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网游竞技 > 农家女皇商 > 第257章 有种你给我下来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布林尚再试探怀疑就显得太小气了,抚着下巴呵呵笑起来,“你都这般说了,老夫要是再说什么岂不是显得太小气了,生漆的事情我同你兄长再商讨一二,我们也不占你们小孩子的便宜,这个罩金漆的配方就当是你卖给我们漆坊,价格方面你可以提,如果还有别的方子,我们一并收了,绝对不会亏待你,不过这卖给我们的方子就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我相信叶姑娘应该能明白。”
  
  听他这么说,叶静客心里喜出望外,不但卖漆的事情成了,还能顺便发笔小财,啧啧,这一趟可真是没白跑,心里这么想着,点头应道:“这是自然,您就放心吧,我们是诚心与顺恒漆坊做生意……”
  
  接下来就是叶静楷与布林尚两个人的事情了,叶静客终于可以安静的喝会茶了,布林显坐在那没动,盯着叶静客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小丫头,你是虎头的师傅,应该对鲁家漆坊有些了解,你觉得鲁家漆器和我们顺恒漆坊的漆器相比如何?”
  
  叶静客:“……”才刚消停下来,又蹦出来一个难题,她要是热这老爷子不高兴,刚才的事情不会就告吹了吧?
  
  一旁的叶静楷听了也是一怔,只有布林尚露出了饶有兴趣的模样,一边跟叶静楷说好,一边分出一些注意力听叶静客怎么回答。
  
  刚进来的时候光顾着惦记着谈生漆的事情,没怎么打量,既然布林显开了这口,叶静客也就只能说说自己的想法,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厅雕梁画栋,家具厚重宽大,立屏案几雕饰华美,处处摆设好像都彰显着低调的奢华,确实比鲁家看上去财大气粗……
  
  她四处瞧着,布林显难得耐着性子等着她,若是他哪个徒弟敢这么久没有回话,那定然是一巴掌招呼过去了,他有这个耐心是因为想听听鲁家小子的师傅怎么评价。
  
  看的差不多了,叶静客收回了目光,落落大方的开口道:“以静客看,鲁家漆器以精巧细致见长,贵漆坊在大气华美方面更胜一筹,各有千秋,不能一概而论,晚辈眼拙,哪里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布师傅见谅。”
  
  这个话他都听了几十年了,布林显有些失望,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小丫头岁数不大嘴巴却是讨巧的很,两边都讨好,两边都不得罪,哼……·”
  
  他说这话叶静客可就不能听听就算了,立刻放下手里的杯子,一脸严肃的回道:“布师傅此言静客不认同,牡丹和梅花哪个好看?每个人的答案肯定是不同的,喜欢梅花的,自然觉得其品格高洁一身傲骨,喜欢牡丹的,折服在其国色天香容资之下,谁也不能给一个肯定的答案,漆器和这世上万物亦是如此,世界因为差异而精彩,若是千人一面还有什么美丑可言?若是众口一词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千里江山都是一派景色,谁还有兴致讴歌赞美?静客方才所言并非是为了两相都不得罪,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布师傅心里应该比我清楚才是……”
  
  大厅之内一片安静。
  
  布林尚突然大笑起来,转过头来看着叶静客,畅快的笑道:“真是后生可畏啊。”多少年没人这样跟他这个倔弟弟这般说话了,这小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有意思啊,唔,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他听着都想抚掌应和。
  
  布林显脸色变了又变,最后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叶静客,想要说什么,挥挥手又作罢了。大道理都说的这般透彻了,再说什么都是废话了。
  
  见里面风平浪静,布青阳终于放心的进来,提着壶给几个人倒茶,这事怎么也轮不到他身上,不过他一直好奇丑姑娘到底长什么样子,硬是抢来了这个伺候人的差事,看清楚叶静客的脸之后不由得有些失望又有点激动,这不是丑,这是吓人啊,单看五官明明就是个美人,新月一般弯弯的眉毛,眼睛清澈明亮,鼻子挺直嘴巴像是花瓣一般,如果遮住那道伤疤,活脱脱就是个美人坯子,再长开一点更是国色天香的美丽姑娘啊……
  
  眼瞅着杯子里的水马上就要溢出来,提着壶的人还傻愣愣的在那看呢,布林显开口道:“青阳,可以了,你先下去吧。”
  
  布青阳如梦方醒,迷迷瞪瞪的离开了大厅,心里甚是遗憾,那样的疤痕怕是没法去掉了。
  
  顺恒漆坊比鲁家漆坊大很多,在秦州其他县城也有漆坊,每年生漆的需求量不少,契书签订好,叶静楷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到了地上,有这两家漆坊,他真是吃了定心丸,之后不管多难也不怕了。
  
  叶静客这边交待了罩金漆的调配比例以及用法,又被布林显追问了几个问题,然后拿到了一笔不小的银子——一百两,自从开始筹划烧墨以来只出不进的她看到这白花花的银子都快要落泪了,终于不用再扣着花了。
  
  如果叶静客要是晚发现漆树几个月,她才能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一文钱恨不得砸两半花的难处,才会明白挣钱是多么的难,穷人的日子是多少的苦和难熬,就是在凤栖村,到现在还有吃不上饭欠债不得不卖孩子的,她这连紧张都算不得。
  
  看到叶静客对着银子眉开眼笑的模样,布林显和布林尚两个人都不由得想要移开视线,这丫头刚才讲大道理的时候一副神态庄严的样子,怎么转眼就换做了见钱眼开的神情,偏偏两幅面孔都至诚至真,没有一丝虚假,这小丫头可真是……
  
  就在叶静客揣着沉甸甸的银子兴奋不已的时候,秦少年却因为囊中羞涩只能靠双腿往三石县这边走,有想捎脚的停下车来问话,听说他没钱立刻就不再浪费时间,秦少年也不在意,这点路程对于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只希望别和叶静客他们错过了才好。
  
  在里面说话没觉得怎么样,从顺恒漆坊出来才发现都快到中午了,兄妹俩人都很高兴,叶静客提议去吃点好的,第一次知道动嘴皮子也这么累人,早晨吃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光了,灌了一肚子茶水只会饿的更快,现在兜里有钱了,自然不肯再吃客栈那没什么滋味的饭菜。
  
  她今天立了大功,叶静楷自然是想好好犒劳妹妹一顿,俩人正兴致勃勃的商量着去吃什么,没有注意到一道目光已经盯着他们许久了,本应该好好躺在床上养伤的男人站在窗前,望着人群里那个细瘦的身影,古井无波的眸子起了丝丝涟漪。
  
  三石县这里靠近河,好不容易来一趟,自然要尝尝这里有名的干烧铜鱼,叶静楷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做的好的老店,俩人说好就往桥那边走去,叶静客挽着她大哥的手欢天喜地的往前走,突然脑袋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砸到了,叶静客心里闪出的第一个念头是——不会又是哪个虎孩子跑出来捉妖怪了吧?然后摆出防御的姿态左右看去,都是急匆匆行走的路人,没有想象中张牙舞爪破坏力惊人的小孩子,难道是刚才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
  
  叶静客一脸疑惑的抬头看,扫了半圈,看到斜上方二楼窗口站着的人,身体立刻就石化了,嘴巴张着脸惊讶的都快裂开了,哎呀我的妈呀,这人怎么被放出来、不,不,他怎么在这里,不是应该乖乖的猫在哪里养伤吗?
  
  叶静楷的手臂被挽着,叶静客冷不丁的一停,他也被带了回来,回头就看到妹妹一副见了鬼似的神情,顺着她的视线往上一看,哎,这人不是上次卖刀的那位蕃兵军爷吗?
  
  好似被叶静客呆如木鸡的样子给取悦了,常年冰山一样纹丝不动的冷脸竟然有了几分松动,唇角掀起一个不易被察觉到的弧度,风轻云淡的扫了一眼叶静客以及她脚下,颇没有诚意的开口道:“对不住,不小心碰到了。”
  
  叶静客愣愣的低头看,脚下躺着一根小木棍,毫无疑问,这就是刚才打到自己脑袋的凶器了,看看地上的小木棍,再看看那人站在窗户旁边,叶静客已经呆滞的脑袋里冒出这样一副画面:娇艳如花的女子推开二楼的窗子,不小心碰掉了支窗户的小木棍,砸在了楼下的俊俏的公子哥头上……
  
  和此时的场景惊人的相似啊,如果那两个主角不是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话,叶静客可能还没什么,打一下也不疼,但是一想到水浒传里的那个情景,她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怒火把理智通通烧光,她恍惚记得自己说了句什么,然后上面的那个人就直接跳了下来,然后一脸阴森的看着她,“找我有何贵干?”
  
  眼睛眨巴眨巴看着眼前这张恨不得冻死个人的冷脸,叶静客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眼睛不小心撞进去那双乌沉沉的眸子里,凛然的寒意铺面而来,叶静客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脑袋里的火苗瞬间就灭了大半,理智被抢救回来,她回想起来,刚才她冲着上面喊的是,姓楚的,有种你给我下来……
  
  然后这尊煞神就跳下来了。
  
  他有这么听话?不,他绝对是下来削自己的!
  
  如果她现在说,姓楚的,你给我上去!眼前这人还会这么听话吗?
笔下读(www.ъǐχǐαdù.cóм),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6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