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网游竞技 > 农家女皇商 > 第256章 诚意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到叶静客第一眼的时候布林显真是吃了一惊,并不是因为叶静客脸上的伤疤,而是因为年纪,这么大丁点的年纪怎么就懂得那厉害的漆艺?而且看上去并不是漆匠这一行当的,这事可真是蹊跷。
  
  从坐下开始叶静客就不得不承受着布林显打量的目光,还得保持着微笑谈生漆的事情,布林尚笑眯眯的开口道:“这事令兄长昨日都已经说清楚了,一斤相差一百文,叶姑娘你觉得我应该是选你们还是那个人?还是说你们也准备降到七百文?”
  
  “我自然希望贵漆坊能选择与我们签订契书,不过价格方面怕是不能浮动这么大,您经营着这么大的漆坊也应该明白现在挣钱不轻松,混口饭吃也都不容易,村里人冒着危险割漆挣的是辛苦钱,得对得起他们,同时我们也不想白忙活,那个人可以给你们价格便宜,但是我们能提供更上乘的生漆,您是行家自然明白,同样一棵漆树在阴天、晴天甚至在一天之内不同的时辰生漆的质量都是不同的,还有割下的生漆如果保存,这点我们很清楚,那人却未必明白。”叶静客目光灼灼的看着布林尚,面上带着柔和的笑,眼神却很坚定,“更重要的是选择我们会长久合作下去,我们靠着漆树过活,自然会善待漆树,对着漆树可不止是挥刀子,还会补种漆树,割漆的同时保证漆树林的生生不息,那位能给贵漆坊提供更便宜生漆的,我就不能保证了。”
  
  叶静客说这话可不是为了好听,叶静楷和叶静宁他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移种漆树的事情也一直在做,漆树林里很大大片的空地现在补上许多,虽然挖坑浇水什么的有些麻烦,但她一直都认为“取之于林,应先用之于林”,这样方能长长久久。
  
  她这一番话出口,布林尚和布林显两个人看她的眼神立刻就不同了,想了许多她可能会说的话,没想到会这么直接坦荡直接,不得不说,这姑娘算不得巧燕善变,但话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面,漆坊最注重的是生漆的质量,然后才是价格,前者可是承载着漆坊百年的声誉,一丁点都马虎不得,相比之下,价格还真是其次。而且他们这些手艺工匠,痴迷于技艺,对原料的珍爱旁人没法想象,他们喜欢好漆,同样对漆树抱有特殊的喜爱之情,叶静客这般说让他们不由得起了几分惺惺相惜,尤其是布林显,一直觉得生漆就是漆树的血液,漆树被善待,割出的生漆自然更好,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也有这般的见识,难怪鲁老头会对她另眼相待。
  
  叶静客的话让叶静楷不由得有些惭愧,他也提到了会比吴三懒割漆更用心,但是却不敢像静客这般说的坚决笃定,说到底他还是不大了解生漆,所以才不敢在行家面前这般说,看来光割漆不行,回去还得多向妹妹请教这方面的事情,妹妹有她自己的事情,自己怎么也不能每次都把她拉来,这总要明白透彻才好有底气跟人谈。
  
  “你这女娃说的不错。”布林显脸上露出几分赞许的神色,深觉叶静客是个明白人,不过心里却有些遗憾,这么个人偏偏是虎头的师傅。
  
  “您谬赞了,晚辈在您的面前说这个简直就是班门弄斧,但句句没有假话,若是心中还有疑虑,不如亲自上山看看,对比一下,高低自见,希望二位能给个机会。”叶静客做的绷直,一脸恭敬的说道。
  
  这点自信叶静客和叶静楷两个人还是有的,他们虽然人多,但是都听话,什么时候割漆,要怎么割都是按着叶静客要求的那般做的,以她对吴三懒那人的了解,他就是偷学到了这些,也不会严格遵守的,这人就没有什么底线,否则也不会做出那些恶心人的事情来。
  
  布林显刚要开口说什么,被布林尚一个眼神制止住了,布林尚依旧带着一脸和蔼的笑,点了点椅子扶手,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我也听青阳说了,先找上门那人不怎么可靠,不过我们就算是不从那他里买生漆,也不一定非得跟你们合作,别的地方的生漆也不错,你说呢?”
  
  说到底他是生意人,当然会为自己谋求更多的利益,对方不肯松口,他就更不着急了。
  
  叶静客点点头,知道自己刚才那一番说辞未必能打动两个人,筹码还得接着加,继续“我听闻贵漆坊熟漆种类繁多尤为出名,晚辈这里有几样大漆配方,如果两位能看的上眼的话,我愿意奉上做为合作的诚意,不知道两位前辈意下如何?”
  
  布林尚脸上的笑褪去半分,眼睛微眯看着叶静客,这丫头还真是敢说,他们顺恒漆坊传了几百年之久,祖上都是修建过皇陵的厉害匠工,历经多少朝代变迁,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配方一直珍藏着,从来没有停止过从各地寻找生漆调配之方,经年累月不惜重金收到了许多,不是他说大话,放眼整个秦州,在这方面谁也不能与他们顺恒漆坊相比,现在这个小丫头在他们面前说这样的话,有点意思。
  
  相较于他的冷静自持,布林显表现的就不那么含蓄了,像是被叶静客的话激怒了一般,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叶静客大声道:“说来听听,若是真的,不消多说,我立刻与你们签订契书,不单是三石县的顺恒漆坊,其他地方的也一样,但是……”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面色一下沉下来,冷冷的开口道:“但若是出言诓骗与我,那别说我们漆坊,整个三石县也不会有人敢要你们的漆,小丫头,你可要想好了再开口。”
  
  叶静客并没有立刻开口,这是她昨天晚上听到她大哥打探到的顺恒漆坊的事情之后想出的办法,她既然已经是虎头的师傅,自然不能再把推光的技法或者其他的做为商谈的手段,配方倒是可以一试,她敢这么说,自然是有根据的。古代的时候为了保证技法不外传,通常采用的是家族式传承的方法,各行各业的各种秘法配方都捂的紧紧的,几千年来俱是如此,这种状况到了现代才得以缓解,毕竟很多都是独生子女,断代的话就会影响宝贵的文化遗产失落,在大力倡导下,很多家族式的传承变成了厂房式,或者收徒要求放宽等等,除了云南白药、茅台酒、景德镇陶瓷和徽墨这四种配方是国家保密级别的之外其他都没有以前那么严密,关于大漆配方她还真找到不少,原本她就是想靠这个赚钱的,后来发觉漆匠铺为不轻易使用外人调配的熟漆,所以这才放弃了这个念头,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那晚辈就献丑了,哪里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两位前辈见谅……”气定神闲的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叶静客开口道:“晚辈知道有种漆叫做罩金漆,多用于宫廷之中,能够保护金色不易退色或磨损,不知道贵漆坊……”
  
  为了尽量保证自己说出来的漆料配方对方没有,叶静客特意选择了后期发明出现的,说的时候便盯着布林显的脸,因为这人比那位情绪好分辨些,那位是个老狐狸,她无意非得跟自己较劲,自然就找观察的下手,果然不其然,她一说完,布林显的表情就有了变动,叶静客刚要继续说下去,布林尚咳嗽了两声,然后就听他说,“有时候同一种熟漆不同的地方的叫法不同,叶姑娘不妨再透漏一些,放心,我们顺恒漆坊做了这么多年,信誉和漆技一样的硬气,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绝对不会趁机占便宜,尽管放心。”
  
  真是个老奸巨猾的……叶静客心里默默的想,不过有心合作自然要拿出些诚意出来,叶静客也没有多考虑,开口道:“这漆是由透明漆、松节油和广油按照一定的比例配置而成,根据物件的不同,有两种配比方式,如果两位前辈感兴趣的话,接下来可以详谈。”虽然只把配料说了出来,其实已经泄露的差不多了,至于配料比,他们这些有经验的漆匠,只要舍得出去浪费,一直试下去总归会摸到头绪的,不过叶静客并不担心,她不过是损失了一个方子,对方的名誉可就有了污点,孰轻孰重谁都分的清楚,更何况她也相信顺恒漆坊这么大的摊子,这不至于为了这个使用这种手段。
  
  两个人都把那些配方熟记于心,叶静客这么一说就知道漆坊里确实没有这种漆的配方,布林显面上的冷厉便缓下来几分,心道这小丫头还真是深藏不露,既懂得髹漆的技法又知道调配之方,不知道怎么就只做割漆卖漆,真是不能理解。
  
  “当然,如果两位还是觉得晚辈不可信,那静客可以先把配料比例交出来,你们配好漆之后试试效果再定夺……”叶静客再让了大大一步。
笔下读(www.ъǐχǐαdù.cóм),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6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