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最强屠龙系统 > 第二十八章 绿帽王宁洪都

  
  “孽畜!”
  
  曹鼎龙怒吼一声,屠龙称号就这么被人抢走了?随后他含着极大的怒气,一掌朝宁奇拍去。
  
  不过这一掌却被老太爷飞身挡住。
  
  老太爷:“你别激动。”
  
  曹鼎龙冷声道:“此子是你冠军侯府的子弟?”
  
  他从宁奇身上的衣着标志认出了宁奇的来历出身。
  
  老太爷点了点头,“正是。”
  
  曹鼎龙冷笑道:“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没想到你们冠军侯府如此阴险!”
  
  “老太爷!快杀了这个残害手足的畜生!”
  
  申屠颜儿突然冲了出来,朝宁奇怒吼道。
  
  大夫人适时的走了出来:“妹子,今天老太爷来天风森林,就是为了处置这个小畜生,你别着急,老太爷自有主张。”
  
  宁炎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一定是证据确凿了!他就奇怪了,老太爷怎么会亲自来天风森林,原来是为了处置宁奇而来,太好了!这个消息瞬间冲淡了他对宁奇成为屠龙斗师的震惊与妒忌。
  
  “呵呵,似乎有好戏看了。”
  
  众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曹鼎龙:“原来你是来处理家事的,你请吧,等处理完再来说说你们冠军侯府该如何补偿我。”
  
  老太爷冷冷的看向宁奇,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异,巅峰斗师了?这样的速度,日后至少也是一尊斗王啊!
  
  可惜了。
  
  心中叹了口气。
  
  老太爷冷声道:“我再问你一次,宁龙可是你杀的。”
  
  宁奇从升级的美妙快感里醒来,就听见老太爷的质问,他看向申屠颜儿,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是,宁龙是我杀的!”
  
  如此干脆利落的承认,引起了轩然大波。
  
  “看来半年后没有比试了。”皇甫涛嘴角挂起一丝嘲讽的笑容。
  
  “畜生!终于承认是你杀了我的龙儿!”
  
  宁洪都跟申屠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到申屠颜儿的身边。
  
  “你们出来就好。哈哈。”
  
  宁奇心中笑了一声,这时老太爷的手掌上,已经凝聚出浓厚的深紫色斗气,显然是打算一掌打死宁奇。
  
  “老太爷且慢。”
  
  宁奇朝他微微一笑,老太爷眉头一皱,手掌上的斗气散去了一点:“临死前还有什么话要说?”
  
  宁奇朗声道:“我虽然杀了宁龙,但是我却没有残害手足!!”
  
  声音通过斗气的增幅,众人听的是一清二楚。
  
  杀了宁龙,却没有残害手足?这是什么意思?
  
  申屠颜儿和申屠风两人的脸色在这句话出来之后,纷纷变色!
  
  宁洪天破口大骂:“你这个逆子,我要亲手杀了你!”
  
  老太爷瞪了他一眼,然后肃穆的看向宁奇:“此言何意!”
  
  宁奇哈哈笑了几声,然后指着宁洪都道:“因为,宁龙不是七叔的儿子!”
  
  不是宁洪都的儿子?那会是谁的儿子?
  
  “宁龙都死了你还不忘诽谤他!其心当诛!”宁炎愤怒的道。
  
  宁洪都见无数双眼睛看向自己,顿时羞怒不已,吼道:“你什么意思!”
  
  “大姐,这畜生临死都要侮辱我!”申屠颜儿痛哭流涕的扑入大夫人的怀里,大夫人连忙安慰她,然后冷着脸看向宁奇:“不论你如何胡言乱语,你今日都难逃一死!”
  
  宁家的子弟也一一声讨起宁奇。
  
  只有老太爷,沉默不语。
  
  “你说宁龙不是你七叔的儿子,有什么证据吗!”
  
  老太爷道。
  
  宁奇摇摇头:“没有证据。”
  
  申屠风心中松了口气,额头上的冷汗瞬间被他的斗气给蒸发。该死,他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的?
  
  “没有证据你就敢当着这么多人面侮辱你七叔!我真该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就把你打死!”宁洪天怒道。
  
  宁奇冷笑道:“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知道宁龙的亲生父亲是谁!而且,他就在这里!”
  
  此言一出,众人瞬间哗然,申屠风膝盖一软,差点站不住。
  
  “什么!难道此子不是胡言乱语!”
  
  “快说,宁龙的亲生父亲是谁!”
  
  宁奇微微一笑,看向宁洪天,顿时众人的目光变的极为古怪。
  
  宁洪天脸色微变:“畜生,你想诬陷我?”
  
  “原来这小子想要临死拉个垫背!”申屠风再次松了口气,连番几次被吓让他后背布满了冷汗。
  
  宁奇冷笑道:“你着急什么?心虚什么?我说是你了吗?大家注意了,有史以来最精彩的伦理片即将开映!宁龙的生父……”他伸出手指比了一圈,最后停留在申屠风身上:“就是他!申屠风!”
  
  “他真的知道?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申屠风很快就掩饰住自己的惊惶,愤怒的看向宁奇:“小兔崽子,你竟然敢胡说八道污蔑我!”
  
  申屠颜儿朝老太爷跪地大哭:“老太爷请给小女子做主啊,我的名声全被他玷污了,龙儿实实在在是我跟洪都所生,若有半句虚言,天诛地灭啊!”
  
  宁洪都连忙上前扶起她:“夫人放心,真相会大白的,没人相信这野种的胡说八道。”
  
  不论众人如何声讨宁奇,宁奇始终挂着淡笑,信心十足的模样,顿时让一些宁家子弟心中嘀咕起来,有几个家伙甚至回忆着宁龙的样貌跟申屠风对比,结果,竟然有点相似?不过申屠风就是宁龙的表舅,本就沾亲带故,外甥似舅的说法也不是没有,证明不了什么。
  
  秦赢定咳嗽了一声,道:“其实,想知道宁奇说的真伪,也很简单,验证一下血脉就行了。”
  
  这世间有一种草,叫‘一脉草’,它有几根枝叶,如果滴血在其中一根上面,一脉草就会变化颜色,这时候其他几根枝叶就只能接受相同血脉的鲜血,否则不会有颜色变幻,对普通人来说一脉草比较难得,但是对在场的家族来说,随便都可以拿出来。
  
  老太爷点点头。
  
  大夫人却开口道:“老太爷,使不得,只是为了这个残害手足的野种片面之词,就让七叔和弟妹承受如此大辱,实在说不过去!会被各大家族耻笑的!”
  
  申屠颜儿立即配合的把哭声放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1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