天剑宫副宫主,“五师寂灭”钱学深。这个外号却是来自于天剑宫立宫之初。有凡间帝皇派大军来袭,欲夺得灭世重器,时钱宫主方修成天剑法度,竟将五支大军一剑歼灭。
  而他身边的女修,则是焚金谷的镭射侠侣之一,镭射女尊马橘礼。马氏夫妇皆是焚金谷真传出身,他们合力以一种奇金修前所未有之法,以期能解决一些困扰整个仙道的疑难伤病。但这种修持极易伤身,更何况马氏夫妇乃是自创法度,马先生尚未成道便以身殉道。马大先生死后,马夫人以一己之力完成功法,为天下人所敬重。
  至于之前第一个开口的,则是缥缈宫修士,电旋双剑之一的古慈。而最后一位高大男子,不准道人一见他,气势就无端弱了三分。
  “大……大师兄……”
  末了,海森宝唤到。
  此人竟是缥缈宫太上长老,号称不容道人的,破理真人!
  不准道人与不容道人皆是量子尊师的师弟,索墨非真人的弟子。索真人一生游走于焚金谷与缥缈宫之间,后竟早夭。死前,索真人将一双弟子托付于量子尊师薄耳真人。薄真人虽修为通天,但毕竟不善授徒。不准道人这一身业艺,倒有三成是不容道人代师所传。
  不容道人人如其名,眼里最最容不得沙子,一言不合即会咆哮相向。少时学艺,海道人没少挨师兄的骂。后因海森宝带领半个缥缈宫助大德铸灭世重器,破理真人则入了天剑宫,师兄弟二人形同陌路,但在不准道人心中,大师兄永远是那个会带着自己打架会去砸了门派丹房会因自己不长进而骂娘的大师兄!
  破理深深地看了师弟一眼,一向暴脾气的他未发一言,而是缓缓将手伸向了背后。其他三位大乘修士亦是这个动作。
  海森宝亦不再言语。
  已经没有废话的必要了。
  ————————————————————————————
  被少女提着的王崎四肢乱蹬,连声问少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少女却不复刚才多话的样子,变得冷冰冰的,不言不语。
  王崎哪里还不明白少女其实与那四位大乘是一伙的!但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何卷入了这等大乘修士的算计之中。
  “喂喂这位仙子姐姐,你倒是回个话啊!你是同那四个大乘期的修士一边的对吧?那些大人物到底想干什么啊?……”
  王崎也不嫌烦,一路问。少女则权当自己是个聋子。
  “应是今时的一种制度。”真阐子的声音王崎在脑海里响起:“那个叫仙盟的组织估计是想要把每一个修家都掌握在手里,专门有筑基修士寻找单独的练气修士,带回去方便控制。这样小丫头出现就不会惹人怀疑。这小丫头进来就是为了吸引那个姓海的的注意。在那海道人将注意力集中在小丫头身上的刹那,那四个大修就可以乘机而入,布下天罗地网。”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8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