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忽悠着圣光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再一次拉拢
    班尼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力量有善恶之分吗?在班尼前世的世界,答案是没有,力量就是力量,它的善恶只取决于你如何使用它,然而在艾泽拉斯,答案是有。
  
      圣光就是善的,邪能必是恶的,当然,是以我们的道德观来说。
  
      不同的能量会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使用者的心智,有一些力量,他们甚至本身就是情绪这种东西的本源,这即是力量的善恶因素。
  
      但是,对于宇宙中的复杂生物来说,比如智慧生物,他们可以自已的意志力去阻碍,减缓这些力量对自身意识的侵蚀。
  
      只是,侵蚀就是侵蚀,你可以减缓,却不能杜绝,邪能会腐化使用者的心智,使他们以毁灭、污染和吞噬他人的灵魂与生命力为乐。
  
      最大的例子-----当然是伊利丹!他一直以来都在抵抗着邪能对自己意志的侵蚀。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例子,绝大部分生物都无法抵抗这么久,这与伊利丹自身的意志力以及他对邪能的了解也有很大关系。
  
      就如班尼,他的心智也会不可避免的被圣光所影响,但这种影响,并不会如邪能那般‘暴力’,所以,它只能称为影响,而不能称为腐蚀,洗脑?那就更够不上了。
  
      虽然伊利丹能够延缓邪能对心智的侵蚀,但也只能是延缓,他已经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一个生物只要持续使用邪能,堕落是必然,只是多久的问题,许多邪恶而强大的恶魔也曾经身为高贵而善良的智慧生物,例如,基尔加丹,阿克蒙德,他们曾是艾瑞达人万众敬仰的领袖,他们撑得起人民对他们的一切称赞,然而,邪能彻底摧毁了他们的心智,基尔加丹变成了欺诈者,阿克蒙德变成了污染者。
  
      综上,班尼是不可能和伊利丹合作的,非常了解伊利丹的班尼还知道,这家伙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他总是在骗人,不管是对盟友,还是对敌人。
  
      “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我们的道路不同,不可能成为盟友。”那个高大身影抛过的水晶球班尼看也未看,就抛了回去。“至于是不是会成为敌人,那取决于他,而不是我,还有,下回,如果他再排身上带着邪能恶臭的人进入我的领土!我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眼中的金光一闪而逝,额头上的纳鲁印记让对面的高大身影打了个颤。
  
      “主人说过,你和我们的目标一致,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你和其他凡人一样,甘愿沦为恶魔的猎物!”高大的身影抬起头,兜帽下的双眼捆着一圈黑布,邪能在他的双眼中燃烧,暗绿色的光透过眼罩,让班尼心里腾起一阵阵厌恶。
  
      “和你们这些偏执狂说话让我厌烦!”班尼皱着眉摇了摇头。“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我的原话,现在,在我面前消失,否则我会忍不住净化你!”
  
      “哼!”高大身影冷哼一声,几个腾跃消失在了树林间。
  
      “他是个卡多雷?”希尔瓦娜斯探出身子。
  
      “一些和伊利丹一样的偏执狂,自称‘伊利达雷’。”班尼解释着,双手挥动缰绳,平静下来的老马继续缓缓而行。
  
      “他身上有股恶魔的臭味。”希尔瓦娜斯在鼻翼前扇了扇,那浓重的硫磺臭味到现在还未消失。
  
      “他们认为这个世界的力量太渺小了,只有敌人的力量,才能对抗敌人。”班尼叹了口气。“所以他们为自己灌输邪能,以为能够控制邪能去对抗燃烧军团,其实,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还有那些娜迦,也是上古之神扭曲的产物,各种各样邪恶的家伙齐聚身边,居然还认为自己是正义的。”班尼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这些偏执狂总是让人倒胃口。
  
      “零号!去找绿风女士,让她确认这片树林没被邪能污染。”
  
      “是!”
  
      “派出情报员,确保那家伙离开了,否则-----”
  
      “明白!”
  
      周围隐藏的暗卫缓缓退去,一个暗卫脱离了队伍,窜进了树林中,他蹲下身,看了看那些枯萎的成脚印状的野草,沿着脚印跟了上去。
  
      ——————————————————————————————
  
      “在我还是一个学徒的时候,我旺盛的好奇心让紫罗兰堡的那些姥爷不太喜欢,因为-----我现了不少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东西。”卡德加笑了笑。“例如达拉然的主工程师沉溺于喝火酒------那是一种蕴含元素能量的饮料,有时候会让人上瘾,戴尔斯女士喜欢比她年纪稍微小点的年轻绅士,图书管理员奎瑞根的嗜好则是收集有关祭祀恶魔习俗的历史小册子-----尤其是血腥的那种。”
  
      “所以-----”卡德加迈上布满灰尘的石制台阶,带着众人向二楼走去。“那些议员们把我派到了一个可以让我的好奇心给他们带来的好处的地方------当然,这个也是我偷听到的。”卡德加对自己的学徒笑了笑。
  
      “麦迪文,我名义上的导师很清楚这一点,第一次见面时,他叫我-----年轻的间谍,他在我第一次见面时就给我上了第一课。”卡德加看着自己的学徒。“你知道什么是魔法光环吗?”
  
      “所有具有奥术亲和力的人都具有的一种魔法灵光,大多数时候不受本人的控制。”显然,艾尔莎记住了卡德加教给她的东西。
  
      “这是一个魔法定律。是说如果某人经常使用某个物品,他身上的魔法光环就会不自觉地分出一小部分附加到该物品上面。那么由于魔法光环的律动是永远保持整体的,于是就能让施术者和物品的所有人建立感应联系。比方说用这种方法,一束头可以用来施展魅惑,一个小铜币也可以自动飞回主人身边。”卡德加看了看罗宁。“如果一个人对某个物品用的越多,这种感应纽带就会越强。麦迪文,那个伟大的守护者,仅仅撇了一眼我带来的信,就知道那上面都写了些什么,而那封信我只看过一次。”
  
      “一个强大的法师可以通过这种纽带读取物品主人的思维,而麦迪文,根本没有读取我的思维,他直接读取了写那封信的人的思维。”
  
      “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到他的强大------并非徒手拆掉一座山,或是挥手毁灭一座城,就只是,强大。”
  
      “卡德加大师,很抱歉打断你教导学徒。”罗宁手中天蓝色的木质法杖正在闪烁着荧光。“只是,这里好像有一些不太友好的东西。”
  
      “是亡灵。”另外一个达拉然的法师抽了抽鼻子。“有死亡之力的味道!”(未完待续。)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