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网游竞技 > 农家女皇商 > 第254章 产烟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静客和吴正林在烟房里忙了一上午,中午都顾不得吃一口饭,烟灰不能扫的太早也不能积的厚厚的一层再动手,不厚不薄的时候要快速的清扫下去,这个火候也关系到墨的质量。一边扫烟还得一边加油,因为两种方法耗油快慢不同,哪边加多少由叶静客还得称量,然后记录,忙的连汗都没时间擦,这个时候叶静客可算知道为啥有凿壁借光这一流传千古的典故了,油烧起来实在是太快了,一碗约莫三两的油只能烧二个时辰,如果一天点两个时辰的话,那油钱就是十二文左右,一个月约莫三百多文,一年下来四两多银子,寒门学子束脩钱拿的都费劲,哪还有多余的钱点灯夜读……
  
  油消耗的速度比叶静客预想的多的多,到后来实在忙不过来了,只能减少碗灯的数量,只点三十多盏,俩人才堪堪能松口气,一天一夜下来,烧了约莫一百一十斤油,一共收了十多斤烟灰,提着袋子称重的吴正林真的都要哭了,四两多银子的油啊,就得了这么点玩意,静客做这个不会亏死吧。
  
  相比于他的忧心忡忡,叶静客反倒很满意,油一斤大约可得烟黑一两,这个产出比还是在正常的范围之内的,看吴正林一脸“赔大了”的表情,笑着安慰道:“正林叔,你放心,只要咱们能把墨顺利的做出来,本是肯定不会亏的,油贵墨也不便宜,再说还得掺杂别的东西呢,最后的质量越好,挣的也就越多。”
  
  这些吴正林不懂,但是听她这么说安心了不少,要不真是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用碗收烟虽然麻烦但是烧的快,十二个时辰烧掉了八十斤,得烟十斤六两,一斤油产烟一两三分,用木板收烟在同样的时间里烧掉了三十斤烟,得烟三斤多点,一斤油产烟一两左右,用木板收烟烧的油少是因为叶静客怕忙不过来特意少弄了,只要多加几个灯芯草烧油的速度也是相当快的,数据对比的重点在烟的产出比上,两个产出看上去并不是很大,三分,但这只是一斤油,几百斤几千斤这个数字就会变的很可怕,再检查了两种方法产生的烟灰在质量上没有什么分别之后,叶静客决定先把木板收烟这个停一停,先捡效率高的做。
  
  烟房里又闷又热,一点都不透气,还点着这么多的油灯,滋味可想而知,俩人扫烟扫的两只手漆黑,一擦汗,得,脸和脖子也没能幸免。给三十多个碗里加好了油,叶静客和吴正林出来透口气。
  
  天上的太阳像是个烧着的大火球,这个时辰的阳光正是最刺眼的时候,也是最热的,但俩人冷不丁的出来站在太阳底下竟然感觉身心舒畅,空气热点就热点,总比里面那稀薄的要强的多,大大的喘几口气,没有那股子恨不得钻到肺里的油烟子味,两个人叉着腰站在那里好一顿喘,然后看着对方一脸的漆黑都不由得忍俊不禁,这一张嘴笑就更停不下来了,白牙衬的脸更黑了,可以说脖子以上就只有牙这一处是白的了,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滑稽,叶静客和吴正林忍不住哈哈笑了出来,这笑声更多的则是收获的喜悦,折腾了这么久,制墨的第一道工序——取烟,总算是有了小小的成果,别看才十多斤的烟,可以制好几百块墨锭呢。
  
  还得一会儿才能扫烟,俩人溜达到前面,秦少年正在垒石头墙,他今天换了一身藏青色的衣衫,显得身材修长柔韧,肩背挺直如松,只是看着他站在那的姿势,愣是让人看出几分铁骨铮铮,再看到那断掉的右臂,叶静客心里不由得有些难受,如果不是受了这样的重伤,这人肯定在战场上意气风发的很,不管转念又一想,能让他伤的这么重,当时情况肯定很惊险,能活命可能已经是莫大的机缘和运气了,面对现实活下来才是最主要的,多想那些无益。
  
  叶静客和吴正林俩人刚出烟房的时候秦少年就听到了动静,见俩人过来,回头打招呼,看到他俩灰头土脸的样子嘴角也忍不住往上翘了翘,真不知道怎么弄才能脏成这样,叶静客没注意到他一闪而过的笑意,烧水洗脸,喊他回去喝点水。
  
  三个人围坐在桌边,大口的喝着茶水,泥坯房夏天凉爽的很,再喝着茶,洗干净的之后那舒爽劲顺着全身汗毛孔向外冒,叶静客憋了半天的叶静客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茶还是鲁家送的拜师礼里面的,叶静客不知道是什么茶,但是喝着味道不错,一杯接一杯的真没少喝,喝的时候还想着呢,她这个师傅有点不称职啊,让人磕了头叫了师傅,从那以后就一直没见过,下次去县城瞧瞧她的小徒弟,去也不能空手,这拜师礼得先好好琢磨琢磨……
  
  三个人喝了会茶,然后又歇息了一会儿,吴正林不放心烟房那边,最先起身忙活去了,叶静客给秦少年的杯子了续茶,问道:“秦大哥在这里住着可还习惯?缺什么尽管开口,可别客气,一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秦少年点点头,表示自己很满意,喝了口茶开口道:“有什么需要我会说,你也不要老对我这么客气,你们那边如果忙不过来我也可以帮忙,左手用的多了,现在也习惯了。”
  
  他这么说叶静客就更放心了,她也想过要不要弄点莲蓬给秦少年吃吃,这样的话应该会对他的伤有好处,可是莲蓬剩的不多,她爹那边还不太够,还是再等等吧,等这次花瓣开了之后,十六片,可得节省些攒点下来……
  
  烟房那边有吴正林看着,叶静客开始准备熬胶,这次制墨的第二道工序,也是非常重要的,熬胶的房子挨着烟房,偌大的房子里面只有两个大灶台还有叶静客昨天买回来的牛骨,虽然骨头上没有多少肉,但是为了保证胶的质量,得先把牛骨头和皮分别处理一下。
  
  叶静客拉开架势准备收拾,没想到叶静楷突然回来了,让她跟着去一趟三石县。看他大哥挺着急的样子,叶静客也没多问,一脸懵样的放下手里的东西,回家换了身衣服就跟着大哥赶往县城,得从青云县坐车去三石县,俩人到青云县的时候都快到傍晚了,叶静楷赶紧找了个车,兄妹俩急匆匆的上了路。
  
  眼瞅着青云县越来越远,叶静楷这才终于有了时间解释。
  
  按照那年轻人说的话,他隔天下午再次到顺恒漆坊拜访,这次终于顺利的见到了顺恒漆坊的掌柜的布林尚,验了漆之后老头便直接开口道前几天有人来找到提供生漆,跟他拿来的漆差不多,价格要更低,他们没道理放着价格低的不收非要收这贵的,布掌柜的也没隐瞒,直接告诉叶静楷对方一斤生漆只要七百文,他这么一说叶静楷就知道找他的那人是吴三懒,心里不由得一沉,一直以来他最担心的两件事都发生了,一个是吴三懒抢在了他的前头,另外一个就是吴三懒为了跟他争夺恶意降低价格。
  
  其实七百文利润空间也是有很大的,可是两方这才刚开始较劲,吴三懒就直接从八百降到了七百,以后怎么办?如果自己如果不坚持跟着他降低价格,那么买家势必会选择他,一斤生漆省掉一百文啊,都是同样的漆,价格低的占了绝对的优势,如果自己跟着吴三懒一起降低价格,那他肯定不服气继续降价,到时候为了争夺生意可能就会陷入没完没了的降价旋窝之中,最后损失最大的肯定就是自己,吴三懒那边才刚刚开始,那几个人大不了撂挑子不干,可是自己这边可不行,手底下那么多干活的人呢,到时候怎么交代?更重要的是吴三懒这么一搅合,势必会影响以后生漆的价格,到时候自己再找人谈价格方面,怕是没有那么顺利了……
  
  听叶静楷说到这里叶静客气的不得了,这人可真是个搅屎棍,一天不弄出点事情来就浑身不舒服,你好好割漆卖漆得了,非要弄这些幺蛾子,打价格战绝对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绝对的损人不利己,这个王八蛋才割漆就用这种损招,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生气之余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看着叶静楷问道:“大哥,你叫我来是想说服他们吗?”
  
  叶静楷摇了摇头,脸色的表情不知道怎么的变得有些微妙,换了个手扶着车厢,开口道:“不是,是恒顺漆坊的掌柜的想要见你……”
  
  叶静客:“……”她已经有这么高的知名度了?不会吧,她一次没来过三石县啊。
  
  叶静楷又补充道:“布掌柜的当场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我,只是提了这要求,他知道你是虎头的师傅,所以才会想要见你,顺恒漆坊跟鲁家漆坊好像不怎么对付……”
  
  叶静客再次无语了,明摆着找她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得知她们跟鲁家漆坊的关系还没有一口拒绝,还是有转圜的余地的,去看看吧。
笔下读(www.ъǐχǐαdù.cóм),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6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