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神级全能高手 > 唉,做个请求!
是的,方逸赢了!
  
  宋刀的神色极其难堪,看着脸上带着微笑的方逸,这仿佛是对他的嘲弄,他的神色阴沉的可怕。
  
  “这里是我宋刀的地盘。”宋刀冷冷道。
  
  方逸抬了抬眉头,道:“这里是你宋刀的地盘没错,但你想要赖账,那我不会管这里是谁的地盘。”
  
  宋刀默然。
  
  眼前的这人可不管他宋刀是谁,处处透露着强硬,都让宋刀感到一股无力感。
  
  “双拳难敌四手,有时候太过嚣张,只会引来横祸。”宋刀又道,不给钱又如何,这里可是他宋刀的地盘。
  
  然而,方逸却用行动告诉了他,他这样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
  
  方逸见过地下世界的大佬,他们有毒贩,军火商人,黑道枭雄,可无一例外,就算他们有再多的小弟,再多的财力与人手,都只能对方逸发出通缉令,而无法杀掉方逸。
  
  因此,只是这里一个地盘的小喽啰,对,宋刀在方逸的眼中就是一个小喽啰——方逸并不把宋刀放在眼里,大步走过去。
  
  然后,方逸就动手了!
  
  宋刀练过武,自认能够打的过,在方逸过来的时候,先是由一边的刀疤出手,这次刀疤挥出来的拳头被方逸直接一拳崩了回去,让刀疤发出低沉的一生痛苦闷叫。
  
  下一刻方逸站在了宋刀的面前,冷冷道:“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是准备履行赌约,还是想要反悔,我给你半分钟的时间考虑。”
  
  但宋刀没有考虑,他从腰后抽出一把短刀,直接向着方逸的胸口刺去!
  
  宋刀的这一手迅疾若闪电,并且是偷袭,一般人根本不会反应过来,因此在宋刀的预想中,方逸的胸口会直接被自己的这一刀给刺中!
  
  然而,宋刀并不知道的是,方逸不是一般人。
  
  宋代刺了个空,或者说没有刺到更合适,因为他的手腕被方逸捏住了,下一刻宋刀感觉到手腕剧痛,不由得松开手,刀子滑落,被方逸接在了手中。
  
  就见这把短刀在方逸另一只手里转了个圈,接着噗嗤一声,直接刺进了宋刀的肩膀中。
  
  宋刀立时发出惨叫,但这还没完,就见方逸一脸的平静与冷静,把短刀从他的肩膀中抽出,接着再刺入了宋刀的另一边肩膀之中。
  
  而在此时,下车刚刚吐完的沈笑笑看到了这一幕,顿时脸一阵惨白。
  
  看到方逸那冷静的发指的样子,还有宋刀肩膀上喷涌出来的鲜血,沈笑笑立刻又回过头去继续吐了。
  
  “这里是你的地盘,但你说话不算话,这就是你的下场。”方逸接连在宋刀的肩膀上用短刀刺出两个血洞,然后又把短刀收了回来:“最后的机会,你我之间的赌约,你到底履行还是不履行,全在你一念之间。”
  
  宋刀彻底的悚了,这人简直就是个疯子,居然直接就对着他的肩膀来了这么两下,他见过狠人,可没见过这样狠的人。
  
  当即宋刀尖叫道:“刀疤!你个杂种!马上带着这位大爷去领钱!”
  
  怂了!
  
  这下宋刀彻底的怕了!
  
  既然宋刀已经服软,那么就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方逸随手一抛,那把短刀就笔直的落地,插在地面上,而后方逸走到了法拉利车边。
  
  “吐完了没有。”方逸问。
  
  “你……你简直太可怕了……呕……让我先吐……吐一会儿……”沈笑笑回答。然而方逸却已经过来,抓着的衣领把她丢进了车内。
  
  回到了山上,刀疤恭敬的把二十万拿了过来:“您点一点。”
  
  “不用了。”
  
  方逸没有点,直接把钱扔进了车里,道:“告诉你家刀爷一声,若是想来找我报仇,我随时奉陪。”
  
  说完,方逸看到沈笑笑已经拉着简菁上了车,方逸也转身进到了车里。
  
  而在目送法拉利离开之后,刀疤两腿一个发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这感觉就像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让他毛骨悚然,发誓再也不去招惹这样的人物了。
  
  法拉利向着市区中行驶而去,车内,沈笑笑拿着那个装了二十万人民币的箱子,兴奋的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
  
  “哇塞!二十万啊!好多钱啊!”沈笑笑感叹:“我突然感觉,它们是如此的亲切,简直比姐姐还要亲切。”
  
  本来方逸的心情还有点不好,一听到沈笑笑的这话,不由得就被逗乐了,这姑娘恐怕还不知道,今晚她所面临的形势有多危险。
  
  “笑笑。”
  
  这时候简菁开口了:“这不是你赢来的,是方逸大哥赢来的。”口气有些强调。
  
  沈笑笑一听就不乐意了:“就算是他赢来的,可用的是我的车,再怎么说我也要分一半吧。”
  
  “分钱可以,但你分不到一半。”方逸道。
  
  “我四你六,这总行了吧。”沈笑笑道。
  
  方逸一边开车,一边从中抽出一张一百块,道:“这才是你的。”
  
  沈笑笑:“……”
  
  简菁:“噗嗤~~~”她则是被逗笑了。
  
  到了别墅,方逸把这两位小美女送到了目的地,就见沈碧楠居然在门口等着,方逸下了车,无辜的看着沈笑笑把那装了二十万的箱子往家里猛冲,本想追进去,但见到沈碧楠在,还是没有做出这种事来。
  
  “你从宋刀那抢了二十万?”沈碧楠问。
  
  “准确的说,是赢来了二十万。”方逸纠正道。
  
  沈碧楠道:“那我怎么听说,这其中有一些暴力因素——那宋刀是宋家的人,你把他的双肩刺出血洞,拿走这二十万,可就是和宋家结了个小小的仇。很好,本来我想和宋家合作一些生意呢,没想到被你全给搅和了。”
  
  方逸有些诧异,没想到沈碧楠得到的消息这么快,不过这其中肯定有告状的成分在。
  
  “额……”方逸道:“这事你妹也有份,不过仔细想想,以后你妹肯定不会随意去这些地方了,说起来你还得感谢我呢。”
  
  沈碧楠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噢?那你想我怎么感谢你呢?”
  
  方逸道:“以身相许吧。”
  
  沈碧楠道:“那我给你的回答是:你做梦去吧。”
  
  “……”
  
  “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沈碧楠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行动?”方逸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噢,你是说救你父母的事情么,随时可以准备行动,不如你选个黄道吉日,杀只鸡,拜拜佛……”
  
  沈碧楠一脸无语的看着这个乱掰的家伙,终于,她深吸一口气,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滚!”
  
  方逸立马骑着他的那辆凤凰牌老旧自行车往别墅外而去,不过没走多远,他的声音传了回来:“明天晚上准备好大餐,最好再准备十个八个姑娘给我接风洗尘~~~”
  
  沈碧楠望着这家伙远远离去的背影,那冰冷的面容上,忽的浮现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本章完)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6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