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网游竞技 > 农家女皇商 > 第248章 破庙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下来还有不少事儿要办,俩人把牛肉和骨头捆好放在百草堂那里,从卖牛黄开始,她家买药就都来这里,包括那些治疗过敏的,跟钱掌柜的已经非常熟悉了,叶静客把东西寄放在这里,然后又要了二十多种药材,她要的种类多但是份量不怎么多,钱掌柜的依旧乐呵呵的上下翻着给她找着称量,刚找了两样就有客人来了,叶静客表示自己不着急,等傍晚回去之前再和这些肉一起拿走就行,她这么说,钱掌柜的就把抽屉关上,然后招待客人,跟他打了个招呼,叶静客站起来跟秦少年离开了百草堂。
  
  出来百草堂,叶静客没像上次那样往那些大街小巷里钻,找了个馒头铺子,要了六十个馒头,一看她这样秦少年就知道她要做什么,这些日子一次都没听到说过,还以为上次被劫匪吓到了,没想到她心里还惦记着这事呢。
  
  这次不用打听,秦少年就知道破庙在哪里,俩人提着馒头出了南门,往左边走个一里多路,来到一个不高不低的荒山,破庙就建在山腰处,往山上走的路上杂草丛生,在太阳的暴晒下,向来嚣张跋扈的野草叶子也蔫了,无精打采的垂着,草丛中传出一声声的“知了”,叶静客和秦少年两个人顺着小路走上去,走了片刻,一个破烂的小庙便出现在眼前。
  
  木头门还在,只是摇摇欲坠的,一副随时都会轰然倒下的模样,两边的墙坍塌的差不多了,从外面就可以看到里面几间破烂的房子,俩人进来的时候恰巧一大一小两个乞丐正要出来,破烂的衣服一条条的挂在身上,露在外面的手脚和脸脏兮兮的,不知道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还是见惯了来这里布施的人,停下来往外走的脚步,一手扶着木棍,一手拿着破碗向叶静客伸过来,喃喃道:“姑娘,行行好吧,快要饿死了……”
  
  声音虚弱嘶哑,像是砂布摩擦发出来的,听在耳朵里不是很舒服。
  
  停下脚步,叶静客掏出两个馒头,新出锅的馒头走了一段路还是热的,看到白白的馒头,一大一小两个乞丐眼睛一下子都亮了,下意识的想要上前抓,看到她身后的秦少年不由得瑟缩了一下,要是不小心碰脏了这姑娘的手可能就会挨打,他遭到过几次,那个时候被饿的头昏眼花,看到近在眼前的吃的没忍住,不小心抓到了那人的衣服,上一刻还慈眉善目的人一下子厌恶的皱起了眉,然后就被跟着的家丁就推搡到一边,被打的差点没命,从那以后他就有了记性,不但自己强忍着不要上前,手还紧紧抓着身边的孩子,怕他冲撞了来人,两个人舔着干裂的嘴唇渴望的看着散发着香甜味道的食物。
  
  见他手僵在空中迟迟不伸过来,叶静客把用纸包着的馒头塞到年长的乞丐的手里,然后又拿出一个弯下身递给那个小乞丐,“一个够吗?不够的话姐姐这里还有……”
  
  小乞丐还小,早就饿的头晕眼花,闻到食物的香味嘴边流出晶莹的口水,只是被牢牢的抓着动弹不得,现在被递到了眼前,禁不住香喷喷食物的诱惑,都没来得及接,就着叶静客的手向着那白白胖胖的馒头就咬了一口,这一口可真是够大的,一下子咬掉了三分之一,叶静客吓了一跳,因为咬这一下很突然,这馒头可还没凉下来呢,还有就是吃这么一大口不会噎到吗?
  
  见她快速的缩回了手,还以为是被惹的生气了,赶紧压着小乞丐的头俩人跪下,一脸惊恐的求饶道:“孩子不懂事,吓到了姑娘,您大人大量不要跟他计较,他实在是饿急了……”
  
  小乞丐嘴里被馒头撑的满满的,嚼也嚼不动,连呼吸都不顺畅了,被老乞丐这么按在地上,嗓子眼一下子被馒头堵死了,噎的直翻白眼,他不停的挥舞着手臂,可是老乞丐并没有发现他的异状,硬着按着他的脖子给叶静客磕头,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知道这俩人为什么突然给自己磕头,只看着小乞丐一下一下挥舞着手臂好像是绝望的挣扎,心里一动,蹲在地上低头一看,那小乞丐憋的满脸通红,眼里泛白,嘴里发出模糊的“呜呜”的难受的声音,果然那口馒头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勉强了。
  
  不再管那老乞丐的不停的哀求,也来不及解释,叶静客伸手就把那小乞丐拉过来,同时曲起右腿,用膝盖顶住小乞丐的心窝,让他面朝下,左手用力拍打背部,右手伸到嘴里想要试探着把馒头往外掏的时候,老乞丐一下子扑上来,浑身筛糠的抖着,一边苦苦的哀求道:“他还小,您要打就打我吧,打我出气吧,是我没管好他,要打就打我吧,打死我也不怕,他还是个孩子……”
  
  还以为叶静客为因为刚才那口馒头的事情发火动手,这孩子身体本来就虚弱,哪能禁的起毒打,他吓的肝胆俱裂,不管不顾的冲上来抱住叶静客拍打的左手,热泪淌下来,混和着脸上的灰黑往下流着,很快就蹭的叶静客肩膀处一片黑色,不过这个时候两个人谁都没有心情注意这个。
  
  救人如救火,这个时候叶静客也没时间给他解释原委,连忙喊秦少年帮忙,秦少年几乎没费一点力气一只手就把老乞丐从叶静客身上架开,那老乞丐还想去救人,秦少年抓着的手没有放开,低声道:“不要乱动,没打他,是在救人。”
  
  摆脱了老乞丐的纠缠,叶静客顺利的把手伸到小乞丐的嘴里,一点点往外扣着馒头,这个动作使得嘴里的馒头更加向嗓子眼靠去,这个时候小乞丐脸已经憋的紫红,身体靠着本能剧烈的挣扎着,叶静客兼顾两头险些被他推倒,秦少年立刻单膝跪下伸手帮忙按着,叶静客专心的从嘴里掏那块馒头。
  
  拇指和食指形成一个钩状,一点点的把碎馒头抠出来,当嘴里最后一点食物被拍的吐出来,小乞丐发出震天的哭声,秦少年单手把他拎起来,可是刚才险些被噎死的小孩吓破了胆子,身体软软的根本站不住,秦少年只好松手,任由他坐在地上呜呜滔滔的大声哭着,在瞥到叶静客的手,秦少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开口道:“静客,你的手得赶紧包一下。”
  
  “啊?”确定了小乞丐终于没事了,叶静客才松了口气,听到秦少年的话,半天才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右手全是牙印,有些地方已经被生生咬破了皮肉,血肉模糊,小乞丐刚才憋的狠了,全靠求生的本能挣扎,嘴巴根本不受控制,忍不住就想合上,手在他嘴里进进入入难免会被咬到,刚才情况紧急她都没有注意到,现在一看才发现这么惨,紧张劲一过,疼痛便涌了上来,叶静客忍不住又是龇牙咧嘴一番,轻轻的抖着手,好像这样就能不疼一样,实际上一动疼的更厉害。
  
  都到了这里了,现在回去的话就白跑这一趟了,想了想,叶静客还是决定稍微忍耐一下,看着秦少年道:“等一下吧,把馒头发完再回县城找大夫看看。”
  
  这个时候的老乞丐才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瘫坐在地上抱着小乞丐,翻过来看他只是哭的惨烈没有别的事,不由得老泪纵横,颤颤巍巍的要给叶静客磕头,嘴唇抖着,半天才哆哆嗦嗦的说出话来,“大善人啊,您真是菩萨心肠……”
  
  叶静客疼的吸了口凉气,用好的那只手把他扶起来,“别这么说,任谁看到都不会坐视不理的,这孩子也吓坏了,多给两个馒头压压惊,他再吃的时候稍微看一下,这么大的孩子还不明白事儿呢。”
  
  刚才真是被吓到了,不用她说老乞丐也会把小孩看的紧紧的。慌乱的时候那个咬了一口剩下的馒头掉到了地上,叶静客把这个馒头捡起来,脏掉的皮剥掉,里面还是干净的,又拿出来两个馒头一并放到老乞丐的手上,冲他微微点点,然后向里面走去。
  
  老乞丐呆呆的看着手里的馒头半天,刚直起来的身体又跪了下去,紧紧的抱着小乞丐的脑袋,感激涕零。
  
  县城里的好多乞丐都是住在破庙里的,白天他们从破庙去县城里乞讨,城门关之前会回到破庙,这里虽然破烂,但起码还算是个栖身之地,若是躲在县城里根本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在哪里多呆一会儿都会迎来一顿打骂,还不如一堆人挤在这里来的安宁。大多数的乞丐都去了县城,破庙里就剩下十多个年老力衰走不动的,还有身体不便的,他们比叶静客在县城里见到的那些乞丐更惨,一个个衣不蔽体,瘦弱松弛的身体堪堪被干草编制的薄垫遮住,很多人看上去饿的已经神志不清,见两个人进来一脸麻木的看过去,好像连睁眼都很费力。
笔下读(www.ъǐχǐαdù.cóм),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6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