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网游竞技 > 农家女皇商 > 第246章 上得了战场下的了厨房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把灯芯草一根根的整理好,叶静客又把桐油、胡麻油和菜籽油按照比例倒入小缸里,用木棒充分搅拌,油清亮透彻,隐隐透着一股子香气,油也根据质量分几等卖,叶静客是要用来烧墨,油的质量很重要,自然是挑上乘的买,所以买了这些油算是大出血了一次,不过这些油也能用上一阵子了。
  
  叶静客虽然现在身体素质挺好,可是力气可没随之增大,用木棒搅拌了一会儿手臂就有些酸了,她歇一会儿干一会儿,天气本来就热,再加上屋子里不能通风,很快身上就湿透了,时不时的还得起来擦擦汗,要是掉到油缸里可就不好了。
  
  没觉得干了多少活,外面的太阳都快要下山了,落日的余晖通过远处的山峦映照而来,给荒地中间的几个房子镀上了一层金色,门口也进来些温暖的黄色光芒,斜斜的打在叶静客的身上,从侧面看到的半张莹白的脸泛着淡淡的柔光,吴正林绑完最后一个碗转过来头看到的就是那张沐浴在金色光芒里的白玉无瑕的半张脸,精致圣洁的样子令人窒息,呆呆的看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心头涌上万般遗憾,如果静客脸没伤的话,肯定是个大美人,只可惜……
  
  叶静客可不知道吴正林替她惋惜呢,看看外面要黑了,站起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一下午的活就干完了。俩人往回走的时候发现前面的房子烟囱里往外冒烟呢,心里纳闷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推门一看,好嘛,秦少年正挽着袖子在做饭呢,看到俩人进来,微微点头,“回来了?饭马上就好了。”说完低头熟练的把锅里的炒菜铲出来。
  
  看到那刚出锅的热腾腾的炒腊肉,静客咧咧嘴,腊肉切的很薄很均匀,闻上去味道也不错,不知道他一只手臂是怎么做到,不,与这个相比她更感叹秦少年竟然会做饭,上的了战场下的了厨房,身手又那么好,实在是太厉害了。
  
  虽然叶静客很想尝尝秦少年做的饭菜怎么样,可是外面天已经快黑了,再不回去她娘就担心了,所以只能以后再一饱口福了,听叶静客说要回去,秦少年立刻就把手里的铲子放到吴正林的手上,“我送你回去。”
  
  吴正林:“……”他继续炒菜倒是无所谓,不过秦少年这反应可真是快,他还没开口说要去送,人家已经站到叶静客的身边一副随时走人的架势了。
  
  叶静客也没推脱,俩人一前一后出了房子,傍晚之后这块荒地确实跟白天不同,野草一动,地上黑黢黢的一片黑影,远处突起的石头像是黑暗里伺机而动的怪物,只等着猎物靠近就一口吞下……身边有个秦少年这样的高手在,叶静客根本不会害怕,想着以后干活可得看着点时间,不能再这么晚回来了。
  
  果然,她刚到自家门口,就看到温氏在门口等着,快步迎上来,嗔怪道:“今天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活又不会跑,早点晚点有什么差……”
  
  走到近前,温氏才看到小女儿后面还跟着一个人,瞥到空荡荡的右臂,立刻就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赶紧开口道:“这位就是秦少侠吧,真是谢谢你对静客的仗义相助,快,进来坐……”说着轻拍了叶静客一把,这丫头,人都接来了竟然没先请到家里坐坐,这么晚了才过来。
  
  这个时间了秦少年进去坐肯定不方便了,便开口改日再来拜访,见温氏还要再让,叶静客抢先开口道:“娘,先让秦大哥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过来,明天早上胡大夫不是过来行针吗?正好让他帮忙瞧瞧秦大哥的伤。”
  
  叶静客这么说,秦少年便跟两个人招呼了一声转身离开,温氏有些责怪的看了小女儿一眼,瞧瞧,这么大了,连个客气话都不会说,哪有客人到门口不请进去让离开的,天色太暗叶静客也看不到她娘眼中的责备,只是觉得对待秦少年这样的那些虚礼什么的都可以省去了,他就是那么简单直接的人,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
  
  回到屋里,洗手吃饭,拿起筷子的时候叶静客才发觉手臂酸的厉害,抬起来费好大的力气,不由得感慨她的身体还是欠锻炼。
  
  吃完饭温氏开始收拾,叶静客倒了碗温水,跑到西屋悄悄的从莲蓬上切掉一小块放到水里,很快这莲蓬便在水里化开,碗里的水颜色不变,多了股浅浅的清香,叶静客把只剩下四分之一大小的莲蓬收起来,小心的端着水喂她爹喝下去。
  
  晚上躺在炕上,叶静客在心里盘算着,自从莲花空间关闭之后,胸口的花苞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她尽快还得去一趟县城,这次有秦少年在,她完全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
  
  秦少年送完叶静客回去,吃过饭后合衣躺下,旁边放着一个蓝布包裹的长条,他伸手摸了摸,熟悉的触感从手心传来,脸上浮现复杂的表情,痛苦、迷茫……还有些许的安慰,虽然以后不能再抓起这把刀,但想到这么多年的生死陪伴,当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带走了。委屈它以后要陪在他这个废人的身边了。
  
  夜凉如水,一轮皎月悬空而立,寂静的夜里偶尔听到几声虫鸣,短促的如哭泣一般。
  
  早上起来叶静客先没着急去地里,等着胡大夫来了,跟他打了招呼,问能否麻烦他帮忙帮忙看个病人,胡大夫非常好说话,让她尽管领过来,然后叶静客才出门,刚出村子东头就看到秦少年站在那几棵漆树旁边,昨天他听叶静客说了早上要找大夫看,所以没等她过来找就先过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方便就没有贸然上门,他知道叶静客如果去地里的话要从这里经过,所以便在这等着,好在凤栖村东边没有什么田地,否则他又得被村里去地里拔草的人注目。
  
  跟着叶静客进了门就闻到了院里浓浓的药味,看到靠近墙根处停着一辆马车,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普通的小院,秦少年目不斜视的随着叶静客进了屋,胡大夫刚行针完毕,正坐在东屋喝水,看到秦少年目光就落在了他的断臂上面,很显然,这人就是刚才提到的让他看看的病人。
  
  让秦少年坐下,胡大夫小心的拆开他包扎起来的伤口,只看到暗红的一片,叶静客和温氏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脸转到一边,胡大夫靠近一些观察,断臂处的伤口愈合的很好,可以看出来受伤之后处理的很及时,不会影响其他的部位,检查完伤口,重新包扎好,胡大夫摸了摸脉,问了秦少年几个问题,然后收回手,慢悠悠的开口道:“伤口没有什么问题,身体有些亏损,好好将养着即可,注意平时不要太过劳累,其他没有什么大碍……”
  
  叶静客又问了需不需要吃药或者其他的东西滋补一下身体,胡大夫回秦少年身体不错,只是气血有些亏损,药就没必要吃了,平日吃食上稍加注意就可以了,叶静客接着又跟他请教饭食上怎么调理,胡大夫一边说一边让小童抄下来几个方子,让她平时可以轮换着在吃的上面下些功夫,叮嘱平时一定要适当的活动,叶静客心道大夫不说秦大哥也会这么做的,只是“适当”这个词有些不太好把握。
  
  胡大夫最后还夸赞秦少年伤口恢复的好,最后走的时候还拍拍他完好的左臂,语重心长的说了句,“小伙子,要好好珍惜……”不知道他说的是好好珍惜他这条性命还是剩下的那条手臂。
  
  听了胡大夫的话,叶静客也算对秦少年的身体状况有了些了解,他给自己说的确实是实话,并没有任何的勉强,不禁有些感叹人真是既脆弱又坚强,脆弱在于有时候稍有不慎身体就会受损,坚强在于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么快就能恢复,她回这么想是对这个时代的医术有些误解,秦少年的情况超出一般的好在于当时给他治疗的大夫医术精湛,而且病后也是不惜用药,换做其他人未必有这个时运。
  
  不想让温氏知道那天在县城发生的惊险事情,所以她只解释秦少年帮自己一个大忙,温氏心肠好,碰到有麻烦的人一般能帮一把是一把,更何况自家小女儿还受了人家的帮助,所以对于叶静客把秦少年安置在荒地那边养病并没有什么异议,这次也是,胡大夫走了之后想要留秦少年吃饭,现在时间还早呢,叶静客想今天就开始试着烧烟,她要是走秦少年自然不好留在叶家,毕竟叶知学现在病着,家里来男客多少有些不方便,见她娘有些失望,叶静客想了想开口道:“娘,要不你多做几个菜,晌午的时候我回来拿?”
  
  她这么说,温氏也就不再强求,不能耽误小女儿干正事不是,反正以后机会有的是,只要秦少年还住在那边,吃个饭只是多走几步路的事儿。
笔下读(www.ъǐχǐαdù.cóм),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6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